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099:YM首播【求推荐票惹】

099:YM首播【求推荐票惹】

  周五,YM首播日。

  下午他们刚和训练赛,小天被厂长的盲僧教育了一盘。

  厂长盲僧玩不转高难度操作,他的大招基本都用来保护自己后排,但是他从小天手中抢下了一条大龙和一条火龙,成功拖到deft的女警装备成形接管比赛。

  后面两局林燃和金贡分别站了出来,二人用无敌的单带体系将擅长团战树状上单的EDG拉扯折磨到死。

  尽管赢下了训练赛,严厉的涵艺还是拉着他们复了两小时盘,等傍晚6点半众人才匆匆吃上晚饭。

  林燃和JKL填饱肚子就登上之前的斗鲨平台主播账号,动作娴熟的调试好摄像头麦克风和直播码率。

  四位之前没直播过的队友还在那里接受工作人员的教导,从零开始学习直播知识。

  水军双C迫不及待打开直播间,obs开始串流。

  林燃直播间的房间标题还停留在“直播和打野小天冲峡谷之巅第一”上,那都是8个月之前的事情了。

  改完房建标题,林燃带上耳麦调了下麦克风位置,和涌入直播间的观众打招呼。

  “兄弟们好啊,半年不见哥们又回来了。”

  由于斗鲨平台的引流以及林燃自己人气的急剧增长,刚刚开播直播间中弹幕就已经满满当当。

  “小主播扬名立万回来了?”

  “主播能把摄像头缩小点吗,我女朋友在看直播,我怕她移情别恋。”

  林燃匆匆扫了一眼,骚还是弹幕骚,尽管说的都是事实,但林燃不知道要怎么和这些人搭话,幸好有人在问专业问题,缓解了林燃的尴尬。

  “解释一下劫的那两波操作……”林燃伸了个懒腰,“你们想看吗?”

  弹幕一片附和声,他们大部分人都没搞明白劫古怪的英雄机制。

  林燃和工作人员打了声招呼,确定自己可以看比赛录像才打开视频网页。

  开播仅仅两分钟,直播间中的飞机火箭一刻不停,观众越挤越多。

  “你们看,这里我慢放一下,”林燃谢过礼物,而后敲着键盘放慢播放速度,此时劫刚从基地里出来,“要想触发本体双Q的技能机制,就得先WQW充能,这里要注意一下……”

  “千码挂点燃这个就是手够快就行了,你向后快速施放两段W的时候R到前方目标身上,尽管视觉效果上你没有进行二段W位移,但是由于技能机制的问题,系统判定你是到达过W影子所在位置的。”

  “在R出手后0.75秒不可选取状态中,之前施放的二段W依旧会提供视野,这0.75S你可以施放点燃、虚弱……而R会将你W的影子强行拉回来和R影子重叠,给你们造成W影子消失的假象。”

  林燃谈起游戏操作来滔滔不绝,去一旁拿了一罐饮料,他看着满冰箱的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毫不犹豫选择了前者。

  直播间观众大多还是第一次见这种花里胡哨的操作,感觉非常稀奇。

  “学会了,现在就去单杀肉鸡。”

  “我大脑理解了,但是我的手指不允许我做出这种操作。”

  此时其他四名队友的直播设备也已经调试完毕,众人纷纷登上峡谷之巅账号,然后按照斗鲨工作人员提供的密码进入自定义房间。

  今天直播的活动是双方对抗赛,一方是林燃、宁、小天加上凯哥洞主,而另一方则是YM的其他三名队员加上火星包、大司马。

  林燃和小天进入YY语音,循着工作人员的指示找到小队的语音频道。

  “二位职业选手好啊。”同队的洞主凯哥早早蹲在语音频道里,见林燃和JKL进来连忙打招呼。

  “你们好你们好,洞大哥我之前经常看你直播的。”林燃客套两句。

  他拧开可乐罐往嘴里灌了一口,炎热的夏天,一口冰凉的碳酸饮料顺着喉咙进入胃中,满身的燥热悄然退散。

  零上四度的冰可乐可以增强溶解度,气泡感更足,口感也更好,与冰镇西瓜、冰镇绿豆汤并称夏天解暑三雄。

  突然一个火箭礼物刷了出来,吸引了林燃的注意力。

  “感谢……林燃不许喝可乐送上的一发火箭。”

  林燃无奈的放下可乐,也就苏橙能起这种ID了,女友的话他还是得听的。

  十人纷纷到齐之后寒暄了一会儿便开始游戏。

  不是排位赛的征召模式,而是节目效果娱乐性更强的匹配盲选。

  “我和凯哥打上辅,剩下的位置你们三个分怎么样?”洞主主动提议。

  那照例是林燃中单,宁AD天打野。

  “说吧,想看什么英雄?”林燃问弹幕的意见。

  弹幕上刷屏的劫,林燃看了两眼,就知道这些弹幕是在拱火,对面中单不出意外就是火星包,盲选的话他肯定会拿劫。

  林燃不可能玩什么一场比赛两个劫这种名场面。

  职业选手打国服高玩,赢是理所应当,林燃赚不到什么好处,而火星包要是用自己的本命英雄输给林燃的劫,面子上难免挂不住。

  要是林燃一不小心输了,那可就有的玩了,“职业选手就这?”的节奏肯定铺天盖地。

  林燃熟读《情商》,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他是不可能做的。

  毕竟没人想要成为岳伦那样的背景板人物。

  不过直播还是要顾及观众和斗鲨官方的感受,整活是肯定的。

  林燃装模作样开始瞎编弹幕。

  “亚索是吧?那我选了。”

  死亡如风,常伴吾身,峡谷中最快乐的男人出战。

  弹幕整片整片的问号攻击。

  最终阵容确定。

  林燃所在的蓝色方——船长、盲僧、亚索、烬、锤石。

  对手红色方则是剑姬、酒桶、劫、女警和莫甘娜。

  火星包和大司马两个主播包揽了中野节奏点。

  游戏开始,林燃赶上线开始操作亚索吹箫。

  “选亚索和我打吗?”火星包笑了起来,“看样子就是打娱乐赛嘛,没必要认真的。”

  “我在网吧一天没吃饭,手里只有16块钱,包哥你能给借我10块钱点个外卖吗?”

  “真的假的呀?”火星包调整了一下耳机,笑道,“没钱就去搬砖吧,别上网了兄弟。”

  “对面中野是谁,我相信水友们应该都清楚。”大司马直播间中,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瘦弱男子开口说道,只是电流麦喧宾夺主,抢去了他的风头。

  直播间中的人并不多,他刚来斗鲨平台没多长时间,直播间人气不高。

  要不是之前的打野叶音符有事临时告退,这场流量活动根本轮不到他上场。

  “这钵啊,我们就遇到了顶尖高手了,”大司马一本正经的给直播间中零星的水友科普,“虽然对面很强,但是他应该不会尽全力和我打,咱们还是有机会赢的。”

  “小天,到6你来军训这个劫,我不会玩亚索。”林燃卡了一下近战兵上线。

  “你不会玩亚索选出来干嘛?”小天无语。

  “娱乐效果嘛,蒜头王八你不懂。”叛逃到对面的JKL大声说道。

  “蒜头王八?哈哈哈,听起来好可爱。”

  “为什么把小天叫蒜头王八?”

  “精灵宝可梦没看过?里面的妙蛙种子和小天长的很像。”

  “宝可梦是什么?我只知道神奇宝贝。”

  林燃一级就站在后面慢慢补兵,他是真的不太会亚索,这英雄太吃熟练度,强不强完全是靠场次、时间堆上去的。

  除非版本极其强势,不然大部分职业选手不可能专门练习亚索、瑞雯这种靠场次撑水平的英雄。

  因为平日里他们的排位训练量也就一天10盘左右,而想要让亚索、瑞雯维持在职业水准的熟练度,一天至少要打四五盘热手。

  职业选手宁愿用这四五盘时间去练习其他版本强势英雄。

  不过火星包前期也没给他带来多少压力。

  林燃虽然不会亚索,但是他的对线基本功在职业选手中也是一等一的强,依靠走位轻松就能躲开劫的手里剑,实在不行就用风墙。

  平静的日子只持续了三分钟,金贡的剑姬3级成功越塔换掉了洞主的船长。

  “嗷呦……”洞主发出一声驴叫,“好凶啊这个剑姬!”

  “洞大哥稳一点,等我回家就去抓上。”小天吃完红BUFF去下路想要打开局面。

  但是凯哥有些心急,锤石闪现E居然刷歪了,幸好宁反应快,普攻接W控住了还没来得及升E技能的二级莫甘娜。

  小天盲僧两段Q近身杀掉小明。

  “高天亮!”小明在训练室的另一边大喊,“你再抓一次下路,今天晚上就别想回房间睡觉了!”

  蒜头王八方脸上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

  “来来来,兄弟,我帮你抓一波。”大司马操作着酒桶来到中路草丛,他信心满满看着站在兵线后面的亚索。

  “我有E闪,你记得跟上。”他看到林燃上前用Q【斩钢闪】补兵,立马抱着怀里的酒桶走了出来。

  火星包劫WEW近身,借助减速用手中的拳剑攻击林燃。

  林燃身后没有敌方小兵可以位移,只能硬着头皮向后退。

  大司马的酒桶冲了过来,E【肉蛋冲击】向着林燃身侧冲去,这个距离他不用借助闪现就能撞上亚索。

  林燃非常冷静,他没有第一时间交技能,而是卡着酒桶肉蛋冲击撞到自己身体的最后时间闪现后撤。

  大司马眼睛捕捉到这条信息,但是手指没跟上反应。

  他闪慢了。

  整个动作呈现在观众眼前就是酒桶打了个酒嗝,在E技能结束后闪现位移到林燃面前,根本没有起到任何控制效果,

  林燃反身向前走了一步,然后E【踏前斩】借助身后的酒桶做位移,半血成功跑回塔下。

  “这波逃生操作怎么样?各位打几分?”林燃待在塔下等兵线过来,顺便和弹幕互动,“我亚索操作可以的啊,不愧是我。”

  “这也能吹?不是啤酒人自己菜?”

  “这啤酒人还不如我,他早闪不是早杀了?”

  弹幕日常嘴强王者操作。

  大司马直播间中,他看到自己的操作有些尴尬,眼神上下飘忽不定,时不时瞄一眼弹幕。

  “这钵啊,这钵就是肉蛋葱鸡,它的一个不好的地方……”他嘴里碎碎念,试图挽尊。

  小天在这段时间里充分展现了职业选手的时间管理能力,他吃了一个河道蟹,回城补出绿打野刀和长剑赶往上路。

  虽然船长到6前配合打野抓人的能力不强,但耐不住金贡自己压线过深,小天卡着大司马回城的时间点抓到了金贡。

  盲僧摸眼过来平A接拍地板减速,金贡匆忙之下交出闪现退到刚刚到来的兵线后方。

  蒜头王八天音波出手,然后惩戒顺便脏了个挡在天音波路径上的远程兵,金贡没反应过来被挂上印记,小天立马触发二段Q过来。

  在剑姬开W格挡的瞬间摸眼到她身后,普攻一刻不停敲在女剑士身上。

  “这头你吃!”

  小天将金贡打成残血,开始跟洞主喊话。

  “我不要,我不吃!”洞主下意识反驳,“谁吃谁C!反正我不C!”

  看洞主这幅抗拒模样,小天也没什么办法,无奈用最后一发普攻收掉金贡人头。

  “小天!西巴……”金贡假装生气拍了下桌子,“你脖子不想要了?”

  小天嘿嘿乐着不回话。

  下路也爆发了战斗,小明虽然被抓死一次,但他和JKL之间终归配合默契,女警Q【和平使者】出手的瞬间,莫甘娜的Q【暗之禁锢】也随之甩了出去。

  女警的和平使者穿刺弹击杀残血小兵,莫甘娜的禁锢能量正好擦着飞过那只小兵的尸体,击中反应不及的凯哥。

  JKL女警夹子布在锤石脚下,打出一发爆头,然后E【90口径绳网】再打出一发爆头,加上莫甘娜的伤害将锤石击杀。

  中路林燃磕下血瓶,加上多兰剑的回血效果,状态一直保持的不错,死赖在线上吃兵,但是火星包杀心已动。

  最后一只小兵阵亡,劫升至6级,开R就往林燃脸上扑。

  林燃早就算准了劫的升6时间,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这波无所谓的,我还能跑,你们好好学……”林燃一边操作一边给弹幕解说。

  他E穿过劫向前位移,然后借助兵线EQ攒了一波风。

  火星包WEQ连招出手。

  但是林燃又转头E向另一只小兵,成功从夹缝中躲开劫的手里剑。

  火星包显然不想放他逃跑,劫二段W贴近亚索。

  带有被动的拳剑刺中亚索,他的血量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程度,林燃一路E往无前,成功借助兵线来到对方F4墙壁外侧。

  “给你们看看我从厂长那里学来的逃跑技术,”林燃沾沾自喜,W风墙穿过F4墙壁开视野,然后E踏前斩找准了F4的那只无辜的小锋喙鸟。

  E毫无悬念穿了过去。

  “然后我再E就可以穿过这堵墙……”林燃念念有词。

  他找准位置再E靠近另一堵墙壁的小锋喙鸟。

  可惜这波配合的不是很好,那只小鸟居然上前攻击林燃,位置一错,林燃的E【踏前斩】就撞在厚厚的墙上,这让快乐风男一时头大。

  火星包隔墙插了只眼,全程目睹林燃的撞墙操作,他闪现过来普攻接E,收掉正被F4集火的林燃。

  “哈哈哈哈哈,这个亚索有我内味了。”

  “笑死我了,逃跑路线还说的一本正经,搞得好像真能跑一样。”

  “火星包:花里胡哨的操作些什么东西,还不是一刀死?”

  弹幕纷纷调侃起来。

  在刷野的小天一直盯着林燃看,没想到他居然能做出这种操作,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呢?”林燃侧头问道,动用技能死亡凝视,“想起高兴的事情了?”

  蒜头王八缩缩脑袋不敢吭声。

  但这并不影响训练室中各位队友的疯狂调侃,职业选手的直播,图的就是个开心还有钱赚。

看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