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147:史前巨鳄,死亡翻滚!提前锁定的小组第一(求月票!)

147:史前巨鳄,死亡翻滚!提前锁定的小组第一(求月票!)

  西门夜说喉结滚动,场馆里冷气开的很足,他甚至披了一件薄外套,但是依旧感到后背传来一阵阵燥热。

  其中夹杂了丝丝羞愧感。

  队伍语音频道中无人指责,只能听到键盘清脆的敲打声。

  但是这种气氛让西门更觉尴尬。

  “卡牌单杀小鱼人?”小天摇摇头,碎碎念,“唉,对面到底买了多少啊?”

  林燃没搭理他,之前开R时他清楚看到AHQ众人位置,此时放心将兵线推了过去,带着巨款回城。

  背包里2000多金币,林燃买出饭盒和爆裂魔杖,然后补出真眼出门。

  西门的小鱼人则只能买一个科技左轮和戒指,连真眼都买不起。

  没有真眼没有大招,他没办法呼叫打野来抓,应对这个饭盒卡牌越来越难受,根本不敢上前消耗,只能扛着林燃一张张扑克牌在那里吃兵。

  “小鱼人的第一波攻势被化解反杀,现在西门的对线已经很难了,而且AHQ的其他几名队友也没有站出来carry比赛的能力……”苏小妍看了一眼经济面板。

  这才不到8分钟,已经2K经济差了。

  林燃拿到蓝BUFF,开始用红牌+万能牌清理兵线,然后带着小天进入野区找盲僧。

  绿色打野刀在这个野区版本的强势一览无余,只要你能在野区打出优势,中单肯陪着游走做事,那对面的野区就全在你的掌控之中。

  打野刀提供两个假眼,加上一个黄色饰品眼,三个眼位完全可以控住前期的野区。

  这种优质控图流装备只需要650块,性价比高到离谱。

  林燃都不清楚拳头为什么能做出这种离谱的装备来,在职业赛场上绿色打野刀完全就是打野的唯一选择。

  盲僧如今只能摸出扫描在野区谨慎前行,生怕哪个不知名草丛中就会钻出一只奥拉夫。

  12分钟,视野看到盲僧出现在上路石像鬼营地,林燃果断推线开R飞下,配合下路双人组击杀金克斯和塔姆,而后顺利推掉下路一塔。

  看到盲僧位置后,小天提前在野区设伏,开R的奥拉夫无人能挡,盲僧最后摸眼过墙逃跑,被小天精准预判一斧子砸死。

  林燃装备逐渐补足,一直在下路单带牵扯AHQ阵型。

  AHQ终于按耐不住,塔姆开大带着西门来抓林燃。

  林燃看到身后出现的塔姆和小鱼人,依旧不慌不忙,手中蓝牌敲在下路二塔上。

  西门夜说交出大招【巨鲨强袭】,塔姆也伸出粗长有力的舌头舔在林燃身上,留下一道口水湿痕。

  在鲨鱼鱼饵丢到卡牌大师身上的那一刻,林燃连按两下R,传送位置直指小龙坑。

  “集火集火集火!”西门催促道,他将引燃挂上,而后配合塔姆将所有技能伤害打出。

  可是为什么不痛啊?

  西门一套技能打出了雷霆,但是这个卡牌却依旧血量充沛。

  塔姆最后一口舔在林燃身上,但是没来得及用出W【大快朵颐】将林燃吞吃进肚,1.5秒的大招传送时间就已经结束,卡牌大师带着脚下的一叠圆形扑克牌消失在下路二塔。

  AHQ的小安不愧为金克斯专精选手,卡牌在开R选定落点时他就使用远见改造,恰好预判照出了落点位置。

  R【超究极死神飞弹】!

  金克斯高呼一声,导弹脱手而出朝着河道卡牌即将传送的落脚点而去。

  林燃到达传送位置时,立马按下键盘上的“2”键。

  叮!

  卡牌大师在原地化成金色雕像,中娅沙漏!

  他脚下的鲨鱼终于钻出,张开血盆大口却咬了个空,稍后金克斯的火箭同时呼啸而过,穿过他的身体!

  (小鱼人大招出鲨鱼要两秒,卡牌R传送1.5秒,应该都知道吧?)

  “这个金身保住了Ran的性命,而YM的其他四人已经在集火大龙!”记得说道,“盲僧打算下龙坑去抢,但是JKL大招盯紧了他!”

  “盲僧被晕在大龙坑中,YM四人输出打足,盲僧阵亡之后没有人能拦住他们拿掉这条大龙了!”苏小妍尽量拔高声音。

  西门夜说眉头紧锁,按下tab键,鼠标左键疯狂点在卡牌大师装备栏上。

  “这都是什么啊?”西门自认打了这么多年职业,涵养相当不错,但还是被这个卡牌把心态搞崩了。

  时光杖、中娅沙漏、水银鞋、幽魂斗篷。

  23分钟这个装备,我打NM?

  这一套装备的卡牌,他一个发育一般的刺客小鱼人能打死就怪了。

  你这么怂怎么不玩中单泰坦啊?

  直播间的观众们也发现了林燃的出装,纷纷出言调侃。

  “哈哈哈哈哈,这个卡牌就肉的离谱!”

  “卡牌:你搁着给我刮痧呢?不痛不痒的?”

  “卡牌这套出装是真的恶心,不打输出只提供控制?”

  YM依靠林燃的一波拉扯拿掉大龙,之后成功平推AHQ。

  “4连胜,YM依旧延续强盛势头!下一场将要面对INTZ,他们很有希望拿下小组第一出线!”

  林燃摘掉耳机起身去找对方握手。

  西门笑容颇为无奈,他和林燃轻轻拥抱。

  “你逆命玩的很好。”

  “一般一般。”林燃笑道,拍拍西门的肩膀。

  西门最后看了林燃一眼,而后低下头去收拾键鼠。

  输掉这场比赛,他们1-3的战绩想要出现不光要赢下之后两个小局,还得看H2K的脸色。

  下一场比赛,H2K爆出冷门,送给外卡intz首胜。

  之前0-3的外卡大兄弟提前失去了出线希望,选出一套乱嗨阵容,没想到乱群打死老师傅,居然拿到了首胜。

  林燃和队友在后台候场,JKL又买了一个巨无霸回来,待在座位上猛啃。

  他看着杰克越来越宽的体型,有点害怕他变成下一个胖嘟嘟。

  躺在椅子上有些无聊,林燃翻着手机和苏橙聊天。

  自从那天得知苏橙的人生规划是做高校老师之后,林燃就把她的备注改成了苏老师。

  【苏老师,吃早餐了吗?】

  林燃打出这句话,面色微微泛红。

  有种莫名其妙的快感是这么一回事?

  【吃惹吃惹,麦满分和薯饼】

  苏橙背着书包走在复旦相伯路上,一边往嘴里灌咖啡一边回复。

  【我昨天晚上买了两盆绿萝,摆在阳台上,看起来还不错】

  她给林燃发了两张图片,原本空荡荡的阳台上摆了两盆郁郁葱葱的绿植,看起来绿意盎然颇为养眼。

  【苏老师,要是我6连胜拿下小组第一有什么奖励吗?】

  林燃尝试单刀直入,突破话题。

  【奖励你一套53吧】

  苏橙还发了个熊猫表情包过来,似乎完全没领会林燃的潜台词。

  再次坐上选手席,两边队伍气氛已经欢乐起来。

  刚刚结束的比赛中,INTZ又输给了AHQ,他们现在1-4的战绩出线无望,只能快乐游戏,打完最后一盘。

  而另一边,由于H2K之前爆冷输给intz,现在YM只要赢下这场比赛,就可以5胜提前锁定小组第一。

  比赛开始,蓝色方intz禁掉辛德拉、卡尔玛和杰斯,红色方YM禁掉豹女、女警和烬。

  intz一选兰博。

  到目前为止,兰博中单还没有其他人用过,基本都是用来走上单位。

  这英雄走中路虽然线短不容易被抓,但是前期不好支援野区,后期手又太短,目前也就林燃一个人经常用。

  YM继续拿下寒冰和塔姆。

  “我真是吐了,我要玩一个小组赛的寒冰吗?”JKL忍不住抱怨。

  “能赢咱们就没必要用别的英雄,”涵艺拍拍大头AD的肩膀,“等八强赛有你爽的。”

  “伊泽瑞尔和娜美,”泽元看着intz的选人界面说道,“这也是很经典的下路双人组搭档了,中规中矩的选择。”

  YM选下凯南盲僧。

  intz众人在商量最后两手选人,一群面相凶悍的巴西络腮胡大兄弟发出阵阵奸笑,要是套上黑丝袜绝对会被认成银行劫匪。

  “intz的选手笑起来了,”今天的下半场解说是泽元和即将小组第一出线,连带着他们二人表情也十分放松,“看起来他们还是很乐观的。”

  “本来也没有什么晋级压力,今年有ANX能闯进8强已经是莫大惊喜了。”joker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

  “看看他们要选什么……”泽元淡笑,而后瞪大了眼睛。

  现场观众发出惊讶的喊声。

  一个代表着快乐的男人出现在英雄选择框上,之后是一个红发红须怀里夹着酒桶的大胖子。

  亚索+酒桶!

  “intz这是真的玩开了呀,”泽元笑道,“给现场买票的观众整个活儿。”

  林燃侧头看着intz众人笑的开怀,心里也又点想笑。

  “你打算玩什么?”涵艺拍拍林燃的脑袋。

  小明听到林燃的选择后找了好一会儿英雄,然后将其锁定。

  “鳄鱼!”泽元有些难以置信,“YM这是怎么分路,用鳄鱼打亚索吗?”

  “这倒还好,对线是一个优势对局,”joker不以为意,“就是不知道Ran的鳄鱼熟练度怎么样。”

  林燃换上泳池派对皮肤,带上战争热诚和闪现引燃。

  双方阵容确定,蓝色方INTZ:兰博、酒桶、亚索、EZ、娜美。

  红色方YM:凯南、奥拉夫、鳄鱼、寒冰、塔姆。

  一级上线,林燃苟在兵线后面,并没有上前和亚索对拼。

  病友都知道鳄鱼一级强度太低,而亚索依靠Q【斩钢闪】的短CD战斗力并不弱。

  林燃上前用一个Q【暴君狂击】吃掉三个残血小兵,被亚索QA消耗。

  他直接后退没有还手,鳄鱼这英雄一级是这样的,没办法李姐一下。

  林燃升到2级后就故意放肆了许多。

  上前利用Q【暴君狂击】的范围伤害刮掉亚索的护盾,顺便吃了两只小兵。

  亚索丝毫不虚,E【踏前斩】小兵上前Q再E另一只小兵跑回去。

  距离拉的很极限,林燃的W【冷酷捕猎】没办法触碰到他,这也是老亚索消耗的基本功了。

  鳄鱼就趴在后面,用猩红的眼睛冷冷看着亚索在自己面前快乐的E来E去,像是在看一头必死的猎物。

  跳吧,待会看我不把你腿打断!

  第二波兵吃完,林燃又和亚索换了两波血,他现在掉了一半血,被亚索落下3刀,而快乐风男也被小兵和林燃的Q技能磨掉了近3成血量。

  林燃看了一眼自己的怒气,再看看亚索身上没有护盾,便开始琢磨怎么杀人了。

  第三波炮车兵到来,林燃补掉一只残血小兵,怒气到达35。

  他抓住机会上前换血。

  intz的亚索还想拉扯消耗林燃,似乎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林燃见亚索回身Q刺了自己一刀,嘴角露出笑容。

  Q【暴君狂击】!

  手中的冲浪板猛的挥舞出来,刮中了亚索和另外两只残血近战兵!此时怒气成功到达50!

  (鳄鱼Q每命中一个非英雄敌人就会产生2.5点怒气,每命中一个敌方英雄会产生10点怒气)

  炮车兵线的三只近战兵全部死亡,这是单人路抢3的关键节点。

  林燃手速极快,秒学E技能【横冲】钻到亚索身后。

  W【冷酷捕猎】!

  带有50点怒气加成的红怒W重重砍在亚索身上!

  鳄鱼手中的冲浪板横竖切割,朴实无华的招数斩掉了亚索一大截血量。

  亚索陷入长达1.5秒钟的晕眩时间!

  林燃卡着身位普攻亚索,引燃同时挂上!

  “这是要打单杀了吗?”泽元大喊,“Ran3级就已经动了杀心!”

  亚索此时还没有升3,多兰剑出门血量才680,被林燃这一套连招打下去血量已经下了大半!

  intz中单急了,虚弱挂在林燃身上,E【踏前斩】穿过身前的鳄鱼想要逃回塔内,可是之前压线有些深,他离自家防御塔还有一段距离。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血条,连忙再交出闪现逃窜!

  林燃同时跟闪,二段E【直撞】再次冲到亚索身前!

  举起手中冲浪板重重砸在亚索头上。

  亚索交光了所有逃生技能,眼睁睁看着鳄鱼再次抬起冲浪板劈砍下来。

  两秒钟之后,引燃的最后一次伤害让intz中单的屏幕化作黑白颜色,亚索操作者无奈摇头,他没想到鳄鱼突然发难,伤害如此之高。

  如果早点给出虚弱,结果就不会是这样了。

  但是……INTZ中单感觉莫名其妙,你一个打中单的玩鳄鱼控怒气和算伤害这么精准的?

  还有没有天理啊?

  现场的欢呼声震耳欲聋,有人在带头高喊YM的队名。

  林燃将兵线推了进去,然后回城补充装备。

  三波兵林燃补了16刀,加上一个一血钱,回城刚好掏出两把长剑。

  再次回到线上,亚索身上的钱还不够一个布甲,只能攒个复用性药水和真眼。

  这套装备对拼起来就是0作用,林燃终于扬眉吐气,开始越兵线压制。

  亚索一开始还不信邪,想着借助兵线和鳄鱼拉扯对拼。

  然后林燃E上来,AWEA红怒Q,亚索血量掉了一半多。

  亚索终于老实了。

  现在他没闪现没虚弱,只要林燃捏着E【横冲直撞】不交,亚索就没办法上前补刀。

  intz的打野想来中路帮忙缓解亚索压力,但没想到小天的奥拉夫也在,一斧子就将酒桶劝退。

  别无他法,亚索只能看着鳄鱼慢慢推线过来。

  他看着一大波跑车线涌向自己的防御塔,将手中的两瓶复用性药水磕光,尽量保持健康的血量,必须要吃这一大波兵线。

  但是此时intz似乎人被打晕了,犯下了一个低级失误——酒桶去下路抓推线的YM双人组,而不是保护亚索来吃这一大波兵线。

  尽管他抓死了小明,但是也让小天确定中路没有人前来帮忙。

  小天绕到塔后开启疾跑准备越塔。

  林燃看准亚索补炮车的机会,E贴脸,AW打出晕眩效果。

  小天从塔后开着疾跑冲了过来,开着W【残暴打击】上前,QE打在被晕眩在原地的亚索身上,接一发普攻后潇洒撤退。

  林燃QE收尾,拿掉亚索人头。

  “这波亚索血亏啊!”泽元忍不住呼道,“一大波兵线都会被防御塔吃掉,他回城只能卖掉真眼补一个布甲,这中路还怎么打?”

  林燃回城合成锯齿短匕和草鞋,然后再次上线。

  中路的天平已经倾斜,亚索已经没办法对线。

  林燃推掉兵线再去对手F4放眼,看到锋喙鸟还安然无恙待在那里,心中狂喜。

  将这组野怪吃干抹净,林燃顺利升到6级,此时他与亚索的补刀差已经接近30。

  “这局intz对线就崩了,”joker看着小天再去上路配合到6的凯南抓死孤苦伶仃的兰博,“两个队伍的个人实力差距太大了。”

  林燃又推了两拨兵线,而后回城再买两把长剑。

  “这是要做幽梦吗?”泽元看着林燃的装备栏有些不确定,“这套出装也太凶了吧?”

  “碾压局嘛,大家打的都很放松。”joker摆摆手说道。

  事实也正如周可儿所说,这场比赛双方实力差距太过悬殊,分钟出头就确立了5K的经济优势。

  林燃尽管再没有单杀亚索,但是他成功领先了45刀,还配合小天一起反烂了酒桶的野区。

  回城补出幽梦之灵,林燃继续补长剑,他这局打定主意做全输出,史前巨鳄三刀一个小朋友,这才是男人的浪漫。

  小天又成功抓住一波时间差,奔去上路越塔击杀兰博,intz上单脸色发苦,他只是想娱乐一局,你为什么把我当marin打啊?

  林燃则去下路越塔,尽管酒桶也在下路反蹲,但是丝毫不起效果。

  原本就身材壮硕的鳄鱼挥动手中的踏浪板,摇身一变成为了大肌霸,开着幽梦上前,引燃挂给EZ然后红怒W劈砍在他身上。

  小黄毛被这个红怒W直接砍掉了半管血。

  在酒桶顶过来时,林燃迅速交出闪现,人头,然后继续向前逼近。

  尽管他做的是全输出,但是开了R的鳄鱼毕竟有血量加持,根本不是酒桶和娜美能击杀的。

  小明张开大嘴含住JKL,带着ADC一起绕后,三人将守在下路一塔旁的野辅两人收掉。

  intz已经完全崩盘。

  林燃回城补出提亚马特。

  有了普攻范围伤害,林燃快乐的钻进野区刷起了野怪。

  8分钟之后。

  “这个鳄鱼……”泽元语塞,“18分钟刷了210刀?”

  “他发育也太好了,”joker说道,“不过他们还不打算结束这场比赛吗?继续拖下去酒桶和亚索在团战中的配合是有奇效的。”

  “别刷了!”小天怒斥,“你吃了我多少野怪了?”

  “赶紧推了吧?”JKL打了个呵欠,“打完比赛我要回去补觉。”

  “不吃了不吃了,我去带线。”林燃原地回城,背包里的金币数量让他美滋滋买出十字镐和考尔菲德战锤,还能合成一双水银鞋。

  YM众人开始布置大龙视野,准备利用纳什男爵逼团。

  而林燃一个人在下路单带,虽然他没有TP,但是无伤大雅,正面战场除非酒桶炸出无敌大招,不然intz5打4都困难。

  前来看守他的是兰博,可怜的他0/4/0,要不是小天在中期转换了攻击目标,他这局超鬼难度不大。

  他龟缩在二塔里指望着依靠大招坚守。

  林燃搞不懂兰博是怎么想的,一个0/4还没做出中娅沙漏的人凭什么敢守塔啊?

  林燃A兵攒到25怒气,开启幽梦主动效果贴近兰博,E上前,Q【暴君狂击】后跟了一发普攻,瞬间到达50怒气。

  (E技能命中非英雄目标回复2怒气,命中英雄回复10怒气,普攻攒5点怒气)

  果断红怒W【冷酷捕猎】,然后按下贪欲九头蛇。

  鳄鱼的W技能后摇非常夸张,在这段时间里使用提亚马特或者贪欲九头蛇可以成功取消这段后摇,打出装备主动效果的伤害。

  幽梦+贪欲九头蛇+十字镐+考尔菲德战锤,鳄鱼目前的伤害极其夸张,一套技能兰博已经没了一大半血量。

  再砍一刀,兰博血量瞬间见底,他连忙WEQR全部交了出去,林燃二段E再次贴到兰博脸上,一发普攻将他带走。

  被火焰炙烤的林燃剩下半血离开防御塔射程,而后回身继续拆塔。

  “来杀他一次!”亚索终于忍不住了,反正也没办法晋级了,这个鳄鱼必须死!

  他想起了林燃第一轮小组赛高达,如果能杀他一次,林燃就别想破掉纪录!

  他唤来娜美和EZ一起赶往下路,只留酒桶一人待在大龙上方尝试拼一手惩戒。

  “他们好像去抓你了。”JKL的寒冰给出鹰灵探路,发现了INTZ三人的行踪。

  “你们继续打大龙就行,我能处理。”林燃毫不在意,他借助Q将血量恢复到7成。

  当INTZ三人到达下路时,林燃已经在拆高地塔了。

  娜美娇喝一声,果断开R【怒涛之啸】想要击飞鳄鱼。

  林燃看了一眼自己泛红的怒气,不退反进。

  在碧涛即将击中自己的一瞬间,他闪现向前,刚好穿过了巨浪。

  手中踏浪板闪烁着绿光,带着红怒的W【冷酷捕猎】晕住了亚索。

  趁着W的后摇,林燃开R【终极统治】,鳄鱼发出一声咆哮,身体骤然变大一圈,同时贪欲九头蛇在INTZ三人身上打出范围伤害。

  手中武器重重敲在亚索身上,而后E【横冲】钻到三人中间,同时躲开了娜美的Q【碧波之牢】。

  借助W、E和R三个技能的怒气回复,林燃的怒气条再次由白转红!

  红怒Q【暴君狂击】!

  巨额伤害瞬间剐蹭在INTZ三人身上,小黄毛EZ连忙交出治疗,然后向后E拉开距离。

  但是其他二人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林燃一发普攻重重砸在亚索身上,电刀灵巧披风攻速鞋紫雨林之拳的亚索根本扛不住这波伤害,在晕眩状态中连虚弱都交不出来,直接暴毙。

  从林燃闪现开始连招到秒杀亚索,一共只用了1.5秒,所有技能在电光火石之间灌了出去。

  OB视角中的观众只看到亚索的血条瞬间消失,视觉观赏性极佳。

  娜美看着自己的血条反应过来,他们根本就不该惹这个鳄鱼!

  他仓皇交出闪现。

  但是林燃手中还捏着二段E【直撞】,他果断翻滚追了上去,就算小黄毛给出冰拳减速都无济于事!

  林燃扛着高地塔两发普攻将娜美收走!

  INTZ围剿鳄鱼的三人只剩下一个EZ!

  “这个鳄鱼的连招速度太快了,INTZ众人根本反应不过来!”泽元激动的大喊大叫,“这个伤害夸张到极点,他一打三反杀了两个人!”

  “YM众人拿下大龙,金贡TP到下路高地塔,他们要一波结束比赛!”

  “燃哥,你这个史前巨鳄可以哦。”小明笑嘻嘻夸赞道。

  “躺赢舒服,躺赢舒服!”金贡躺在椅子上发出返祖现象的叫声。

  “赶紧推,哥们肚子饿了。”JKL砸吧砸吧嘴。

  “杰克你现在怎么这么能吃啊?”小天侧过头去,有些疑惑,“你不是之前说你水土不服吗?”

  “吃麦当劳还有水土不服的问题吗?”JKL辩解道,“不存在的好吧。”

  “锁定了小组第一的席位!”泽元的话伴随着INTZ基地水晶爆炸的声音传遍赛事直播间。

  “YM冲冲冲,LPL两个小组第一,一个小组第二,比S4还猛?”

  “八强赛能不能抽个好签?内战再保送一个决赛名额?”

  “别打LCK就行,这几个队谁碰谁死啊。”

看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