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093:来自劫的本体双重手里剑!【求推荐票】

093:来自劫的本体双重手里剑!【求推荐票】

  YM率先在下路打开局面,而中路两名顶级中单之间的换血交锋还没有结束。

  林燃上一波被肉鸡利用小兵斜向踏前斩秀过之后,技能交的越发谨慎。

  双方到达4级,肉鸡攒风,再次欺身上前,和林燃换血。

  林燃W影子向后施放,也不着急换位置,EA打在肉鸡身上,将他的血量削到半血。

  肉鸡磕掉血瓶,普攻接E【踏前斩】滑向林燃。

  林燃此时交出W,让本体与影子做位移,但是肉鸡居然没有施放EQ,只是一记单纯的踏前斩。

  在林燃切换位置的瞬间,肉鸡WQ利用风墙藏住Q【斩钢闪】的抬手动作,隐蔽的让疾风吹向林燃。

  林燃连忙施放手里剑,但是影子的手里剑被风墙挡住,幸好本体Q精准命中,打出雷霆。

  但是肉鸡觉得自己有点亏,他带的战争热诚,目的就是打持久战,但是林燃永远是蹭出雷霆就后撤。

  他就算细节做到极致,也换不过劫,毕竟亚索的爆发伤害不高。

  因此他继续向前追赶,想要赚取更大优势,手中的剑砍在刚刚落地的林燃身上。

  劫一发带有【影忍法!灭魂劫】被动伤害的普攻重重刺在浪人剑客身上,冷兵器刺入肉体发出悦耳的声音。

  此时后撤亏的更大,肉鸡继续向前走,手中的剑不停刺在劫的身体上。

  林燃补了一刀就向后拉扯,劫和亚索站撸绝对没有胜算,他必须得等技能CD再和亚索对拼。

  肉鸡是铁了心要和林燃对拼,下一波兵线到来,他借助兵线快速E向前,贴近林燃不停普攻,他的战争热诚已经快要叠满,提供的攻击力加成在前期已经到了非常可怕的程度。

  林燃看了一眼双方的状态,不敢硬拼,只能一路退回塔下。

  幸好前期亚索的Q技能CD较长,肉鸡没能叠出第二个风,要不然劫这波要被逼出闪现来。

  林燃残血在塔下回城。

  “Ran是不是有些怂啊,我看被动那一刀捅出去,rookie的状态也很差了,他有点燃等一个E,我觉得能单杀的。”娃娃托着下巴说道。

  “这都不敢上?这么怂玩什么劫?拿你的兰博搁后面混吧!”

  “这有兵线帮忙还不敢打,我真笑了,要不是肉鸡队友太菜,哪有这个水军中单什么事啊?”

  “有一说一,Ran是真的怂,前面两波换血被肉鸡吓怕了,你是河道蟹中单吗?见人就会跑?”

  林燃的这波后退引爆了直播间弹幕,观众对林燃的选择质疑颇多。

  “这波上不了吧?”坐在第一排的苏橙抬头盯着巨幕,秀眉轻蹙,口中喃喃自语,“……亚索的被动快刷好了。”

  和苏橙想的一样,林燃也是这么认为的。

  刚刚那波对拼,肉鸡无缝E一路过来攒了不少剑意值,如果自己和他对拼,只要肉鸡刷出护盾,他肯定会被单杀。

  前期亚索被动提供的100余点护盾在残局对拼中太关键了。

  看OB视角的观众终归和林燃这种第一视角操作观感不同,他们在大局上的观察强于林燃,但是论细节,观众和场上比赛的选手肯定是没办法比较的。

  “这波肉鸡小赚,”米勒说道,“Ran的状态很差,只能被迫回城了,肉鸡能多推一波兵线。”

  “确实,不过劫的爆发还是得等到6级,”娃娃说道,“亚索推完兵线也回城,看看他们两个的装备……”

  “Ran直接合成锯齿短匕了,而肉鸡只能摸两把攻速短剑和一个复用性药水,多余的钱买了一只真眼,这个金币数量很尴尬啊。”

  “是的,那补给之后Ran的战斗力要比亚索强啊。”米勒说道。

  林燃出泉水时,用WQW赶路,还故意玩了手花活,二段W移形换位时,特意让自己的本体接住了手里剑。

  不过没人注意这点,导播正将镜头对准上路。

  金贡被越塔了。

  下路5分钟又被压了急于打开局面,中路刚发生对拼各自回城,他只能来抓金贡。

  但是金贡当了半年的工具人,人送外号YM塔之子,岂非浪得虚名。

  Q打出破绽,然后开启W,预判挡住酒桶的E闪,借助打出破绽提供的加速效果闪现逃跑。

  姿态的艾克抗塔到最后差点死在塔下,IG这波越塔非常亏,小天趁着这段时间控住小龙,然后再去下路给压力。

  雨皇只能向后退,缩到下路二塔旁的草丛,一个兵都不敢吃。

  “小天真的狠,雨皇都要被抓自闭了。”

  “哈哈哈哈5分钟25刀,真有你的啊雨皇!”

  林燃回到线上继续平稳发育,因为亚索多吃了大半波兵线的经验,他变得格外小心,也不去换血,生怕被肉鸡抢六打一套。

  他缩在后面只用手里剑补刀,但是肉鸡故意用风墙恶心他,让他漏了三个刀。

  不过经验倒是没少吃,在肉鸡升六15秒钟后,林燃A兵顺利到达6级,同时攒出锯齿短匕的被动。

  他的走位变得异常激进,明显是想和肉鸡对拼。

  尽管肉鸡装备提供的战斗力要差上一些,但是他是丝毫不惧怕林燃,他非常有自信躲开劫的Q。

  看到亚索进入自己大招范围的那一刻,林燃果断出手。

  【禁奥义!瞬狱影杀阵】

  劫的身影变得虚幻无比,在原地留下一个影子,突进到亚索的身前。

  一道淡蓝色的十字雷光电弧出现在亚索胸口,劫化身暗影开启他的刺杀。

  在0.75S之后,劫落地打出普攻,击碎亚索的被动盾。

  肉鸡鼠标连忙向后拖,想要EQ侧方的小兵拉开距离,顺便攒风。

  林燃目光死死盯着屏幕上的剑客,影流之主交出W突进到亚索身边。

  抬手甩出手里剑的前摇被肉鸡洞悉,他现在和林燃处于贴脸状态,于是抬手施放W【风之障壁】,想要阻挡劫身后的两道影子射出的手里剑。

  劫的手里剑带着几分雷光激射而出,其中夹杂着高涨的杀戮欲望。

  肉鸡看清了劫的操作,瞳孔微微一缩,显得极为惊讶。

  他面前的本体劫,居然射出了两发手里剑!

  之前W位移的那段影子居然待在原地一动不动,它的手里剑居然从本体劫手中施放出来了!

  自己的风墙只挡住了R分身的那记手里剑!

  什么情况?!

  肉鸡原本以为他只会中劫本体的一发Q,对于影流之主的伤害预估出现了错误,两发手里剑在中间没有小兵阻挡的情况下打出全额伤害!

  两发Q加上之前的那刀普攻还触发了雷霆效果,亚索的血量瞬间降至一半以下。

  E【影奥义!鬼斩】!

  带有被动的一发普攻重重捅在亚索身上,肉鸡已经乱了阵脚,急忙交出闪现。

  林燃挂上引燃,然后R回到原地,看也不看肉鸡一眼,回头清理兵线,姿势潇洒至极。

  肉鸡一脸懵逼,亚索身上隐隐雷光绽裂,死亡印记从胸口处爆开。

  引燃伤害持续产生,疾风剑豪发出一声叹息,无力的倒在地上,屏幕转而变为黑白色。

  现场的欢呼声简直要将场馆的天花板掀开,他们没想到之前那么怂的林燃居然在6级完成了对顶级中单肉鸡的单杀!

  “这是一波单杀!”娃娃大声叫道,“哇哇哇……这个劫是什么伤害?这么爆炸的吗?”

  导播还没给出回放镜头,林燃的连招速度太快,很多人都没看清,肉鸡的血条就被清空了、

  “我滴龟龟,好狠的zed!”

  “bzzb,过来学劫!”

  “别叫火星包了,他正在给人点外卖呢。”

  LOL直播间弹幕就是这样,猛就吹,菜就骂,就连双冠王faker有时都免不了被弹幕嘲笑。

  “暂停暂停!有BUG!”肉鸡回过神来,连忙打开聊天框,输入【/pause】

  现场10名选手的屏幕中央浮现出暂停提示框。

  “怎么了?”肉鸡身后的裁判也没有看清刚刚有什么问题。

  “啥情况?”JKL正在下路对线,没注意中路爆发的单杀,“燃哥这就单杀了?”

  “暂停时间不准说话。”身后长头发的女裁判提醒道,“等我们工作人员排查情况。”

  趁着暂停时间,导播给观众回放了刚刚那一波单杀,然后告知解说暂停原因。

  “这是什么,BUG?为什么劫的本体会打出两发Q?”

  “好新奇,我还是第一次见。”

  赛事官方接到肉鸡的BUG反应后来找林燃核实。

  他将自己施放手里剑的技巧如实告知裁判。

  “先WQ,在手里剑掠过影子时触发二段W,之后的一次WWQ会让本体射出两发手里剑?”裁判有些懵。

  她连忙汇报上级。

  十分钟后,赛事官方给裁判与解说传达消息。

  “根据我们收到的通知,劫刚才的操作不属于BUG,而是独特的英雄机制,”娃娃说道,“接下来比赛将正常进行。”

  “什么?”听到裁判的通知,肉鸡人愣住了。

  “和当初劫的QW连招一样,判定属于英雄机制,而不是BUG。”裁判耐心解释。

  LOL中机制与BUG只是一步之遥,全看拳头想不想改,按照严格意义——即技能字面描述,亚索的双风操作也属于BUG。

  因为R技能字面解释为“会重置斩钢闪的旋风烈斩层数”,但是双风的判定机制非常诡异,尽管操作顺序是QEQR,但是判定机制却是QERQ。

  拳头并没有更改这个双风BUG,在他们看来,这是“非常cooooool的游戏机制”,反而鼓励玩家使用。

看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