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136:鸭王……鸦王!首次五杀!

136:鸭王……鸦王!首次五杀!

  米勒看着林燃又放出了一个Q,乌鸦碧翠丝从斯维因肩头落到地面,开始伤害周围的目标。

  黄鸡身为英雄,成为碧翠丝的首要攻击目标,如今的他只剩下半血,只能磕掉腐败药水继续赖线。

  林燃却借助Q【恶鸦来袭】提供的减速效果,在沙皇脚下施放W【鸦爪之缚】。

  意图非常明显。

  你把你E技能给我交咯!

  小学弟移速缓慢,只能WE连按向后方撤退。

  林燃赶紧趁机会向前拆塔。

  小学弟连忙赶回来想要守塔。

  林燃被沙兵戳刺,向后撤了一步,绕到高地塔的另一旁,不与兵线站在一起,继续拆塔。

  scout被他整的心烦意乱,他又立起一个沙兵,戳了过去。

  林燃算了算沙兵数量,向后退去。

  “大龙坑附近两队还在拉扯啊,”米勒似乎品出了那么一点味道,“YM明显是想继续拖,毕竟乌鸦现在占尽了优势,为他拉扯出空间一直拆塔就可以了。”

  “但是EDG为什么不开团啊?”记得有些疑惑,“有大树在,他们开团不是不能打呀,deft的寒冰装备可以了,无尽飓风已经握在手里,伤害不低的。”

  deft用鹰灵照出了YM众人的位置,然后meiko尝试性的Q了一下慎,被金贡扭头轻松躲开。

  而JKL一记穿刺之箭被meiko的布隆举起防盗门没收。

  两只战队奉行点到为止的原则,看消耗不成再次拉开。

  “笑死我了,真就怂呗?”

  “YM:我等中单拆高地呢,你在等什么?”

  而下路高地,林燃明目张胆点了一下防御塔,然后挨了两下沙兵戳刺。

  他看着依旧守在塔下的小学弟,心里有些纳闷。

  林燃看了一眼小地图,小明给出的视野惊鸿一瞥看到了树状上单的大屁股。

  没人来帮黄鸡啊。

  那你现在怎么敢待在塔下啊?

  坚挺的炮车兵还在朝高地防御塔吐着炮弹,林燃果断上前出手。

  EQW三连滚键盘。

  根本不用精准操作,有手就行。

  小学弟想要后撤发现他的E【流沙移形】还没有转好!

  黄鸡主Q副W,此时的他点满,但是只有一级E。

  原始秒,小学弟身上是纳什之牙、法穿鞋和冰杖的三个小件,这套装备提供了20%冷却缩减。

  这么一算冷却时间还是有15.%)】。

  而林燃的乌鸦主Q副W——秒,加上中娅沙漏的10%冷却,他的W【鸦爪之缚】冷却只有9秒。

  林燃抓的就是这个时间差。

  上一波你交了E躲开控制,这一次你还有机会吗?

  乌鸦满级的Q技能减速足足有40%,没有位移技能的黄鸡根本无法离开脚下的圆形紫色符文!

  紫色的乌鸦巨爪从地底攀出,将沙漠皇帝紧紧攥在掌心!

  林燃果断开R【邪鸦附体】!

  漫天乌鸦飞舞,黑色能量顺着斯维因的拐杖蔓延而上,在他身体表面覆盖上一层厚厚的乌鸦羽衣。

  满级的W【鸦爪之缚】的束缚时间足足有两秒钟,林燃直接冲脸。

  导播迅速切换画面,将下路高地上发生的一切归到OB右上角,让观众和解说能够清晰看到双方战场发生的一切信息。

  “下路是要越塔吗?”娃娃大叫,“这乌鸦要越高地塔杀有闪有大的黄鸡吗?”

  小学弟这才反应过来林燃居然是要越塔杀他。

  这人疯了?

  他赶紧立起R【禁军之墙】,想要将巨鸦击飞。

  但是林燃在黄鸡抬手的瞬间闪现向侧面,完美躲开了这道由沙兵立起的墙壁。

  小学弟被斯维因身上的小乌鸦弹了两下,发现自己根本扛不住这伤害。

  E【苦难折磨】让斯维因在4秒之内对目标造成的所有伤害都增加了20%,配合上他背包里小面具提供的15点法术穿透,伤害打在没有魔抗装的黄鸡上和真实伤害差不多。

  血量原本就被消耗了一大截的小学弟如今已是残血。

  他手指不停的按在闪现上,想在挣脱束缚之后第一时间逃离出去。

  但是林燃早就提防这一手了,趁着W【鸦爪之缚】束缚效果尚未消失时,他就从侧面扛着高地防御塔的激光绕到沙皇脸上。

  小学弟解除了束缚状态,赶紧交出闪现向自家泉水撤离。

  闪是闪出去了,但是林燃身边的小乌鸦还在一刻不停啄伤黄鸡,带走他身体中为数不多的血量。

  闪现的距离太短了,斯维因的R范围足足有625码,比大部分ADC的射程都要长,一个闪现怎么可能躲的开?

  小学弟绝望看着自己仅仅剩下2秒钟就将转好的E【流沙移形】,无奈饮恨倒在高地塔下。

  “下路的乌鸦已经越塔强杀了黄鸡!”米勒语速开始提升,“但是YM正面的人并不想让EDG回去防守!”

  “给个眼我传送过去。”林燃一边撤出防御塔射程一边开口说道。

  在击杀了英雄之后,乌鸦借助被动【腐肉再生】回复了一个高额的百分比蓝量,加上蓝BUFF的持续回蓝效果和承伤之后的时光杖效果,他的蓝量还算充足。

  看到黄鸡已死,小明开始向前移动。

  他把E【神奇旅程】搭在大龙坑里,穿隧道翻到大龙坑上方,位置正好处在EDG阵型的侧翼,然后他在红区边缘插下一只假眼。

  “巴德巴德,看一下!”meiko看到巴德的一瞬间就向那边靠近。

  林燃的传送果断落在巴德给出的那只眼上,小明看到EDG众人朝自己移动,连忙闪现拉开身位。

  YM其余三人也连忙从中路河道附近绕了上去,打算从后方包抄EDG众人。

  厂长终于果断起来。

  “你们快点走!”他知道缺少了黄鸡,乌鸦一旦TP落地,他们的团战绝对不可能赢。

  他回身R住YM的小天和金贡二人,然后EQ出去,想要困住他们。

  但是JKL看皇子将技能全部用掉,果断闪现R【腐败锁链】留住厂长。炫书文学网

  小天也是摸眼打算R闪回旋踢回deft。

  但是这段位移角度有些过直,deft的反应又很快,魔法水晶箭撞中了小天的身子,meiko的布隆也连忙赶回来Q【寒冬之咬】给小天挂上被动。

  小明的巴德为了做这个位置绝佳的眼位,将E和闪现全都用掉,此时只能在侧翼游走迂回,时不时给两发普攻骚扰,手里一直捏着Q技能想要等关键时候派上用场。

  mouse的大树不愧为EDG体系的得意之作,对线能力是差了点,但是团战思路一点毛病都没有。

  开着大招闪现去捆绑JKL,不让他去输出EDG后排。

  小天从寒冰大招的晕眩效果中解脱出来,又被打出布隆的被动,再次被晕住。

  眼看着小天血量骤降,金贡开始发威,他E闪而过,在战场中央划过了一道7字,成功将皇子、布隆和寒冰控制住。

  小明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当他给出大招R【调和命运】时已经晚了一步,deft的寒冰闪现向侧方拉开,剩下金贡和反应不及的meiko则被定在原地。

  借助卢安娜的飓风这件装备,deft开Q【射手的专注】疯狂射击走A美如画,手中的减速箭矢命中盲僧。

  此时林燃终于落地,身上的蓝量还剩不到一半。

  厂长看着自己越发低的血量,知道这波团战如果打输了就会被一波推平基地,破天荒的没想着逃跑,而是向主战场靠近,给出W【黄金圣盾】的减速。

  小天此时终于从晕眩效果中解放出来,他看着布隆被定成了小金人,得意的狞笑一声,多亏了慎之前的E闪嘲讽吸引了一部分输出,此时他的血量还剩下14。

  距离有些远,没办法用R闪,小天索性迅速向侧面闪现,R【猛龙摆尾】踢了出去,想将寒冰向林燃的怀中踢去。

  deft虽然大赛软脚虾,但是打LPL内战属实是个狠人,拉胯时刻非常少,不论是技能释放还是走A都是LPL一等一的存在。

  在一片乱战中他反应依旧很快,在小天闪现贴脸的瞬间交出了治疗,顺便抬起了皇子的一点血量,然后借助加速效果向后方移动。

  因此小天的这一脚没能将寒冰踢到林燃脸上,而是在他的侧前方位置。

  但是野区团战的弊端体现出来——墙壁太多。

  在寒冰飞在半空中时,小明的巴德果断施放了之前一直捏在手中的Q【星体束缚】。

  黄色的能量箭击中了寒冰,然后顺势延伸至后方的墙壁上。

  deft陷入晕眩。

  林燃终于找到了切入机会,此时寒冰已是孤身一人,大树和皇子在留住JKL和小天,而布隆和慎还在巴德大招里没出来呢。

  他贴近寒冰的身体,和小明一起将被定在墙上动弹不得毫无反抗能力的寒冰射手蹂躏致死。

  被动再次回复蓝量,林燃的战斗力越发高涨,周围的群鸦吸食到血肉之力,啼鸣声愈发凄厉可怖。

  他在皇子脚下布下W【鸦爪之缚】。

  厂长在看到地面冒出的符文标记的那一刻就闪现逃走,但是JKL将其减速,巴德再给林燃沏一杯卡布奇诺加速。

  林燃上前给皇子挂上E【苦难折磨】,而后头也不回去找大树。

  厂长看着残血的自己头顶不停跳动着血量数字,他环顾四周。

  为什么没有F4啊?

  他的惩戒还没用呢!

  求生欲极强的厂长再也没办法逃走,只能跪地倒下。

  “这个乌鸦无敌了啊,Ran完全要宰治这波团战了!”米勒大喊。

  “大树也逃不开折磨,乌鸦和维鲁斯一起追杀!”记得高呼,“维鲁斯在mouse身上叠满了枯萎效果,穿刺之箭将它引爆开来!”

  尽管有R【复仇漩涡】提供减伤,但是大树最怕这种百分比伤害,血量已经岌岌可危。

  林燃跟了上来,身体周围的群鸦飞舞,满血的他恍若魔神降世。

  一发普攻落下,最后一只小乌鸦将大树的最后一丝血量带走!

  四杀!

  现场的观众与解说看到系统提示方才反应过来,林燃已经将EDG方除了布隆以外的4人全部斩下!

  “要出现五杀了吗?”娃娃带着几分质疑大喊。

  现场已是一片沸腾,支持YM的观众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内心高亢的情绪,纷纷将其用动作或声音发泄出来。

  EDG目前只剩下仓皇逃窜的布隆一人,巴德和慎正紧紧跟着他!

  “燃哥来五杀!”小明连声催促。

  林燃看了一眼蓝量,赶紧关闭大招,继续开下去,就连泉水都没办法回复他的蓝量。

  不过依靠着蓝BUFF的效果,他的蓝量也还剩下一些。

  褪去黑鸦羽衣,斯维因再次变成拄拐的瘦弱人类,步伐沉稳,一瘸一拐迎向属于他的五杀。

  meiko已经无处可逃,巴德不断用手中的普攻减速着布隆,金贡的慎也走到他前面,Q将魂刃拉了过来。

  源源不断的减速效果,布隆寸步难行。

  meiko生无可恋,只能看着身后的斯维因走上前来。

  林燃命令肩头乌鸦碧翠丝飞到地上,不停啄食布隆的最后一格血量。

  pentakill!

  “五杀!这是Ran职业生涯的第一次五杀!”米勒兴奋大喊。

  “这个乌鸦简直就是鸦王啊!”记得一激动嘴里开始跑火车。

  “鸭王?”娃娃笑道,“是我理解的那个鸭王吗?”

  体育馆已经彻底变成YM的主场,一小撮猪仔还在不停的为他们支持的主队加油,但是声音顷刻间就被淹没。

  这可是面对之前的国内霸主EDG拿下的五杀!

  获得了五杀,召唤师峡谷中的斯维因依旧面无表情,脸上像是裹了一层面具一般,冷漠无情。

  这名来自诺克萨斯的谋士冷静的说出台词。

  既存一息,多言无益。

  “YM想要一波!”记得双手撑在解说席前的桌子上,神情激动,“黄鸡此刻还差一点才能复活!YM五人全员赶往下路!”

  “推塔速度太快了呀,”米勒看了一眼OB画面,轻轻摇头,“没有大招没有闪现的黄鸡根本拦不住YM五人。”

  小学弟复活后竭尽全力拦住YM推进的步伐,但是他只是击杀了残血的小天而已,被金贡跟上嘲讽,JKL流畅走A收下黄鸡人头。

  在寒冰复活的那一刻,YM四人推平了EDG基地!

  “2:0了!”娃娃也控制不住情绪,“YM距离他们的第一个LPL冠军一步之遥!”

  “新王即将登基了吗?”记得在一旁开口,“EDG似乎陷入了迷茫!”

  “两盘比赛时间还不超过50分钟!”米勒在现场的喧闹声中大声说道,“他们的进攻能力堪称无解!”

看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