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114:这就要见家长?【4K二合一】

114:这就要见家长?【4K二合一】

  赛后发布会,赶来的赛事记者将房间挤的水泄不通。

  大家都想从刚刚创造LPL常规赛纪录的YM口中获得第一手的采访资讯。

  林燃和队友们脸上带着笑意,回答记者们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对季后赛的展望,对队友和对手的评价……

  赛后皓哥带着他们打车直奔火锅店。

  YM的聚餐地点千篇一律,不是火锅就是烧烤。

  因为要考虑的因素太多。

  就算金贡普通话说的很好,也改变不了他是韩国人的事实,他只对火锅和烤肉兼容性比较强。

  而宁和蒜头王八是北方人,口味相比广东揭阳的小明和苏州的林燃要重上一些。

  而JKL对海鲜过敏……带着大头儿子出门吃饭首先就要把海鲜餐馆否决掉,毕竟皓哥又不忍心在聚餐时看着自家选手吃方便面。

  坐上出租车副驾驶,林燃打开手机,+,大多都是祝贺信息,初高中同学、胖嘟嘟身边的小马、斗鲨平台的官方人员……

  林燃捡着几个平日交情不错的朋友专门回了信息,其余编辑群发,算是统一回复。

  父亲林明东也发了一句勉励的话,林燃不知道回什么,干脆发了一串省略号过去。

  而后他又觉得不妥,补了两个表情包,这样看起来活泼一些,没有那么生分。

  苏橙在比赛结束的第一时间就发了祝贺信息,估计是看的直播。

  林燃刚回了一条语音,苏橙的视频电话就打了过来。

  他看了一眼后视镜,后排的蒜头王八正在闭目养神,这两场比赛他没上场,索性天天熬夜补番,白天困的眼睛都睁不开。

  而坐在蒜头王八身边的JKL还在沉迷网络钓鱼,林燃都害怕他哪一天把自己钓进去。

  手机还在震动,林燃连忙把耳机戴上,开了视频。

  “厉害呀狗子,16连胜,恭喜恭喜。”苏橙仰躺在床上,两只手把手机举高,笑眯眯的和林燃说道。

  “实际上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更关键的季后赛还没打呢。”林燃谦虚了两句,他看着屏幕脸颊涨红,手指不自觉摩挲着手机边缘。

  屏幕中的苏橙穿着宽松的白色家居服,黑色的长发散乱的铺开,衬得床单更加白净整洁。

  由于苏橙衣服太过宽松,她两截细而精致的锁骨不小心露了出来,锁骨窝深浅适度,肌肤雪白,映进林燃的眼中。

  他攥紧了手掌。

  “季后赛的时候我去现场给你加油,”苏橙说道,她樱唇轻启,“希望你们能进世界赛。”

  林燃看苏橙换了个姿势,衣服把她躯体遮的严严实实,终于松了一口气。

  耳机中苏橙的声音轻柔而坚定。

  “林燃,你听说过一句话吗?”她用澄澈的目光看着林燃。

  林燃愣了一秒。

  他能通过苏橙对自己的各种称呼中判断女友的情绪。

  日常她会叫自己狗子或者林先生,这时候的她调皮又可爱;而遇到什么严肃的事情时,苏橙才会称呼自己的全名。

  “什么?”林燃问道。

  “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此时的苏橙像是一名人生导师。

  “***先生说的,我知道它的意思。”林燃呼吸缓慢下来。

  “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对吗,林燃?”苏橙尝试和男友对视。

  “……一定会的。”林燃认真回答。

  苏橙嘴角微微扬起。

  “哦对了,季后赛的时候我父母可能也会去看你比赛。”她冷不丁说了一句。

  理科女的苏橙前一秒还在对林燃谆谆教诲,下一秒她思维瞬间跳脱到另一维度。

  “啊?”林燃这下真懵了。

  “啊什么?”苏橙撇撇嘴,“复旦要等到明年暑假才军训,我和爸妈先去看看校外的房子,打算租一套住,顺便去看你比赛。”

  她看林燃的表情还有些不自然,又补了一句,“哎呀你紧张什么?我爸妈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年你不是一口一个苏叔叔叫的亲热吗,他们不会为难你的。”

  林燃心情并没有因为苏橙的话而轻松半分。

  开玩笑,那时候是关系熟稔的朋友,现在前面加了个性别,关系变质了,那能一样吗?

  林燃喉结滚动。

  不过他也就紧张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照例正常训练,对于YM来说季后赛成绩至关重要。

  因为他们春天还在LSPL,计算S赛积分的时候不占优势,想要进入S6就得看这次季后赛的名次。

  LPL赛区的世界总决赛名额归属规则相当简单:夏季赛冠军是一号种子;全年积分第一为二号种子(夏季赛冠军不计入积分统计);积分位次向后顺延的四支战队通过冒泡赛决出三号种子。

  由于YM没有春季赛积分,也就是说他们除非拿到夏季赛冠军,不然都要去打冒泡赛——除非出现另一种极端情况,YM亚军,RNG冠军,而EDG拿殿军。

  这种情况下,RNG同时是夏季赛冠军+全年积分第一,而YM作为夏季赛亚军可以获得身为春季赛亚军和夏季赛殿军共计获得)分。

  这样RNG由于夏季赛冠军,全年积分不计入统计,YM的积分要比EDG高,可以成为2号种子进入S6。

  RNG依靠乌兹的出色表现,在收官战中艰难战胜WE,保住了自己B组第二的位置,这样他们只会与YM在决赛相遇。

  之前战绩不佳的IG在赛季末接连战胜蛇队、,位列小组第四,擦边进入季后赛。

  而肉鸡在最后几场抢分大战中打出了统治级表现。

  三场BO3他输出占比高达37.9%,分均输出突破800,同时斩获了10次对线单杀,简直就是凭一己之力将IG硬生生抗进了季后赛。

  最终AB组常规赛名次如下:

  、;

  、、OMG。

  按照规则,每个小组的前四进入季后赛,五六名则跌入保级区。

  休整5天,8月10日下午一时,季后赛8进6率先开打。

  8进6的赛制稍稍有些不公平,小组第四打交叉小组的第三名,但是第三名天然握有一个胜场。

  也就是说,排名第四的队伍想要获胜要赢下三小局,而对手只需要赢两局。

  林燃也不清楚规则设定者当时是喝了多少酒才能想出这种主意来。

  A组第四的IG挑战B组第三WE。

  两队矛盾能从LPL建立之前细数到现在,想当年都是数一数二的LOL电竞豪门。盗墓

  但是如今境遇却各不相同。

  肉鸡独木难支,WE连下两城,从入场到接受采访,他们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击垮了肉鸡努力支撑起来的IG战队。

  之后上台的是A组第三IM与B组第四的VG,这场比赛要焦灼不少,BO5打到了最后一个小局。

  IM最终依靠更加强大的团队协作能力赢下比赛,挺进6强。

  第二天进行的保级赛中,司马老贼终于站了出来,三盘MVP送电棍回到LSPL老家,OMG接下来将要迎战的二队。

  这是胖嘟嘟组建的全新人战队,天赋不错但经验匮乏,最终败倒在司马老贼和icon之手,只能再在LSPL磨砺一个赛季。

  8月12日,两场6进4的BO5开打。

  WE3:1战胜了Snake。

  mystic在这场BO5中碾压了丁皇,蛇队管理层向来擅长玩蛇,就算到最后一场生死关头,他们也没有选择换上水晶哥,而是让被压到心态爆炸的丁皇打完整场BO5。

  成绩不佳的他们只能寄希望于去打保级赛,WE成功晋级。

  5天之后,他们将要挑战林燃率领的YM。

  而另一半区,再次鏖战5局,整场BO5打的十分艰难。

  IM出色的视野控制将MLXG的节奏限制死,中路小虎又打不开局面,最后还是依靠乌兹和looper二人的出色表现赢下了比赛。

  IM饮恨而归,冒泡赛名额只有4个,他们依靠夏季赛的积分能否搭上通往S6的末班车还犹未可知。

  这两场比赛林燃都没去看。

  他趁着基地放假去接苏橙和她的父母了。

  高铁站依旧是人来人往,林燃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找到了苏橙。

  二人心有灵犀,对视一眼,苏橙挥手抿唇笑了起来。

  她拎着一个小箱子快步走来,身后跟着一对相貌出众气质干练精明的中年夫妇。

  林燃认得,那是苏橙的父母。

  尽管来时路上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他此时依旧内心忐忑紧张。

  “狗……林燃,”苏橙下意识差点说出狗子,但她意识到父母还在身后,赶紧改了称呼。

  她直呼林燃姓名,“你看起来是比以前健壮了哦。”

  “是啊,我跟你说了基地里有健身房,我经常去……”林燃回答。

  “那你帮我拎箱子吧。”苏橙打断了他的话。

  她问林燃健身的原因就在于此。

  林燃笑着从苏橙手中接过小箱子,趁机挠了苏橙掌心一下。

  触感柔软。

  苏橙脸红了一瞬,林燃似乎挠进了她的心尖,又痒又涩的感觉顺着心口的血液流向四肢百骸。

  她瞪了林燃一眼。

  身后的中年夫妇终于赶了过来,苏橙的母亲轻轻拍了女儿一下。

  “你怎么和林燃说话呢?”她转头笑着看向林燃,“真是大半年没见,都变成大小伙子了。”

  “前两天明东还和我提起过你,说你成熟了很多。”苏橙的父亲面相儒雅,笑容温和。

  林燃笑着向苏橙父母问好,没将林明东对自己的评价放在心上,他以为只是苏橙父亲的客套话罢了。

  苏橙一家入住的酒店有车来接,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到达了之前苏橙入住的那家酒店前。

  “我有点热,去买个雪糕,爸妈你们去办入住吧。”苏橙看到了父亲隐晦的目光,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

  “你给林燃买一只,我和你爸爸不吃这玩意。”苏橙的母亲说道,她自顾自去办入住。

  林燃看着身边神情突然变得严肃的苏橙父亲,心里一口气提了起来。

  “林燃,”中年男人摘下眼镜,取了一张擦镜纸,“你和橙子谈恋爱了?”

  橙子是苏橙的小名。

  “是……”林燃应道。

  “高考结束了,橙子想和谁谈恋爱是她自己的决定,我身为父亲不好干涉。”苏橙父亲声音低沉。

  他抬眼和林燃对视。

  “我和你父亲是大学同学,毕业之后又都回到苏州定居,”苏橙的父亲继续说道,“这些年我和明东私交甚好,彼此关系密切。”

  “橙子和你是十几年的朋友,叔叔也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说实话当我知道橙子恋爱的对象是你的时候,我还松了一口气,毕竟你的品行如何我也清楚。”

  苏橙父亲戴上眼镜。

  “但是你工作情况有些特殊,”苏橙父亲见林燃抬起头来,知道他会错了意,“你别紧张,都21世纪了,我不会搞什么职业歧视,不管在哪个行业,你能出人头地都是本事。”

  “我指的是你的工作环境,”他继续之前的话题,“据我所知你们这一行的出色选手和娱乐圈明星也差不多,到时候你会面对各种各样的诱惑。”

  林燃没来由的想起之前采访自己的那个女主持。

  “我会对橙子好的。”林燃感觉喉咙有些干哑。

  “我知道,只是电竞行业的工作压力很大,你和橙子不能经常见面,小情侣嘛,到时候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矛盾。”

  “橙子的脾气也是一根筋,从小娇生惯养出来的,我只希望你们两个可以相信彼此,多多包容。”

  “啊这……”林燃有些意外。

  他原本以为会有什么狗血剧情发生,没想到就这?

  在这一瞬间,林燃觉得自己插上翅膀要起飞了。

  “不说这个了,我听橙子说你们战队进了半决赛?”苏橙父亲又换上之前那副儒雅面孔,“再赢两场就是全国冠军了?”

  “对,我们……”林燃心情松弛下来。

  苏橙舔着梦龙雪糕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林燃正在和自己的父亲探讨电竞比赛。

  恰好这时入住手续也办好了,苏橙看自己父母走在前面,连忙凑到林燃身边小声嘀咕。

  “什么情况?”

  林燃从苏橙手中接过一只雪糕。

  “没什么,你父亲没反对咱俩的事。”

  “嗨,我就知道。”苏橙肩膀垮了下来,神情肉眼可见的愉悦起来,与她轻松的语气自相矛盾。

  林燃看的出来,苏橙嘴上说着不在意,但是心里也很担心家长反对。

看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