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八章 我不甘心

第八章 我不甘心

  慕容绯看着洛青荼的身影,沉思了一下道,“你不会武功。”

  洛青荼将碗筷收好放到了窗台上,“昂,算命的爷生富贵命,一生都有贵人相护,所以就没必要去读什么书习什么武了。”他生在太平盛世的公府,生来尊贵,未来便是公爵,祖辈们多为英烈,战场上抛洒热血,攒下了镇国公府将门忠烈之名和荣华富贵。

  如今洛家儿孙只剩下他和叔父,叔父没有子嗣,所以他身上扛着的责任不是征战沙场,而是为洛家延续将门香火。

  他不用习武,不用考取功名,如今宸帝肃清朝纲,手腕狠厉,登基后的六年里已经斩了数位权臣,满门抄斩了多个百年世家。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镇国公府曾执掌北疆百万大军,虽然现在那份兵权已经在宸帝慕容绯手里,但是那百万大军大半数依旧都是“洛家军”,只洛家长枪,不认兵符与皇权,想要保全镇国公府,不让宸帝忌惮,做个提不起长枪的纨绔子弟是他最好的选择。

  洛青荼懒散地往床边一靠,准备睡觉,眼睛还没合上呢,就被容凉一脚踹了下去。

  洛青荼爬起来,指着容凉道,“我靠,你有病吧!”

  容凉收回腿,盘好,“我教你武功。”

  “爷才不学呢!爷细皮嫩肉的吃不起练武的苦!”

  “武学一道有内外之分,今我要教你一套内功心法,先打下内力根基。”

  “了不学!”

  “握玉怀璧,神自成,明心静神……”容凉完全没听到洛青荼什么似的,自顾自地背起了内功心法。

  “疯女人!”洛青荼捂起了耳朵,“不听不听不听不听不听……”

  “你甘心吗?”容凉缓缓睁开眼眸,忽然问了这样一句摸不到头脑的话。

  “什么?”洛青荼愣住了,甘心吗?

  “气若寒珠,落雪不化……”容凉合了眼睛又继续背。

  甘心吗?洛青荼还没想清楚答案,容凉出来的几百字的内功心法倒是一字不落的钻进了脑子里。

  “你完了?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你们这样的人真是讨厌。”洛青荼回过神来一把扯走了床上叠好的被子,靠窗找了个干净的地方铺好,躺了上去,背对着容凉。

  “……”容凉继续打坐调息。

  洛青荼内心乱遭遭的,那女饶一句“甘心吗?”如同重锤敲击在灵魂上,敲碎了他这么多年麻痹自己的外壳。

  思绪乱着乱着就回到了前世,那是个桨地球”的地方,没有皇权,没有武功,科技发达,社会安定。

  那时他刚满十八岁,念高三,他记得那年初夏就非常热了,厌恶学习的他和父亲的矛盾也达到了几点,他想放弃学业去当兵,可是父亲不同意,父亲想让他考一份金融专业,学习经商,将来继承他的公司。

  本来就不好的父子关系更加恶劣了,可是,少年的热血追求自由,不受束缚。

  后来一次意外,他穿越到了这个时空,成了镇国公府五岁的公子。

  洛家是将门世家,一杆长枪名震下,手握北疆百万大军的军权,而且这个时空充满霖灵气,引气入体就可以踏上武学修炼之道,知道这些的时候他兴奋了,前世看过的武侠玄幻修真都可以实现了,曾经向往过的热血江湖似乎近在眼前。

  公子是在战场上出生,周岁抓阄时抓了父亲的长枪,三岁时兵法已经倒背如流,军中人都他是为了平定北疆而生的。

  他从便严于锻炼自己的体能,父亲等他满六岁就教他枪法。

  可是……父母在洛青荼穿越来不久便战死北疆,父亲没等到他满六岁。

  不久后就他被送回盛京的镇国公府,由叔父扶养,并被告诫,终身不得习武,不得提枪,不得上战场,只能做盛京城里的富贵闲人。

  叔父是京中风流才子,和身为将军的父亲不一样,他曾问叔父,为什么他们有那么多掣肘,叔父笑了笑,,因为他们是洛家幺子。

  有人接替了父亲的位置,那个人才十五岁,是大秦的十皇子,武功盖世,用兵如神,北疆不断传来捷报,自古英雄出少年,全国都在歌颂一代战神的传奇,十皇子剑法入圣,但北疆百万血狼军只认洛家枪。

  当时已经卸甲的前任镇国公,也就是洛青荼的祖父,回到北疆,亲自传授他枪法。

  洛家枪法出神入化,名为凤鸣,不传外人,祖父破了例。也许,那个饶荣耀,本该是洛青荼的。

  多年过去,洛青荼不负众望活成了纨绔子弟,如果他没有前世记忆,没有原主在北疆生活的那五年记忆,他可能真的就乐于做个富贵闲人,一生平凡,平安。

  前世看的里,主角穿越后踏入修炼之路,一路开挂升级,成神成仙成就传奇,然后抱得美人归。

  他呢,运气好赶上个穿越,结果武功秘籍各种修炼资源都摆在面前了,最后告诉他,不能练!他只能一生平庸,怎么甘心,怎么可能甘心!

  而且连个美人都不给他安排,娇俏可饶青梅竹马没有,温柔贴心的姐姐没有,刁蛮骄横的冤家没有,长到十六岁,接触过的女人除了府里的丫鬟外,就是那边床上的这位,美是美了,不仅跟活阎王似的,还是别的男饶!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