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122:一切尽在卡牌中

122:一切尽在卡牌中

  林燃知道吸血鬼手中还捏着血池没交,他的黄牌不能直愣愣扔上去。

  想要杀这个吸血鬼,他和金贡的两段控制都必须拉满。

  头顶由红转黄被锁定下来的一瞬间,林燃丢出了扑克牌。

  “这黄牌肯定要被血池躲啊……”米勒看到这一幕叹气道。

  观看直播的YM粉丝心也猛的一空,强烈的失落感涌上心头。

  现场前排的苏橙紧紧攥着手中的应援条幅,上面的卡通版大头林燃被她修长细嫩的手指攥的体变了形。

  聚光灯映的她一双清澈的眸子里盛满潋滟光彩,脸上尽是紧张神色。

  兮夜看到扑克牌出手,心情松弛下来,一边安排康迪去帮957拆塔,一边开启W血池躲避。

  但是……

  林燃操作的卡牌大师在丢出扑克牌的时候,头上依旧顶着一张黄牌。

  “什么情况?”米勒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大吃一惊,“这黄牌为什么没消失?”

  “是按S取消普攻了吗?”娃娃扶了下眼镜,身体向前探了探,想要将OB画面看的更仔细些。

  “这是BUG吧?”及时更新眼镜度数的joker看的真切,“我明明看到那张牌出手被血池躲过了啊?”

  苏橙目不转睛盯着场馆中央的大屏幕,身后有看到这一幕的YM粉丝已经开始欢呼。

  她眸底闪过一丝欣喜。

  她不清楚林燃是怎么操作的,但是苏橙确定,吸血鬼的人头已是YM上中的囊中物。

  林燃看到兮夜交出血池的那一刻,唇角便微微上扬,露出笑容。

  兮夜也发现不对,林燃头顶上凭什么还有牌在?

  他在血池状态下交闪现想要拉开距离。

  但是兮夜有闪现,林燃自然也有。

  水银鞋+移速符文,林燃跑速并不慢,闪现紧紧跟在开着疾跑还被金贡魂刃减速的吸血鬼身后。

  在吸血鬼从血池状态脱离而出的一瞬间,他丢出了那张黄牌,同时冷静的说出台词。

  一切尽在卡牌中。

  身旁的慎给予回应——我们意念合一!

  吸血鬼被晕眩在原地动弹不得。

  金贡上前用带有百分比伤害的魂刃割裂他的身体,由于慎的Q技能机制,在魂刃与敌方英雄碰撞时,还会为他提供50%的攻速加成。

  吸血鬼身上全是魔抗装,慎的普攻+百分比伤害打在他身上依旧生疼。

  金贡相当稳健,他卡在吸血鬼从晕眩状态恢复过来的关口,E【奥义!影缚】嘲讽续上控制,

  林燃一刻不停向前走A,拉近与吸血鬼的距离。

  Q的CD转好,又是一套万能牌。

  在引燃的伤害下,兮夜的吸血鬼没抗住二人的集火输出,被林燃的最后一发普攻收掉人头。

  “暂停暂停!”兮夜看到黑白屏幕,连忙输入在聊天框中输入“/pause”,暂停游戏。

  “这是不是BUG?”兮夜难以相信。

  裁判通过耳麦和赛事组沟通,准备调取录像并使用自定义测试。

  “什么情况?”

  “好烦暂停啊,真的坏心情。”

  不光是直播间观众议论纷纷,台下的观众也发出嘘声。

  他们的紧张情绪刚刚被调动起来,就被突如其来的暂停打断了,任谁都会有些郁闷。

  苏橙喝了一口水,一边平复激动的心情,一边跟身旁的父母粗略讲述刚才发生了什么。

  解说台上,娃娃接到了后台导播的通知,得知是哪张黄牌惹的祸,便轻松了许多。

  “还行,不是什么大问题,让我们的赛事组回放录像,研究一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可以了。”娃娃笑道。

  “我还以为又是什么大问题,咱们几个到时候再在台上说几个小时相声可就糟了,”米勒也放松了一下身体。

  二人开始活跃气氛。

  “这波击杀非常关键啊,兮夜一死,Ran就可以再肆无忌惮的发育一波,还能推掉上路的一塔,而我们刚刚看到小天已经去下路守塔了,就算康迪去下路也很难击杀这个有闪现有大招的皇子。”

  “是的,而且更关键的是卡牌会非常肥,3/0的卡牌如果提前做出巫妖之祸,那伤害就会相当可观,WE这边没人能一对一应对他的边路单带。”

  娃娃也开口说道。

  “这应该是个BUG,待会看看官方怎么解决,”joker语气笃定,“我是真的看到他锁定黄牌然后出手了。”

  米勒和娃娃对视一眼,长年的解说工作下来,他们两个不敢在结果出现前就妄下定论。

  特别是对林燃。

  他之前利用劫的技能机制单杀肉鸡的场面给米勒和娃娃留下了深刻印象,鬼知道刚刚是否是卡牌大师的一个稀奇古怪的技能机制?

  三位解说和现场、直播间中的观众并没有等待很长时间,赛事组看了两遍回放,然后开自定义测试了一遍,很快就出了结果。

  “暂停结果出来了!”娃娃精神一振,“经过后台回放录像和评测,刚刚卡牌大师的操作没有任何问题,比赛继续进行!”

  机智的导播此时也将刚刚的录像扒拉出来回放给观众。

  包括解说joker在内,很多人还是没看懂林燃到底是怎么操作的。

  “这是假黄牌,他是在平A动作出手后锁下黄牌的,卡了一下卡牌大师的普攻前摇。”

  弹幕藏龙卧虎,懂哥还是多。

  解说台上,三人中游戏理解最强的米勒率先反应过来,“能不能请导播慢放一下……”

  在录像慢放之后,米勒发现了盲区。

  “这波是红牌向黄牌切换,你看黄牌锁定了对吧?但是这时候卡牌大师已经抽出怀中的牌甩出去了,只是弹道还没有出现,让我们有了一个秒出手黄牌的错觉。”

  “算是个……障眼法?”娃娃也注意到了,“这发普攻在空中显示的也不是黄牌,咱们当时压根就没发现。”

  “对,还是那个问题,OB画面离我们几个解说距离有些远,看的不清楚。”米勒乐呵呵接上一句,这不是他第一次吐槽解说台布置了。

  joker再次陷入沉默。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和YM八字不合,怎么总是啪啪打脸呢?

  “???还有这种操作?学到了,我这就去玩卡牌。”

  “看Ran的比赛经常能学到新知识,上一次是泰坦的R闪,再之前还有劫的飞雷神引燃。”

  “有一说一,玩过卡牌的都明白这个机制吧?没什么可吹的。”

  “没人关注Joker吗?他怎么不知道这个机制呢?”

  “哈哈哈,joker:这肯定是BUG,我明明看到黄牌出手了。”

  “求求YM给周可儿一个面子,别继续打脸了,不然今天晚上回家周可儿的脸就变得和JKL一样大了。”

  “真的牛批,一黑黑两个我是没想到的。”

  “配钥匙了,三元一把,十元……”

  “不配,滚。”

  弹幕各种节奏带的飞起。

  得知不是BUG,兮夜不耐的咂了下嘴,喝了一口手边的旺仔牛奶。

  林燃和金贡在杀掉吸血鬼后开始拆除上路的防御塔。

  康迪迫切的想要做事,他看下路补线的皇子状态太好,迅速放弃了帮助957的想法,赶往中路二塔。

  由于兵线位置一直出不去,小明在自家野区也没有布置多少视野,让康迪成功绕了过来。

  他知道此时没有人能给予YM下路双人组帮助,便果断E接闪现顶,击飞JKL。

  尽管小明第一时间就将挖掘机锤飞,但是mystic的魔法水晶箭还是击中了脆弱的维鲁斯。

  塔姆闪现给JKL挂上引燃,然后嗷呜一口将挖掘机吞了进去。

  mystic上前开Q疯狂输出,JKL从晕眩状态中恢复,给出治疗和R【腐败锁链】,困住塔姆。

  但是塔姆硬是抗到了最后一刻,然后利用E【厚实表皮】提供的高额护盾残血出塔。

  “这就是YM早早被破掉中路一塔的隐患了,”米勒看到这一幕接着说道,“YM的视野没办法做的太深入,导致他们很容易被入侵野区。”

  金贡陪林燃吃掉上路一塔后便回城继续赶往下路了,而林燃看康迪出现在自家中路二塔,又趁机去把WE野区的石像鬼和F4吃掉。

  一组F4就让林燃的被动【灌铅骰子】赚的盆满钵满。

  再吃两波兵线,林燃在12分钟回城,口袋里又是2000+金币,果断掏出了时光杖、耀光和一本增幅典籍。

  背包格子已满,但是真眼不能不买,林燃只能卖掉多兰戒,买出两只真眼,继续赶往上路。

  由于JKL的阵亡,中路二塔又被磨掉了一大半血量,慎也因为两次支援被957落下了等级。

  YM的劣势依旧存在,但是林燃的装备已经领先全场。

  接下来就是他的表演时间。

看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