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131:你以为我在第一层?实际上我在……

131:你以为我在第一层?实际上我在……

  EDG的第二个蓝BUFF刚好刷新,林燃和小天也不客气,果断将其收下。

  厂长补完线只能去刷自己的下半区,然后冒险进入YM的野区,想要趁小天不在,反两组野怪补一下发育。

  但是小明非常有灵性,知道厂长此时无路可去,先行在自家野区布置了视野,看到酒桶入侵立马赶了过去,W将酒桶正在刷的三狼吞进口中,然后砸向另一方。

  厂长无功而返,被迫刷一只河道蟹打打牙祭。

  “现在厂长的闪现快要转好,scout也到6级,看看他们第一波游走的矛头指向谁吧,”米勒开口说道,“如果卡牌的第一个大招没能取得什么优势,那EDG就只能拖到中期了。”

  林燃做出海克斯科技左轮和红水晶再赶到线上,在Q【寒冰碎片】等级提升之后,拥有蓝BUFF的丽桑卓推线速度越来越快。

  裸出饭盒的卡牌大师吃兵效率并不高,scout一直被压在塔下动弹不得。

  卡牌想要游走,必要前提就是推掉兵线。

  一是因为不推兵线强行游走会亏的更多,二是如果他一直待在塔下,5500码的大招距离让他根本无法快速到达上下两路。

  没办法,他只能呼叫厂长来帮忙处理这波兵线。

  林燃看到酒桶出现在中路根本不惧,走位一直靠前,一脸有种你就抓死我的猖狂模样。

  “皇子应该在反蹲,我不敢推过去啊。”厂长有些犹豫,埋藏在基因中的怂再次触发。

  由于之前三路兵线被压制,EDG的视野根本做不出去,此时皇子不露头,他根本无法判断皇子的位置。

  如果这波兵线他强行帮忙推过去,冰女出手留人,皇子出现,闪现还差几十秒转好的他很有可能再次遭重。

  因此厂长只敢帮scout把兵线推到中央。

  “这波厂长不上吗?”娃娃难以置信,“Ran身后一个人都没有啊,他完全就是在浪。”

  “只能说厂长太稳健了,”记得往回圆,“他应该是害怕小天在后面反蹲。”

  “冰女这么装都不抓吗?”

  “我服了,厂长是真的怂,换香锅早就上了。”

  “香锅?你说那个半决赛被厂长打的晕头转向的莽夫吗?”

  “别骂了别骂了,这不是EDG传统吗?老苟货了。”

  各大直播平台的赛事直播间弹幕炸裂,站在ob视角看比赛的他们觉得厂长怂出天际。

  林燃看酒桶腆着肚子晃晃悠悠离开中路,稍松一口气。

  厂长虽然鬼伎俩很多,但是有一个致命缺点,劣势局瞻前顾后,说好听点叫稳健,说难听些就是怂。

  林燃吃定了厂长的心理,因此当他看到酒桶出现在中路时,反而不慌不乱,显得从容不迫,走位愈发靠前,手中的寒冰碎片不停消耗着卡牌血量。

  他知道小天只要不露头,厂长必不可能抓自己,以他的谨慎作风,肯定要拉上辅助或者上单一起来才会动手。

  而厂长看到林燃的嚣张走位,更加笃定了自己的判断。

  他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得意笑容。

  小样儿,就这水平也想勾引本大猪仔仙人上当?

  你还是太嫩啊。

  我才不会去冒险抓你,F4它不香吗?

  刚用手中酒桶砸在F4身上,厂长就听到mouse低声咒骂。

  小地图上,皇子出现在上路!

  草丛中的EQ让纳尔反应不过来就被击飞到半空中,小天配合金贡船长二连桶和一发Q【枪火谈判】将残血阿光斩杀。

  厂长瞬间川剧变脸,原本的灿烂笑容迅速被一层阴霾覆盖笼罩。

  隔音耳机都无法阻挡现场上万人的欢呼尖叫声。

  厂长知道自己在ob视角看来就像一只自以为是的跳梁小丑,更别说自己之前还和队友说“皇子应该在中路反蹲”……

  23岁的他身为电竞老年人也不由得老脸一红。

  吃完F4的厂长补充了精力,缓过神来。

  他不能再坐以待毙,必须赶快出击挽回劣势局面。

  可是上半野区被小天控的死死的,他只能去下路找机会,争取让deft推掉一血塔,然后转线带动节奏。

  “能帮我找一下皇子位置吗?”

  厂长寻求帮助,他知道三角草丛肯定有眼,特地E【肉弹冲击】下小龙坑,打算盲视野绕到下路。

  此时阿光发现金贡又在向前压制,甚至开始越兵线消耗。

  有了耀光之后船长的伤害陡然提升,他的纳尔走位不慎,又被金贡的二连桶炸到,血量已经下了一半。

  他看着跃跃欲试的船长,回想起之前被越塔的场景,手指条件反射的哆嗦一下。

  “皇子可能在上!”阿光连忙说道。

  可能,可能是什么意思?

  厂长皱眉有些不满,他就怕这种不确定因素,一旦再被反蹲到,他这局比赛就要彻底隐身了。

  “我开大给你看一下吧。”scout犹豫了一下说道,手中丢出一张红牌,打在即将进入防御塔的一波炮车兵线上。

  酒桶打着酒嗝表示赞同。

  卡牌R【命运】开启。

  敌方五人头顶闪烁着猩红色的眼球。

  “中路小心!”厂长眼尖,第一时间看到小地图上的皇子,阴险狡诈的小天居然就守在EDG三狼营地和中一塔中间的位置!

  scout反应过来,可是为时已晚。

  刚用过红牌没有闪现没有净化的他身边也没有队友。

  而林燃看到卡牌开R的瞬间就决定动手。

  一个刚用过红牌还被推线的卡牌开R想要做什么,答案不言而喻——肯定是为打野提供对方人员信息位置,以帮助队友抓人。

  因为如果酒桶是要抓中,那scout不可能甩出红牌——裸饭盒的卡牌和没做出打野刀的酒桶伤害不足,如果不借助黄牌提供的控制根本不可能杀掉林燃。

  那厂长必定在上下其中一条路。

  换句话说,scout的卡牌在这种情况下开R,相当于明牌告诉YM中野:这附近就我一个人,快来抓我。

  林燃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呼叫小天就要动手。

  scout没出草鞋,仅凭符文提供的移动速度卡牌大师连皇子的EQ二连都躲不开。

  被击飞在空中,又是两套带有雷霆的连招砸了下来。

  这次林燃没有R,但是二人硬凭伤害就将scout灌死,而后安然撤退。

  厂长有些懊恼,但是抓住小天位置的他也配合下路找到了机会,meiko攒下来的闪现终于派上用场,手速极快的W闪Q将JKL和小明双双击飞。

  deft射出魔法水晶箭,命中JKL,厂长不给机会,E闪续上控制。

  毫无悬念,JKL和小明死在下路。

  但是JKL临死前的一发Q【穿刺之箭】将即将到来的兵线血量压低。

  这阻挠了EDG三人的推塔计划。

  而此时上路也开了花。

  金贡居然越塔单杀了阿光尔,他抗了两下防御塔伤害,而后借助最后一瓣橘子回血,成功逃脱。

  “啥情况啊西巴哥?”小天开口说道,“你居然还能单杀别人?”

  金贡在EDG上路一塔侧方草丛回城,嘿嘿傻笑。

  船长是他最得意的招牌英雄,在小天和林燃帮了自己两次的情况下,要是打阿光还不出效果的话,他自己都觉得羞愧。

  中路林燃和小天二人借助德邦军旗的被动攻速加成,将中路防御塔磨成半血。

  “卡牌的第一个大招就这么交出去了……”米勒摇摇头,“EDG有些不妙啊。”

  “这个大招要等3分钟,而冰女的传送即将转好,不知道下一波出击EDG能不能守住。”记得也觉得EDG这局有些难。

  EDG目前只有下路是跟的上对手发育的,其他三人不论是经济还是等级都被YM落下了一大截。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冰女、皇子、维鲁斯、船长四人在中期的作战能力都非常强,EDG一旦前期陷入劣势,那后续的15分钟将会非常难应对。

  林燃吃掉scout的人头,回城补出了火箭腰带,推线能力又提升了一个档次。

  厂长回去补出恶魔法典,想加快节奏搏一波。

  下路的牛头和寒冰此时都没有留人技能,至于上路……厂长多年的职业生涯经验让他下意识的忽略了阿光这个点。

  只剩下中路了。

  正巧下路有一波推进兵线,meiko无事可做,干脆也跟在厂长身后带动节奏。

  厂长提醒了scout一声,便带着牛头向中路赶去。

  林燃还在中路浪,提前做出成形装备的他战斗力比卡牌高的不止一点半点,借助兵线的两发加长Q【寒冰碎片】就将卡牌的血量打掉2/5。

  厂长从下方草丛露头,怀里抱着硕大的酒桶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和牛头酋长一起雄赳赳气昂昂朝林燃冲来。

  林燃还在那里浪,看见EDG野辅二人后甚至还在原地按S抽搐了两下。

  似乎在挑逗他们。

  大爷来玩呀。

  一副摆明了身后有人的模样。

  厂长气不打一处来,上了你一次当,你还指望我再被骗一次?

  这次我可是带了牛头人来的!控制绝对足!

  scout开始选牌,利用符文提供的额外移速走上前去,他也想效仿林燃之前的操作打一张假黄牌出来。

  但是这和当时林燃秀兮夜的情况不同——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远了。

  林燃看到卡牌从怀中甩出了一张蓝色扑克牌,心知scout也在玩障眼法,也不理会,直直向侧方撤退。

  scout见骗不过林燃,只得甩出真黄牌。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林燃居然没有用R来规避这张黄牌,直直被晕眩在原地。

  卡牌刚刚8级,二级W黄牌效果能晕眩目标1.25S。

  厂长大喜过望,只要他和牛头的控制跟上,这一套连招打出来林燃绝对交不出大招!

  由于meiko上一波回城买了一双鞋,此时跑的飞快,比厂长的酒桶先接近林燃。

  牛头WQ跟上伤害挂上引燃,厂长也施放E【肉蛋冲击】,向前腆着肚子,要将冰女压在身下狠狠蹂躏一番,以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

  但此时一杆旗子从天而降!

  身披黄金铠甲的嘉文四世从草丛冲了出来,手中长戟瞄准酒桶和牛头二人!

  尽管中途由于技能优先级太低被酒桶的肚皮顶晕,但是小天成功为林燃挡下了这个关键控制!

  厂长没想到小天居然早就在这里埋伏,如果皇子晚到一秒钟,这波抓人的结果都会不同——他的ER连控完全可以将冰女控制到死。

  林燃心中偷笑。

  没想到吧,这钵啊,这钵是真勾引。

  EDG众人只看到了第二层,以为林燃在第一层,但其实他在第五层。

  【加农弹幕】!

  金贡船长的大招支援在此时到来,大招圆心正位于林燃脚下。

  普朗克的海盗船向这片区域肆意倾洒着炮弹,牛头、卡牌和酒桶全部被炮弹击中,陷入减速。

  “德玛西亚!”

  从晕眩状态下恢复过来的嘉文四世发出一声咆哮,将牛头酋长、酒桶和林燃的冰女一起框进了环形障碍之中。

  厂长向空中抛出了R【爆破酒桶】,想要炸死林燃然后将皇子击退。

  但是之前厂长的肉弹冲击没能击中林燃。

  少了一环控制。

  这导致在巨大的爆破酒桶出现瞬间,牛头的控制已经结束,林燃落到地面,血量还剩下不到1/3,他果断R自己。

  冰封陵墓将来自弗雷尔卓德的女巫完全冰冻起来,规避了酒桶的大招伤害。

  “EDG这波要糟!”记得大呼,“冰女没有被控死,他活下来放出了大招!”

  “皇子大招里的厂长和meiko都没有闪现!”米勒跟上解说,“他们没有位移技能,跑不出船长大招啊!”

  之前冰女和皇子的爆发伤害加上船长的满额加农弹幕,出了恶魔法典的脆皮酒桶当即阵亡。

  剩下的牛头和卡牌都没有足够的伤害击杀林燃,同样待在皇子大招中的meiko还被迫交出了自己的大招。

  中辅二人慌忙逃窜,林燃从冰封状态中恢复过来,利用Q和推推棒推线回城。

  厂长有些懊恼的咬紧嘴唇,每当他做出这个表情时,都代表他愤怒而不甘。

  他没想到在LPL混了五年,竟然被人算计的明明白白。

  对面中单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勾引,让他心烦意乱。

  “哈哈哈哈该上的时候不上,现在不该上又强行抓人送300块出去。”

  “YM给爷杀!只要你赢了EDG我们就是好兄弟。”

  “哦牛啤酒,RNG粉丝又开始套皮爬墙?”

  “这波打完EDG的前期节奏是真的炸裂。”米勒看着小天再去野区反掉一组F4然后去吃刚刷新出来的土龙,忍不住摇头叹气。

  “这才9分半,小天已经反了厂长几组野了?”

  “此消彼长厂长吃不消呀,之前他能勉强跟上等级靠的是中路和下路的两波兵线补充,现在他复活,家里的野区几乎都被吃掉了。”

  记得感慨道,“酒桶现在没办法刷钱,又没有闪现没有大招,厂长无处可去啊!”

  “更关键是下路,刚刚推进的兵线,没想到JKL闪现给R,小明大招绕后硬打了deft一个闪现出来,现在寒冰连兵线都吃不了了,只能蹲在后面看。”

  娃娃叹了一口气,他知道EDG这局是真的难了。

  节奏再次断档的EDG只能选择龟缩发育,视野无法布置出去让林燃和小天更加舒适的游走。

  11分钟,林燃和小天趁机向下移动施加压力,没有闪现的deft只能将下路一塔拱手相让。

  小天毫不客气,再将厂长的野区扫荡赶紧,至此YM经济优势到达3.5K。

  银河战舰摇摇欲坠。

看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