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十八章 险象环生

第十八章 险象环生

  她已经死过一次了么……洛青荼觉得此时冰蓝色包围的那道身影,消瘦而孤独,她的身上蒙了太多神秘的色彩,让人总想去探究那淡漠的表象下有什么样的故事,双脚不受控制的就朝她走过去。

  衣襟带起的风拂过地上生长的冰蓝色花朵,花朵成片成片的随风消散,不留一点痕迹。

  “这些花……”洛青荼见状停顿了下。

  “只是冰魂蝶留下的幻象而已。”谢岑临道。

  冰魂蝶因为冰魂花而生,死后会化成一冰魂花的幻影,片刻后,风吹即散。

  洛青荼走到她身边,拉起她垂在身边的手,她为了让伤口不凝结,竟然将银簪的尖部戳在血管里,整个手都血淋淋的,洛青荼看的心都揪起来了,他把银簪拿下来扔掉,从自己袖子里抽出一条白色绢帕在她手腕上绕了几圈系好,仔细地给伤口包扎上。

  “以后别这样伤害自己了。”

  容凉闻言抬头,江风吹散了她额前的碎发,露出了一双硕大漆黑的瞳仁,里面没有一点光,冰冷无机质,不带一点的感情色彩。

  对上这样一双诡异邪气的眼睛,洛青荼心里一惊,似乎下一秒就要陷入那里面无尽的黑暗中,下意识的就要甩开她的手,远离她。

  但是洛青荼强行压下了本能反应,没有动,依旧捧着她的手,坚定地注视着那双诡异的眼睛。

  容凉感受着他那双手上传来的暖意,他琥珀色的眼瞳在黑暗中,似乎泛着淡淡地金色,温暖的光驱散了黑暗,直直的照进了灵台深处。

  一阵江风吹来,洛青荼看着容凉眼睛里的黑暗一点点散去,恢复了清明。洛青荼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刚刚的那一阵风似乎把她周身恐怖的阴鸷威压都吹散了,又回到了冰凉的淡漠福

  “福生无量尊,你们俩还要深情注视到什么时候?”谢岑临无奈地道。

  洛青荼放下容凉的手,“这里太危险,我们走吧。”

  容凉轻轻点了下头。

  谢岑临的表情又回到了之前的似笑非笑的模样,看着他们俩,眼神怪怪的,有惊讶,还有喜悦?洛青荼在心里骂了一句神经病。

  他们三个要走了才发现门口已经爬满了紫色的蝎子,披着斗篷的瘦身影已经追了过来,容凉抬了抬手,屋子里的冰魂蝶们成群结队的飞扑了过去,瞬间冻出了一片“冰原”,他们三个趁此迅速逃离。

  整个楼船上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这艘船上除了冲着隋侯珠而来的江湖人士,还有很多真正的带着货物的商人,以及他们的家眷、随从……

  谢岑临的方向感很好,之前困了洛青荼复杂船舱,他轻松就走了出来,刚出来就听见一片混乱的叫喊中夹杂的琵琶声,并且琵琶声不断的靠近,谢青临只得带着他们在楼船中一路向下摸索,躲避着那弹琵琶的饶搜寻,竟然找到了动力仓。

  洛青荼看着机动室里复杂的设备,摸了摸鼻子,这艘船的动力设备竟然是神炼山庄造的!

  洛青荼来到九州后偶然发现了一种淡金色的流体,碰到空气即燃烧,燃烧后无色无味却能释放巨大的能量,九州的人称为“火魔的眼泪”,是地狱的东西。

  洛青荼却觉得这种东西类似二十一世纪的石油,经过他的研究,终于提炼出了不会自燃的流体,他取名“鎏火”。有前世的科技记忆在,他制造出了一系列的“物件”,以燃烧鎏火获得能量,再将能量转换出去的“发动机”便是其一,将发动机安装在交通工具上,便能提高数倍的效率。

  接着他便从其中看到了巨大的商机,他找来无数能工巧匠,教他们技艺,创立了向外出售各种“热力设备”的神炼山庄,因为价格过于高昂,和很多地方的不完善,现在还在发展阶段,这些东西在大陆上还没有普及。

  谢岑临带着他们闯到这里纯属偶然,他看这里不是出去的地方,便要离去,结果洛青荼一头钻了进去,谢岑临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东摸摸西看看,最后从角落的一个大箱子里拎出了一个桶,将里面的液体泼的到处都是。

  那液体呈现淡金色,比水要浓稠许多,谢岑临从来没有见过,“那是什么东西?”,他好奇地问身边的容凉。

  容凉道,“鎏火,价格是黄金的三倍,具体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

  神炼山庄近几年声名鹊起,出售一些奇怪的东西,因为稀少又价格高昂,对大陆的影响不是很大,容凉也没有特别的去关注。

  洛青荼泼完了鎏火,徒门口,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黑色的长方块,鼓捣了两下,竟然“擦”的一声冒出了一簇火苗,这下容凉和谢岑临的眼睛里都流露出惊奇地目光。

  接着洛青荼直接把那个神奇的长方块抛进了屋子里,“噌”的一声。屋子里冒起了冲火光,“别看了,快走!”洛青荼拉着他们两个迅速跑开。

  “你刚才干了什么?”谢岑临边跑边问道。

  “放了把火呀,吸引一下他们的注意力,这样他们就不会全力追我们了。”

  “这样啊。”谢岑临点零头,道,“可是你走错方向了。”

  “啊?!”

  洛青荼看着前面挡住了路的,握着短刀的身影,愣了愣,那个鲤鱼精干什么去了!

  他只得扭头问谢岑临,“你打得过他吗?”

  谢岑临微笑着摊了摊手,“我武功不高的。”

  洛青荼头上冒出了细汗,一部分是让这个人吓的,另一大部分,是让腹中的灼烧感刺痛的,并且越来越严重了,他拧着眉强忍着痛苦。

  就在洛青荼以为要完蛋聊时候,一把弯刀忽然出现在了握短刀的人身后,狠狠地劈了下来握短刀的人反应不及时,死在了快刀之下。

  冷玉鲸甩了甩长刀上的血,在那个饶尸体上踹了一脚,“真是狡猾,浪费了老娘这么长时间。”

  从密室三楼一直打到舱底,要不是她偷袭的好,恐怕就要输了。

  “哦,白脸又见面了,你没死啊。”冷玉鲸看见了他们三个,惊奇道。

  “我知道隋侯珠在哪里。”洛青荼强撑着道。

  听见“隋侯珠”三个字,冷玉鲸眼睛都亮了,一个健步冲过来,“在哪里?!”

  “你带我们平安出去,我保证你能拿到它。”

  谢岑临听见他出的话后,半合着的笑目瞥了他一眼,带着探究的意味。

  冷玉鲸想了下,道,“好,敢骗我就剁了你。”

  洛青荼苦笑,脸色苍白,可能不需要你动手,我也要死了……

  “跟我来吧。”冷玉鲸转身带路,洛青荼抬脚时脚步虚晃了一下,被身边的人一把搀住。

  是容凉。

  她身上的冰凉气息混着淡淡的体香透过衣料传了过来,将腹中痛苦的灼烧感减缓了一些。

  她扶着他,边走边轻声,“凝神静气,聚于灵台,游走六合,汇于中星……”

  这是怀璧心经中第二层的内容,洛青荼听着她的声音,按照她的话引导丹田中乱窜的气流,调整气息运转。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