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137:名为小卒的将军,救火队员的到来!(8.5K大章!)

137:名为小卒的将军,救火队员的到来!(8.5K大章!)

  “五杀!EDG就这?”

  “Ran还是强啊,scout果然没有什么优点,第二局完全被打爆了。”

  “恕我直言,小学弟打完第一场就应该抬去看饮水机了,打的一坨屎,高地塔下被单吃,真牛啊。”

  “兄弟们就差一盘了,再接再厉!”皓哥面带喜色,站在选手通道里迎接他们。

  “五杀,”金贡看林燃也拿到了五杀,不由得有些眼馋,“我好羡慕啊。”

  “羡慕什么?”小天秒接话,习惯性的阴阳怪气,“这个五杀不是有手就行的操作?”

  林燃没吭声,反正五杀到手,笑看酸兲,他也懒得怼回去。

  两场碾压,YM不少工作人员都觉得胜券在握,但是涵艺并没有放松警惕,还在那里跟他们强调上一盘前期下路对线和中期转线时出现的问题。

  在涵艺看来,YM的中期节奏还是有问题。

  在分钟这5分钟时间里,他们并没有从EDG手中拿到多少优势,只是依靠掠夺EDG野区资源将经济优势扩大了1K而已。

  另一旁,EDG战队休息室。

  气氛已经压抑到极点,o一进休息室就坐在椅子上手托着下巴,眼神空洞看着地面。

  阿布坐在椅子上眉头紧锁,身边坐着老板爱德朱。

  “你们这局打的是什么啊?”阿布尖着嗓子说话,“明凯你整场比赛就前5分钟做了点事情,后来呢?怎么就哑火了?”

  “还能带着mouse去抓5个人头的乌鸦,你怎么想的呀?”阿布开口说道,“要不是deft那一箭中了,你们都换不掉他!”

  “中路一个黄鸡,辅助又是布隆,我要怎么玩啊?”厂长他知道自己这一局节奏不是很好,但是这和队友选择的英雄也有关系。

  人家小天是什么队友?乌鸦、慎、巴德,一群人保着打野前期带节奏,你给我个三线拿不到线权的阵容,我打野怎么玩?

  0比2落后,厂长终于压制不住心中的愤怒,“对面盲僧在我们下野区,乌鸦有TP,下路为什么还要去塔里啊?”

  “下路一直叫我去,我怎么去啊?”厂长摊开手说道,“别人一直进我野区……”

  厂长的一番话让本就沉闷的EDG战队休息室更加寂静无声,一旁的翻译和工作人员也垂下头去,接连两场失利的阴霾笼罩在他们心头。

  解说席上的三位解说正在回放上一局林燃乌鸦的表现,突然娃娃扶了扶耳麦,神色郑重了很多。

  “根据后台得到的消息,EDG下一盘选择蓝色方,”娃娃开口说道,“同时他们选择更换中单选手。”

  米勒挑挑眉毛,“scout下场,换上胖将军?”

  “这真是到决一胜负的时候了啊……”记得有些兴奋。

  世界赛前腰伤就愈发严重,在S6夏季赛后,EDG让小学弟坐上首发,pawn更是处于半退隐状态。

  但是在0:2落后的关键时刻,pawn将军再次临危受命,尝试拯救队伍于水火之中!

  “呜呜呜,猪仔泪目。”

  “EDG needs me2.0版本?”

  “厂长永远滴慈父来啦!YM给爷死!看我胖将军干不干你就完事了!”

  “EDG的真正亲爹登场了?厂子把人家腰都抱断了,pawn将军还不计前嫌,属实良心韩援嗷。”

  后台的YM众人也接到了这个消息。

  涵艺讲完上一盘中YM众人出现的问题后,放下了手中的笔记本。

  “别紧张,没什么大不了的,”皓哥在一旁做起了心理辅导,“你们这么想,EDG现在站在悬崖边上,他们把pawn换上来就是临时救火。”

  “他都大半个赛季没怎么打训练赛了,你们怕什么?”他环视四周,看着队员们,“EDG现在换中单就是没有办法的办法,pawn是他们的最后一张牌。”

  “没错,大家别慌,”林燃看时间差不多了,站起身来看向自己的队友,“反正对线压力在我身上,你们担心什么?”

  “来来来……”JKL号召众人站在一起,就连宁也凑了过来。

  他们围成一个圆,将自己的右手伸出叠放在一起。

  “YM加油!”

  在这一刻,YM众志成城,向着近在咫尺的银龙杯发起最后的冲击!

  “第三小局,EDG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米勒说道,“就看胖将军能给队伍带来多大的变化了。”

  “换掉小学弟也是因为他初登决赛赛场,怕他心理压力太大了,”记得在一旁接话,“毕竟上一场小学弟失误不少,可能还是太紧张了。”

  林燃将目光投向自己对面的EDG选手席,十米之外正对着他的pawn将军正在替换外设,面无表情,似乎并没有被队伍面临的绝境所困扰。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

  林燃脑中突然蹿出了这么一句话。

  位于红色方的YM别无选择,将希维尔、挖掘机和烬送上了ban位。

  而掉船长、盲僧和吸血鬼三个英雄。

  “这是瞄准了YM上中野的****英雄开刀啊,”米勒笑道,“Ran连续三局都拿不到吸血鬼了。”

  “主要是他的吸血鬼太吓人,”记得和他一唱一和往下说,“那一场顶着四个人的伤害还能进场秒掉乌兹,简直就离谱。”

  EDG蓝色方一选,先将塔姆抢到手。

  打了两小局,教练组算是看透YM的打法了,如果辅助不拿塔姆,他们根本没办法阻止YM疯狂的4包2。

  “……寒冰和巴德,”米勒略微一思量,“YM这个下路组合拿的相当强势。”

  EDG转手拿下皇子和慎。

  “这是要完全限制掉YM的游走体系啊,”米勒点点头,算是看懂了EDG的想法,“有慎有塔姆,YM很难再复刻上一局无脑越塔的场面了。”

  “金贡你想玩什么……”涵艺拿着笔记本去找西巴哥。

  “你能玩乌鸦吧?”林燃侧头去问。

  “没问题啊,我都可以,你们选剩下的给我就行。”金贡抖着腿喝了一口水,看了一眼对手的阵容,乌鸦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先把乌鸦拿下来,我们中上摇摆一下,”林燃向教练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这样对面的pawn就不会选卡牌了。”

  涵艺思忖片刻,不论是对线还是打团,乌鸦对卡牌确实是个压制对位。

  而pawn将军的卡牌堪称绝活,EDG之前拿出了塔姆和慎,和卡牌搭配起来打全球流效果不俗。

  涵艺果断听从林燃的建议。

  “YM再选下蜘蛛和斯维因,他们还是习惯把节奏压在前中期啊……”

  娃娃看着米勒和记得两人在一旁聊着的正嗨,此刻终于找到机会说了两句。

  不过三位解说都没洞悉YM用乌鸦来限制卡牌的想法。

  EDG方犹豫片刻,避开了卡牌,选择了岩雀和维鲁斯。

  “现在EDG也要提速了吗?”米勒有些兴奋,“这盘好看了啊。”

  “看看YM的最后一手要拿什么……”记得开口,“杰斯吗?”

  YM锁定最后一选。

  “这手杰斯还是给Ran用的,金贡拿斯维因走上路对慎,”米勒粗略分析,“这样YM尽管前期对线有优势,但问题的关键是这套快速支援阵容,线上英雄能不能,或者说敢不敢推线?”

  不少支持YM的观众因为解说的这一句话而把心提了起来。

  毕竟那是pawn,和之前稚嫩的小学弟不同,前者坐拥S赛冠军和MSI冠军,无论是比赛经验还是赛场大局观都要强上不少。

  YM能应对吗?

  双方阵容确定。

  蓝色方EDG:慎、皇子、岩雀、维鲁斯、塔姆。

  红色方YM:乌鸦、蜘蛛、杰斯、寒冰、巴德。

  林燃上线刚和pawn交手一分钟,就察觉出他和小学弟的不同。

  小学弟喜欢不停的对拼,从他上局拿黄鸡打乌鸦也要上前消耗就可以看出来,scout这人本质上还是偏好打对线优势的。

  而胖将军明显要稳健许多,他不去做无意义的消耗,没有必胜的把握根本不会上前换血,只是默默推着兵线。

  林燃升到二级后尝试着QE开炮消耗pawn。

  但是岩雀在看到杰斯身体上泛起升级光芒时就在提防林燃发难。

  一个轻飘飘的直角走位,这位来自恕瑞玛的女法师躲开了皮尔特沃夫的高科技电磁炮,电磁炮不光没有命中英雄,连兵线都没碰到。

  林燃技能放光,只得回头吃线。

  岩雀霸道的地方终于展现出来,只要她来到一片新的采石场,Q【石穿】就会射出五块岩石,加上这个版本岩雀的Q还对小兵有50%的伤害加成,推线速度快到夸张。

  杰斯的推线速度根本跟不上岩雀。

  两发石穿之后,林燃被迫在塔下清理炮车兵线。

  “岩雀往下走了,可能要进野区。”他提醒道。

  小天的蜘蛛正在用小蜘蛛吸引魔沼蛙的仇恨,没想到皇子带着岩雀就赶了过来。

  皇子见面EQ戳了上来,蜘蛛女皇只能交出E【盘丝】逃到空中,pawn在小天身下铺满E【撒石阵】,就等他落地。

  小天看了一眼皇子身上的红BUFF,只得落到魔沼蛙身上后立马交出闪现逃走。

  “我的我的,二级学E给你看下视野好了。”

  JKL语气中带着几分歉意,他光顾着对线去了,二级升了Q技能,没想到岩雀和皇子入侵的这么果断。

  而林燃趁着这段时间开始慢慢清线,顺便将远程兵卡出了防御塔,在pawn赶回中路时,林燃做出了一波回推线。

  等级升3之后,杰斯到达强势期,毕竟6个技能打3个技能,不论是爆发能力还是持续输出都要比岩雀高上不少。

  林燃想要借助这波回推线消耗胖将军,尽量打出一定的血量优势,限制岩雀的推线游走频率。

  但由于之前布下的饰品眼消失了,林燃抓不到厂长的位置,没想到他居然蹲在中路。

  刚刚推线过河道,皇子就从草丛中钻了出来。

  厂长EQ上前W【黄金圣盾】给上缓速效果,林燃切换锤形态E【雷霆一击】将他锤开,岩雀在林燃脚下给出W【岩突】。

  被缓速的杰斯根本躲不开,林燃只能交出闪现。

  这一下林燃想要借助回推线换血打出对线优势的计划被完全破坏。

  “4分钟两个闪现!”娃娃一激动,声音情不自禁放大了声音,“EDG这局的前期节奏相当完美!”

  “这就是pawn将军为EDG带来的化学反应啊,”米勒感慨,“毕竟是磨合近两年的中野组合,配合果然默契。”

  就在这时,下路也发生了一波对拼,塔姆升到3级之后Q技能舔到了JKL,然后借助E【厚实表皮】提供的护盾和deft维鲁斯一起交出技能对拼了一波。

  deft的小走位完美扭开了小明巴德的Q【星体束缚】。

  而寒冰射手的窈窕身躯被塔姆又长又粗的舌头舔湿,JKL为了防止被肥鲶鱼吞进肚子里,只能交出闪现。

  一时间YM似乎慌了阵脚。

  “稳一点稳一点,”金贡发现了队友的不对劲,“都别膨胀,咱们还没赢呢。”

  JKL应声。

  毕竟对于他来说,这是职业生涯首次决赛,面对的还是成名已久的o,在只差一局胜利就可以捧杯的情况下,心情难免有些激动。

  YM开始稳扎稳打,论对拼能力,他们的上中下野五个英雄都不输对面,下路之前没打赢纯属是操作出现了失误。

  林燃没有闪现也不敢再上前和岩雀换血,干脆老老实实呆在兵线后面补刀。

  岩雀对线就是有这么一个缺点,敌方英雄一旦窝在兵线后面,她就很难消耗到对手。

  而W【岩突】也是延迟施放,林燃的杰斯借助切换海克斯武器形态提供的加速就可以轻松躲开。

  而厂长的进攻还没有结束。

  6分30秒,他抓住YM的一个视野空档,成功钻入了小天的野区,在三狼处抓住了茫然无知的小天。

  皇子EQ再次将小天的E【盘丝】逼了出来,而mouse的大招此时也落在皇子身上,二人明显杀心已动。

  林燃想去帮助小天,可是pawn的岩雀借助被动【浮石冲】的加速效果一路尾随,林燃看了一眼小天的血量放弃了支援野区的想法。

  他回身QE歪门炮击中岩雀身体,而后开W【超能电荷】提高攻速,切换锤形态Q【苍穹之跃】跳了上去。

  但是pawn将军经验要比小学弟丰富多了,他不慌不忙,在林燃切换锤形态的瞬间就在自己身前半个身位的位置布下了W【岩突】。

  杰斯刚跳到岩雀脸上,就被击飞出去。

  林燃摇摇头,看着半血不到的岩雀潇洒离开,知道自己有些心急了,刚刚要是稍微拉扯一下骗出岩突再上前,应该能逼出pawn的闪现。

  野区的小天被毫无悬念击杀,不过蒜头王八在死前还算止了损——他用惩戒吃掉了三狼,给厂长留下了一片光溜溜的下野区。

  而mouse的慎嘲讽跟上控制击杀小天之后,居然选择TP回到上路,而没有去找下路JKL的麻烦。

  “我去,我都要以为我死定了,”JKL看着出现在上路一塔的慎,挠挠额头上的厚发,有些惊魂未定,“他们这不四包二的吗?”

  林燃也不清楚EDG为何如此稳健,如果让他来指挥的话,这波必定要给下路双人路安排的明明白白。

  有可能是决胜局求稳吧。

  林燃权当是这个理由。

  pawn上一波虽然没有交出闪现,但是血量是实实在在被林燃压低了。

  林燃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绝佳机会,磕掉血瓶上前开始压制。

  胖将军无视自己身前不停发出换血请求的杰斯,用掉自己为数不多的蓝量施放EQ两个技能,推掉这波兵线回城补给。

  林燃的E【加速之门】在胖将军回城前一刻方才转好,他盲视野一发QE炮擦着岩雀的躯体空掉了。

  回城之后的pawn将军交出TP赶往上路三角草丛,绕后突袭金贡。

  西巴哥在三角草丛没有视野,刚和慎对拼了一波,踩着岩壁急速而来的岩雀就出现在他身后。

  mouse毫不吝惜召唤师技能,E闪不给金贡反应时间,将其嘲讽住,而胖将军稳稳的WEQ连招,五块石头秒杀了金贡。

  “胖将军在上场之后盘活了整支队伍!”娃娃激动的大呼小叫,“EDG现在和YM角色互换,扮演率先支援游走的一方!”

  “有胖将军的EDG果然和之前截然不同啊,”米勒感慨道,“他们已经将节奏完全掌握在手中了。”

  林燃看岩雀出现在上路,果断推掉兵线,然后和小天一起去下路,尝试来一波4包2。

  但是厂长居然也在下路,尽管林燃和小天逼出了他的闪现,但是也仅此而已了。

  胖将军依靠着脚下的一双草鞋和贴墙提供的移速加成,已经赶回了中路。

  林燃知道胖将军马上到6,如果继续4包2,岩雀用大招赶来也就是几秒钟的事情。

  一时间YM居然找不到EDG的突破口。

  “EDG似乎发现了YM的弱点!”娃娃看着杰斯和蜘蛛悻悻而归,觉得自己冥冥中发现了什么秘密,“只要拿支援快的阵容在前期打出优势,YM就会丢失节奏!”

  幸好林燃和小天不在,不然当场就得怼回去。

  娃娃这说的不是废话嘛,对面拿支援快的阵容前期还打出了优势,除非双方实力差距过大,不然哪家战队能反控住节奏?

  “我的我的兄弟们,”JKL语气中饱含歉意,还在纠结之前的事情,“二级我学E好了,提前看到皇子的位置,小天就不用交闪了。”

  小天在优势局阴阳怪气搞队友心态,劣势局可不玩这一套,听到JKL的话也连忙回应,“没事,咱们再拖拖,等我闪现好,我再来下路。”

  林燃回城补出穿甲装,回到线上之后和胖将军互推兵线发育了两波。

  而后他抓住pawn走位不慎的机会,EQ开炮命中。

  照例是开W提升攻速,但是切换锤形态时他做了个假动作,在原地ctrl+3跳了个舞。

  pawn果然上当,提前在自己面前交出了W【岩突】,林燃此时方才锤了上去。

  胖将军交出闪现时慢了一瞬,吃到了林燃Q【苍穹之跃】的减速效果。

  岩雀连忙呼叫队友帮忙,厂长和meiko二人马不停蹄向中路赶,对胖将军的待遇和初来乍到的小学弟完全不同。

  但是林燃杀心已起,出了锯齿短匕的他面对草鞋、两本增幅典籍的岩雀,输出近似真实伤害。

  他利用切换形态和之前E【加速之门】的加速效果贴近岩雀,高额攻速加成下的海克斯巨锤毫不留情砸向脆弱的小岩雀。

  meiko赶路去中,看距离差不多之后开R【深渊潜航】直接到达中路一塔内。

  但是林燃的一发E【雷霆一击】打残pawn将军,引燃挂在他身上,而后半血撤出防御塔射程。

  meiko第一时间将胖将军吞进嘴里,但是引燃伤害依旧带走了他的最后一丝血量。

  “中路的Ran成功完成了单杀!”

  解说的声音被现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遮盖,YM粉丝在经历了数分钟的压抑之后终于找到抒发心中郁闷情绪的机会!

  毕竟单杀胖将军,也算是目前LPL中单的荣耀之一!

  “但是他也跑不掉了!皇子已经赶到中路!”

  厂长EQ+R【天崩地裂】,一点机会都不给林燃留,两发普攻带走林燃的性命。

  而小天终于抓到了塔姆和皇子都不在下路的空隙,果断赶去抓deft。

  打野英雄中,论越塔蜘蛛称第二就没人配争第一,deft这个没有位移的维鲁斯孤苦伶仃守在下路,根本没有存活下来的希望。

  “这波YM打回来不少啊!”米勒笑道,“一换二,Ran的个人实力还是强,竟然单杀了胖将军。”

  “毕竟Ran之前单杀过肉鸡、兮夜等一众中单选手,个人实力早就毋庸置疑了,”记得说道,“关键在于他面对胖将军能否找到之前流畅的节奏,这才是队伍获胜的关键。”

  “刚刚我腰有点疼,闪现交晚了。”

  pawn轻声说,坐在电竞椅上的身躯稍稍活动了一下,腰间的刺痛感瞬间席卷到大腿和上半身。

  但是他依旧面色不改,继续操作。

  “需要暂停一下吗?”厂长关切的问道,用看慈父般温和的目光注视着胖将军。

  慈父摇摇头,“没必要。”

  他买出装备继续赶往线上,但是疼痛感依旧隐隐侵袭着他的身体。

  平日训练和正式比赛还是有差距,这种精神紧张的高强度赛事让选手身体时刻处在紧绷的状态下,对腰伤严重的他来说更是一种折磨。

  EDG在这波劣势之后很快缓过神来,继续围绕厂长做野区进攻。

  只不过厂长没再将矛头对准下半野区,毕竟小明的巴德支援能力不俗,他将重点聚焦在上半野区,带着上中二人不停做着野区入侵。

  林燃在获得一次单杀之后装备也跟了上来,在这段时间中杰斯作战能力要比岩雀强上不少,加上蜘蛛和乌鸦在野区不俗的作战能力,YM三人也丝毫不虚。

  双方上中野开始频繁碰撞,完全打成了大乱斗,每一分钟双方都在互拼换血,谁也不肯率先认输。

  小明为了防止塔姆大招支援,只能一直待在下路,不过JKL的一支穿云箭成为了改变战局的关键技能。

  在一波皇子入侵红BUFF过程中,厂长原本以为带着mouse的慎可以率先打残小天的状态,但是没想到他的路径被YM布置的眼位完全洞察。

  JKL算准了厂长要出现的路径,卡着时间一箭朝着上路射了出去。

  就在厂长出现在小天面前,而慎刚刚交出大招的瞬间,JKL的魔法水晶箭穿越整张地图,成功命中慎的身体。

  小天发现慎无法落地之后果断反打。

  金贡抓住mouse被晕住的机会率先支援自家野区,而林燃则负责拖住岩雀。

  “你给爷下来!”他大声喊道,QE一炮命中了想要跨上石头墙幔支援野区的胖将军,将其击落。

  没有得到队友支援的厂长只能被小天追杀至死。

  现场YM粉丝的欢呼声越发高涨。

  “在前期10分钟的劣势后,YM似乎重新掌控住了场上的局面!看看他们能否继续将优势扩大,转化成胜势!”

  但是这波说实话算是意外之喜,JKL的提前预判箭有些离谱,如果这一箭没有命中mouse,那小天会因为这波阵亡而丢失上半野区的控制权。

  双方10人在召唤师峡谷中不停发生冲突,仅仅20分钟,双方的人头比来到,平均一分钟一个人头,在如今运营横行的LPL中实属罕见。

  但是EDG的视野布置还是要更胜一筹,在视野提供足够信息的情况下,一直在高度紧张下的YM众人还是被胖将军抓住了机会。

  pawn的岩雀趁着小明巴德去做河道视野的机会,果断侧面开大突袭待在下路二塔下的JKL。

  “岩雀闪现躲开了寒冰大招!”米勒开口说道,“而后将自己的全部输出打了出来!”

  小明巴德看到岩雀的那一刻就往下二塔赶去,卡着极限距离给出大招【调和命运】,想要护住JKL,但是终究慢了一步。

  这种大乱斗比赛中,AP的爆发能力要比ADC高上太多,胖将军在巴德大招落地前击杀了JKL,而后躲进草丛传送赶往大龙区域。

  当小明赶到案发现场,将假眼插在草丛中时,岩雀已经消失不见。

  “EDG这是声东击西!”娃娃声音激动起来,“他们想要这条大龙!”

  有皇子的德邦军旗为维鲁斯提供攻速加成,EDG打大龙速度飞快。

  小天看着还在下二塔附近的小明,知道YM没办法和EDG接战,只能靠他抢一手大龙。

  林燃往龙坑里插了一个真眼,小天在大龙还剩两千血量时开启E【盘丝】飞天,尝试抢龙。

  但是EDG在指挥下默契的停手不打。

  小天看着大龙状态依旧保持在惩戒血量之上,只能落在原地。

  然后他在落地的瞬间闪现下龙坑,打了EDG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Q惩戒!

  蜘蛛奋力撕咬在纳什男爵的身体上,但是厂长并没有慌乱,在小天惩戒落下后方才交出技能。

  “EDG的大龙!”娃娃激情澎湃起来,“YM这波血亏啊!”

  闪现下去的小天没有任何逃生手段,被deft的维鲁斯斩下人头。

  但是林燃找到机会,远距离QE加强炮在人缝中命中了残血的岩雀!

  “胖将军阵亡,但是YM正面战场只剩下两人,根本没办法拦住EDG啊!”记得有些遗憾,看着EDG借助大龙BUFF快速回城。

  而后EDG开启了熟悉的运营节奏,大龙BUFF下出色的分推策略推平了YM的两路高地,经济差距拉大到8K。

  林燃此时的伤害终于走起了下坡路,三件破甲装之后杰斯的成长曲线已经到头,他现在的poke伤害完全打不动塔姆、慎和皇子三个前排。

  EDG并没有急于求胜,而是稳健地将比赛拖到27分钟,在视野的庇护下再次吃掉一条大龙,才抱团推上YM的高地。

  JKL尝试性的开团,但是效果不佳,EDG的阵型摆的太好,三个前排在前面负责抗伤,胖将军和deft就在后面不停偷输出。

  金贡这局虽然发育尚可,但是被出了死刑宣告的deft几发普攻压低了血量,塔姆再给出手中的引燃,YM仅有的前排瞬间融化。

  “29分钟!EDG成功打回一局!”场馆里回荡着娃娃的声音。

  猪仔们在经历一个小时的失望悲伤之后终于扬眉吐气,挥舞着手中的应援物高喊着EDG的名字。

  pawn扶着腰缓缓站起身来,在一旁队友的庇护下慢慢走向选手通道。

  “没事儿还有下一盘,”皓哥依旧在战队休息室外等候,他拍拍YM众人的肩膀鼓励道,“别气馁,咱们在红色方BP不占优势,下盘就好了。”

  林燃回到座位上喝着红牛,慢慢揉着手腕。

  “别自责了杰克,”小天坐在JKL身边,“谁能想到皇子那么快就进我野区啊?”

  “那波我也有问题,”林燃听到他们还在纠结那个问题,开口揽锅,“我二级的时候不尝试QE消耗,兵线就不会那么差,岩雀三级肯定不能这么顺利地游走野区。”

  “好了,一个个别分锅了,”胖嘟嘟拍拍手,“前期大家都有失误,但是中期几波团战打的不错,咱们只是输了一波视野,被pawn抓住机会罢了。”

  “休息一会儿上台吧,”涵艺也没有再纠结什么复盘,“这局咱们拿蓝色方,BP很好做的,大家不用灰心。”

  林燃和金贡分食了一块士力架,而后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再次登台。

  林燃走在最前方。

  昏暗的选手通道尽头光芒交错,是舞台的聚光灯。

  一路向前,眼前的光芒渐盛,场馆四周看台上嘈杂的声音逐渐放大。

  路过周边看台时有一群观众涌在护栏前,他们脸颊两侧贴着YM的队标,声音放的极大。

  “YM加油!”

  “一定要赢啊!”

  林燃轻轻点头,挥了挥手算是打了个招呼,而后视线扫过前排看台,人海茫茫,他没发现苏橙的身影。

  回到座位上的他喝了一口能量饮料,看了一眼舞台中央的银龙杯,再望向对面老神在在闭目养神的pawn,眼中战意盎然。

  上一盘虽然输了,但是林燃也完成了一波单杀,在他看来,胖将军显然没有鼎盛期那么完美。

  现在的pawn,意识和团战大局观依旧顶尖,但不清楚是否是腰伤作祟,林燃能察觉到他的操作日渐下滑。

  以林燃的主观判断,pawn目前的对线压制力和他曾经对线过的另一名顶级中单rookie相比要差上一些。

  但是pawn精明之处就在于他擅长弥补自己的短处,在腰伤之后他开始更多的用冰女、卡牌这种偏向推线游走的英雄,更偏好为队友创造优势。

  林燃脑中灵机一动,嘴角微微上扬,他找到应对pawn的方法了。

看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