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089:我都没说你,你为什么要说我?【求推荐票】

089:我都没说你,你为什么要说我?【求推荐票】

  小天人形态Q技能率先抗塔,E的结茧一直握在手中没交。

  而林燃再次触发E技能,出现在烬和塔姆身边,W想要定住两人。

  tabe的反应终于快了一瞬,在林燃W出手的一瞬间将烬吞进自己的肚子里,顺便把虚弱交给林燃。

  林燃被套上虚弱人挺懵的,旁边有卡莉斯塔持续不断输出,tabe把虚弱给自己是什么意思啊?

  塔下的tabe被小明的机械飞爪勾了出去,一记上勾拳锤了起来,JKL反复横跳将猩红色的矛插在塔姆身上,小天的W【自爆蜘蛛】将他的血量压至残血。

  tabe连忙开启灰盾,但是滑板鞋前期输出能力惊人,Q接拔矛将塔姆斩杀。

  剩下1/3血量的烬被小天的蜘蛛Q配合林燃的QA收下人头,小天抗了两下塔,第三下被他的蜘蛛飞天躲避掉了。

  上路的姿态见下路死的这么快,立马取消TP。

  kid此时才走到蓝BUFF草丛,看冰女和蜘蛛奔向河道,也不敢去抢那个河道蟹,只能刷一组魔沼蛙。

  “这波我觉得有些奇怪啊,kid为什么多刷了一组F4,他应该清楚下路状态不好,需要人帮忙。”米勒有些费解。

  “米勒你这就不懂了吧?”娃娃在一旁调侃,“在IG,下路和中路,你保哪条线?这个答案想必不用我多说了吧?”

  这句调侃还真是事实,kid看下路拿烬+塔姆这个没到6前没办法配合打野的组合,压根就没想去帮下路。

  在他的思想中,保护中路的大爹是第一要务,刷F4和三狼也是因为这两组野怪离中路更近,如果肉鸡有需要他可以随叫随到。

  至于下路?死就死了,毕竟烬只是个工具人,只要肉鸡发育起来一切就有希望。

  rookie看林燃去越自己家下路,连忙交出所有技能推线,回城补了一本增幅典籍。

  这样如果林燃吃完中路塔下的兵线还想回城,就必须交TP,要不然他就得接受rookie如今战斗力比他强的事实。

  林燃不打算用掉传送,他磕掉背包中剩下的腐败药水,继续和rookie对线。

  在装备跟上之后,肉鸡的对线压制展现出来,发条魔灵在他手中灵活无比,简直如臂使指。

  肉鸡对技能距离的把控堪称完美,经常在极限位置施放技能,这让林燃不得不专心应对,但还是不小心吃到了一套QWA,血量骤降。

  不过他反应很快,回身借助小兵打出穿刺Q,借助减速AE触发雷霆,这波换血看起来小亏,主要是因为肉鸡的法强要更高一些。

  不过林燃也不心急,冰女打发条本来就不好打,要是他都能赢线的话肉鸡也就不配被称为LPL顶尖中单了。

  这局林燃的核心任务就是用4包2打炸IG下路,养肥JKL才是王道。

  林燃呼叫小天来帮忙推线,他好回城把包里的金币花掉。

  但是蜘蛛出现在中路的一瞬间,男枪就从上方草丛中钻了出来。

  真有你的,小孩游神。

  真就无时无刻不在中路?

  男枪的出现破坏了YM中野的推线计划,林燃只能继续缩在兵线后面补兵发育,顺便找寻机会与肉鸡换血。

  好不容易升到6级,想要推一波线回城补装备,再TP去下路带节奏,没想到JKL和小明靠自己就打出了对位击杀。

  “哎,怎么回事啊?”娃娃非常惊诧,OB镜头此时还在中路,“下路烬怎么就死了?”

  导播连忙回放镜头。

  雨皇刀,已经被锤的生活不能自理。

  一次走位不慎雨皇被小明勾中,尽管tabe第一时间就将他含进嘴里,但是已经做出攻速鞋的卡莉斯塔还是将烬打掉半血。

  侥幸逃得一命的雨皇看着塔下的一大波炮车线,还不打算撤退,居然想吃完这波兵线。

  可是没有W的塔姆在塔下和近战兵没什么区别,根本无法保护AD。

  小明不给机会,他等E的CD转好,开启W加速上去一记上勾拳+引燃,然后撤回去抗塔。

  JKL的卡莉斯塔利用被动,两次左右跳跃分别躲开了塔姆的Q和烬的W,操作娴熟。

  烬开启治疗加速想要撤退,但是为时已晚。

  JKL最后一发Q【穿透】甩了出去同时身体借助被动向后跳去,血红色的长矛毫不留情刺穿了身前的一个残血兵并将其携带的撕裂层数传递到烬的身上。

  撕裂!

  烬仅存的1/4血量被直接清空,无力的倒在地上。

  “rain太不小心了,这波线怎么能吃啊?”米勒对IG下路的降智操作很不理解。

  “IG下路的打法很rank风格,这波线我宁愿死也要补。”娃娃在一旁含蓄说道,他没有明指,但是正常人都知道他在暗示IG下路莽撞。

  “雨皇真是要笑死我了,这是IG管理层找来的韩服800分王者?我白银都不敢吃这波线。”

  “不懂别叫,雨皇韩服王者800点,自然有操作的自信,你要是能看懂他的想法你早上韩服王者了。”

  “阿西……”雨皇开始喋喋不休的抱怨,他来中国半年还不会说普通话,和tabe之间全靠意念和零碎的英语交流。

  rookie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不愧是打两份工拿一份钱的IG劳模,他此刻还得充当翻译将雨皇的话翻译给队友听。

  “男枪为什么不来下路啊?”肉鸡把韩语在脑子里过滤一遍,将脏话省略掉,把三四段话缩减成一句。

  他庆幸自己的韩语技能还没有退化,但是一分神就被林燃抓住机会QEA消耗了一波,忍不住皱皱眉头。

  他和林燃对线也烦躁的很,虽然场面上占据着优势,但是补刀根本没有领先,5分半他只领先了冰女5刀,这还是林燃去下路游走时兵线的自然损耗。

  正刷着F4的小孩游神听到这句话气就不打一处来。

  我不去下?

  你要是乌兹我能不去下?你要是乌兹,我野怪不吃住在下路都行,毕竟乌兹心态差归心态差,单论对线比雨皇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kid越想越气。

  他之前去下路gank要是被蜘蛛反蹲到,这盘比赛就可以宣告GG了。

  现在你自己对线被杀,这也要怪打野?

  kid人虽胖,但是内心非常细腻,此刻被怼了顿时心生委屈。

  我都没有说你,你为什么要说我?

看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