悠悠书盟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085:烬的刮痧奇妙冒险【求推荐票】

085:烬的刮痧奇妙冒险【求推荐票】

  “喂喂喂,86上山了。”

  “下一句是什么,奔驰上树了?”

  “这个金贡好猛,这个排水渠过弯,难不成是阿鲁卡之后的有一个塞恩人柱力?”

  弹幕议论纷纷。

  “打的好啊西巴哥。”林燃夸赞道。

  上波团战他又吃掉了两颗人头,YM4人兵分三路将上中下三座一塔全部拔掉。

  “还阔以吧,等我回家再补一件日炎,我就是他们粑粑!”金贡的羊肉串普通话听起来总是很好笑。

  “经济差已经来到还是没撑过前期啊,”苏小妍略有些遗憾,“刚刚那波野区碰撞还是不太应该,野区塞恩和兰博太强了,烬和杰斯根本打不出什么输出就死了。”

  “实际上那波团战要是处理好一些,能把兰博秒掉的话SAT是能打的。”泽元接话。

  “但是Ran站在后面,加上酒桶大招让他稍稍远离了战场,护臂加上JKL的治疗让他存活了下来,这一个恒温灼烧打了得有2000多输出吧?太夸张了。”

  YM众人将防御塔资源掠夺后回城补给装备,林燃卖掉多兰盾,买出自己的第一个大件兰德里的折磨,这也是兰博的核心装备。

  而塞恩已经手握日炎+小冰甲,肉的离谱。

  金贡这一局都不想做魔抗装,毕竟对方的AP输出只有酒桶——牛头毕竟不算人,而酒桶的大招肯定要配合亚索去砸后排,根本没人能限制他。

  补给完装备,分带,塞恩手握TP没交,和杰斯在下路对线。

  连幽梦都没做出来的杰斯面对日炎+小冰甲的塞恩,伤害打上去和刮痧没什么区别。

  金贡甚至当着他的面开WQ清兵,明显是瞧不起他的输出。

  杰斯炮形态QE,连塞恩的W护盾都打不碎。

  这一波试探直接断掉了杰斯消耗的念头。

  此时身处上路的小明抓住了SAT的视野空档,隔着魔沼蛙营地身后的墙壁出勾,勾中了上线的烬,JKL点上灯笼上前输出。

  卢锡安E点点W点点,尽管牛头上前WQ保护,但是烬这英雄面对卢锡安和锤石的双重突脸没有任何反制措施,当场暴毙。

  牛牛见AD阵亡,连忙向塔内逃窜,但是没有任何作用,JKL的圣枪洗礼嘟嘟嘟嘟嘟嘟嘟射在牛头的屁股上,配合小明的E回刷,将扭着大屁股的牛头酋长击杀。

  YM下路就势将SAT上路二塔拆掉,转入野区掠夺野怪资源。

  而中路的林燃则继续压制电棍,出了大面具后,面对攻速鞋黄叉加短剑的亚索,耗血简直不要太简单。

  三路兵线同时给予对手压力,SAT暴露出的问题越来越大。

  小明的锤石蹲在阴暗角落,嗜好收割灵魂的魂锁典狱长毫不留情甩出自己的灵魂钩锁,每一记钩子都将收割一名英雄的灵魂。

  再次将烬抓死之后,YM下路转线来中,配合林燃将亚索逼走,并推掉了中路二塔。

  中路两座塔一掉,SAT面临的视野压力越来越大,整个野区都已经沦陷,从,所有的野怪都转化成YM众人口袋里的金币。

  15分钟,YM又收下一条土龙,而塞恩则回城补出冰拳,继续叠最厚的甲,挨最毒的打。

  烬的装备则断档了很久,从野区那波1换5之后,他吃到的兵线就寥寥无几。

  一切都要归结于SAT拙劣的转线运营能力,他们根本不清楚什么兵线要给ADC去吃,要有哪些人去保护ADC打钱,烬这个英雄很吃队友配合,不像EZ那样可以散养发育。

  就比如现在,塞恩继续在下路推线,而SAT居然让下路双人组去防守,发育不良的烬+牛头面对塞恩一身护甲连反抗能力都没有。

  金贡把兵线带过来,抗着烬和牛头的输出,开始拆防御塔。

  他开启W【灵魂熔炉】,给自己身上套了一层护盾。

  牛头Q顶起塞恩,金贡身上的日炎效果吸引了防御塔的仇恨,而烬也是先Q,再挥枪帅气的打出最后一发子弹的暴击。

  41!

  代表着暴击的红色数字在塞恩头顶跳动。

  烬的一发暴击居然在打碎塞恩的W护盾后,只造成了41点伤害!

  “这是什么坦度!”泽元惊诧的喊道,“塞恩简直肉出了天际!”

  “???我没瞎吧?”

  “41?我笑了。”

  “纯路人有一说一,这连刮痧都不算。”

  “我要是这个烬我直接/ff了,打个锤子。”

  金贡也发现了这个奇妙的数字,他站在塔下挥动手中的斧子鬼畜了两下,看上去颇为喜感。

  “哈哈哈哈熊弟们,塞恩太好玩了!”金贡嘎嘎直乐,长长的黑发在他头顶扭曲盘踞,看起来像是带了一个黑色头盔。

  “西巴哥不会疯了吧?”小天砸吧砸吧嘴,开始阴阳怪气,“哎呀怪我,以前都没怎么让你享受过这种待遇,怪不得西巴哥这么激动。”

  塞恩硬顶着烬、牛头以及防御塔的伤害,将2/5血量的下路二塔拆掉,然后在挖掘机的保护下优哉游哉离开下路。

  回城之后YM集合囤了一波中路兵线,试图推进中路高地。

  塞恩在二塔处直接开车,一路撞到高地,晕住了冲上前为队友挡枪的牛头。

  尽管牛头开大解控,但是团战已经不可避免的开启。

  塞恩的坦度之高,已经可以硬抗防御塔,YM众人一路追杀,林燃的大招减速留人配合JKL的圣枪洗礼达到了出乎意料的AOE效果。

  还是1换5,这波团战YM阵亡的是金贡,他越泉水将对面的烬顶起击杀。

  泉水足足打了金贡3秒,配合烬临死前最后一发暴击子弹打出的22点伤害,终于将亡灵战神击杀。

  操纵烬的选手满足的长叹一声,好歹配合泉水杀了一次塞恩,这波不丢人。

  剩余的YM四人将SAT基地推平。

  “坏了坏了,棍子哥两场才死了这也太不给猪仔面子了吧?”

  “YM推这么快要干嘛?”

  “早下班早吃饭,这点不懂?有什么必要和SAT这种垃圾队伍浪费C肝?”

  “恭喜YM!收获了本赛季的第七场胜利!”泽元大声说道,“依旧保持着大场不败的出色战绩,他们的下一个对手是由顶级中单rookie率领的IG战队!”

  “希望他们再接再厉,在剩余的比赛中延续今天的出色状态!”苏小妍说道,“两场比赛用时一共只用了42分钟,他们用堪称疯狂的前中期进攻碾压获胜!”

  头顶的聚光灯伴随着场馆的背景音乐响起,林燃和队友们摘下耳机前往SAT方握手。

  他们脸上不见太多喜色,对YM众人来说SAT并不具有竞争力,赢下这样一个对手也没什么可开心的。

  电棍站起来微微躬身,和同样弯下腰的林燃握手。

  林燃能感受到电棍瘦弱的手中传来的力量,他只当是失利者一时的情绪失控,只是笑笑便去和下一位选手握手。

  只有电棍自己知道,他再也不是3年前那个把gogoing当猪杀的追风少年,那个能意气风发说出“gogoing像座山一样,非常稳,仅次于我”的男孩早已湮灭在那晚的德州扑克中。

  他是稳健棍,却也不再是稳健棍。

  那些年的年少轻狂,终将随风飘逝。

看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