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197:转会期尘埃落定!

197:转会期尘埃落定!

  现在离西班牙全明星还有半个月时间,轰轰烈烈的冬季转会期到达高潮。

  韩国方面,夏天决赛惜败战队发生了匪夷所思的一踢四,只剩下老队长score留队,其余四个人全部收拾东西滚蛋。

  离开LPL的三杰回到韩国,与离开老虎队的smeb搭伙,一起加入KT战队。

  、Mata,从阵容到硬实力都是豪华至极,LCK的第一支银河战舰已然构成。

  SKT方面也传来大新闻,老将笨鸡离队前往VG,小花生peanut加入,duke离队换成了S5总决赛风生水起的huni。

  值得一提的是,bang在丢掉冠军后开始发愤图强,如今依旧保持着一天5场以上的排位量,这在休赛期选手中属于相当惊人的数据了。

  老虎队剩下的韩虎kuro前往非洲队,奶爸和鼠王则去往龙珠。

  各支LCK战队百花齐放,志在补强的他们力争要在明年世界赛上复仇YM,夺回LCK的召唤师奖杯。

  LPL的大新闻莫过于在11月下旬,原本以为不会离开er突然发文,决定前往北美继续他的职业生涯。

  RNG在当天下午就官宣辅助史森明、以及上单letme的加盟。

  显然是早有预谋。

  全华班,RNG冬转期下的一盘大棋终于展现面容。

  他们想要在国内举办的S7上吸引一大波流量,乌兹+全华班,这就是天生的吸粉公式。

  组成全华班的RNG在新赛季绝对是国内观众支持率最高的队伍之一。

  而紧接着IG宣布姿态转会蛇队,新上单由天才韩国高分路人theshy担任,打野位则是YM的替补打野宁,小孩与宝蓝组成下路。

  同时涵艺也赶往IG,顶替‘关下门’克里斯成为新一任主教练。

  而LPL顶级强队YM宣布续签4名冠军选手,新赛季依旧保持着极强的夺冠竞争力,但是首发辅助人选却迟迟没有官宣。

  郭皓也在发愁,市面上现在能找的好辅助并不算多,大多都已经有合同傍身,想要签人就得掏出不菲转会费。

  转会费大多数情况下都要比年薪高不少,郭皓虽然拿到了宝马赞助,但是在给队里四名明星选手留下大合同后,剩下的钱也不算多。

  “还没找到合适的人选吗?”眼见着辅助迟迟未到,林燃都坐不住了。

  皓哥有些为难,“暂且没有,前两天我找ROX的辅助格瑞拉聊过,毕竟他是自由人身份不用转会费……”

  “但是他要求和鼠王绑定,打包一起买还不成,必须要保证首发位置,再加上格瑞拉来LPL这边语言不通,最大的指挥作用也要大打折扣,所以当时谈崩了。”

  大牌的签不来,郭皓只能另想出路。

  他盯上了自家二队那个叫预言家的辅助。

  原因很简单,他是杰克在LSPL时期的下路搭档,尽管没打几场,但是终归有些配合,和杰克也算熟悉。

  郭皓把他带上来试训两盘。

  涵艺和主分析师还在基地里收拾行李,尽管没有离队但是他们两个的合同已经到期,且都已经找到下家,没有义务也不可能帮助YM做试训工作。

  这个工作只能林燃他们来完成,幸好目前涉及冬季转会期新选手的试训问题,不少战队都没有完全放假。

  郭皓一个电话打给蛇队经理左雾。

  蛇队在打完德杯后终于下定决心,把拉胯的丁皇下放到次级联赛,而后经理左雾自称“七出明洞三顾仁川”,前往韩国打算将请入阵中。

  双方都想试训下路,一拍即合来了两场训练赛,预言家坐到椅子上的第一件事就是脱鞋,然后将双腿蜷缩起来。

  林燃这才知道预言家就是之前那个楼下一直脱鞋打游戏的奇葩青训队员。

  一个小时两场训练赛打完,预言家穿上鞋先回楼下去了,郭皓看向自家队员。

  “你们怎么看?”

  “赢是赢了,但是……感觉不太对,今年夏天我和他打过两场次级联赛,当时我直接把下路杀穿了,”杰克砸吧砸吧嘴,“就也没什么节奏,下路正常对线也能赢对面。”

  “感觉不太对?是磨合的问题吗?”郭皓不太懂这些,他开OB视角回放录像让其他队员过来看。

  “视野有些糙、对线走位稍稍有点脱节,有他在二队的管理层评价吗?”林燃这种复盘老手一眼就看出下路问题出在哪儿。

  “有。”郭皓准备充分,从文件夹中抽出一份档案递了过去。

  林燃扫了一眼——预言家在次级联赛表现中规中矩,性格比较内向,但是和队友关系熟络之后话也不算少,曾经用风女单排打进韩服前十。

  年龄有些偏大,今年19岁半,在青训队来说已经算老年人了。

  “勉强还行吧,起码对线说的过去,还有别的选择吗?”小天有些不得劲,他和小明打了一年口味被养的有些刁,想要一个能陪自己游走联动的辅助。

  基地前台姑娘敲响训练室大门,

  楼下有两个人在等郭皓,说是提前打过招呼今天来试训。

  “得,说来就来了,”皓哥笑了起来,“他们这对下路组合今年夏天在。”

  郭皓离开训练室下楼去接人。

  金贡突然反应过来,“TCS?他们今年夏天不是掉级了吗?”

  他打过一段时间的LSPL,在那里有一票前队友,闲聊时听到过这个消息。

  “LSPL都能掉级?”小天被吓住了,“这NM得多菜啊?郭皓能不能来来点作用,找点靠谱的?”

  ……

  YM基地的一楼大厅里,两个人坐在会客区,屁股都没敢全部陷进柔软的沙发中,显得非常局促。

  “刘青松你想的这是什么馊主意啊?咱们两个要去打城市英雄争霸赛的菜逼来S6冠军队试训?”一旁浓眉大眼的小胖子环顾四周,眼神迷茫,看起来有些憨。

  “不过你别说,人家大俱乐部确实阔气啊,这基地环境……”

  一旁面相清秀的刘青松眯缝着眼睛,“他们都说了缺辅助,有个现成的机会我不来试训一下?说不定就一飞冲天了。”

  “那你拉着我干嘛啊?”小胖子有些不满,“杰克不是续约了吗,我一个ADC来凑什么热闹?”

  “YM青训不缺人?主队就不能有替补?”刘青松乜了浓眉小胖子一眼,“林炜翔,咱们两个当时说好一起走的,要去也是去一个队。”

  “要是人家摆明了只要你怎么办?”林炜翔一针见血。

  刘青松陷入沉默,对于他这个目前挣扎在底层的电竞选手来说,一旦被YM选上,那就象征着丰厚的薪水与无数的机遇。

  “那咱俩就再去别家试试,实在不行就回去打城市英雄争霸赛,”他看向自己的搭档,“有我一口饭吃,绝对少不了你。”

  郭皓从楼下走了下来,朝二人走来的同时伸出右手,步伐不疾不徐,看起来就像是自信满满的成功人士,和一边连屁股都不敢落进沙发的两人对比鲜明。

  “二位是来试训的下路双人组对吗?我们的训练基地就在三楼,先跟我上去吧。”皓哥态度温和。

  刘青松不自觉的舔舔嘴唇。

  任谁来都有些紧张,他这一年多来辗转于LSPL和城市英雄争霸赛,今年夏天还刚刚和队友一起把TCS战队老板董小飒打自闭,队伍都给打散了。

  这和刚成立一年就拿下S6冠军的YM相比根本就是云泥之别。

  刘青松跟着郭皓身后一路拾级而上,脚下的台阶明亮到都能映出他的脸,两侧墙壁素白一片,连一丁点污秽都不曾沾染。

  转角的楼梯平台角落摆着两盆绿植,墙上挂着YM选手的签名照以及每一次捧杯的定格瞬间。

  最角落里的是YM成员捧起LSPL冠军的相片。

  刘青松有些酸。

  他今年夏天和队友在LSPL摸爬滚打,最后被打掉级了,连看一眼次级联赛冠军奖杯都是一种奢望。

  但是这项荣誉摆在YM队里就是个垫桌脚的。

  “到了,进去看看吧。”郭皓带着二人来到三楼训练室,推开大门。

  刘青松深吸一口气,平复激动的心情,跟在郭皓身后进入YM一队训练室。

  又是一个小时,窗外天色已经渐暗,一场冬雨借着暮色四合的功夫悄然落地。

  雨点时不时敲打在训练室的玻璃窗户上,像是鼓点一般砸在刘青松的心头。

  他抬头看了一眼,杰克和林燃两个人正在和郭皓低声评估自己的试训结果。

  小天一屁股坐在杰克的座位上看起食戟之灵第二季,时不时嘿嘿傻乐。

  “小王……不是,天哥,”刚刚一直站在刘青松身后的林炜翔憨的一批,差点把小王八三个字说出口,“你能给我签个名不?”

  他特地拿了一份S6冠军成员合影照片,递给小天。

  一声天哥给蒜头王八舔舒服了,他拿着笔在照片上面刷刷刷签下自己的名字。

  刘青松看的都想骂自己的憨批AD,这是要签名的时候吗?

  那边的评估显然已经结束,林燃朝刘青松和林炜翔点点头,从门口抽了一把雨伞出来。

  “燃哥又去找苏姐啊?”蒜头王八放大音量,“帮我问声好,回来捎一份扬州炒饭和可口可乐,不要百事的!”

  刘青松看着朝自己走来的郭皓,只觉耳中一片嗡鸣,窗外的雨点急促起来,像是快马加鞭抽打在他的心脏上。

  “不着急吃饭的话去我办公室谈谈合同?”

  郭皓轻飘飘一句话宣判了他的命运,似乎是窗外雨声太大扰的自己听不清,又似乎是自己不敢相信现实。

  刘青松又问了一句,“什么?”

  郭皓笑着伸出右手,“如果你同意的话,今天晚上我们就可以商谈合同细节。”

  “当然,我不保证首发,你得和另外一个辅助竞争上岗,得看教练组的意思。”

  刘青松心跳一顿,“那我AD呢?他……”

  “如果愿意的话,待会儿可以试训一下,给杰克当替补也挺好的。”

  林炜翔正在找金贡要签名,他没想到这种好事能轮到自己身上。

  他浓重的眉毛颇为喜感的挑了挑。

  刘青松去看林炜翔试训,期间手机传来讯息。

  来自NB战队的经理,他在“数天沉思”之后决定给刘青松和林炜翔一份替补打包合同,两人加在一起一共40W年薪,几乎是卡着LPL的最低工资线。

  刘青松抬头看了一眼神色还算满意的郭皓,顿时放下心来。

  NB?替补?

  一边去吧,本撕少要去S6冠军队!

  (热知识:LWX和刘青松同样是打包卖,但是在LPL的第一个赛季出场机会都不多,林炜翔打了35场小局,刘青松甚至只打了9场,长时间都是在打替补,二人和格瑞拉+奶爸的首发打包要求不一样)

  ……

  五角场附近的小区,林燃敲开苏橙的房门,手中握着一把湿漉漉的雨伞,另一只手里是一个银白色的铝箔保温袋。

  苏橙穿着厚厚的白色毛绒睡衣,暖黄色灯光倾泻下来,将她的身影在地面拉长。

  上海的冬天没有暖气,苏橙租的房子里只有一匹空调在呼呼呼向外吹着热风。

  “辅助和教练组找到新人选了吗?”苏橙给林燃倒了一杯温水。

  “辅助有了,两个人轮换,一个喜欢玩风女这种软辅,一个喜欢玩锤石这类钩子英雄。”

  “教练组现在还在商量,不出意外的话过两天应该就签了,”林燃喝了一口温水驱除寒气,“不过我今天来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嗯?”苏橙正在用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下载论文。

  “你头衔上的助理可以去掉了。”林燃把保温袋打开,里面是两人份的中餐。

  “可是这样就不算兼职了吧?我还是学生,签不了劳动合同。”苏橙愣了一秒回应。

  “没事,皓哥问过了,劳务关系就可以。”林燃把拿出一份碧螺虾仁和樱桃肉。

  “但是我只能做完S7,大二应该就没时间做这个了,”苏橙把保温袋里的东西全掏出来,“这怎么多了一份炒饭?”

  “当它是电灯泡就行了,咱们吃咱们的。”

  在林燃和金贡前往西班牙的最后时刻,YM新教练组终于尘埃落定,前OMG教练白色月牙。

  郭皓原本将目光放在三星白功勋教头homme身上,打算把手头剩余的钱全花出去请一个好教练回来。

  但是为时已晚,WE老板裴乐利用在电竞圈中摸爬滚打多年的关系在年度颁奖盛典前就将红米拉去了WE基地,一通利诱加忽悠让红米早早定下了签约意向。

  那时候涵艺才刚刚表达出不续签的意向,皓哥还在为金主赞助发愁,压根没来得及关注这件事。

  郭皓只能矮个子里拔将军,白色月牙在S5起码还带着冠军,索性就把他买了过来。

  同时两名辅助——预言家和刘青松以及替补AD林炜翔的合同也已经订立。

  由于之前都是默默无闻从来没混过LPL的选手,薪资水平都不高,三人加在一起打包直播合同,加上社保等等支出一年才花郭皓100W不到,打的就是一个性价比。

  ……

  12月6日,YM人员齐聚,为离开战队的成员们送行。

  涵艺和宁去了IG,林燃不知道是好是坏,毕竟涵艺一直瞧不上宁的训练量和训练方法;主分析师前往蛇队拿了一份溢价大合同;小明则去RNG组成全华班。

  离别时,就连一向冷静严肃的涵艺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水顺着眼眶悄然滑落。

  在YM的一年时间,他们已经踏足巅峰,可是未来的路究竟是平坦大道还是荆棘险途,谁又说的清呢?

  12月7日,LPL参与全明星的五名队员加上一群腾竞的工作人员坐上前往西班牙巴塞罗那的飞机,参加全明星赛。

  也就在这一天,拳头终于忍不住了。

  号令之旗在全球总决赛后在排位赛中的购买率飙升200倍,从原本的0.25%购买率奔向50%,这意味着每两局就有玩家选择出一件号令之旗。

  这件装备的出现极大压缩了发条、瑞兹、维克托这些中后期法核的生存空间。

  路人局对面10分钟裸一个号令之旗出来,这些法核根本处理不掉,通常情况下根本熬不到3件成形装备的发力期,基地就已经被推平了。

  拳头深谙‘谁火削弱谁,实在不行削刀妹’的准则,将号令之旗的价格提升至3200金币,然后把魔免属性变成减免75%魔法伤害。

  最后再把刀妹的W【飞天姿态】的数值向下一调,完美。

  今年的全明星赛分为绝对零度队和无限烈焰队,每一方三个赛区,通过各种形势的比赛积攒积分。

  林燃白天除了接受采访就是在酒店补觉,晚上再和西巴人跑去餐厅品尝美食。

  这次全明星solo赛强制全部30名选手参与,林燃被赶鸭子上架了。

  第一场比赛,他和坐在对面的鼠王用简单的英文沟通,两人商定用亚索带闪现+引燃来一场公平较量。

  英雄锁定的瞬间,现场的西班牙观众立马响起兴奋的尖叫声。

  他们希望看到一场精彩绝伦的对决。

  但是国内观众显然不这么认为。

  【整活了?就燃哥这个亚索水平不是我吹,钻石守门员的熟练度都比他强。】

  【还用钻石守门员?白银千场老亚索光论英雄熟练度就不虚他,那个还没等盲僧大招把敌人撞起来就接R的亚索我是真的服。】

  嚎哭深渊地图中,林燃和鼠王买出多兰剑面对面开始吹箫。

  林燃虽然亚索熟练度不高,但是他知道怎么打快乐风男。

  他上线后永远保证自己与对手之间没有小兵存在——亚索的Q【斩钢闪】如果穿过兵线命中敌人是不吸引小兵仇恨的,对线亚索切忌这一点。

  双方一遍消耗一边补兵,林燃成功抢2,踏前斩上前换血,结果被鼠王侧身扭开斩钢闪,他回身吃掉一个残血兵同样升2。

  林燃普攻打破鼠王被动护盾,然后打算再E回去,但是鼠王不依不饶,跟上前去继续输出。

  本场solo赛解说是昊凯,平时他一口气解说到团战就会触发氧气瓶被动,上气不接下气,像是刚跑完一场马拉松。

  “Ran丝毫不慌,他要借助兵线进行反打,两个人开始互拼了!”

  “双方引燃都挂了上去,血瓶磕掉,尽管Ran刚刚的第一个Q空了,但是小兵输出太给力了,他血量占优!”

  昊凯嗓音随着现场两个快乐风男血量的不断降低而逐渐沙哑。

  林燃又一记斩钢闪刺中鼠王,他身上已经有两层旋风烈斩效果,下一个斩钢闪会吹出旋风。

  鼠王同样叠出风来,两人继续普攻换血,在脑中计算着对手的下一个Q。

  林燃知道双方身上都存了一个闪现没交,这波对拼获胜的关键就在于这个风能不能吹中。

  他看到附近有一个半血敌方小兵,心生一计。

  “这才两级双方就要决出胜负了吗?”

  在昊凯几近声嘶力竭的沙哑声音中,林燃E踏前斩朝着那只小兵位移而去,同时手中旋风准备呈环形剑气卷起!

  鼠王知道自己的旋风冷却要比林燃慢上一丁点,这个血量一旦被吹起来就是死。

  他看着林燃向那只小兵位移而去,目光一凝,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对手要用EQ闪。

  鼠王周围的敌方小兵之前都被他E了个遍,留给他的反应时间不多了。

  他迅速做出判断。

  向前闪现!

  在鼠王交出闪现的那一瞬间,林燃也同时交闪!

  “果然是EQ闪……什么情况?”昊凯尖利到破音的嗓音中充斥着难以置信。

  不光是解说,观众也是一脸懵,他们看着两名亚索在一瞬间完成了移形换位,鼠王移动到林燃原本的位置上,而林燃闪到了鼠王的位置上。

  按理来说鼠王预判了林燃的EQ闪,但是鼠王依旧被吹了起来!

  残血的鼠王在半空中被林燃普攻戳成残血,而后双方落地,各刺一剑,鼠王倒地,林燃100血险胜!

  现场大屏幕迅速给出慢动作回放。

  全世界正在收看直播的观众目睹了匪夷所思的一幕。

  林燃回身EQ小兵,而后尝试用闪现将旋风拉到鼠王原本的位置上。

  但是他似乎是不常练习这个操作,手指反应慢了一些,EQ闪居然没成功,旋风依旧在原地卷起!

  而鼠王的预判闪现正正好好撞在了这道旋风之上!

  【我要笑死了,林燃这个亚索哈哈哈哈】

  【林燃:没想到吧?爷压根就用不出EQ闪。】

  【鼠王:嗷呦……他太菜,我急了!】

  弹幕嘻嘻哈哈笑成一片,谁也没想到这局Solo赛的结局居然如此玄幻。

  鼠王没想到猜到了开头,却没算到结局。

  “你是算到我会闪现吗?”鼠王带有泡菜腔调的英语问他。

  “真不是,我基本没玩过这英雄,就是手生。”林燃无奈的笑。

  涉险过关之后,他倒在了smeb手中。

  两人依旧用亚索solo,但是smeb这次没上当,等着林燃自己失误,成功完成单杀。

  不过林燃也不气馁,决定在下午的克隆大作战中证明自己。

  绝对零度队和无限烈焰队各派5名选手参加克隆大作战,每一方的5人只能选择同一个英雄。

  “Lee  Sin……”林燃坐在位置上就开始找身边的队友商量选用盲僧。

  jankos欣然允诺,来自闪电哈士奇的karsa在瞥了一眼厂长之后也锁下盲僧。

  “你个小兔崽子是想让我死是吧?”厂长用经典死鱼眼瞪着林燃。

  “这波我要秀操作,得证明一下手速。”林燃正色道。

  尽管厂长早就做好了被娱乐的准备,但是他没想到对方居然也选了五个盲僧!

  “十个盲僧!这是要踢足球吗?”解说席的娃娃开始坏笑。

  “你先说清楚,谁是球?”米勒也乐的不行。

  “我当球,我当球可以了吧?”娃娃连忙往回找补。

  当球的毫无疑问是厂长。

  现场的其余9名选手虽然不都是打野,但是盲僧这种全民英雄也算熟练,只剩下厂长一人反应过慢,就连摸眼速度都比别人慢上一截。

  整场比赛厂长一直在被各种花式回旋踢。

  林燃这场娱乐赛要证明自己绝非手残党,操作力求花里胡哨。

  盲僧W闪极限距离位移突进将对手踢成糖葫芦;回音击贴近对方身体,W摸眼侧方拉开距离,而后R闪一踢三。

  最后还尝试性的用天音波命中小龙,而后回音击下龙坑,空中向龙坑上方插眼,惩戒抢下小龙的同时摸眼离开。

  操作行云流水,直接被场外观众做成了GIF图。

  最后一天,乌兹solo赛决赛直落两盘,击败弯弯版小虎maple,夺得他今年收获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冠军。

  全明星赛圆满结束,林燃以为自己总算可以轻松放一个月假,但是没想到腾竞又开始搞骚操作。

  “LPL选手在峡谷之巅重置后的段位必须保持在钻一?哪个天才想出来的鬼主意?”林燃看着郭皓手中的文件,一脸讶异。

  “S7在国内举办,腾竞要把峡谷之巅的招牌打响,这个服务器就是开服时火了一阵,你当时还拿了个峡谷第一的称号……之后LPL的职业选手都是在韩服排位训练,腾竞非常不满意,要大家回流到峡谷之巅,组成真正的实力大区。”

  “打不上钻一会怎么样?”

  “现在的明文规定是不让参加LPL比赛,我估计最后肯定不会这么执行。”皓哥看了一眼手中文件,“但是以防万一,你们还是冲冲分吧。”

看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