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125:冥冥之中来自大猪仔仙人的指引

125:冥冥之中来自大猪仔仙人的指引

  YM众人摘下耳机,几名队友轮番上来嘻嘻哈哈揉林燃的头发,将后台化妆师好不容易给他搞好的发型搞得乱糟糟一团。

  林燃站起身来,胳膊一提,夹住刚刚搓自己头发最狠的JKL的脖子,将他带到自己怀里。

  “大头儿子,知不知道什么叫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可乱?”林燃甩甩头发,咬牙切齿的说。

  兮夜摘下耳机,看着台下观众席,他迷茫而不知所措。

  如果说第一局是自己的支援意识稍逊色于林燃,没有跟上对手的节奏,那第二盘就是他的游戏理解出了大问题。

  如果他效仿对面中单来一手全输出吸血鬼,这个卡牌还能肆无忌惮当着自己的面点塔吗?

  他无奈摇头,拍拍身边双目失身的mystic,二人一起离开选手席。

  林燃回到战队休息室,迎接他的是一众管理层的欢呼与肢体接触。

  胖嘟嘟笑起来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皓哥过来亲昵的搂着林燃的肩膀,身边几个运营小姑娘的彩虹屁差点给林燃吹膨胀了。

  休息时间结束,YM率先登台回到选手席。

  林燃趁着休息时间去接了一杯红牛,一口喝下去觉得精神振奋,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带来的错觉。

  事关S6门票争夺的关键比赛,在场所有选手都十分紧张,时刻保持着高强度的亢奋状态。

  林燃习惯比赛日不吃午饭,打完第二盘已是晚上七点,算起来他得有12小时没有进食,难免有些饥饿。

  此时WE的五名队员和教练也从后台走了出来。

  “我怎么觉得他们脸色不太对劲呢?”JKL侧头看了一眼,开口说道。

  “是不是太紧张了?”小明带上耳机开始抖腿,嘴里还一直嚼着口香糖,神情放松自然。

  “肯定的啊,0比2落后搁谁谁也急。”小天拨开耳麦,往嘴里灌咖啡。

  林燃侧头看了一眼WE选手席,五人脸上满是焦躁与迷茫,就连教练脸上都多了几分呆滞,像是丢了魂一般。

  他换位思考也能理解WE现在的处境。

  初期进行的阵容更换,康迪和957进入首发名单后战队经过磨合正式起飞,只用了三个月他们就拿到了春季赛冠军。

  这让管理层和队员们看到了晋级全球总决赛的希望。

  但是期望越高,失望就越大。

  到刚刚那局比赛结束,已经小场6连败,他们完全找不到战胜YM的方式,被打的晕头转向。

  坐在侧面的那支LPL新生力量,即将抢走WE心心念念大半年的S6门票。

  正如苏橙所说,这支WE身为“复读生”,在先丢两局的情况下开始惧怕失败,因为只要再输一局,他们就要去打残酷至极的冒泡赛。

  在那里,WE要面对的对手一定有其中一支队伍。

  无论哪一支,WE都难以战胜。

  EDG有冠绝LPL的运营能力,o的个人实力正处在巅峰期,团队磨合又非常出色;RNG拥有小虎这个一打兮夜就来劲的LPL一线中单;YM?更别提了,现在都0比2落后了,想翻盘是难于登天。

  春季赛时那扇通往S6的金光闪闪的大门已经渐渐闭合。

  “欢迎来到第三小局的直播现场……”娃娃开口说道,“现在WE是站在悬崖边上,就看他们能不能缓过神来,调整好状态。”

  米勒沉吟两秒,“只能说YM现在势头太猛,上一盘前中期的劣势硬是靠个人能力和团队决策给翻回来了。”

  “是的,之前比赛我们看到WE如果在前中期能拿到优势的话,基本就不可能输了,但是上局最后一波团战,YM给我们展示了什么叫做团队协作,他们让金贡万军丛中TP到高地,配合卡牌成功偷家。”

  “WE今天的状态确实有些差,”joker摊摊手说道,“上一盘他们的失误有些大,从上路4包1卡牌还没抓死就看的出来。”

  “那波不光让卡牌跑了,957的艾克还被越塔击杀,同时丢掉了第二条土龙,如果没有那条土龙,卡牌应该是拆不掉WE基地的,他们还能再拖一会儿。”

  0比2落后,就连一向对WE抱有期望的周可儿也不再嘴硬。

  BP环节开始,YM选择了红色方,留有counter位。

  他们将ban位照例留给希维尔、纳尔、布隆。

  WE依旧是将盲僧锤石和烬这三个英雄送上BAN位。

  “这盘换了个边,轮到WE先选慎了,”娃娃笑道,“看起来他们对金贡的支援能力很忌惮啊。”

  “关键是YM前期总能抓住WE的机会,金贡两盘慎,每一盘的第一个R都能拿到一血塔的经济,这就保障了YM的前期经济雪球,这对他们这种主打前中期的队伍非常关键。”

  “毕竟在TP削弱之后,上单位对全局的影响力是在逐渐削弱的,而慎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拥有他的队伍可以利用人数差在前期发动边路进攻。”

  米勒对YM的前期策略看的很透彻。

  涵艺保持着换汤不换药的特色,一个核心思路让YM五人打到底。

  毕竟WE这个水平也没办法逼出他们更多的战术储备。

  BP结束,双方阵容选择完毕。

  蓝色方WE:慎、挖掘机、丽桑卓、寒冰射手、牛头酋长。

  红色方YM:船长、皇子、卡牌大师、维鲁斯、塔姆。

  YM这套思路还是要走131分推,只不过这局他们是三核阵容,要吃的资源相当多。

  在正常均势对局中,战队获取的资源只能养两个核心,想要让第三个核心输出位发育成形,那前中期就得打出足够多的优势。

  这样三核才有发育成长的空间,能吃到更多的兵线和野区经济。

  原本林燃以为这一局又要拖到中后期,依靠团战或者是分推获胜。

  但他没想到WE自己对线居然出现了重大失误。

  JKL上局维鲁斯表现一般,这盘他强烈要求涵艺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这局他4级就对线击杀了mystic。

  小天抓住机会,浪费自己的等级和经济,将第一条水龙牢牢控在自己手中。

  林燃这一盘屡遭针对,康迪的挖掘机一直在中路附近转来转去,林燃只能躲在塔下发育。

  这让兮夜有了推线游走的本钱。

  但是没什么用,他刚刚到达6级,上路的金贡支援大招,下路又开了花,JKL再斩下zero的人头。

  林燃见JKL的发育提前成形,也不着急,自顾自在塔下慢慢补兵发育,看着兮夜的冰女跑上跑下,忙的一塌糊涂。

  10分钟,小天一波灵性反蹲,抓到了来下路gank的康迪。

  船长大招给出,慎开R支援,林燃跑到塔后也利用大招传送下去,兮夜同样传送赶往下路。

  一瞬间,9人聚集在下路,爆发了一波团战。

  尽管金贡只支援了一个大招,但是YM居然匪夷所思的打赢了。

  zero的牛头居然做出了闪现磕头拜年的变形操作。

  整波团战他一共就丢了一个引燃和一个W,其余时间就是在开着R抗伤。

  但是YM众人压根没搭理他。

  林燃的黄牌定住mystic的寒冰,配合JKL精准的【穿刺之箭】率先击杀ADC。

  尽管兮夜的冰女E接闪现进场打出了不俗的AOE,但是小明的塔姆将JKL保护周全。

  健康的维鲁斯在前期的小规模团战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特别是在小天闪现R【天崩地裂】盖住三人时,JKL的维鲁斯开大【腐败锁链】蔓延控制多人。

  随着被动【复仇之欲】的触发,维鲁斯的攻速变得越发夸张,JKL摇头走A疯狂输出,配合林燃的万能牌和船长R【加农炮幕】收割残局。

  WE这波团战以溃败告终,JKL单人吃掉一血塔,经济直接起飞。

  JKL和小明转线到中开始压制WE,林燃赶往上路继续单带,而船长则去下路发育。

  下路的缺口一旦打开就难以弥补。

  分钟时已经落后JKL大半件成装,YM利用中路给予的视野压力蚕食康迪的野区。

  在纳什男爵刷新后,YM果断逼龙,林燃抓住了WE的阵型漏洞,开大抓住了落单的mystic。

  在等级和装备领先的情况下,卡牌大师杀AD易如反掌,黄牌,万能牌加上几发普攻,寒冰射手当场暴毙。

  康迪还想要通过抢龙来帮助队伍向后期拖,但是他的一切行踪都被YM的视野探查的一清二楚。

  JKL闪现大招加上金贡的三连桶弹射起步,将康迪直接秒杀。

  拿到大龙之后YM开始三路分推,WE此时心态明显失衡,转线露出的破绽越来越多。

  终归被小天抓住了机会。

  EQ+R,小天超远距离开启团战,金贡经过【死亡之女】加成的的R【加农炮幕】将小天大招范围内的WE众人轰炸成残血。

  之后就是林燃和JKL双C的收割时间。

  WE全员阵亡,分钟推平了WE基地。

  “让我们恭喜的水晶爆炸,娃娃开口说道,“他们赢下了8月26日在广州国际体育演艺中心举行的夏季赛决赛入场券!”

  “是的,直落3盘,YM延续了他们常规赛的火热状态!”米勒接话,“他们将与明天另外一场半决赛的胜者角逐最后的冠军!”

  joker补充道,“而WE不论季军赛输赢,都要去打残酷的冒泡赛,争夺第三张通往S6的门票。”

  娃娃拨弄耳麦,听清了后台导播传来的讯息,“根据目前四强赛的进行状况呢,三支队伍确定进入冒泡赛,第四支队伍将从中间产生。”

  “那WE的冒泡赛之旅会非常难受,”米勒看着输掉比赛瘫坐在椅子上的WE众人,叹了一声,“只希望他们取得的结果对得上自己的付出。”

  林燃摘下耳机,喝掉纸杯里的红牛饮料,而后带着队友去和WE众人握手。

  WE众人精神状态明显出了问题,林燃去握手时发现他们一个个魂不守舍。

  林燃作为他们的对手,也知道WE第三局面对的心理压力有多大。

  各种操作变形加上决策混乱,第三局比赛WE这支训练有素的运营队伍露出了非常多的破绽。

  舞台的赛后参访,官方邀请的是林燃和JKL两人。

  “我想请问一下Ran,第二小局,你操作卡牌大师打出了一波精彩逃生,当时心里是怎么想的呢?”女主持笑意盈盈,把话筒塞给林燃。

  林燃听完问题愣了两秒,我心里是怎么想的?

  跑呗,难不成站在原地等死?

  这么没营养的问题是怎么问出来的?

  原本林燃就会开口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但是今天3比0赢了比赛心情好,林燃不介意给他们整个活。

  “当时吧,冥冥之中有人在指引我前进,”林燃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一路顺着指示前行,最后利用卡牌大招传送到自家的F4营地。”

  一旁的JKL用震惊的目光看着他,女主持也愣在原地。

  “当我看到锋喙鸟营地的那一刻,我终于知晓了那人的身份,原来F4就是他降临在凡间的意志!”林燃神情严肃,“是他,一直在研究MSI对手的伟大的大猪仔仙人——颗粒儿辣舞!”

  说出最后一句话,现场的观众笑成一团。

  “这也能开到厂长?”

  “小兔崽子暗示厂长保KDA?你号没了。”

  “不过这段子倒还挺好笑,关键是还把F4对应上了。”

  “他为什么能一本正经说出这种话还不笑场啊?”

  直播间弹幕数量瞬间激增。

  台下苏橙捂着嘴直乐,白皙脸颊也因此染上一抹动人心魄的粉红。

  女主持反应的还算快,连忙岔开话题。

  “那明天的第二场半决赛将会产生另一个决赛名额,”女主持这次学精了,将话筒递给了JKL,“二位对自己的对手有什么期待吗?”

  “都……都差不多吧,一样打,”JKL看林燃整了个活,自己也开始内涵暗示,“毕竟他们两个队水平都差不多。”

  他言下之意是常规赛都输给他们YM,所以水平差不多。

  女主持显然品出了这一层意思,她眉毛一挑,连忙从另一个角度切入。

  “确实如此,都是我们LPL的顶尖强队,两支战队将在明天迸发出怎样的火花呢?敬请期待……”

  林燃觉得女主持《情商》这门课估计得拿优秀,游戏理解不怎么样,但是随机应变能力是真的挺靠谱。

看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