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150:八强抽签终定,临危受命的苏橙!

150:八强抽签终定,临危受命的苏橙!

  YM众人起身去找H2K队员握手。

  岳伦表情还算平静,他就是有些耳鸣,摘下耳机之后都感觉露露还在自己耳边狂笑。

  在舞台中央鞠了一躬,林燃回去收拾外设。

  刚往选手通道走,他就被拳头官方的文森拉去采访了。

  JKL也有份,邀请他的是LPL团队。

  采访林燃的依旧是那个人高马大的金发女主持,踩着高跟鞋和林燃差不多高。

  站在林燃身旁的还是文森,他身兼数职,既是拳头的选手管理人员,也是中英双语的翻译。

  赚一份钱打两份工,人称拳头小肉鸡。

  “首先恭喜你小组赛取得6连胜的出色成绩,以小组第一的身份挺进8强……”文森翻译道,“请问你自己对破掉bang全球总决赛最高KDA纪录这件事怎么看?”

  他看林燃一脸茫然,连忙贴近提醒,“你的小组赛去年的71要高。”

  “嗯……”林燃沉吟两秒,“这不算什么奇怪的吧,毕竟小组赛的对手并没有给我们造成太大压力,而中单的参团率原本就要比ADC高,只要保证死亡次数足够低就可以了。”

  “你对八强赛的对手怎么看呢?”文森问出第二个问题,“或者说你更想碰到哪支队伍?”

  “和三星是吗?”林燃对这个问题没怎么犹豫,“没什么特殊的吧,打谁都是一样的,没区别。”

  “想要走的更远些,总会碰上强敌,担心这些没有什么用。”林燃揉揉手腕,他右手上带着苏橙送给他的那个护腕。

  “如果技不如人的话早晚也要被淘汰,关键还是要增强自己的实力,打铁还需自身硬嘛,”林燃又补了一句,“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

  接受完采访,林燃又被留下来当八强赛抽签代表。

  他坐在后台走廊的长椅上,身边来来往往都是工作人员。

  他和一旁老虎队的辅助GorillA聊了起来,外号奶爸的他脾气温和,对谁都是三分笑。

  不多时厂长和乌兹也赶了过来,GorillA身边还凑着三星的cur拿着一罐可乐坐了下来。

  一开始岳伦还打算和几位选手沟通沟通,刚走到半路,看到faker大喇喇出现。

  他连忙背过身去找ANX的俄罗斯大兄弟,二人英文带着浓重的韩国腔和俄罗斯口音。

  “你这罐可乐是从哪拿的?”林燃有些嘴馋,他好几个月没喝可乐了,难免有些想念。

  “战队休息室里不是有冰箱吗?”cuvee好奇的问。

  “早关门了,咱们都是被赶出来的,”奶爸英文还算可以,“不过我记得外场有自动售卖机。”

  “这不是买的……是我从俊植那里拿来的,”faker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看他剩了一半也不喝,就带来了。”

  俊植,就是裴俊植,bang的本名。

  说完faker就吨吨吨往嘴里灌可乐。

  等到八强赛抽签开始时已经是一刻钟之后了。

  现场两名主持人手举话筒,为现场和直播间前的观众介绍参与抽签的八支战队和代表队员。

  当介绍到林燃时,台下的掌声和欢呼声响亮,尽管与成名已久的选手相比还有差距,但是对首次踏入世界赛的林燃来说已实属不易。

  “让我们再次欢迎进入S6淘汰赛的八支队伍!”主持人抬高了声音,“分别是小组赛头名的、!”

  “和小组第二的、SSG!”

  台下观众捧场鼓掌。

  林燃和其他三个小组第一战队的代表选手站在一侧,看着另一侧的4位小组第二出线战队的选手。

  主持八强抽签的依旧是泽元和周可儿这两个下半场解说。

  “今年欧美有些惨啊,”泽元看着抽签仪式上一水的亚洲面孔说道,“3支LPL战队和3支LCK队伍,加上一个独联体外卡,一共抢占了八强赛的7个名额。”

  “北美今年是全军覆没了,”周可儿点头赞同,“欧洲主要是被G2拖了后腿,他们真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今年MSI2-8,S赛又是小组不出线。”

  此时直播间前有近百万观众在翘首以盼,等待这场抽签仪式的结果。

  苏橙刚刚背着书包回到出租屋,同样打开电脑准备看抽签直播。

  她看着画面上林燃右手处的黑色护腕,抿起嘴不自觉笑了起来,清澈双眸中光彩熠熠。

  今天请到的抽签嘉宾是北美著名AD野龟哥。

  他没有犹豫,伸手进一号池中抽出第一只签。

  黄红色的翅膀队标——SKT。

  场馆中央的大屏幕上显示实时分组情况。

  在SKT被抽出之后,他们就移动到左上角位置。

  第二个被抽到的是RNG,他们被安置在左下角。

  “这个抽签……”国内的泽元解析道,“如果都赢下各自对手的话,那他们就会在半决赛相遇。”

  “那样另一边固定是老虎队和YM了。”周可儿说了一句废话。

  之后是两支战队被安排到右边区域。

  四支小组第一被打散重组,隔空相望,渴求着最中间的召唤师奖杯。

  “下面要进行的是二号池的抽签,决定四位小组第一的对手,”泽元给观众们普及规则,“当然,依旧是秉持着同组不相遇原则。”

  “例如,他们两个是C组的一二名,但是他们不会在八强赛中相遇,一旦被抽到一起就会顺移位置。”

  “抽个LCK内战吧,求你了!”

  “2/4的几率,应该很大吧?三星能不能先和两个LCK队伍碰一碰啊?这样四强最多两个LCK队伍,我还能接受。”

  “看看SKT的对手是……H2K!”泽元看着嘉宾手中的签,上面H2K队标十分醒目,“这局有看点了呀!”

  “岳伦对faker,真的是逃不过的劫啊,”周可儿憋着笑说道。

  直播间弹幕已经爆炸。

  “岳伦:???WDNMD,一辈子躲不开了是吧?”

  “哈哈哈,岳伦实惨,他们估计就到此为止了吧?”

  “faker能不能在八强赛选一手劫搞搞岳伦心态啊?我这人最喜欢看热闹了。”

  faker露出笑容,走下高台去找对面的岳伦,而后携手离开舞台。

  但是在离开之前,林燃清楚看到岳伦一张脸黑的像煤炭,脸色就像是当年肉鸡和卡考这对挖煤兄弟一样。

  第二个是RNG的对手……ANX!

  “好签啊!”泽元一拍手大呼过瘾,“外卡赛区的ANX可以说是八支队伍里最弱的了。”

  “主要是这支队伍还没有成熟的S赛经验,”周可儿解释道,“依靠小套路打打BO1还可以,要是真到BO5,还是要真刀真枪拼硬实力,应该不是RNG的对手。”

  “没错,下一个抽的应该是YM的对手,”泽元说道,“三星和EDG二选一,我给YM祈福一波好吧?”

  “这波必抽EDG,咱们打内战保送一个四强!”泽元声音铿锵有力。

  “我也是这么想的,这波就抽EDG了!”周可儿点头同意,“这样下半区就是的两两内战,如此一来LPL可以保证两个4强席位,对比S5的成绩要提高不少。”

  “闭嘴了,求你!”

  “两个煞笔解说在叫尼玛呢?别奶了!”

  观众嘴上说着别奶,但是心里都想的是最好抽到8强内战,三星上一场小组赛暴虐RNG的场景还能依稀回忆起来。

  LCK出来打全球总决赛的队就没一个软柿子!

  站在台上的林燃心脏也在怦怦直跳,他分不清是紧张还是亢奋。

  诚然,与EDG的内战压力很小,毕竟他们刚刚在夏季总决赛战胜过对手,而EDG现在的状态是肉眼可见的差……

  但是正如他之前接受采访时所说,想走的更远,就不能惧怕到来的任何一个对手。

  抽签嘉宾二选一,迅速从二号池中抽出了YM将要面对的敌人。

  嘉宾偷瞄了一眼,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将这张横条面对镜头和现场观众展开。

  橙色做底的字条上赫然印着一个不对称的蓝色盾牌,看起来极具美感。

  三星,SSG!

  “啊这……”泽元讶异的长大嘴巴。

  “坏了坏了,”周可儿摇头晃脑,“这可如何是好?三星很强啊,这下连带着EDG也要遭重。”

  在这一刻,正在观看直播的无数观众发出沉重的叹息声。

  三星迅速被分到左上角,YM队标的下方。

  林燃和cuvee齐齐摇头,二人露出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怪异表情。

  二人手掌握在一起。

  “八强赛见。”向后台走去时,林燃用英文低声说道。

  “你也是。”cuvee这个小胖子深深看了林燃一眼。

  二人都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一场苦战。

  最后一签象征性的抽出来,EDG成为了老虎队的对手。

  “这样一来,八强赛的抽签结果就全部产生了,”泽元迅速缓解惊讶无奈的情绪,高声说道,“上半区是对ANX。”

  “下半区是对EDG。”

  “希望咱们三支LPL队伍能在八强赛发挥出自己最强的水平,突破自我!”

  “观众朋友,我们14日八强赛再见!”周可儿朝镜头挥手道别。

  “我淦!腾竞能不能管管?抽签仪式非要放周可儿这个B毒奶上去?”

  “别光说周可儿了,我看那个叫泽元的也不是什么好货,就硬奶咱们LPL是吧?”

  “兄弟们,八强赛抽签的罪魁祸首找到了,微博名:带带大师兄,大家跟我一起去冲了他!”

  “这波啊,这波叫LPL半决赛一打三。”

  “也就RNG能稳四强了吧?EDG指定是没戏了,YM我觉得和SSG五五开吧,看看到时候的发挥了。”

  “还五五开呢?三星的BO5什么水平自己心里没点B数?”

  就算抽签仪式已经结束,直播间弹幕依旧满屏,大家都在纾解发泄自己的情绪。

  苏橙看着抽签结果,下意识咬咬下唇,她翻开自己身边的笔记本,自从她担任助理分析师之后,原本薄薄的笔记本内容已经加厚了两三倍。

  正如网友们所说,BO5情况下的三星绝对是个劲敌,从他们在夏天冒泡赛中一穿二完成逆袭就能洞悉大致实力。

  YM的八强赛被安排在日,他们还有五天的时间来准备。

  但是时间并不充裕,BO5需要准备的东西太多了。

  场馆外,YM众人还在等到了抽签归来的林燃,小兲上来就是一巴掌。

  “嗷呦……不该让你去的,要是我上台就不是这个结果了!”蒜头王八抱怨着,“打EDG保送四强多好啊?”

  “别念叨了,赶紧回去准备三星的资料吧,”涵艺皱着眉头说道,“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搭车回到酒店,他们将在第二天前往芝加哥,八强赛将在著名的芝加哥剧院进行。

  刚回到酒店,YM众人就开始了rank练习,签已经抽到手,他们知道无法发动时空回溯,改变既定事实,只能选择接受。

  涵艺和主分析师则一直窝在旁边和苏橙开语音聊天,搜刮着一切能收集到的对手信息。

  就连一向早睡的林燃都练习到半夜时分才回到房间补觉。

  第二天傍晚他们终于赶到芝加哥,在外面找了一家汉堡店将就着吃完晚餐。

  但是YM众人没想到,刚进入下榻酒店就出了事情。

  三十多岁的主分析师闹肚子了。

  “嘶……”在连续第四次赶往卫生间之后,主分析师推开房间门弯着腰躺在床上,皓哥赶紧把腹泻药递给他。

  主分析师接过来,就着一杯热可可吃掉药。

  “我这应该是昨天晚上空调开太足,凉着肚子了。”他叹了声气,“诸事不顺啊……”

  “你先好好休息,”皓哥把床上被子给他裹上,“尽快修养好了才能恢复工作。”

  主分析师还想逞强,但是一直在抽痛的肚子告诉他这副身体现在没办法高强度工作。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皓哥开口,“这两天的训练计划涵艺负责制定,战术安排我都交给小苏了,”

  “等她把战术大纲全都列出来,我给你过目一下,”皓哥拍拍老伙计的背,“到时候你就提出修改意见就成。”

  他看主分析师还不放心,又补了一句,“这些天交流下来,你也知道小苏的能力不弱,她的进步咱们几个都是看在眼里的,你就放心吧。”

  主分析师只能点头,“我这是真老了呀,想当年天天通宵,喝酒抽烟咱也是样样不落……没想到现在也到了泡枸杞热茶的年岁了。”

  国内的苏橙也正在发愁。

  临危受命的她必须得做出合理的规划,从为数不多的比赛中找到三星的弱点,为YM多争取一份胜利的机会。

  这绝非易事。

  三星……苏橙先扒拉起小组赛他们输掉的两场比赛,企图找到问题所在。

  但是没什么特殊之处,三星小组赛的两场失利中规中矩,被对手滚起雪球慢性死亡罢了。

  jj,这五个人论个人实力除了上路的cuvee,真的都不算是世界顶级,也就是一流守门员的水平。

  他们是怎么23分钟血虐RNG的?

  苏橙百思不得其解。

看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