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096:林燃的飞雷神引燃术【求推荐票】

096:林燃的飞雷神引燃术【求推荐票】

  雨皇依旧是毫不吝啬闪现,看到劫出现在视野中的那一刻就闪现移向侧方。

  肉鸡原本还想往那个方向跑,他没想到雨皇一声不吭就先选了路,差点就跑去和烬汇合了。

  他操作着亚索连忙往反方向逃离。

  “看Ran怎么选择,他想要杀谁?”米勒喘过气来继续说道。

  “肯定选亚索啊,看ID杀准没错。”娃娃一本正经的说。

  林燃鬼刀一开,樱花在劫的银色忍者服周遭飘落,高额的移速加成下劫转换为火影中的忍者跑姿势,飞速赶来。

  现在林燃在龙坑正前方,而亚索和烬一人一边在他左右两侧,距离他近乎1000码。

  能杀两个。

  林燃非常笃定,微微向亚索身前靠了一步。

  包括解说在内,绝大部分人都认为劫会杀亚索,这是个很正确的选择,因为烬不会因为多了一个大龙BUFF而发挥出多大作用,而且雨皇已经不值钱了。

  林燃想全都要,他手速骤然提升。

  屏幕中的劫向身后放出影子,暗影交错,他在空中完成数次移形换位,期间还出现了代表闪现的金色光芒。

  这名影流教派的主完全化身成一团银色的雾,樱花与皮肤特效带有的隐隐雷光在劫身侧闪烁。

  这是劫对无知者的大开杀戒。

  象征着死亡的十字刺杀印记出现在亚索身上,劫的技能衔接快到极致,手里剑在空中肆意穿梭,技能特效配合上瞬间消失的血条,观赏性极强。

  米勒眼尖,看到此时离劫上千码之外的烬身上被挂上了引燃,火焰持续不断的附着在西部牛仔的身上,灼烧着他为数不多的血量,而林燃正在亚索的身后。

  “这是什么操作?”娃娃忍不住拔高嗓音,眉头紧锁哇哇大叫,一脸难以置信,“这个引燃是怎么挂上去的?”

  不止是他,绝大部分观众也没看明白劫是怎么挂上引燃的,明明劫的大招给了亚索,而且劫也没有使用二段W啊?

  13级的肉鸡刚点满QE两个技能,W风墙等级过低,CD长的很,之前在龙坑中用来挡劫的手里剑了,此时还差些时间才转好。

  没有闪现的他被劫的数道手里剑击中,之前还有3/5血量的他瞬间变成残血。

  不甘心的他还一刻不停的向前走,想要刷出被动的护盾,但是林燃不给机会,E技能鬼斩带走了剑客剩余的所有血量。

  而远方的烬也被引燃烧掉了最后一丝血,雨皇暗恨自己带了冥火之触,如果是战争领主的嗜血,他说不定还能跑到兵线附近尝试A兵回血存活下来。

  “什么啊?”肉鸡此时才注意到远方烬被引燃烧死,他纳闷的蹦出韩语,“你是怎么被引燃烧死的?”

  “不知道。”这场bo3雨皇的屏幕已经黑了十几次,他再次陷入自闭状态,闷闷说了一句。

  “是BUG吗?”肉鸡表情呆呆的,处在受害者视角的他情急之下没看清林燃的操作,只看到空中一通乱飞的劫。

  林燃的操作简直在挑战他的认知,这人都是从哪学来的花活?

  在这一瞬间,肉鸡想暂停冷静一下。

  “不是BUG,”目睹一切的姿态沉声说道,“是劫的技能机制。”

  谁曾经还不是个天才中单呢?姿态当年号称左手打碟右手玩劫,对劫这个英雄的熟练度相当高。

  又是技能机制?

  肉鸡这一盘快被技能机制折磨疯了,劫到底有多少技能机制?

  龙坑上方,剑姬出色的追击能力轻易追上了酒桶,金贡追着小孩游神的屁股一顿捅,身为击剑队杠把子的剑姬伤害惊人,四刀就将酒桶戳死。

  至此IG五人团灭,而YM剩下劫与剑姬两人带线推进。

  总的来说,IG打了一波五换三加大龙,尽管经济上小赚,但是形势上却是大劣。

  因为能为他们提供翻盘希望的大龙BUFF被白白浪费,他们再想拿到远古资源就必须撑住YM的下两波进攻,这几乎不可能实现。

  “导播能给回放一下吗?”米勒此时有些无奈,解说台的屏幕离他们距离不近,因此时常会错过职业选手们做出的极限操作,“最好是慢放,我站在这里确实看不太清。”

  导播反应还是非常快的,此时场上IG人员全部阵亡,也不会爆发什么关键战斗,团队很快就将录像调了出来。

  之前没有看清林燃操作的解说与观众看到了0.3倍速的慢放镜头。

  劫在贴近亚索的时候向后方——也就是烬的方向施放了W影子,而后他闪现向前——也就是亚索的方向。

  此时娃娃轻嘶一声,他看不明白这操作,之前他记得影子明明是在劫的脚下,烬的身旁是没有影子的啊。

  屏幕中慢放仍在继续。

  劫闪现向前的瞬间让亚索进入了自己大招施放范围,他对着肉鸡使用了R【禁奥义!瞬狱影杀阵】。

  几乎是在十字死亡印记标在亚索身上的同一时间,烬的身上被挂上了引燃。

  0.75秒的不可选取状态结束,劫的身体出现在亚索身后,影子位于施放大招时劫的落脚点,而后是QE出手,亚索倒地。

  一切都发生在2秒钟的时间中,就算慢放也不过6秒上下,整个过程看起来非常正常,符合劫的R技能特性。

  但是之前烬身前的那道影子呢?为什么突然消失不见了?引燃到底是怎么挂上去的?

  两位解说由于岁数大了,基本不玩劫这种花里胡哨的英雄,对这个角色的技能机制了解有限,看了一遍慢放也没搞明白烬到底是怎么被挂上引燃的。

  但是有一些劫的高玩和职业选手看懂了这波操作,其中就包括了坐在电脑前没开直播的火星包。

  看到林燃的劫做出这个操作,他咧开龅牙笑了起来,模样像极了直播平台的一个自带龅牙眼镜表情。

  他打开弹幕看了一眼。

  “鬼鬼,我愿称Ran为上忍劫。”

  “@走近科学,赶紧过来做探秘节目。”

  “火星包在吗,出来学劫。”

  “看看人家,bzzb好好看好好学。”

  “有一说一,天堂劫做这个操作不难吧?”

  火星包打字,“我能做这个操作,想学的朋友可以来我直播间,房间号52,不是5252哦。”

  “不学,滚。”

  弹幕一向戾气很重。

  破坏掉大龙节奏的YM不再给IG任何机会,25分钟,小明的钩子再次命中tabe,团战开启,林燃的劫开幽梦进去WQEWA秒掉烬,而后R向亚索,依靠高额伤害完成1换2。

  整个团战1换5,YM四人推掉IG主水晶。

  “2:不败神话还在继续!”娃娃激动大喊,“8连胜!他们在LPL势不可挡!”

  众人起身去找IG战队握手,林燃看着rookie阴沉着的圆脸,重重握了下手。

  “期待下次交手,这次是我占便宜了。”

  肉鸡手掌刚要松开,听到林燃这话愣了一秒,而后他露出笑容,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回应:“是我自己疏忽大意,你很强的。”

看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