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170:最后一块磨刀石

170:最后一块磨刀石

  YM战队休息室。

  “好难,对面就和怪物一样,劣势这么大还能找到机会的?”小明躺在电竞椅上,离开舞台的他神经暂时松弛下来,只觉得大脑昏涨。

  20分钟那一波他和小天被老虎队的突然变奏抓住机会,要不是队友给力,一旦掉了大龙,局势就会被瞬间逆转。

  如果那一波让smeb彻底起飞,那龙王和烬团战发挥的空间将会小之又小,毕竟他们两个打波比这种坦克就是刮痧之王,根本打不动人的。

  “确实很强,咱们下一局应该在红色方,小明你20分钟前后布置龙坑视野的时候注意一下,别再被抓了,咱们不可能次次都靠龙坑团战赢的。”涵艺嘱咐道。

  另一旁的老虎队休息室则是一片死寂。

  Smeb挠挠头一脸沮丧,身边的小花生也不再摇头晃脑,只是静静坐在那里抿着杯中水。

  他们站在了熟悉的悬崖边上,这一幕曾经在两个月前的LCK夏季总决赛发生过,但当时他们的心情无比轻松。

  因为就算他们输掉决赛,凭借春夏季赛的双亚军也可以成为2号种子进入S赛,心理压力非常小。

  最终他们凭借smeb神奇的船长大招2滴血抢大龙帮助他们完成翻盘。

  可是现在不同,1:2落后意味着他们要连赢两局才能晋级决赛。

  还有一个更加残酷的事实摆在他们眼前,S6将是他们五个人的最后一场国际性赛事下个赛季没有大赞助商注入资金的ROX根本负担不起五名成员水涨船高的薪水,解散已成必然。

  现实非常残酷。

  再输一局就只能代购回国,打完kespa杯解散各奔东西。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退路,”鼠王pray正色道,“三局打下来,我们的底牌全部掀开,现在就看咱们五个人的发挥了。”

  休息时间不多,能安排的战术也十分有限,教练nofe默许了鼠王激励队友的行为。

  “是殊死一搏,还是就此放弃?”他逐渐抬高了音量,“你们心中的答案是什么?”

  平日里鼠王并不擅长鼓励安慰队友,但是此时此刻他必须得站出来。

  但是四名队友并不买账,鼠王的激励话术不太靠谱。

  “放弃很简单,很轻松,咱们春季赛不就是这么做的吗?那时输给SKT和现在输给YM有什么区别?”

  提及SKT,老虎队众人终于有了反应,kuro、小花生和格瑞拉细声轻语。

  这支战队就像是红色梦魇一般萦绕不散,简直就是老虎队的噩梦,从S5决赛的KooTigers到如今的ROXTigers,他们永远没有战胜过SKT。

  对于老虎队来说,这是他们的耻辱。

  “赢下YM,咱们就可以在决赛舞台一雪前耻,让全世界的玩家高呼ROXTigers的名字,让他们记住,是谁,击败了不可一世的SKT!”

  Smeb脸上不再是阳光温暖的笑容,而是恶狠狠的捏着纸杯,眼中复仇欲望满满。

  SKT是他一辈子的敌人。

  “我们是谁?”Smeb看向自己的队友。

  “ROXTigers。”小花生愣了一秒回应道。

  “大声点,我们是谁?”Smeb站了起来,复又问道。

  “ROXTigers!”鼠王率先呼应,他将手臂伸出,搭在smeb的肩膀上。

  kuro、格瑞拉和小花生随后加入,他们的手臂紧紧搭在队友肩上,彼此传递着信念与力量,此时的他们战意盎然。

  “不出意外,第四局比赛ROX选择了蓝色方,先行将辛德拉送上则照例禁用豹女。”米勒趁着休息时间补充水分,干哑的喉咙舒服了很多。

  “看样子老虎队队员的表情非常凝重,”娃娃调侃道,“估计是被逼到赛点局有些慌张吧。”

  “ROX再禁掉卡尔玛,而YM万年不变把维克托按了下去,”记得接话,“最后一个选择禁用奥拉夫,这和他们第二局的三个ban选如出一辙!”

  如今YM面临的问题比第二局还要严重。

  ban蜘蛛、凯南还是女枪,三选一。

  涵艺认为女枪比较麻烦,他觉得第二局的失利和凯南关系不大,而第三局放出了蜘蛛小花生也没表现出多么强的统治力。

  “掉女枪,老虎队秒锁凯南!”米勒有些意外,“这样蜘蛛和烬等等强势英雄都被放在外面了啊!”

  “拿蜘蛛和烬,咱们不要先选辅助,这个版本辅助都是短腿脆皮,”涵艺在选手席后面踱步,“先拿的话一旦再被黑科技克制就不妙了。”

  ROX再选下婕拉和盲僧。

  “我们还是把对面阵容全部看清之后再选辅助,”涵艺问道,“金贡你要用杰斯吗?”

  金贡面色迟疑,他想起前几局被小花生不停针对的凄惨模样,就算他抗压能力极强,回想起来也觉得恶心。

  而杰斯这英雄面对越塔的能力相当一般。

  “波比吧,我这局对线抗压,团战可以防盲僧的回旋踢。”波比打凯南线上非常不舒服,但是金贡并不在意再为队友牺牲一盘。

  轮到林燃拿英雄时,他犹豫了一会儿。

  现在外面可以先选的中单不多,维克托辛德拉被禁,吸血鬼发育周期太长,先拿蛇女会被龙王一直推线,先拿龙王又会被杰斯克制。

  思想前后,只剩下杰斯发条两个英雄,林燃还是决定稳一手,拿出发条给团队兜底。

  “龙王和寒冰!老虎队最后两选确定,看看YM的最后选择!”

  “火男行吗?”小明侧头问道。

  涵艺看着对面阵容思忖一会儿,不觉得火男有什么不妥,让小明直接锁下。

  双方阵容确定。

  蓝色方ROX:上单凯南、打野盲僧、中单龙王、下路寒冰和婕拉。

  红色方YM:上单波比、打野蜘蛛、中单发条、下路烬和火男。

  “ROX这阵容拖过25分钟就没的玩了呀,”蒜头王八有点开心,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觉得稳操胜券,“他们后期输出和坦度都不如咱们。”

  “我觉得也是,”JKL挪挪椅子笑了起来,“咱们硬拖到后期,我拿烬打脆皮还不是三枪一个?”

  另一边的ROX选手席,五人正在不停交流,每个人眼中都意志坚定,信心满满,一扫之前在休息室中的颓势。

  他们渴望在决赛中击败SKT,在此之前,YM就是他们的最后一块磨刀石。

  可是对于YM来说,ROX又何尝不是扮演着磨刀石角色呢?

看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