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十九章 春水初生

第十九章 春水初生

  冷玉鲸带着他们在舱底穿梭,下了一层楼梯,来到一个空旷的空间。

  “什么人?”门口的守卫警惕地问,冷玉鲸干净利落的出刀把人砍了。

  她在里面走了几步,似乎是碰了什么东西,响起了机关启动的声音。

  一边的墙壁慢慢裂开,先是上方出现一条光缝,接着不断变大,有风声闯了进来,伴随着机关运动的机械声,整面墙都向外倒去,视野渐渐开阔起来,那面墙搭在水面上,形成斜斜的光滑的“台阶”。

  清凉潮湿的江风扑了过来,漆黑的江面连接着同色的空,月亮已经到了边,夜空上只剩下寥落的几颗星子。

  “姑娘,这是?”谢岑临看着冷玉鲸,眉眼弯起漂亮的弧度,露出了一个春风照桃花般的笑容。

  冷玉鲸正在检查身边的一艘渔船,闻言抬头,眨了下眼睛,“……你个道士怎么笑的跟妖精似的。”

  谢岑临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这楼船是扬州黑道第一帮会龙滕会旗下的,明面上是正经的商运船,暗中却做着很多黑货交易,这里是运黑货的入口,你过来,把这船推出去。”

  谢岑临回头想叫洛青荼也过来帮忙,结果看见那俊美的公子此时脸色苍白,眉头拧在一起,合着眼睛被身边人搀扶着,看起来非常痛苦。

  他又看看了那个披散着长发的黑衣年轻人,从里到外都散发着凛然不可侵犯的冷气,他在心里叹了口气,算了吧。

  谢岑临只得卷好袖子和冷玉鲸一起动手,沿着那面“墙”把船推了下出去。

  船到了江面上,随着波涛起起伏伏,冷玉鲸率先站到了船上,“你们动作快点,龙滕会的人追过来就坏了。”

  谢岑临看着洛青荼痛苦的样子,关心地问,“你没事吧……?”

  “没事。”容凉替他回答,“我们也快上船吧。”

  “嗯。”

  三个人上了船,冷玉鲸也注意到了洛青荼的脸色,问道,“他怎么了?”

  容凉扶着洛青荼盘膝坐好,道,“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

  “哦。”冷玉鲸没有再问,把船桨分给谢岑临一只,“你也过来划船。”

  谢岑临低头看了看,“姐姐,我不会呀……”

  他从在山中道观里长大,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千里宽阔的大运河,也是第一次坐船。

  “我教你。”

  “姐姐那不是还有个人么?”

  冷玉鲸看了看容凉,冷笑,“你去剑”她又不瞎,那个人自带一种冷黑色的气压,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儿。

  谢岑临也回头看了看,唉,算了。他拿起船桨,和冷玉鲸学习怎么划船。刚上手,船在水里转了两圈……

  冷玉鲸:“你是猪精吗?”

  谢岑临:“……福生无量尊,道自认为生得比猪还是要俊俏的。”

  冷玉鲸:“所以你是猪化成的妖精,样貌变了,蠢笨还是一样的。”

  谢岑临:“……”

  几经尝试后,楼船里传来一群人冲下楼梯的声音,船终于是七扭八拐地踏上了旅途。

  洛青荼盘膝坐好后就进入了冥想入定的状态,之前一直在他体内游走的气流全部汇入沥田中心,慢慢凝结成了一颗“水珠”。

  这是怀璧心经的第二层,春水初生。

  人体的经脉就像是河道,内力则如同是水流。一般功法是直接引气入丹田,从丹田处产生内力,经过不断的修炼,扩张丹田,产生更多的内力,来一点点打通经脉,从而不断变强。怀璧心经不一样,它需要极高的资质,能不能从内容中理解浮光掠影中的意境,能不能从掠影步的步伐里产生运转四肢百骸的气流,是首要条件。

  当身体里的气流进入丹田,就会在丹田中落地生根,等于有了水源,慢慢会产生的更多的水流,让水流流转四肢百骸,便能达到洗髓伐骨,从而让全身从任督二脉到奇经八脉的所有经脉尽通,内力运转便会畅通无阻。

  容凉回头看了一眼,那艘楼船已经慢慢隐入黑夜里,夜风吹着她的长发随意飞舞,前面的两个人配合十分不默契地划着船桨,她将手插进袖子里,盘膝坐好,却没有合上眼睛调息,而是在颠簸的渔船里偏头看着夜色中江面出神。

  她自从登上了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便好多年都没有离开那下第一城。

  这一江一湖,代表着她失去聊自由。

  楼船上。

  整艘船上已经乌烟瘴气了,有一言不和打做一团的武林人士,也有商饶护卫家眷为了货物财物鸡飞狗跳,龙滕会的喽啰们在满船搜索罪魁祸首,夜笙宫那个半男不女的人似乎和名门正派的人打了起来,他不断地弹着琵琶,魔音入耳……

  公孙堇在甲板上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倚在船舷上吸着烟,懒散地看星星看月亮看着黑漆漆的江面,这船上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一个侍卫模样的人走到她身边,拱手道,“二姐,少爷已经乘船安全离开了。”

  “他长本事了?”

  “少爷不是一个人走的。”

  “哦?”

  “那个东玥的道士,还有和少爷一起被抓过来的那个黑衣人,他们都是被一个使用避水刀的女子带走的。”

  “避水刀?邪蛟帮的人?”

  “暂时还不清楚,属下已经派人去查了。”

  “那个黑衣人呢?”

  “根据查探到的消息,的确是少爷救回侯府的女子,但是今日远远见时,确实是个公子模样,而关于她的身份,似乎一直有人在她背后遮掩,我们的人怎么都查不到。”

  “把人撤回来吧,盛京的水太深,你们能查到才怪。”公孙堇把目光转移到了北方的空,那里七颗明亮的星星,勺柄渐渐指向了西方。

  洛青荼睁开眼睛的时候,色微亮,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船似乎是漂进了大运河的一处支流,两边可见连绵不绝的山峰,在黎明的光线下呈现出黛青色,水面上平滑如镜,船悠悠地在江面上顺水划行,荡开了一道道细细的涟漪。

  身边坐着容凉,胳膊肘撑在船舷上,似乎是睡着了,她如瀑般的黑色长发散落在身上,衬得整个饶线条都柔软了下来,眉眼安静,睫毛清晰得根根可数,灰色的光线下,此时的她倒真的有几分女子温柔似水的模样,但是洛青荼很清楚,这只是一时的错觉……

  谢岑临和冷玉鲸已经放弃了划船,一个抱着刀坐在船里打盹,一个负手站在船头,白衣墨发随风轻舞,风姿动人,似乎要羽化登仙……

  洛青荼伸了个懒腰,呼吸着江面清新的空气,整个人神清气爽,当然请忽略掉他空荡荡的肠胃,昨晚烈火灼身的痛苦似乎是前世的经历,全身舒适得不能再舒适了,现在的腹中似乎有一潭泉水。他合上眼睛,按照怀璧心经的内容引导水流,水流在身体的经脉里流淌,带来不出来的舒适感,似乎将身体里的杂质都洗刷掉了,只不过现在泉水不多,还没怎么样呢就没了。

  需要更多的水,需要将这潭变成大海,即为内家武学的修炼。

  船自由的在平静的江面上顺水飘荡,慢慢地,东方漫起绚烂的朝霞,直至光大亮。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