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二十章 因缘由起

第二十章 因缘由起

  “哎,鲤鱼精……”

  “我叫冷玉鲸!”

  洛青荼想问问她他们现在是去哪里,结果被她无情地打断。

  “不还是鲤鱼精吗?”

  “是冷!”

  “哦,冷啊!”

  冷玉鲸翻了个白眼,“已经带你们安全离开了,现在可以告诉我隋侯珠在哪里了吧。”

  谢岑临含着笑,站在船头看热闹。

  结果洛青荼看了过来,道,“他知道,你问他。”

  “什么?!”谢岑临猝不及防地接了锅,差点从船头摔了下去。

  冷玉鲸的目光落到了他身上,“你知道?”

  他稳住脚,从船头上下来,慢条斯理地坐好,面上挂上招牌的微笑,和深山道观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就差了个拂尘,他悠悠地开口,带着一点高深莫测的悠然,似乎在替人算命,“不知姑娘想要隋侯珠做什么呢?”

  冷玉鲸手里的弯刀直接指在了谢岑临的喉咙上,“少废话,赶紧告诉我!”

  谢岑临抬了抬眼皮,独特的双眼皮线条格外清晰,从眼窝到眼尾渐宽,他半垂着眼皮的时候弯起的弧度总像是笑着的,可是当他睁开眼睛时,眼尾深邃的线条就会变得锐利起来,他那双清潭般的瞳眸里似乎藏着山海,清是真的清,深也是真的深。

  他看都没看自己颈间的弯刀,嘴角依旧微微勾起,配以额心红色的彼岸花花钿,眼角两颗红色的痣,明明是温柔的笑,整体看起来却满满都是妖异。

  他的声音里依旧带着浅浅笑意,“道身兼守护隋侯珠之责,断不能让它落在居心叵测的人手上,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冷玉鲸顿了顿,收回炼,转头看着平静的江水,道,“沿着这条河下去,会到达丹榕镇。”

  她的确非常需要隋侯珠,可是她也清楚,隋侯珠一旦落到那些心术不正的人手上,必定在江湖上引起腥风血雨,她的确心狠手辣,但不是丧心病狂。

  洛青荼凑到谢岑临身边,声道,“你把那个什么隋侯珠吞了是真的吗?”

  谢岑临偏着头认真地道,“当然是真的。”

  洛青荼一笑,“那好办了!”

  “你、你想干嘛?”

  洛青荼一把擒住他的两条胳膊,“鲤鱼精,快来!把这子的肚子刨开找珠子!”

  谢岑临震惊地看着他,这个俊美的公子……怎么看都是个“斯文人”啊!

  他挣扎了一下,没有效果,委委屈屈地道,“咱们有话好好,别动手好不好……”

  “不行!爷都答应鲤鱼精了,带我们平安出来就让她拿到隋侯珠的。”

  谢岑临眨了下眼睛,“我以为那是你脱身的权宜之计……”

  “扯淡!爷一言九鼎,怎么可能欺骗一个姑娘家!”

  冷玉鲸看了过来。

  谢岑临,“你先把我放开。”

  洛青荼没动。

  谢岑临叹了口气,“你不把我放开,我怎么拿?”

  洛青荼放开他,反正在这河面上也不担心他跑了,于是理了理衣襟,又坐回了容凉身边。

  “有人抓了我妹妹,让我用隋侯珠交换。”冷玉鲸忽然出声道,语气里带着气愤和悲伤。

  “什么人?肯定不是好人。那他们有定期限么?”洛青荼问道。

  冷玉鲸握刀的手紧了紧,“邪蛟帮,我妹妹在那帮畜生手里,多一就多一份危险。”

  谢岑临抬脚,从自己宽松的裤腿里摸出一个珠子。在江湖上引起巨大风波的隋侯珠,就被这个前道士随便的放在了裤腿里……要知道别人恨不得建个九层机关塔把它藏在里面……

  三饶视线同时落在谢岑临手中的那个珠子上,那是一个蓝色的珠子,梅杏大,晶莹剔透,不含一点杂质,恰巧此时东方旭日初升,一缕光从珠子中间穿了过去,在珠子垂直光线的一周形成一个蓝色的光圈,异常漂亮。

  洛青荼知道光的折射,来到九州之后也见过无数的奇珍异宝,但是他却是第一次看见光从玉里穿过出现这样的折射景象,“沧海泪”单纯外表,便不负盛名。

  容凉只看了一眼,就把目光移到了鬼斧神工的山水上了。这样顶尖的玉,诏霞宫的桌案上也有,而且代表着帝王权柄。

  “这就是隋侯珠?假道士你怎么能把这么好看的珠子放在裤腿里呢!”洛青荼愤愤道,他对隋侯珠本身的价值不感兴趣,他只是单纯觉得好看。

  “道自幼修行在望曦山的听潮观里。”谢岑临悠悠地道。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容凉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把这个一身白道袍的少年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脑海一闪而过一个仙风道骨的白衣道长的身影。

  “自隋侯薨后,沧海泪便遗失百年之久,祖师爷少年时偶然得到了它,后来因它离乱半生,晚年时看破红尘,认为沧海泪只能给九州带来祸乱,于是隐匿世间,带着沧海泪在望曦山出家入道,建立了听潮观。”

  “望曦山在九州大陆的最东边,邻近东海,是九州每日最先看到日出的地方,也是隋侯墓的所在地。”

  “沧海泪是世间唯一能够打开隋侯墓的东西,因此守护沧海泪也为守墓。”

  “道不才,正是这一代的守墓人。”谢岑临微笑着道。

  洛青荼:“那你为什么还被逐出师门了?”还把在山上藏了几百年的珠子带了下来,从而在江湖上引起了这么大的混乱。

  “半个月之前,夜笙宫的人为了夺取沧海泪,袭击了听潮观,杀了我数位师兄弟,为了不殃及整个师门,道只得带着沧海泪离开,因为违背了祖师爷的规矩,而被逐出师门。”

  谢岑临到这里便没有再下去,他只是了大概,很多关键性的东西并没有出来,比如在藏在祁州望曦山上几百年的隋侯珠,是怎么被远在扬州的夜笙宫知道的,还有洛青荼刚见到他时,是在夜笙宫的人把手的棺材里,其中发生的所有事他都没有。

  不过洛青荼也没有多问,他自己到现在连名字都没有告诉他们……

  “所以这颗珠子是绝对不会拿去救鲤鱼精的妹妹咯?”洛青荼道。

  谢岑临往离他远一些的地方挪了挪,防备地点零头。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