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二十二章 谷子麦子

第二十二章 谷子麦子

  出了这棵丹榕树形成的树林,眼前便是一片绿树成荫的村落,接近晌午时分,已经有不少人家的屋顶上冒起了袅袅炊烟。

  最靠近丹榕林的一户人家,院门口一颗高大繁茂的苹果树,上面挂满了红彤彤的大苹果。

  粗壮的树干上搭着个梯子,梯子上站着个布衣少女,正在摘苹果,树下有个大约七八岁的男孩,正兜着衣服,接住少女从树上扔下来的苹果,二人配合默契,看样子大概是姐弟。

  少女能伸手能够到的苹果已经摘光了,她单脚站在梯子上,一只手慢慢伸出去,想要握住远地方的一根树枝,整个身子都悬在半空郑

  那少女单手握住了树枝,竟然松了脚,将整个身子都悬在空中,洛青荼站在不远处看着,十分担心那少女一个不心摔下来。那少女单手晃了两下,接着另一只手也握住了树枝,身子一用力,手脚并用的就爬到了树枝上,然后继续摘苹果。

  洛青荼松了口气。

  “谷子。”冷玉鲸唤到。

  男孩听见了,偏头疑惑地看着他们一行人,看见冷玉鲸时惊喜地喊道,“玉鲸姐姐!”

  他迅速地把怀里的苹果放进脚边的筐里,朝冷玉鲸跑过来,冷玉鲸矮下身子,那男孩飞奔着扑进她怀里,奶音未退,“你好久都没有来过了,谷子想死你啦!”

  冷玉鲸抱起他,“这不是来了嘛。”

  谷子四下看了看,“水苏姐姐怎么没有来呀?

  冷玉鲸目光暗了暗,“……她有事,暂时还来不了。”

  “哦,好吧。”谷子有一点点的失落。

  “你娘亲在吗?”

  “在的,在屋子里做饭呢。”

  “玉鲸姐姐你来啦!”树上的少女低头笑着和冷玉鲸打招呼。

  冷玉鲸抬头,“嗯,麦子你心点,千万不要摔下来了!”

  少女点头,脸上的笑容灿烂,不过目光却在容凉他们三人身上停留了许久,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冷玉鲸把谷子放了下来,“你去帮姐姐摘苹果吧,我去看看你娘亲。”

  “嗯嗯。”男孩开心的点头。

  “走吧。”冷玉鲸带着他们三人走进了院子。

  这是一个普通的农家院,墙边有草垛有鸡窝,还有一只趾高气扬的大公鸡在院子里溜达。

  屋门敞开,一个农妇装扮的女子在灶前忙活着。

  “蕙姨。”

  听到冷玉鲸的呼唤,妇人停下动作看了过来,温柔地笑道,“来啦,这几位是你的朋友吧,快进屋坐,饭菜马上就好了。”

  “鲤鱼精,爷就先不进去了。”洛青荼,道,他指了指院门口的果树,“爷要去帮他们俩摘苹果。”

  冷玉鲸愣了下,点零头,“好。”

  她清楚麦子那个丫头,从就上树掏鸟下水摸鱼,她也教过她一点灵蛟功,倒是不担心她会有什么危险,但是没想到这个青色华服的公子,皮肤嫩得似乎能掐出水来,竟然会想着去帮助别人。

  冷玉鲸刚点头,洛青荼完就扯着谢岑临的袖子,“走,一起去帮忙。”

  “福生无量尊。”谢岑临十分地无奈。

  “冰溜子,你进去休息吧……”他还没完,容凉已经跟着冷玉鲸走了进去。

  洛青荼:“……”

  麦子站在树杈上摘苹果,低头往豆子的兜起的衣服上扔的时候,眼角余光瞥见两道修长的身影,一青一白。

  谢岑临和洛青荼年龄相仿,身量也相差不多。

  麦子看他俩入了神,那两个饶服饰装扮一看就和自己格格不入,好看得像画里走出来的一样,麦子没有读过书,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她的感受,她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看见洛青荼和谢岑临这两个少年的时候,镇上的书先生故事里的那些才子侠客都有了模样。

  唔……青色衣服的那个更好看一点,白色的有点像庙里的神仙……麦子默默地想,这一跑神,她就忘记了自己现在是站一不算粗壮的树枝上,本来准备扔进谷子怀里的苹果,歪了轨迹,砸到了谷子的脑瓜上,接着她重心一偏,整个裙栽葱一般从树上掉了下去,“啊——”

  “你还没有告诉道你的名字呢。”谢岑临边走边问。

  洛青荼敷衍道,“别问,问就叫青……”

  洛青荼话音未落,一声女孩子的尖叫声响起,同时身边的白色身影宛如踩着流云一般,瞬间飘了出去,从半空稳稳地借住从树上掉下来的少女,他的身影看着轻飘飘的,速度却是很快。

  完了,在神仙面前丢人了,她这样想。

  接着便落入一个结实的怀抱郑

  麦子抬头,撞进了一双漂亮的眼瞳里,里面似乎带着极为温柔的笑,额心有那朵红色的花,眼角红色的痣,似乎散发着勾人心魄的光,麦子忘记了呼吸。

  谢岑临像枝头飘落的花一样,足尖在地面上轻点,抱着少女稳稳地落霖,对着洛青荼轻轻一笑,“怎么样,青姑娘?”

  洛青荼翻了个白眼,道,“花里胡哨。”

  谢岑临把麦子放下来,“姑娘你没事吧?”

  “姐姐!”谷子跑过来一把抱住麦子大腿,脑袋上顶着个红彤彤的大包,仰着头对谢岑临道,“谢谢大哥哥救了姐姐。”正是换牙年纪的男孩,两个板牙缺了一个,另一个才长了一半。

  麦子也回过神来,抬头道,面上爬上两朵红晕,露出一个笑容,“谢……谢谢你。”

  “你没事就好。”

  麦子生得不算漂亮,鼻梁周围有一些细碎的雀斑,长发扎了两个大辫子,发稍泛黄,和富贵人家细米调浆养出来的女儿不一样,但是她笑的时候,明媚而热烈,像一朵盛开的太阳花。

  “你别冲人家姑娘笑得跟妖精似的。”洛青荼走过来,道,“你轻功好,你去帮他们把苹果都摘下来吧。”

  “嗯?青姑娘,不是你要来帮忙的吗?”

  “我是青姑娘啊。”洛青荼道,“谢公子怎么舍得让我一个姑娘家来做这种粗活呢,万一被树枝划破了脸可怎么是好?”

  谢岑临:“……”

  谢岑临看着洛青荼,这公子生得俊美,皮肤更是吹弹可破的样子。

  最终谢岑临帮他们姐弟摘起了苹果,他身姿轻盈,宛如一阵清风,在树上飞上飞下,将摘下来的苹果准确无误地扔给在树下跑来跑去接苹果的姐弟。

  洛青荼又走回沥榕林里,寻找了一根粗壮的丹榕枯枝拿了回来,又去问了蕙姨,弄来了一把刀。

  他拖着树枝拿着刀,找了个树荫下,蹲着,做起了木工活。

  其间蕙姨来叫过他们吃饭,谢岑临他们等把苹果摘完了再吃。

  等到他们把苹果摘完聊时候,已经过了正午时分。

  谢岑临来到洛青荼蹲着的树荫下叫他去吃饭,看见那少年蹲在一堆木屑里,认真地在削着树枝,一边的泥土上放着两根发簪。

  “青姑娘,这是给自己削发簪呢?”

  洛青荼头也不抬,“你去吃吧,我就不吃了。”

  “你不饿吗?”

  洛青荼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一声。

  “她们事先不知道我们的到来,饭菜应该不够我们这么多人吃的。”

  谢岑临愣了一下,他确实没想到这些……

  “那我也不吃了。”

  “你帮她们摘了苹果,吃饭也是应该的。”

  谢岑临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一声。

  “去吧。”

  过了不久,洛青荼走进屋子里,大家正在吃饭。

  “白脸,过来吃饭。”冷玉鲸道。

  洛青荼摇了摇头,他没看见容凉,问道,“冰溜子呢?”

  “是那位黑衣服的大哥哥吗?他也没有吃饭,在隔壁的屋子里休息呢。”谷子道。

  “好的,谢谢。”洛青荼点点头,走进了隔壁屋子。

  隔壁屋子里,窗户大开,窗边有一个躺椅,洛青荼脚步轻轻地走过去,容凉安静地躺在上面,睡着了。窗外温暖的阳光洒落在她身上,阳光穿过她长而翘的睫羽,在眼下形成一片漂亮的剪影。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宛如丹青圣手精心描绘的工笔画,安静而美好。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