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140:震惊世界,什么叫BO10赛制鬼才呀?

140:震惊世界,什么叫BO10赛制鬼才呀?

  “去握手去握手!”一旁的摄像师一村看YM众人还抱成一团,连忙提醒道。

  激动的YM队员这才想起对面的EDG众人还在等待他们。

  林燃带着队友去找沉着脸的EDG五人握手,胖将军面色稍显苍白,但是手掌依旧宽厚有力,他轻轻拍打林燃的肩膀以示鼓励。

  “YM这支队伍的表现正如他们的队名,年轻的奇迹!”米勒将自己慷慨激昂的声音送到赛场乃至直播间的每一处角落。

  “他们用3个月时间夺得了次级联赛冠军,再用3个月时间夺得了队史第一座LPL冠军!半年前他们还是初出茅庐的小将,现在就已经站在LPL的最高领奖台上!”

  记得附和,“没错,他们也是LPL首个在单赛季内完成次级联赛——顶级联赛——全球总决赛三级跳的队伍!”

  YM管理层从选手通道冲了出来,皓哥和涵艺扑了过来和队员们抱在一起,而胖嘟嘟一开始也想这么做,但是他看了一眼自己挺起的大肚腩,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YM五名队员走到舞台中央,在观众的欢呼声中捧起了银龙杯!

  “真漂亮。”林燃听到一旁的小天看着漫天飘舞的彩带轻声说道。

  金贡满脸激动,职业生涯的第四年,他终于收获到人生中的第一个顶级联赛冠军。

  稍后,在现场主持人的介绍中,英雄联盟中国区负责人上台,身后的礼仪小姐带着一块奖金牌子。

  150万。

  林燃顺手接过这块牌子。

  这次的奖金又能在上海买半个卫生间了。

  “YM战队常规赛以破纪录的姿态豪取16连胜,而后接连战胜两支强敌……”主持人滔滔不绝,还在介绍YM本赛季获得的成绩。

  “……他们将以一号种子身份代表全球总决赛!”

  一旁几台摄像机绕着舞台中央的几位少年,YM五人举着奖金牌,捧起银龙杯,朝镜头露出灿烂的笑容。

  5名意气风发的少年留下了他们第一张LPL冠军合影。

  合影环节结束,JKL扛着银龙杯就往台下跑。

  “这也太沉了吧?”JKL走了两步挺不住了,奖杯的重量超乎他的想象。

  “小60斤呢,”一旁拍照的是摄影师一村,他跟着后面举起镜头猛拍,“你们把奖杯送回休息室还得去接受采访。”

  “放开让我来!”胖嘟嘟养了一身肥膘,此刻终于派上用场。

  回到战队休息室,里面还有一群早已压抑不住兴奋心情的工作人员,几个负责微博和剪辑的女孩感性的落下眼泪来。

  而当YM众人撤出舞台之后,解说席上的娃娃耳麦中接到了导播给出的数据。

  他开口说道,“决赛结果尘埃落定,由于之前的季军争夺战中夺得第三名,这样一来,冒泡赛的名额也已经确定。”

  “除去夏季赛冠军YM直接保送一号种子外,EDG拿到了春夏季赛的两个亚军,一个200分一个300分,而RNG则拥有春季赛冠军的300分和夏季赛季军的200分,他们两队都是500分。”

  “但是按照LPL的规则,全年积分相同的情况下,夏季赛积分较高的队伍拥有优先权,”他继续说道,“因此EDG现在已经确定作为2号种子进入S6总决赛了。”

  “那剩下的冒泡赛名额就在e和VG中间产生。”米勒开口说道。

  “是的,明天5周年庆典还将继续,但是和今天决赛舞台上的两支战队都没有关系了,由VG开始依次向上挑战三支队伍,胜者继续向前,直到角逐出最后一个S6名额!”

  林燃和队友们收拾好背包,去接受赛后采访。

  “请问Ran是如何看待你今天交手的两名中单选手呢?”台下的电竞记者提问。

  “嗯……”林燃扶扶话筒,沉吟两秒,“在我看来他们两个是不同类型的中单,实力都相当出色,只是我和队友们配合的更好,如果让我说的话,就是更强的团队拿到了这次冠军。”

  说完他就放下话筒不吭声了。

  台下的记者窸窸窣窣,对林燃的言论有些意外。

  他们原本以为林燃在赢下决赛之后还会效仿赛前的垃圾话环节,口出狂言,记者们把引流标题都打出来了,你怎么突然谦虚起来了?

  剧本不对呀?

  林燃自然不会在赛后说什么得罪人的话,他搞赛前垃圾话就是为了节目效果罢了。

  毕竟绝大多数选手都不会拿赛前的垃圾话当回事。

  别人赛前要是嘲讽林燃,只要不说侮辱性语言,他也是一笑而过,顶多是比赛遇到了狠狠教育对手一下。

  但是赛后口嗨的性质可不一样,这是赤裸裸的树敌。

  竞技体育,对手也是要吃这碗饭的,人家又没惹你,何必得罪人?

  极少数人会一直处在巅峰期,就算你实力巅峰屹立不倒,你能保证队友的实力也够强?电竞生涯有几人能像duke一样带有锦鲤属性?

  一旦输一场,之前口嗨的反噬可是毫不留情。

  更别提在赛场上和对手互喷了,联盟现在为了树立电竞的良好社会形象,对这种行为严令禁止,游戏公屏打字轻则警告,涉及言语攻击则是处以禁赛和罚款处罚。

  林燃还想在电竞圈留个好人缘呢,LPL就这么些人,抬头不见低头见,口嗨给人家惹急了到时候多尴尬?

  等了半个小时,漫长的赛后采访终于结束。

  林燃拔腿就想跑,胖嘟嘟一把将他揽住。

  “我听说你找了个女朋友?”

  “放心吧老板,我肯定不耽误训练。”林燃反应很快。

  “我没别的意思,今天晚上庆功,你这个大功臣不去不合适,带着你对象一块来吧。”胖嘟嘟笑道。

  YM十几号人打车直奔皓哥之前订下的烤肉店。

  林燃和苏橙两人坐了一桌,烤肉盘子滋滋作响,五花肉油脂不停溢出,使肉条表面富有光泽。

  肉香四溢,苏橙眼巴巴望着眼前盘子上的肉,咽了下口水。

  “这么馋?”林燃看肉已经熟了,用夹子先给苏橙夹了一块。

  “唔……”被投食的苏橙一笑眼睛就眯了起来,“有点饿了,给你们喊加油喊的嗓子都哑了。”

  她总说饿,但是吃了两块烤肉又嫌油腻,盯上了一旁的凉拌黄瓜。

  几名管理层在另一张桌子上喝酒庆祝,胖嘟嘟兴奋的脸颊通红,他不停拍着一旁瘦弱小马的肩膀。

  “你知不知道我等这个银龙杯多久了?”胖嘟嘟看着身旁沉甸甸的银龙杯,“打了两年LPL没捞着一个冠军,倒是当老板之后让手底下的队员帮我圆梦了……”

  说着说着他开始抹眼泪。

  身旁一群出道即夺冠的孩子自然不明白他的苦痛,只有金贡和几个之前失意落魄的管理层相拥在一起哭诉。

  由于战队五名选手刚打完一场决赛,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这场庆功宴在晚9点出头就结束了。

  一群人里就苦了皓哥一个,其余管理层都喝了不少,他得把这几个醉鬼抬上去车去,特别是胖嘟嘟这个卡比兽吨位的人,差点把皓哥的老腰给扭伤了。

  “你们赶紧上车回酒店吧,”他捂着腰回头招呼剩下的几名队员,“明天没你们的事,都回去好好休息,后天有出征仪式,到时候都早点起。”

  “小天和杰克,平时就属你们两个爱赖床,后天都打起精神来,到时候腾竞上头的人都要来!”他像是老母亲叮嘱了两句,方才坐上车护送几个醉倒的大汉离开。

  苏橙和YM战队住在一家酒店,二人也不着急回去,晃晃悠悠在附近尚未关门的商场转了一圈,苏橙临走时手中多了一包小吃和两个购物袋——里面装着给她父母买的两支钢笔。

  “礼物呢,是必须要买的,”苏橙掰着手指说道,“我要是专程来一趟广州看你比赛然后空手回去,我爸妈心里肯定泛酸水,到时候指不定还会埋怨你。”

  林燃从来没有处理家庭关系的烦恼,距离他赢下决赛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林明东依旧杳无音信。

  坐上计程车后,林燃和女友聊了会儿天,苏橙父母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林燃便在一旁看起了贴吧。

  还是那个熟悉的抗压吧厕所界面,往下滑,第一个贴标题就让林燃浑身一哆嗦——真红眼黑龙YM这届S赛是不是保底四强了?

  这才刚打完LPL决赛就奶上了?

  还有真红眼黑龙是什么中二昵称啊?

  林燃想了一下YM的队标,黑色打底,两点红像是眼睛一般位于队标两侧。

  似乎真有点对味?

  由于今天是决赛日,贴吧里老哥的活跃度相当高,这条贴子没一会儿回复就达几百条。

  “楼主有理有据,毕竟EDG年年八强,而,所以YM保底四强。”

  “楼上真是个数学鬼才,宁就是抗压吧高斯?”

  “哈哈哈哈哈哈神角度,淀粉暴风哭泣。”

  “别吹了,一点国际赛经验都没有,再给吹膨胀了,出去怕不是第二个老干爹,16强代购回家?”

  “不吹YM吹尼玛?常规赛32-2,季后赛6-1,小场九十多的胜率不能吹?”

  上面这一层的回复时间在一小时前,现在底下的骂战贴已经达到二百余条,16年的贴吧屏蔽词汇相当于没有,一群人玩化身英雄+技能+器官的梗,不亦乐乎。

  林燃这种原来的老喷子看着都有点犯恶心。

  “你在看什么,贴吧吗?”苏橙挂掉了电话,侧过头来想看。

  林燃赶紧息屏,从苏橙怀里的小吃袋掏出了一只话梅塞进嘴里。

  “你们这次奖金能分多少呀?”下车的时候苏橙一边喝水一边问道。

  “30W?”林燃不太确定,“还要扣20%的税,应该差不多吧。”

  “这么多?”苏橙有些惊讶,“你们不是一共就150W奖金吗?战队里那么多人分呢。”

  “赛事奖金是赛事奖金,按照常理来说拿了国内冠军战队也会发放奖励,提高工资和奖金是很正常的事情。”林燃牵着她的手往酒店里走。

  苏橙按下电梯按钮,“那狗子你好好存着,别乱花了……”

  “我肯定攒着呀,”林燃勾勾她的掌心,“以后在上海买房子用。”

  “真的假的?你要靠自己在上海买房子吗?”苏橙被他挠的有些痒,脸颊微红似笑非笑看着他。

  “这不是还有你吗?”林燃开口,“到时候咱俩一起攒钱,应该能在上海扎下脚来,我过两天去问问社保的事情……”

  苏橙侧头避开林燃的目光,借助光滑的电梯壁的反射看清他的脸庞,往嘴里填了一颗话梅。

  甜酸滋味涌上心头。

  她有些憧憬未来的生活了。

  6、7两层的房间被腾竞体育包了下来给选手们住,苏橙的房间在8楼,林燃一直把她送到房间门口。

  “明天的冒泡赛你要去看吗?”林燃问道,“战队那边还有几张票。”

  “今天累了一天,明天冒泡赛就在房间看吧,”苏橙掏出房卡开门,“我正打算学一学赛事分析技巧,你能来帮帮我吗?”

  她用澄澈而希冀的目光望向林燃,似乎在发出某种邀请。

  林燃看了一眼她身后的酒店房门,再看看苏橙一无所知的模样,心中有些燥热,却只能暗自叹气。

  ……

  林燃第二天起床时感觉手腕稍稍有些红肿,找了块冰袋冷敷了一下,而后叫醒蒜头王八去吃午饭。

  “我不吃我不喝,我就要抱抱!”蒜头王八怀里搂着枕头在床上打着滚,模样贱兮兮的。

  “你在说什么批话?”林燃皱眉。

  “你昨天晚上说梦话了,”小天松开被他蹂躏的枕头,“就是我刚刚说的那句。”

  林燃有点心虚,一枕头把他拍醒,“滚滚滚,一会儿看比赛了。”

  “去分析师房间看吧,他应该醒了。”小天起身挠挠鸟窝般的头发说道。

  “我去对象房间看比赛,”林燃决定反击,“一群单身狗去分析师那儿抱团看比赛吧!”

  小天开口就是老阴阳人了,“你不会又去人家房间里当双排工具人吧?不会吧不会……”

  话没说完,软乎乎的枕头就拍了过来。

  林燃约上苏橙在酒店里吃了顿简餐,然后就赶去苏橙房间看比赛。

  中午12点,冒泡赛正式打响。

  。

  但是蛇队管理层果然善于玩蛇,丁皇打了近一个夏季赛的首发AD,冒泡赛居然给抬下去了,换上了之前被按在板凳席的水晶哥。

  早干嘛去了?

  林燃就搞不懂这些人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苏橙在旁边开着笔记本电脑记录BP数据。

  第一小局,蛇队用希维尔和巨魔打VG的寒冰塔姆组合,林燃大跌眼镜。

  寒冰+塔姆就是烬+塔姆的阉割版本,蛇队教练能同时放掉这两个英雄,堪称BP鬼才。

  2分02秒,推线的蓝色方snake中单在红色方营地布下了饰品眼,看到带着红y正腆着肚子刷锋喙鸟。

  3分15秒爆发一血,y和龙哥在上河道盲视野抓住了前来刷河道蟹的sofm。

  越南土匪省的一手好技能,最后交出了一个死亡闪现。

  林燃听着那个叫周可儿的赛事解说如此评价:“双方打野在上河道偶遇!龙哥赶来的要稍微快一些啊……”

  他皱着眉头把解说声音关了。

  “你觉得这是偶遇吗?”他看着dandy回身把sofm的三狼反掉,开口问道。

  “嗯?”苏橙下意识的回道,“当然不是啊。”

  “说说理由。”

  “你看snake中单在F4布下的饰品眼,2分02秒的时候他只有1级,饰品眼的生效时间是60S。”苏橙开始展开自己的理解。

  “而正常人看到红色方打野带着红,都会预估他是向下刷野的。”苏橙蹙着眉头,手中的笔飞快转动着。

  “而dandy特意刷了蓝和三狼,并没有去控下方河道蟹,而是折返赶往上半野区,”苏橙观察的相当细致,“3分05秒的时候他刚好回到F4营地,此时snake的饰品眼已经消失,他的位置并没有被蛇队发现。”

  “sofm是上半区蓝开、魔沼蛙、红和F4四组野怪,同样是在3分05秒赶往上路河道,在他看来dandy现在肯定在刷下半区的河道蟹,sofm想要避战,因为他们下路拿的是希维尔和巨魔这两个前期作战能力极弱的下路组合。

  “但是他还是被dandy和推线支援的龙哥抓了个正着。”

  “这一切都是VG教练组的前期布置,”苏橙最后总结道,“他们把蛇队的前期战术猜透了,前期故意给蛇队制造暴露打野刷野路线的假象,让sofm根本意料不到这波回马枪。”

  “没错,孺子可教,”林燃笑着揉揉苏橙的脑袋,“这段时间成长的很快嘛。”

  “别揉我脑袋!”苏橙摇头晃脑,把林燃的手晃了下来,“工作呢工作呢!”

  “放点音乐听吧,静音看比赛太安静了。”林燃打开手机,开启软件放了首舒缓的无人声音乐。

  没有闪现的sofm蜘蛛前期节奏已经掉了一小半,而八分半,VG下路发难强开,配合龙哥的一波绕后传送斩杀蛇队下路双人组,收掉小龙。

  11分钟,sofm想要来下路强打一波,但是塔姆的保护能力极强,VG下路双人组安然无恙成功撤退。

  但是圣枪哥就遭殃了,hoon赶往上路三包一,成功拆掉一血塔。

  “好了没必要看了。”林燃说道,“教练组的前期布置到这里就结束了。”

  “啊?”苏橙一脸茫然。

  “啊什么?”林燃笑道,“你以为分析师和教练无所不能吗?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只负责对线期的战术布置,因为在一塔被拆之后游戏的走向就会变得更加复杂多变,他们也不是神,没办法预知未来算到各种偶然性情况的。”

  “所以你经常看到某些队伍前中期经济领先能到,但是后期还是被翻盘了,”林燃继续说道,“这就是队伍实时指挥的问题,前期教练组创造了这么大优势,他都结束不了比赛那就是纯nt。”

  “那这一局……”苏橙犹豫。

  “VG赢了,蛇队今天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啊。”林燃叹气。

  他还是挺喜欢蛇队几名队员的,上野AD三个人天赋异禀,可是摊上这么个睿智管理层,真是可惜了。

  “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啊?”苏橙认真问道,“再复盘一遍吗?”

  “你抱抱我吧。”林燃伸出双臂。

  苏橙脸蹭的一下涨得通红,用手中的笔帽戳了一下林燃的胳膊。

  “这是说的什么话?”

  “今天林燃老师费心费力给你开小灶,你不得奖励奖励我?”林燃理直气壮。

  “费心费力?”苏橙抱胸向后退了一步,“这不都是我自己推理出来的?姐姐我进步神速有你什么事啊?”

  “……”林燃沉吟两秒,“那就抱抱我奖励奖励你自己吧。”

  苏橙震惊,“你什么时候脸皮这么厚了?”

  她虽然有些嫌弃,但是身体还是不由自主靠了过来。

  过了几分钟,舒缓轻柔的音乐声中,林燃突然开口。

  “我有点困。”

  “困就睡觉……你手往哪碰?”苏橙反应过来,张开嘴嗷呜一口咬了下去。

  “橙子……”林燃话还没说完,却被苏橙一巴掌拍在后背上。

  “VG还真要赢啊?”苏橙眼神飘忽不定,显然是在转移话题。

  “我说的话还会错?”林燃揉揉眼睛,“橙子,你要相信一名冠军中单在OB全图情况下做出的判断。”

  第一局比赛VG成功平推蛇队,第二盘VG依靠小龙区的出色决策拿掉大龙,滚大雪球赢下比赛。

  林燃原本都以为蛇队要被淘汰出局了,但是没想到他还是低估了蛇队上野AD三人的个人实力。

  他们在10分钟靠对线拿到了3K的经济优势,而后圣枪哥彻底杀疯了,上单艾克居然出了本杀人书,最后打成8/0的超神战绩,带领蛇队强行搬回一局。

  第四盘,蛇队前期又因为视野布置吃了大亏,陷入了巨大的经济劣势中,经济差距一度到达7K。

  但是圣枪哥的波比在一个诡异位置壁咚到侯爷的丽桑卓,一套控制将其秒杀,蛇队乘胜追击,1换4还拿下大龙,局势瞬间反转,将比分追成2比2平。

  林燃此时终于没心思去想其他的旖旎念头,和苏橙专心致志看起了决胜局。

  被连追两局的VG心态崩盘,前期节奏乱七八糟,12分钟被蛇队推掉下路一塔,20分钟双方人头比14:2,蛇队领先1W经济。

  让二追三!

  林燃没想到这支平日喜好玩蛇的队伍居然还有如此韧劲!

  打满了bo5,时间已经到达晚上六点,苏橙伸了个懒腰准备出门。

  “你干嘛去?”林燃莫名其妙。

  “吃饭去呀,你不饿啊?”苏橙同样讶异,“我看人家说这周围有家粤菜馆味道不错。”

  “接下来还有一场BO5啊,”林燃看了眼时间,“中间就休息一刻钟。”

  “啊?”苏橙难以置信,“我看你们昨天赢了就没再关注冒泡赛赛程……”

  “两天打三场BO5,今天就要打两场,明天中午打一场,然后进行出征仪式,”林燃无奈道,“时间很紧迫。”

  “那蛇队选手不得累死啊?”苏橙回身继续看比赛,打开手机叫着外卖。

  林燃和苏橙最后点了一堆粥和包子蒸饺,凑合在酒店房间里吃,继续看比赛。

  但是蛇队连这些粥都混不上,他们为了保持反应不敢吃饭,已经饿了一整天,后台啃两口士力架就继续上台比赛。

  第一小局的蛇队明显不在状态,估计是连续作战大脑有点发懵,前期节奏一点没有,被WE成功拖到后期团战。

  这支WE的后期团战能力真的是稳健到离谱,五个人的默契让他们一波团战打出0换3,而后拿掉大龙,41分推结束比赛。

  第二局sofm化身越南丛林猎豹,一手豹女野核出神入化,将康迪野区反烂,22分钟蛇队领先1.2W经济。

  发育超前的豹女三标戳残WE后排,蛇队趁机拿掉大龙,一波推进结束比赛。

  林燃填饱了肚子,指挥苏橙继续学习双方的前期战术思路,他的教导恰到好处,每次都能让苏橙感到茅塞顿开。

  接着双方战队又各赢一局,蛇队在第四盘的发挥堪称完美,WE的心态完全被摧毁,他们似乎又回忆起面对YM的那场半决赛。

  他们如今又站在了悬崖边上。

  如果一刻不停继续开打最后一局,林燃笃定WE必败无疑。

  但是上天帮了他们一个大忙。

  第四盘比赛结束,已是晚上十点半,按照规定,此后时间不得进行大规模聚集性活动。

  腾竞和拳头官方不得不暂停比赛,先让观众散场,然后闭馆用直播的方式打最后一小局。

  “还好咱们没去现场看比赛,”苏橙趴在床上弯着小腿说道,“这一趟下来不得扒层皮?这都连续打了8个小时了。”

  “选手更累,一刻不停的操作和消耗脑力。”林燃看着屏幕叹了口气,手指不由自主摸上了苏橙的细腰。

  “嘶……”苏橙挣扎了两下,就放弃了抵抗,掏出手机充上电用笔记本电脑玩起了斗地主。

  “你还会这个?”林燃有些意外,他在基地里看排队时就要玩两局斗地主,不过那家伙是个老低保户,一直靠腾竞的免费豆子过活,水平差的很。

  “当然,可以锻炼算牌能力,”苏橙专心致志,“你看姐姐怎么用豆。”

  散场还没结束,林燃索性把脑袋压在苏橙背上看她玩游戏。

  水平果然强劲,除了牌太差或者队友实力不行,苏橙几乎都能在规则范围内将手中的牌运用到极致,算牌能力相当强。

  “当年陈刀仔也不过用20块赢到3700W吧?”林燃非常惊讶。

  “那是,你不看看姐姐是谁?”苏橙得意,“反手给一个超级加倍,闷声发大财,快点啊阿姨,给阿姨倒一杯卡布奇诺……”

  散场居然用了一个小时。

  当比赛再次开始时,已是凌晨时分。

  林燃看着蛇队五人握着纸杯走路姿势踉踉跄跄,头重脚轻像是在网吧里熬了几个通宵再出来的感觉。

  特别是AD水晶哥,他捂着手腕面部表情痛苦至极,腕部已经红肿起来。

  显然,连续9个小局的比赛已经透支了蛇队的全部精力。

  而另一旁的WE经过一小时调整,心态明显好了不少。

  林燃心中对这场耗时已久的BO5结局有了定论。

  果不其然,蛇队连教练都是满头浆糊,脑子晕头转向,BP做的血炸,还因为沟通失误被迫让sofm拿着蚂蚱去打野。

  林燃都不知道蛇队怎么赢。

  比赛开始之后,蛇队陷入了低级失误狂潮,漏炮车都算是小事,技能准心漂移和闪现撞墙这种操作屡屡发生。

  WE成功碾压了蛇队,2.0版本的WE将在明天迎战最后一个对手RNG,胜者将作为LPL三号种子进入S6全球总决赛。

  蛇队四人勉强站起身来,而水晶哥已经支撑不住,捂着手腕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职业AD本来就废手,加上今天的这场透支心力的BO10,水晶哥被彻底打废了。

  林燃从YM微信群里得知,蛇队经理左雾直接叫了一辆救护车过来,给水晶哥拉到医院治疗去了。

  听说手部要进行开刀手术,后续恢复如何仍未可知。

  “这么危险吗……”苏橙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胆战心惊,“你手怎么样啊?疼不疼?”

  林燃想起今天早上起床时微微红肿的手腕,脸色一变。

  得保养一下了,要不然落得和水晶哥一个下场可就麻烦了。

  第一天的冒泡赛程结束,但是网络上已经炸了锅。

  网友纷纷谴责赛事主办方无理的高强度比赛,不仅降低了赛事观赏性,还对冒泡赛的几支战队不公平。

  腾竞的赛事策划也是脑淤血的厉害,5周年庆典非要分周五到周日3天,第一天打决赛,第二天两场冒泡赛,第三天决出三号种子加出征仪式。

  一点时间不耽误,把流量恰的满满,还剩了包场地的钱,就是耽误了选手的未来。

  电竞选手们本来就长期坐在电脑前训练,身体缺乏锻炼,这一个BO10打满,没有一两个月根本缓不过来。

  林燃庆幸YM赢下了决赛,不然他们要的下场比蛇队还惨,很可能要三天打满4场BO5。

看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