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171:心境成熟,破茧蜕变

171:心境成熟,破茧蜕变

  杰克说的没错,老虎队这个阵容拖过25分钟,进入团战期之后伤害乏力,和YM对拼坦度和伤害都不占上风。

  但是ROX显然没想把比赛均势拖入中后期。

  一级双方都想去对面野区侦测打野的开野路线,十人在野区对撞,直接爆发战斗。

  2换2,杰克和小明各吃一个人头,而拿到人头。

  一级上线之后,对面龙王平白无故多了一个杀人戒,林燃身上的助攻钱连买真眼都不够,面对龙王林燃只能选择放线进塔。

  “他隔墙在F4放眼了,”林燃为了看清kuro的动向,特意拉着兵线向自家野区走了两步,“你可以绕一下。”

  小天原本是想红开三级去下路的,但是一级团在下半区爆发,打完之后野怪刚刚好刷新。

  此时再绕道去上半区单人刷红无疑有点蠢,他索性在双人组的帮助下吃掉蓝BUFF。

  听到林燃提示的蒜头王八顺路将三狼收掉,然后绕道进入上半野区,为了藏匿自己的位置,他没有选择走F4草丛,而后从中二塔后的墙壁绕进了红区。

  蜘蛛女皇在他的操纵下向着红BUFF正对的草丛进发,他利用蜘蛛形态提供的移速赶路,然后快到野区营地时再切换成人形态,准备利用技能攒小蜘蛛。

  “坏了。”解说席上的米勒面色紧张。

  蒜头王八一头扎了进去,而后在草丛中看到了一个眼睛蒙着红布的光头。

  是小花生的盲僧!

  “双眼失明丝毫不影响我追捕敌人,因为我能闻到他们身上的臭味。”

  盲僧口中喃喃自语,带着红BUFF的普攻重重敲在蜘蛛女皇身上,而后是一发贴脸天音波!

  小花生的蹲伏出乎小天意料,没有心理准备的他来不及反应,眼睁睁看着天音波挂在头顶。

  2级的蜘蛛只有QW两个技能,没有结茧没有飞天,拿什么和红BUFF的二级盲僧打?

  小天一边慌忙逃窜一边请求支援。

  可是上中两条线此时都被推线,兵线压力让他们难以帮助小天。

  林燃看了一眼小天的状态,再看看眼前的兵线,果断选择抛弃蒜头王八。

  小花生用红BUFF的减速一路穷追猛打,被动【疾风骤雨】提升的攻速让盲僧一记记老拳命中蜘蛛形态丑陋的身体上。

  二段Q【回音击】再度跟上,小天血量下降飞快,他交出闪现过墙,小花生摸眼过墙利用攻速继续普攻,最终将小天斩杀在高地塔下。

  这是一波野区蹲伏的单杀!

  “开局不利啊,”米勒忧心忡忡,“小花生回去还可以三BUFF开局,小天这个野区要烂掉了。”

  选手镜头中,小花生又嘚瑟起来,一边吃着红BUFF一边摇摆身体。

  “我的我的,大意了。”小天额头上沁出汗珠,被单杀之后他手有些抖,声音都略微发颤。

  他知道自己上当了。

  小花生的盲僧只刷了一组红BUFF就来这里蹲守了,显然是早有准备。

  对面龙王故意让他们看见自己在F4营地放眼,假模假样装作要探查蜘蛛位置防止他抓中,但是这完全就是老虎队的计策,目的就是让小天放松警惕。

  林燃选用的发条,低等级的他面对拿了一个人头的龙王根本没有出手的欲望,龙王推掉兵线就去YM野区给予压力,林燃只能尽可能保证自己的发育。

  在龙王和盲僧的双重施压下,小天的日子相当难过,他现在的活动区域只能集中在下半野区——毕竟JKL和小明一级团都拿到了一定优势,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庇护打野。

  但是这么一来,上路的金贡是真的难受了。

  小花生肆无忌惮入侵野区,而后赶往上路,将想要推线进塔的波比闪现逼了出来,成功帮smeb在自家塔前控住兵线。

  “金贡要怎么玩啊?”娃娃看着缩在塔下的波比都为他感到憋屈,“这波兵线会被凯南卡很久的。”

  “……差不多能卡6波兵线,”记得算了一下,“3分钟吧。”

  金贡现在根本不敢上前,他的饰品眼之前用过了,现在河道一片漆黑,一旦强行去推线再被盲僧抓到压低状态,很有可能要遭到越塔强杀。

  拎着锤子的波比只能无助地待在塔下转圈圈,眼含热泪目睹属于自己的小兵被对面的兵线损耗掉。

  “这也太惨了吧?”

  “这是金贡这个BO5被针对的第几次了?小花生真是个带恶人!”

  “凯南能不能快点推,让波比吃两个兵?约德尔人何苦为难约德尔人,搞内战是吧?凯南你没有心!”

  “3分钟吃不到兵啊,这上单还打NM?我都觉得心疼。”

  不过小天这段时间总算找到了节奏,他趁着小花生出现在上路的时间里强行越下塔。

  小明交出引燃,JKL交出治疗,配合蜘蛛女皇将格瑞拉击杀。

  他们原本想要杀鼠王的,但是格瑞拉感天动地,闪现上前帮一级团交过闪现的鼠王挡住蜘蛛结茧。

  如此一来,格瑞拉虽死,但是鼠王面对YM三个残血还可以待在塔下吃兵,并没有亏太多发育。

  小天再将小花生下半野区的F4和石像鬼反掉,然后吃掉第一条土龙,回城补出绿色打野刀。

  此时的上路,smeb已经渐渐将兵线推了过来。

  3分钟时间,smeb已经升到6级,而波比只有可怜的4级,小花生迟迟不出现,金贡都不敢出塔吃经验。

  他看着十多只兵线即将进入自己的防御塔,刚松一口气以为自己能好好发育一波,但是金贡看着smeb向前试探的小走位身体不由自主哆嗦一下。

  这感觉不对劲!

  金贡常年抗压被抓的嗅觉告诉他,对面要越塔。

  他连忙拎着锤子往二塔自闭草丛走,可是小花生已经从一塔侧后方的草丛中走了出来!

  5级盲僧加6级凯南,强杀一个4级没有闪现的波比。

  金贡身为塔之子,已经将操作做到极致,他在被电晕前巧妙直角走位捡了一个被动,回身用E技能将抗塔的凯南撞到墙上,然后再Q【圣锤猛击】同时命中两人。

  “金贡防越塔操作相当漂亮,smeb被换掉了!”娃娃非常激动。

  “但是金贡兵线炸了啊,”米勒接话,站在上帝视角看比赛的他目睹十多只小兵要被防御塔吃掉都有点心疼,“就算传送回来也弥补不了损失。”

  传送回线的金贡吃到了最后4只远程兵,稍稍回了一点血,但是他落下的经验是实打实的。

  7分钟才刚刚到达5级,只补了25刀,完全可以说是炸线了。

  小天看着金贡满脸无奈的交出传送,抿着嘴没吭声。

  在Q【指令:攻击】等级起来之后,林燃面对的兵线压力小了不少,他借助kuro一次走位不慎强行上前打了一套,总算将龙王血量打残逼迫其回城。

  林燃回城补了恶魔法典和真眼,龙王已经利用E【星流横溢】的被动逃逸速度提前上线,在发条赶回中路前将兵线推干净。

  林燃吃完线去下半野区布置真眼。

  现在金贡已经炸了,去帮他也没什么用,还不如把视野投资在下路。

  “时间接近9分钟,YM人头比3:4,但是经济落后1.5K,打野和上单经济比较差,杰克和小明的装备还是有优势的。”米勒看着暂时平静下来的峡谷松了一口气。

  “如果继续这么拖下去,等到打团YM还是不虚。”娃娃开口。

  林燃看着在自己面前不停推线的龙王有些犯恶心,kuro推完线就去游走,大部分时间都不给他消耗的机会。

  他上一次将kuro消耗回城还是因为龙王处理炮车的速度太慢了。

  “小天你来帮我抓一波……”

  林燃想要可是话音未落,阴暗处一道金光闪过!

  是小花生!

  他摸眼过来的速度快到极致,借助W闪瞬间移动位移了上千码,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林燃身后!

  R【猛龙摆尾】!

  林燃之前在和队友交流,没来得及反应,被一脚直接送入kuro怀中!

  星弦高落!

  龙王发出低声咆哮,大招湛蓝色星火倾吐到脆弱的发条魔灵身上。

  盲僧挂上天音波二段Q收掉人头。

  “小花生!ROX当之无愧的救世主!”韩国解说兴奋起来,声音放的极大,“9分钟时间,野区单杀、上路越塔、中路强杀,这就是世界顶尖打野!”

  杀掉发条之后,小花生和kuro一起马不停蹄向下路赶去。

  “老虎队对下路发起4包2……”记得话音未落,小花生在YM下一塔后插下眼位,红色旋光亮起。

  “5包2!”

  “smeb也赶来下路,金贡之前交传送用来吃兵了,老虎队打了金贡一个传送时间差!”米勒感叹,“小天被龙王和盲僧赶跑了,下路现在只剩下孤立无援的杰克和小明!”

  小明看着向自己步步紧逼的老虎队众人,尝试着丢出大招和W想要打出范围伤害,但是小花生吃到火男大招后迅速摸眼拉开距离,没有制造传火惨案。

  毫无悬念的5包2,被赶走的小天只能看着塔下二人的尸体去刷一组三狼。

  “强大的ROX集合推掉下路一塔,他们在10分钟的时间节点上突然加快节奏,YM猝不及防!”

  韩国解说洋洋得意,“10分钟4.5K经济,看样子我们可以第五局见了。”

  再吃掉一条火龙,老虎队将领先优势不断扩大。

  林燃补刀还稍稍领先龙王,他之前的人头被小花生收掉,因此他与kuro之间的经济差距并不算大。

  13分钟他回城补出鬼书,尝试着在中路打出对线单杀。

  但是小花生又来了。

  林燃为了合成鬼书,经济太差身上连真眼的钱都没有,加上小天也是劣势,来不及布置中路视野,直到小花生出现中路林燃方才意识到要撤。

  可是为时已晚,小花生毫不留情,摸眼RQQ操作稳健至极,加上kuro龙王的璀璨星火用硬伤害将林燃灌死。

  16分钟,小天在野区被小花生和格瑞拉抓到,拳打脚踢再次将蜘蛛女皇送回泉水。

  “老虎队这局攻势太猛了,16分钟接近7K的经济领先,这怎么打?”娃娃摇头。

  “说实话这局翻盘难度太大了,我希望这场失利不会影响到YM决胜局的心态。”米勒咬着嘴唇有些担忧。

  YM队伍语音一片死寂,不复赛前的欢快。

  “没的打了。”小明开口,语气沉闷。

  “熬到20分钟等一波大龙团战吧。”林燃回应。

  杰克操作烬回城补给装备,拨开耳麦喝了一口水,“咱们来操作一波,大不了输了等下一局呗。”

  小天表情明显不太对,他吐出一口浊气,一声不吭买了装备跟着队友一起行动,将野区资源让给小花生。

  20分钟,ROX直接开打大龙,YM前去应战。

  团战在大龙河道爆发。

  金贡尽管0/2/刀,但是团战作用丝毫不弱。

  在凯南进场的瞬间他开大将kuro和格瑞拉两人锤飞,smeb闪现大招进YM人堆,杰克交出闪现加速,林燃也把护盾套上。

  金贡闪现交E【英勇冲锋】将凯南撞到墙上,被迫远离战场的凯南大招根本没打出多少伤害。

  小花生还想进来回旋踢威胁后排,金贡又开启W【坚定风采】将飞在半空中的盲僧挡住。

  一波操作细节拉满。

  林燃大招也卷起三人,正如他们最开始分析的那样,他们拿到的阵容打团比老虎队要强上不少。

  但是他们之前挖下的坑实在太大,抵挡不住老虎队夸张的装备优势。

  3换5,YM团灭。

  ROX剩余的女警和盲僧两人开打大龙,率先复活的smeb再传送进入龙坑,大龙拿下之后经济优势被再次拉开。

  “YM水晶告破,时间定格在24分钟,鹿死谁手仍未可知,我们即将迎来决胜局的较量!”

  YM五人摘下耳机拿着纸杯匆匆离开舞台,他们面色凝重,和另一边欢声笑语的老虎队选手形成鲜明对比。

  国内直播间议论纷纷。

  “两极反转?我记得老虎队半小时前也是一副司马脸。”

  “坏了坏了,YM不会心态崩盘了吧?哪怕再赢一小局,进个决赛啊?”

  “说实话还是太年轻了,人家队伍里一堆职业老油子,论心态就输了一大截,不过第一年世界赛,4强也还能接受吧。”

  “特别是金贡啊,他这个BO5被针对多少波了,心态调整不好下局不是直接爆炸?”

  YM确实有队员心态出现了问题,但不是常年抗压的金贡,而是小天。

  他一进休息室的门就把脑袋埋在胳膊底下,一声不吭。

  善解人意的皓哥连忙在一旁安慰,但是皓哥平日里的温和作风显然对此时的小天不起作用。

  林燃叉着腰站在休息室中央,他知道小天在为上一局的失利感到自责,如果不是蒜头王八野区率先崩盘,小花生的节奏根本不可能这么好。

  “你现在后悔有什么用?”涵艺看小天那副自闭模样忍不住皱眉说了一句,“调整一下心态准备决胜局吧。”

  教练神情严肃,说出的决胜局三个字沉甸甸压在小天心头,他头埋的更低了。

  从打职业到现在,他从来没打过BO5的决胜局,加上前一局发挥失常,此时难免心理压力过大。

  小明则在一旁咬着手指,双目失神,一脸茫然。

  如果这么颓废下去,下局恐怕先输了一半。

  林燃看了一眼时间,距离再次上台只剩下不到两分钟。

  他索性坐在小天身边。

  “你还记得一个月前拳头官方排出的TOP20选手榜单吗?”林燃的话题开启角度有些莫名其妙。

  小天脑袋从胳膊底下抬起瞅了他一眼,眼眶有些泛红。

  “tian的前期进攻过于依赖中路的帮助,在中路哑火的情况下他能否站出来还是一个未知数。”林燃记性很好,将拳头官方对小天的评价又复述了一遍。

  “当时说是毒奶榜单笑一笑就过去了,但是你自己甘心被这么评价吗?”林燃轻飘飘问出一句话,直击小天心脏。

  他直视小天的双眼。

  “平日打LPL我可以带着你游走边路,你当个工具人执行命令就行,但是现在对手很强,我不可能每一盘都帮你压制对面打野,你必须得找到自己打比赛的方式。”

  “高天亮,你就是你自己,”林燃说出最后一句话,“不是任何一名队友的附庸,而是。”

  “想证明你自己吗?机会马上就来了,对面那个面向清秀的小花生是今年LCK最亮眼的新星。”

  此时,文森在外面敲响战队休息室的门,“YM选手和教练准备一下,要上台了。”

  小天眨眨眼睛,伸出瘦弱的手臂抹了一把脸。

  林燃说的没错,他是的天。

  “走吧,打决胜局去。”他语气坚定,不再避讳这个词语,抓起椅背上西红柿炒鸡蛋配色的出征服外套披在身上,接过皓哥递来的饮料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燃哥你这些鸡汤都搁那学的?”走在昏暗的选手通道中,JKL好奇问道,“能教教我吗?我总觉得自己有朝一日能用上。”

  他看向走在最前面的小天,蒜头王八瘦削的身体挺得笔直,丝毫看不出上局失利带来的影响。

  “瞎编胡扯的,”林燃乜了大头AD一眼,“死马当活马医呗,谁知道这碗鸡汤还真给他干醒了?”

  韩国解说席,三名解说一脸轻松。

  “上一局比赛完美体现了什么叫打野差距,”其中一人乐呵呵的说,“不愧是小花生啊,我们大韩民国万里挑一的打野骄傲,他就像装甲车一般碾碎了对手!”

  “不出意外的话ROX会干净利落拿下比赛,”旁边还有捧哏的,“我之前了解过,YM这支队伍从来没有打过决胜局,上一场还被血虐,心态想必已经崩盘了。”

  “如果ROX赢下比赛,我们将会创造历史——S赛此前还从未出现过连续两届同赛区内战的盛况,去年咱们的在欧洲大陆可是为国争光,当时全场高呼faker到达场景至今还历历在目,真是大韩民国的荣光啊。”

  韩国人民向来爱国情怀颇深,什么都要往家国大义上套,三位解说喜滋滋的已经在畅想决赛内战了。

  国内观众看到第一个登上舞台的小天眼眶通红,心里咯噔一下,顿觉不妙。

  这怕不是被骂哭了?

  然后再一瞥,身后YM众人无一不是表情严肃,平日里最喜欢笑的小明和JKL也抿紧嘴唇,林燃也不再是平日里那股云淡风轻的做派。

  坏了,心态真崩了?

  一时间弹幕全是GG字样。

  得亏林燃看不到这些观众发的弹幕,要不然他肯定得反嘲回去。

  决胜局这么严肃的时候,每个人都在思考对策的时候,要我一直笑吗?对不起做不到。

  国内三位解说将YM众人表情看在眼里,但是没有指明,他们也怕给观众带来更多的困扰。

  此时pes响起,现场观众被音乐调动起浑身热血,呐喊声渐起。

  娃娃有些感慨,“熟悉的背景音乐响起,我们将迎来BO5的最后一局,胜者继续向前,赶往洛杉矶,败者则原地回国!”

  米勒开口直接说BP环节,“YM拥有第五局的有限选边权,照例是拿下蓝色方,先ban掉女枪再说。”

  ROX万年不变禁用豹女。

  YM再将维克托送上ban位,老虎队则是封锁掉婕拉,在女枪被禁用的情况下,他们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应对这个英雄。

  最后一选择了凯南,而老虎队被逼无奈,只能按下辛德拉。

  “先帮我拿蜘蛛行吗?”从登台开始,小天终于开口说出第一句话。

  涵艺犹豫了两秒。

  “如果你有自信的话,那就拿。”

  “信我。”小天看向金贡。

  “在有奥拉夫的情况下先拿蜘蛛吗?”米勒皱紧眉头有些意外,“这……”

  “奥拉夫和寒冰,老虎队没有犹豫就锁下了这两个英雄,”记得在一旁开口,“蜘蛛这个英雄在6级前碰上奥拉夫还算可以,就看小天能不能抓住机会率先破局了。”

  YM随后选下烬和卡尔玛。

  老虎队则是锁下兰博和娜美两个英雄。

  “娜美主要是用来反手克制烬的大招的,现在婕拉女枪卡尔玛都不在了,娜美确实可以。”

  最后两个英雄选择,面对涵艺的询问,林燃扫了一眼己方阵容。

  “卡牌吧,我觉得卡牌可以,有点控可以抓边路。”

  “卡牌大师!这也是Ran的招牌英雄,我还记得今年全球总决赛小组赛阶段他用卡牌单杀了西门夜说的小鱼人,这一手选择也是相当稳健!”

  “金贡你呢,”涵艺问,“波比行吗?”

  金贡犹豫了很久,在英雄选用倒计时还剩15秒的时候方才开口,“我想用一场剑姬,他们这套阵容没办法限制我单带的,腿都很短也没有位移。”

  涵艺看向这名年仅20岁的沧桑性上单。

  “……选吧,别留遗憾。”他缓缓开口。

  小明果断锁下!

  现场解说和观众发出难以置信的惊呼声。

  剑姬在S6总决赛绝对是个冷门选择,这个版本大家都琢磨透了,围绕下路拿塔控小龙才是财富密码。

  因此上单基本都是兰博、凯南、波比、艾克这样的团战型角色,而巨魔兴起是为了克制波比和肉装艾克,也不算是传统意义上的单带玩法。

  剑姬这英雄出了名的团战乏力单带滴神,YM这手反版本的选人让他们倍感意外。

  “最后一个位置拿什么?”老虎队众人也没想到金贡会选剑姬,在短暂的惊讶之后他们立马开始商量对策。

  “发条和蛇女最好不要选,咱们腿太短了,到时候根本抓不住这个单带的剑姬。”教练nofe说道。

  “龙王怎么样?能游走还能限制住卡牌大师,正好还是kuro的绝活。”奶爸格瑞拉提议。

  “拿吧拿吧,时间不多了。”

  双方阵容确定。

  蓝色方YM:上单剑姬、打野蜘蛛、中单卡牌、下路烬和卡尔玛。

  红色方ROX:上单兰博、打野奥拉夫、中单龙王、下路寒冰和娜美。

  “ROXTigers,加油!”老虎队五人齐声喊道,每个人眼中都带着必胜的渴望。

  “好好打,”临摘下耳机时,涵艺终于不再严肃,“尽力就好,没人会骂你们。”

  小天单手合拳捏着手指,目光如炬,眼神明亮。

  召唤师峡谷出现在场馆中间大屏幕上的那一刻。

  麦迪逊广场花园中,上万名观众齐声呐喊,为自己支持的战队加油助威,场馆瞬间变为沸腾的人海,声音简直要撕破顶棚直冲云霄!

看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