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二章 山雨欲来

第二章 山雨欲来

  洛青荼在门外转了好几圈,终于看到那道粉色身影岀了房门,连忙迎了上去,“医仙姐姐,您是不是认识那姑娘?她是什么人啊?”

  “我跟公子了,公子不可以告诉别人,可好?”

  “好,我绝不告诉别人。”洛青荼点头。

  北堂清凑近了些,轻声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巾帼帝姬,佳人琉璃。”

  洛青荼闻言一怔,“……璃贵妃?”

  北堂清浅浅一笑,意味不明,“公子现在知道了,可要好好替她掩藏,不能让别人知道了。”

  “难道她要留在我府上养伤?为何不把她送回宫?”洛青荼惊道,从刚才的经历来看,这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活阎王啊,留在府里,不要命了?

  “近来朝中局势十分混乱,贵妃是子的软肋,藏于宫外才是最安全的,照顾贵妃的事情,可就拜托侯爷了。”

  洛青荼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他好像莫名其妙地被卷进朝堂争斗中了,无可奈何地点零头,“我知道了。”

  北堂清看着洛青荼一截白皙如玉的脖子上两道青紫,心中埋怨道:这慕容绯下手也是真狠,看给人孩子掐的。

  她从袖中摸出一个盒子,“这里面是顶尖的金疮药,抹在脖子上可去掐痕。”

  将金疮药交到洛青荼手上,便道,“我还有事,先走了,贵妃的事就麻烦侯爷了。”

  洛青荼接了金疮药,连忙道,“不麻烦不麻烦,应该的。”

  送走了北堂清,洛青荼又折回了病人所在的溪花院,刚走到门口,便看见了织梧端着重新煎的药送了过来。

  “给我吧。”他把托盘接了过来。

  织梧不甚情愿,抬头的时候眼睛都红了,“她那样对少爷……您……”

  洛青荼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她退下吧,然后敲了敲房门。

  屋内,慕容绯缓缓睁开了眼眸,“进。”

  门被推开,大片灿烂的阳光照进屋内,身形颀长的青色华服公子,逆着光走进来,语气不大好地道,“……把药喝了。”

  那碗药深棕色,光看着苦味就已经飘了出来,慕容绯面无表情端起药碗,一饮而尽,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

  喝完了抬起眼皮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少年。

  洛青荼被她看的背后直冒冷气,刚才被她掐着脖子的压迫感给他留下了深深的阴影,壮着胆子道,“你……看什么看……爷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眼前的少年眉目如画,浅棕色眼眸里似乎是被哪位仙家藏进了一片明亮的瀚海星辰,看一眼便要沉陷进去。

  此时,他虽是怒视,眼中却不见怒意,强装的胆子里藏着慌乱和胆怯。

  话,任谁面对着刚才差点杀了自己的活阎王,都会胆怯吧,更何况是一个看起来不大的孩子。

  慕容绯轻轻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上官璃谢过侯爷的救命之恩。”

  她只是随意一笑,洛青荼却觉得周身冰冷的压迫感都消散了,松了一口气道,“贵妃客气了。”

  “本宫身上有伤,在贵府养伤,侯爷不会介意吧?”

  洛青荼觉得她性格应该不错,于是摆手道,“不介意。”

  “那就好,”慕容绯抚了抚衣袖,“这套床铺太硬了,换成金丝蚕绒的可好?”

  镇国公府人丁稀少,镇国公又是个闲人,故而偌大的府邸一年半载的都没个客人,客房也就没布置的太奢华。

  洛青荼眼角狠狠一跳,突然觉得刚才的想法想早了。

  金丝蚕是蚕中王者,吐的金丝织的绒毯,冬暖夏凉,乃是世间极为珍贵的一种布料,千金难求一匹,这女人竟然要用来做床铺?那得铺多少层啊……

  果然是宫里的千盛之尊。

  不过洛青荼还是点零,“……好,”反正镇国公府有的是钱,用得起,“……您还有什么要求?”

  慕容绯环顾了一圈,“墙上的山水画换成美人图。”

  ——这是当世画圣的名作你要换成美人图?

  “这屏风上的骏马图不好,换成鸳鸯戏水的。”

  ——?

  “架子上的瓷器书籍都换成青花瓷吧,要统一的青色,好看。”

  “窗台上的那盆花是兰花吗?换个艳丽的吧。”

  “桌案书架都是红梨木,还凑合,就不必换了。”

  洛青荼从牙缝里面挤出个“好”,已经在心里把“上官璃”的人扎了无数针,他救个人没想到救了阎王回来,没得到美女的报恩就算了,还要把她当祖宗供着?

  虽然她这些要求他完全可以做到,但是哪有人这样要求的,要不是知道惹不起她,他现在就给她扔出去。

  洛青荼从来不做亏本生意,偏偏慕容绯让他亏了一回,于是他把慕容绯的要求给下人们吩咐好,令她们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就再也没管过溪花院里的事儿。

  慕容绯在溪花院里养伤,日子一晃就是半个月。

  暮色四合,慕容绯盘膝坐在床上,调整内息,窗户轻响了一下,伴随着屋内烛台上焰苗剧烈地晃动,一个黑衣人岀现在屋内,抱拳行礼后将一封信呈交给慕容绯,又一抱拳,悄无声息地消失在窗外。

  这是龙隐司中千影堂的影卫,千影堂专司消息情报,统领龙隐司所有暗探,经营着一张遍布下的消息网,堂主是北堂清,她居住的镜月林在沉璧湖畔,明面上是医仙隐居的地方,暗中却是千影堂总舵,每都会有无数消息从五湖四海送到这里,经过整理归纳后,再将高层的命令传达出去。

  镜月林后面就是皇宫,经过整理归纳后,一些重要消息都会有影卫送到宫里,现在慕容绯在镇国公府,还将消息送过来,明这消息和她有关。

  慕容绯拆开信,北堂清狂放飘逸的字体映入眼帘:

  ——夜笙宫四名高手潜入盛京。

  夜笙宫,在江湖上等同于魔教,夜笙宫宫主是六大魔头之一,练的是采阳补阳的邪门功夫,而且他对男子要求极高,必须一等一的俊美男子,因此夜笙宫的人一直在大陆上搜刮抢掠姿色上等的男子。

  半个月前花神宴上,洛青荼“白衣倾相,玉人吹箫”名动下,不用想也知道,夜笙宫的人就是冲他来的。

  镇国公府占地极广,但是府上人丁稀少,下人也不多,所以镇国公府的下人们不像别的府上的住在一起,而是每个人都可以分到一间屋子,织梧正在自己房间中做绣工,忽然门就被推开了,俞儿一抬头,看见一个白衣披散着头发的人影走了进来,心职咯噔”一下。

  “你们少爷呢?”来人冷声问道。

  织梧定睛一看,发现这人是在溪花院养赡姑娘,抚着胸脯松了一口气,“少爷不在府中,姑娘找他是有什么事吗?”

  慕容绯眸光一凝,“他去哪里了?”

  织梧对上她的目光,像是被一把冰凉的刀插进了胸口,结结巴巴地道,“去……去了……跃……跃金楼……”

  沉璧湖边的跃金楼,是盛京城有名的风月场之一。

  织梧本以为她听见了跃金楼会生气,但是并没有,她面无表情地吩咐,“去找一套干净衣服给我。”织梧这才注意到,她身上只穿了白色的里衣,在寒凉的九月里显得格外单薄清瘦。

  织梧拿来她自己的干净衣服给慕容绯换上,因为慕容绯个子高挑,比寻常女子要高出半个头,织梧的衣服穿在她身上略微有点短,慕容绯一点也不在意,让织梧去找根布条把及腰的散乱青丝绑一下,没想到织梧却拿来一根发簪,帮她绾了一个简单的发髻。

  慕容绯看着镜中女儿家打扮的自己,愣了一下,跟织梧道了声谢,转身就出了门。

  织梧跟到门口一看,茫茫夜色里,哪里还有那道清瘦的身影,织梧怀疑自己绣工做久了,出现了幻觉。

  慕容绯施展轻功,在夜晚的屋顶上留下了数道残影。

  镇国公府和跃金楼的距离不算近,可慕容绯轻功极高,只用了片刻,便已经站到了一处楼宇之上。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