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教练我想学综合格斗 > 第一章:梦开始的地方

第一章:梦开始的地方

  “这,是哪儿?”

  伴随着头脑的一阵恍惚,楚言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视线略显模糊,甚至还带着一些血色,但这也不难让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手术室里。

  一群医生和护士正围在他的身旁焦急地忙碌着,或许是因为实在有些太过忙碌了,他们甚至没有在第一时间给他的脸上盖上手术布。

  这使得楚言有机会打量起了四周的环境。

  他们,是在准备给我做手术吗?

  逐渐清晰的思维,让楚言得出了这样的一个结论。

  哦,对了,我好像是在赛场上被打倒了······

  大概是终于想起了些什么,楚言无力地出了一口气,晕眩的大脑和阵痛的胸口让他渐渐恢复了些许对于之前的记忆。

  楚言是一个MMA综合格斗选手,算不上多么专业,可能还有些业余,所以只能参加一些小型赛事,甚至有点难以养活自己。

  但是他却是真正的热爱着这一项运动。

  他喜欢站在格斗笼里的感觉,因为每当他用手轻抚着笼壁的时候,他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

  他喜欢挥拳时的风声,因为这代表着气流正在亲吻他的手臂,微风正在拂动他的汗水。

  他喜欢去聆听观众的欢呼,因为那种山呼海啸,足以让人热血沸腾。

  他更喜欢与对手交手时的快感,喜欢那种毫不遮掩甚至带着一点残忍的野蛮。

  因为只有身在其中的时候,他才可以肆意地去宣泄自己的情感,不用作任何的掩饰,只需要将它们都融入自己的拳头里,然后再打出去,就能够得到对手的回应。

  他是那样的专注于此,以至于他甚至不顾自己先天性的心脏缺陷,也毅然决然地走上了这条道路。

  说他无知也好,说他找死也罢,但是在他看来,这就是他的梦想。

  他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也没有伴侣,所以他不会拖累到任何人。

  他可以对自己的生命负责,所以他才做下了这样的一个决定,让MMA成为他的所有。

  为此,他隐瞒了自己的身体状况,签署了一份免责协议书,买了一份保险,交给了社会福利机构。然后便带着将每一次都当做最后一次的决意,无所顾忌地踏上了赛场。

  他享受着每一场比赛,享受着每一次拳拳到肉的沉重。

  他是那样的热衷于此,因为这能让他感觉到,这能让他切实的感觉到,他那颗残缺的心脏,原来也可以迸发出如此蓬勃的生命。

  楚言是有天赋的,他的技术在他当前的阶段中几乎可以说是没有对手,这使得他在出道的两年来从未被打败过。

  直到最近的一次比赛,他被对手一拳击中了胸口,然后又被一拳打中了下颚。他这才体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失败,当然,也有可能是最后一次。

  他晕了过去,而等到再次醒来时,他便已经出现在了这里,出现在了这间手术室中。

  我这是,快要死了吗?

  楚言这样想到,因为他发现他的心脏正在快速的衰弱。

  不过他却并不后悔。

  以至于在再一次失去意识之前,他的脸上甚至还露出了一个笑容。

  那是一个释然的微笑。

  呵,还真是痛快的一拳啊,真的是,谢谢了······

  能够死在他最热爱的赛场上,这或许,便是对他这短暂的一生最大的慰藉了吧。

  只是,终归是有些遗憾不是吗。

  我还没能来得及站在更大的赛场上,去证明我自己。

  我还没能来得及振臂高呼,然后去捧起一座只属于我自己的奖杯······

  ······

  “啊!”一间昏暗的房间里,一个身形单薄的少年惊叫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的脸上满是汗水,嘴中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就像是一个刚刚被救上岸的溺水者,带着一丝劫后余生的茫然,愣愣地环顾着四周。

  “我这是,怎么了?”楚言喃喃自语着,低下头,审视起了自己的手掌。

  这双手与他印象中的完全不同,没有粗大的关节,也没有磨损的老茧,只有一种像是女人一样的纤细和洁白。

  这是,我的手吗?

  楚言愕然地想着,起伏不定的胸口,也渐渐平复了下来。

  我不是,死了吗?

  紧紧地皱着自己的眉头,楚言感觉到自己的思绪很乱,乱到,甚至让他有些头疼,哦不,应该说是头疼欲裂才对。

  而这种混乱,也正是他会惊叫着坐起来的理由。

  “唔。”吃力地抬起手捂着自己的额角,楚言痛苦地闷哼了一声。

  他明明记得,他应该已经死在了手术室里才对。

  可是为什么,他会再一次醒来,而且他脑海里似乎还多出了一段记忆,一段本来应该不属于他的记忆。

  同时,更让他难以理解的是,这段记忆的主人,似乎也叫做楚言。

  楚言,一十六岁,滨海市第一高中高一新生······

  “该死的,这些,都是一些什么啊······”

  随着越来越剧烈头痛,楚言艰难地出声说了一句,接着,便再一次晕倒在了床上。

  ······

  傍晚的斜阳,将小镇的街道照得安静且美好,略带着些绯色的晚霞,混杂着几缕金红铺洒在空中,叫人忍不住地为之注目。

  可能是在鸣叫的麻雀,扑闪着翅膀飞离电线杆的时候。

  房间里的楚言幽幽地转醒了过来。

  他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的梦,而这个梦,也终于让他认清了眼下的状况。

  他叫做楚言,他,穿越了。

  在某一个时刻,楚言还以为自己成了某本三流网络小说的主角。但是,现实却告诉了他,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他确实穿越到了一个同样叫做楚言的少年身上,更凑巧的是,这个少年还刚刚因为车祸失去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

  好嘛,这不就是一个典型的穿越模板吗。

  只不过在接下来的了解中,楚言却还在少年的记忆中发现了一些其他的细节。

  首先,这并不是一个符合他常识的世界。

  因为男女的比例失调,和女性先天性的体力优势,这个世界,似乎是一个母系社会。女性占据着社会的大部分主要位置,男性与女性的人口比例是一比十,且女性天生具备着比男性更加优秀的体能。

  这就导致了在性别的观念上,它与楚言所了解的上一个世界几乎可以说是完全颠倒的。

  女婚男配,欺女霸男,女追男隔座山,男追女隔层纱,等等等,这些成语和短句都被倒了过来。甚至,就连历史上的人物都出现了性别的颠倒。

  一世枭雄曹襙居然是一个喜欢人夫的白脸妇,浪漫洒脱的李柏居然也成了女人,还曾为一个叫做杨玉焕的美男写过诗。历代的名将帝王也都变作了女性,反而是武择天,成了唯一的一位男皇帝。

  这一系列完全颠倒的世界观,让楚言花费了好长的一段时间才算是勉强接受了过来。

  不过,对此他倒是并没有太过在意,毕竟无论是在哪一个世界,他只要能够继续追逐他的梦想就好了。

  说白了,就是他只想打拳。

  值得庆幸的是,这一具身体并没有什么先天性的缺陷,心脏也很健康。这让楚言欣喜无比,甚至有了一种想要大叫一声来发泄喜悦的冲动。

  确实,如此的一副身体,对于他来说这实在是太棒了。可以不再有所保留的去锻炼,出拳,奔跑,可以肆意地挥洒汗水。毫不夸张的说,此时的他,已经开始期待未来的样子了。

  “就是身子骨还有些弱啊。”楚言笑着,看了一眼自己消瘦的手臂。

  “不过没关系,这些都是可以锻炼起来的。”

  对此楚言很有自信,毕竟在上一世,他能把那样一具残破的身体锻炼成一件“兵器”。这一世,面对这样一副健康的体魄,他又有什么可以担忧的呢。

  可惜,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男性身体,几乎没有可能锻炼出什么有力的肌肉。简直就像是专门用来观赏的物品一般,和女性的身体素质有着本质性上的差距。

  “对了,倒是还有一件事,需要留意一下。”楚言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回想起了自己的记忆。

  就在他穿越过来的前一天,少年的父母刚刚举办了葬礼。

  但作为一个未成年人,按照当地的法律,少年是没有直接继承财产的权力的。所以他要被过继到一个直系亲属的名下,接受抚养。那名亲属将会成为少年的监护人,并且拥有少年父母财产的处理权。

  这本来是一个固定的流程,可是少年的直系亲属却都已经不在世了,就连他的大姨也已经在两年前死于了一场意外事故。

  于是,少年便被过继到了他大姨的养女名下。

  这名养女明天就会来接他。

  嗯,按照少年的记忆,这位他并不怎么了解的堂姐,是一所二流本科大学的在读生,兼职做着一个漫画家,但是显然不太出名,收入也就是一个饿不死的程度。

  平时的生活邋里邋遢的,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宅女。以至于少年对她的印象着实不太好,说的严重点,可能还有一些厌恶。

  楚言对此,倒是始终保持着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别的什么都行,只要别是一个太过难以相处的人就没问题。

  总之,知道她明天会来接自己,心理上做个准备就是了。

  楚言如此想着,从床上站了起来。

  现在他要去弄点吃的,然后休息一下,再准备锻炼。

  作为一个MMA综合格斗选手,楚言有着一张严格的作息时间表,毕竟规律的生活作息是改善身体的第一步。

  走到客厅里,打开冰箱,发现里面还有两个面包和一瓶牛奶。考虑到自己眼下的状况,楚言也就没有追求什么营养,将它们拿出来拆开,便囫囵地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

  面包的味道并不怎么好,所幸牛奶还算香醇,抵消了面包的那股酸味。

  “呼。”

  吃完了这顿所谓的“晚餐”之后,楚言坐在沙发上休息了四十分钟,接着就开始做起了锻炼前的热身运动。

  必须承认的是,即使已经有所准备,但是这具身体的孱弱程度,还是有些超出了他的想象。

  只是一套热身做下来,他就已经气喘吁吁了。

  “真是糟糕的感觉。”

  不过很快,当他趴在地上做了第一个俯卧撑的时候,他就又体会到了一种全然不同的滋味。

  很累,是的非常累,这具身体几乎没有什么力气,即使只是做一个俯卧撑都显得相当吃力。

  但是他能感觉得到,他的心脏依旧在有力地跳动着,并且伴随着他的呼吸,跳动得愈加沉重。

  对于楚言来说,这种感觉显然是相当陌生的。在上一世的时候,每次进行激烈训练时,他的心脏都会出现衰竭的现象,使得他不得不停下来休息。

  然而现在,那种纠缠了他一生的无力感似乎已经彻底消失了。相对而来的,是全身加速流动的血液,和拼命涌进胸腔的空气。

  于是楚言接着做了第二个俯卧撑,然后就是第三个,第四个。

  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直到做到第二十个的时候,他的手臂已经开始不住地颤抖,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腰背似乎都在痛苦的呻吟。

  但是楚言的脸上却始终带着一个笑容。

  酣畅淋漓,没错,此刻的他只能想到这样的一个词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他从未如此的畅快过,任由着汗水浸湿自己的衣裳,这种感觉,足以让人上瘾。

  知道过量的运动反而会造成负面效果,所以只是做了四十个俯卧撑,楚言就停了下来,然后便将身体一翻,躺在了地上。

  他把臂弯搭在自己的鼻梁前,半遮着自己的眼睛,胸口起伏不定,可嘴角却依旧忍不住地微微翘起。

  “哈,哈哈哈······”

  略显昏暗的房间里,传来了少年孤独的笑声。

  一滴不知道是眼泪还是汗水的东西,顺着他的臂弯流下,滴落在了地板间。

  太好了,几乎已经无力再站起来的楚言这样想到。

  能够这么健康地再活一次,真的是太好了······

  直到笑声渐渐平息,楚言才缓缓地抬起了自己的手来,虚握向天空。

  他的眼眶微红,但目光却无比坚定。

  这一次,我一定要紧紧地抓住我自己的梦想,不会再放开了。

看过《教练我想学综合格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