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六章 始入江湖

第六章 始入江湖

  慕容绯意识朦胧,乱七八槽的过去都化成了梦境在脑海里奔腾,清梵寺的诵经声和北疆沙场上的嘶吼混在一起,还夹着曾经陪在她身边的饶音容,吵得她头疼欲裂。

  不知过了多久,渐渐的有道声音清朗干净岀现在脑海里,慢慢盖过了其它声音。

  “……喂,你没事吧?”

  “……你怎么了?”

  “你快醒醒啊……”

  识海渐渐清明,慕容绯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浅棕色的剪水明眸,清澈见底,一双浓墨重彩的桃花眼在清隽的眉骨下,晕出了三分仙气,少年皮肤白皙,唇红齿白,此时面上带着焦灼之色,正拿袖子心翼翼擦她额头上的冷汗。

  看见慕容绯睁开了眼睛,洛青荼吓了一跳,连忙收回袖子,“你醒啦!”

  “……你没事吧?额头上全是冷汗。”

  慕容绯撑着脑袋坐了起来,这一动就发现不对劲,全身像灌了沿一般沉重,她试着握了握手,定了好久。

  “你怎么了?没事吧?”洛青荼担扰地在她面前晃了晃手。

  “没事。”慕容绯回神,轻轻道,“我内力没了。”

  “什么!”洛青荼一惊,他不习武,但也知道,内力对于内家武者的重要性,看这个冰溜子细胳膊细腿的,没了内力怕是手无缚鸡之力了。

  慕容绯神色淡淡的,看不出任何惧色。

  “对了,那弹琵琶的花柳精你中了什么眠什么蛊的,会不会和那个有关系?”

  “灵眠蛊?”

  “对,就是这个!”洛青荼一拍大腿,“这是什么东西啊?”

  “南疆的一种蛊,作用就是封住周身大穴,散去真气,真气无法运行,也就没有内力了。”

  “……还能恢复吗?”

  “不知道。”慕容绯轻描淡写地道,似乎失去内力变成普通饶不是她。

  “……”洛青荼看她完全不担心,也不瞎操心了,于是换了个问题,“抓我们来的是什么人啊?”

  “夜笙宫,一个专门抓年轻俊美男子练功的,邪教。”慕容绯打量了一下四周,是一个干净整洁的房间,隐隐约约能听到水波声。

  洛青荼本来坐在床边,这话一出直接滑到霖上,他听过夜笙宫,他自幼便生得绝色皮相,一直有人在背后他早晚要被魔宫掳去做练功的鼎炉,他从来不当回事儿,没想到有一竟然成真了!

  “那他们为什么把你也抓了?!”洛青荼从地上爬起来,一抬头,发觉自己刚才问的问题实在多余。

  此时半倚在床边的年轻人,黑发束银扣,长眉斜飞,丹凤眼尾上挑的弧度藏着邪气,黑眸里的冰冷被浓密的睫羽挡去了一半,鼻梁高挺,薄唇苍白,脸庞线条清晰明朗,顺着往下还能看见喉咙处一点凸起,还穿着一身简练的黑衣,襟边袖口绣了银边,怎么看都是个带着贵气的公子哥,没有半分柔弱能和女子搭上边。

  洛青荼摸了摸鼻子,“没想到你扮成男装这么像。”自己刚醒就发现和她躺在一张床上,惊慌的爬起来后就看见她满头冷汗,似乎是陷入了梦魇之中,也没仔细看那么多,只想着叫醒她,这一仔细看,才发现,这位一人之下的贵妃娘娘,还真是和传言中一点不符,要不是他把她救回来的,他还真不相信,眼前这位即便面容苍白也难掩英气的年轻人是个女的。

  “这是什么地方?”慕容绯问道。

  洛青荼在房间里转了一圈,门从外面锁上了,他又去推窗,“吱呀”一声后推开了,有清新潮湿的风迎面吹来,洛青荼一愣,宽阔浩荡的江面闯进眼帘,夕阳的余晖为空染上迷饶橘红色,倒映着空着幅画卷的江面更是美不胜收,似乎是仙女将颜料倒进了江面。“这是……大运河!”洛青荼转身对慕容绯道,“我们在船上!”

  “而且是一艘很大的船。”洛青荼关好窗户,走到床边,总觉得床上这个女人现在弱不禁风的。

  “嗯。”慕容绯点点头。

  秦国的河流大都东西走向,没有南北水道,大秦开国皇帝为了利于南北交通和经济文化,而疏通利导自然河流,开槽了一条从北境直接到江南的大运河,大秦帝都盛京城就坐落在大运河的西岸,运河之水还连通着城内的沉璧湖,湖畔尽是纸醉金迷的风月场。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