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126:一股柠檬味

126:一股柠檬味

  林燃赶回休息室,再应付完战队采访,离开场馆时已是晚上八点半。

  他向经理皓哥请假告辞。

  今天晚上到明天下午都会是队员的自由时间——因为他们要等明天的半决赛打完才能确定决赛对手。

  这段时间分析师相当忙碌,而队员可以自由活动,排位或者休息均可,但是皓哥不允许他们开直播,害怕他们被舆论影响。

  林燃顶着蒜头王八揶揄的目光和队友告别,去找苏橙一家。

  苏家三人一路慢慢悠悠出了场馆,苏橙在父母面前转过身来背着手走路,跟他们介绍英雄联盟概况,她并没有讲游戏内的知识,而是侧重诉说近年来LOL电竞产业的发展。

  林燃出场馆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苏橙背对着他,宽松运动五分裤下露出两截苗条匀称的小腿,背影清瘦,白衬衫下能隐隐看到细腰轮廓。

  苏橙正讲的兴起,亏父母提醒才注意到身后的林燃。

  苏父苏母夸赞了两句林燃,尽管他们不太懂游戏,但是通过现场解说也能大致了解林燃今天晚上的出色表现。

  林燃脸上带笑寒暄了两句,苏橙听到自己父母夸奖林燃,笑的倒是比他本人还要开心许多。

  时间不早,四人去旁边的虹桥天地用了一顿简餐,席间苏橙父母开着震动的手机就一直没停过。

  夫妇二人去外面接了电话回来,苏父才略带歉意的对林燃和苏橙说道:“公司那边有紧急工作,我今天晚上得去一趟深圳,你母亲也得回北京律所。”

  “单我已经买了,橙子你晚上直接回五角场住吧,林燃麻烦你照顾她一下。”

  林燃连忙点头答应。

  “哦。”苏橙闷闷应了一声。

  看得出来是真遇到急事了,苏父苏母急急忙忙离开包间。

  父母离席,苏橙手中的筷子动作都慢了下来,顿时觉得饭菜不香了。

  “你父母能抽出这五天时间来上海就不错了,”林燃安慰苏橙,“这岁数的中年人一个比一个忙。”

  “那我心里也不平衡呀,”苏橙有些不开心,“我知道他们疼我,但我总觉得工作在他们心里比我重要。”

  “橙子你还能有这种想法?你爸妈为了陪你来上海租房子,估计忙了好久才抽出这几天时间来,”林燃震惊,“你知不知道我这半年一共就见了我爸一面。”

  “啊?”苏橙抬起头来,她还是第一次听林燃讲他的父亲,“这么夸张吗?”

  “嗯,那次见面还是因为他在上海转机,他带着我在外面快餐店吃了一顿饭,满打满算一共见了1个小时?”林燃把橙汁倒进苏橙的杯中。

  “啊这……”苏橙语塞,“你这么一说,我觉得他们两个大忙人能过年陪我出国滑雪是不是挺好的。”

  “那不然呢?”林燃叹了口气,“我也想有个能陪我到处旅游的老爹。”

  “没事,没有老爹陪,但是你还有我这个姐姐呀。”苏橙把手覆在林燃掌心,手掌柔软光滑,手指纤细,带了几分别样的暖意。

  林燃脑子里突然挤进去一点黄色废料。

  姐姐?

  床下叫姐姐,后面一句跟什么?

  林燃脑子里刚冒出这个念头就连忙晃晃脑袋。

  他打算以后少和蒜头王八看那些稀奇古怪的段子。

  “以后我陪你旅游去好不好?”姑娘眉眼如画。

  “好啊。”林燃反握住苏橙的手掌轻声应道。

  吃完饭二人在周边商圈买了点奶茶零食,边逛边吃。

  他们驻足停留,静静听着街头艺人的夏日露天演唱会,直到那位面容哀伤的女孩唱起分手快乐,苏橙才拉着他坐上计程车前往五角场。

  苏橙父母为女儿在复旦大学邯郸校区旁边租了套三室一厅的房子。

  “你要上去看看房子吗?”快到小区时苏橙主动问道。

  林燃看着苏橙单纯清澈的目光,从上次去她酒店房间双排打定级赛,林燃就知道这姑娘说上去看房子,那就真的只是看看房子。

  他欣然同意,无视司机大叔见怪不怪的目光打算付钱下车。

  “我付吧。”苏橙突然开口,手机扫上了二维码。

  “干嘛呀?”林燃看计程车上的3位数金钱,有些纳闷。

  “奶茶和零食钱你付了,这次该我了。”苏橙晃晃手机,和司机确定转账信息。

  “那晚餐钱还是你父母付的呢。”林燃嘀咕了一句。

  “咱们是咱们,和父母没关系。”苏橙用纤细的手臂推推他,“狗子快下车,车里要闷死我了。”

  离开了全程冷气的计程车,上海夏夜闷热的晚风吹拂到林燃身上,他只觉得裸露在衣物表面的小臂有些发烫。

  他跟在苏橙身后前往出租屋,期间一直打量着小区周围的环境。

  这个小区不算新,听说是旁边同济大学在十多年前建成分给学校老师的房子,绿化和草坪都相当不错,林燃路过时还能隐隐闻到芳草与泥土混杂的气味。

  林燃看着微微泛黄的墙皮和略微有些拥挤的楼道,总有种穿越回儿时的错觉,那时母亲还在身边,父亲的工作也不像如今这般忙碌……

  “这小区多少钱啊?”林燃问道。

  二人进入小区电梯,苏橙伸出手指在有些僵硬的楼层按钮上重重按了一下。

  “五万一平?差不多吧。”苏橙歪歪脑袋回道,低头咬了一口麻薯,由于她脸有些小,填了一大口食物进去腮帮子鼓鼓的,看起来像一只小松鼠。

  林燃点点头,要是不依靠奖金和直播合同,他一年的基础工资也就能买一处窄仄的卫生间。

  他惆怅的叹了一声,要不是家里在苏州还有几套房存着,他都觉得未来有些迷茫。

  电梯到达7层,苏橙带着他顺着楼道往里走,来到最里侧的房前,从包里掏出钥匙开启大门。

  “进来吧,你记得把鞋套换上,把空调打开,我去烧水喝,晚上那杯奶茶甜的腻人。”苏橙把包挂上,换上一双草莓小熊拖鞋,踩进屋子。

  林燃左右看看,从鞋柜上取下鞋套,拿起遥控器打开空调。

  客厅不算空,电视旁边和茶几上都堆着两摞书,林燃看了眼封面,大抵是些大学数学专业课本,还有一部分统计学和英文书目。

  “这些书我能看吗?”

  “都行!”苏橙的声音从客厅另一头传来。

  打开一本书翻到扉页,能看到苏橙本人秀气的签名,再翻两页,苏橙潦草的算式推演便挤满了书两侧的空白区域。

  厚厚的书下还压着一个笔记本,封皮上写着LOL数据分析。

  林燃有些好奇,他翻开来看,里面居然记录着各式各样的比赛数据,最近的一场比赛是。

  从英雄选择克制、一级团的眼位布置,到后期资源置换和分线情况,记录的一明二白,字迹清晰。

  房子里安静异常,他只能听到热水壶咕嘟咕嘟的声音。

  “你在看什么?”突然苏橙的声音从他头顶响起。

  林燃被她吓了一跳,连忙啪的一声将笔记本合死,语气略微有些急促,“你走路怎么没声音啊?”

  “怎么没吓死你呢?”苏橙皱着鼻子挤了个鬼脸,“这本子你可别给我弄坏啦,花了我好长时间才整理出来的。”

  她从茶几下取了只新杯子,提着热水壶往里倒水。

  苏橙今天没扎马尾,随着她俯身的动作,一缕黑色秀发偷偷垂了下来,客厅灯光打下来显得她面颊柔和。

  林燃鼻子很尖,他能闻到苏橙身上清新干净的洗发水味和沐浴露的香气。

  是柑橘的味道。

  “你26号的决赛?”苏橙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水,坐在林燃身旁翻起了手机,“那我25号去广州就好。”

  “你要去看决赛?”林燃有些惊讶,“你们马上不就要开学了吗?”

  “那还有不少时间呢,”苏橙数着手指头计算日期,“S6出征仪式是28号晚上,我29号回上海,然后歇两天等开学。”

  林燃不吭声了。

  苏橙没注意到这个细节,她还在低头看航班信息。

  林燃拿起茶几上的另一本数学分析,翻开来看,苏橙在里面也留了一排排的推算公式。

  他翻到最后的勒贝格积分,照例是满满的笔记内容。

  “……你这样不累吗?”他轻声问道。

  苏橙抬眼看着林燃的俊朗侧颜。

  “不累的,”她轻声笑道,“我既然选择当你的女朋友,早就做好这些准备了。”

  林燃回头看向苏橙。

  她明亮的双眸中蕴藏着智慧与理性,瘦弱的肩膀微微向内合,肩颈弧度柔顺,林燃能看到那一截漂亮的锁骨若隐若现。

  他心尖有些痒。

  下一秒他侧过身体伸出双臂。

  “诶?”苏橙反应难得慢了一拍,毫无反抗便被面前的林燃拥进怀中。

  苏橙白皙脸颊红的彻底。

  她离林燃是如此的近,近到能轻松闻见他身上的清冽气息,其中同样夹杂了一些沐浴露香味。

  一股柠檬味。

  她尽管身高不矮,但是在林燃怀中却将小腿蜷缩起来,整个人显得瘦瘦小小。

  这让她安全感倍增,有种被包裹起来的舒适感。

  但是两条手臂不知所措,似乎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林燃一只手搂着她的肩膀,另一只手轻轻揽住了她盈盈一握的细腰。

  他此刻抚在她肩膀和腰侧的手指能感受到苏橙因每次呼吸而微微颤动的身躯,透过衬衫他依旧能触碰到温热与真实。

  苏橙挂在林燃身后的两条手臂不安分的抖了抖,而后轻轻搭在林燃的背上。

  “我真不累,”苏橙抬眼看向林燃,“看到你赢比赛的时候我特别开心,就好像站在台上的是我自己。”

  “那你呢?”林燃的声音格外低沉,“电竞是我想从事的职业,你想做什么?”

  “当老师,”苏橙毫不犹豫开口说道,“大学讲师。”

  “那我可得好好努力了,咱俩不会到最后没有共同语言吧?”林燃轻笑。

  “指不定咱们两个到最后能从同学变成师生呢,”苏橙笑嘻嘻的说道,“那我到时候肯定得好好嘲笑你,给你打个59分。”

  林燃脑子里又开始涌现黄色废料,师生什么的……

  他连忙晃晃脑袋,把那些旖旎思想从脑中排空。

  “你怎么了?”苏橙看他晃晃脑袋,关切问道。

  “没事,脑子里进水了。”林燃手指轻轻松开苏橙的身体。

  苏橙顿觉口干舌燥,连忙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有些烫。

  还有点甜。

  是晚上那杯奶茶的余味吧?

  她脸颊通红。

  二人坐了一会,直到林燃将杯中的水喝光。

  “时间不早了……”林燃抬头看了一眼挂钟,时间已经慢慢从10指向了11。

  “我送你下去。”苏橙连忙起身。

  “我自己走就行,你在家记得注意安全,电器插座不用记得关掉,睡前检查一下门……”林燃走到玄关处,一边摘下鞋套一边叮嘱苏橙。

  “嗯嗯,”苏橙看着他站起身来,“你也注意安全啊,回基地记得给我发条消息。”

  林燃答应,回头揉揉苏橙的头发,而后转身离开。

  苏橙看着防盗门紧紧闭合,连忙跑去卫生间对着镜子看。

  还行,除了脸红了点没别的异状。

  她对着镜子笑笑,回到客厅拿起一本解析几何,回卧室借着台灯预习课本,时不时在一旁的草稿纸上做粗略演算。

  只是她翻了两页书便觉心乱,再也学不下去,索性趴到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身体猛的一卷,捆成了一条毛毛虫。

  “苏橙呀苏橙,你怎么也有今天……”她喃喃说道,面颊微醺。

  她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精准找到了手机,解锁屏幕在备忘录上写下:记得买一双男款拖鞋。

  ……

  回到基地的林燃脸上带着几分笑意,路过的工作人员只以为林燃是今天比赛赢了开心。

  待他冲洗过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小天身为打野,嗅觉果然灵敏,他一眼就看出来林燃这是春心萌动。

  他身为单身狗自然不会去自讨没趣,翻了个身继续看视频。

  “咦,你怎么不追番了?”林燃注意到小天手里捧的平板居然在看比赛回放,“放弃你的纸片人老婆了?”

  “我得研究下厂长和麻辣香锅的开野路线,”小天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这有点难。”

  “你找分析师把数据总结一下啊?”林燃开着吹风机把头发吹干,“这么一场场看什么时候是个头?”

  “他也很忙,在统计这两个队的视野布局,我还是自己看吧。”

  林燃了然点头,一边吹头发,一边打开自己的笔记本开始找赛事视频看。

  虽然两只队伍在常规赛都输给了他们,但是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迅速调整状态?

  这两队都是LPL曾经的冠军奖杯获得者,林燃不可能小觑他们的实力。

看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