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三十四章 寻医之路

第三十四章 寻医之路

  谢岑临的身体里有从娘胎里面带出来的毒,让他活不过五岁,现在想想很有可能是夜笙宫的手笔。

  师父让他修炼的内功心法和别的师兄弟都不一样,是《山海卷》里面的内功心法,这件事情只有他和师父两个人知道。

  他问师父,为什么苗疆至宝的《山海卷》会在他们这个隐于世外的道观里。

  师父是当年送他上山的其中一个少年留下的,那个少年知道他身上的毒后,便留下了《山海卷》,让他以后修炼上面的内功心法,能慢慢剔除身上的毒,功成的时候,能练出百毒不侵之体。

  他练成了,功成圆满的时候,额心出现了现在这朵红色的彼岸花图案。

  《山海卷》记载了世间近乎不存在的蛊,在谢岑临看来,就是一本书人马行空编纂出来的神话,里面写的都是奇花异兽,如何把这些妖魔鬼怪炼制成蛊,有什么样的功效。从就被谢岑临当成了话本来读,根本不觉得里面记载的东西会真的存在。

  直到他看见了容凉和她的蛊虫冰魂蝶,才知道,世间竟然真的有能够起死回生的冰魂蝶。

  师父让他修炼的武功还有一门,蕉翠林听雨》,是另一个少年在道观后山的竹林里面悟得的,留给了他。

  这门武功很神奇,先是修炼听力,慢慢地能够结合地灵气,将自身气机与自然融合,识海中便能感受到周围的景物,修炼地越深能感受的距离便越远。

  因为这种与自然融合的功法,他在后山修炼的时候,识海里感受到了山风穿林而过带来的缥缈与逍遥之意,水到渠成,悟出了一门轻功,取名《乘风而起》。

  因这三样武功,使他年纪轻轻,便有了一身深厚的内力和绝顶轻功,也因此没有时间去修炼一些外家的拳脚功夫。

  现在他有了华老前辈传给他的《风云掌》,需得潜心修炼。

  外家功夫比内家心法苦的多了,内家心法寻到了契机或者顿悟,一日千里都是有的,外家则是实打实的对肉体的锤炼,光有拳脚也不够,还要练件兵器,所谓月棍年刀一辈子枪,十年磨一剑,武之一道,资高只是一部分,还得有吃得下苦的心性。

  下武者千千万,可是登上武道巅峰的人,寥寥无几。

  谢岑临足尖一点,轻飘飘地落到了郎中家的屋顶上,找了个地方盘腿坐好,从怀里摸出了《风云掌》,借着还未西落的月亮施舍下来的朦胧月光翻看起来。

  《风云掌》中是气息运转和他的《乘风而起》有些地方略微相似,这也是他和华老前辈交手的时候,能在最后将那一掌模仿出一二的原因。

  谢岑临看着看着,就慢慢练了起来。

  容凉站在门外吹了许久的夜风才进屋,冷淇舟带着亲信守在门口,郎中又回去和周公打牌了。

  某个没心没肺的侯爷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容凉脱了外袍轻轻给他披上,她不怕冷,这娇生惯养的侯爷可就不一定了。

  容凉单手在桌子上撑了一下,借力一跃,盘腿坐到了桌子上,合眸开始打坐。她时候讨厌极了在佛前念经打坐,总是溜出去闹得寺里鸡飞狗跳,野得没边。

  洛青荼睡得安稳,鼻尖一直萦绕着淡淡的冷香,像染了露珠的草木一般干净,让他做了个梦,梦见容凉穿了一身红衣,坐在阁楼的窗前,窗外大雪飘飞,屋内香炉生烟,向来凛然淡漠的女子竟然偏头冲他露了个无比温柔的笑容。

  水苏在冷玉鲸的病床守了一夜,黎明的时候才趴在床边沉沉睡去。

  她刚睡去,洛青荼就从梦中醒了过来,扶着额头,这是冲撞了什么邪祟吗?竟然做了这样一个诡异的梦,那个女人哪里像个女人啊?

  侯爷微微偏头,看见了披在自己身上的外袍,微怔,扯起一角嗅了下,很淡的冷香,清冽干净,有安心定神的感觉,原来就是这衣服上的清香让自己做了个古怪的梦……慢着,这是冰溜子的衣服!

  洛青荼一抬头,才看见自己面前的桌子上坐了个人,黎明时光线昏暗,洛青荼勉强看清她的侧身轮廓,线条流畅,也是意外的清瘦,这样看,是能真切的看出她骨架上的纤细,明显区别于男子的宽大。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打量的目光,容凉也醒了。

  洛青荼猝不及防地和她居高临下的目光对上了,有种秘密被撞破的手足无措,余下未散的几分睡意全跑没了。

  容凉跟他打了个手势,示意声出去。

  两个人不带一点声响地出了屋子,洛青荼又把外袍披在了容凉身上,“多谢你的好意了,秋夜里寒凉,爷堂堂八尺男儿,禁得住。”

  容凉穿好外衣,从袖里摸出了洛青荼给她雕的丹榕木簪,往那少年面前一送,话也不,洛青荼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接了过来,绕到了她身后。

  “你矮一点,爷够不到。”

  两个人身高差不多,要在头顶绾发,自然是够不到。

  容凉矮了矮身子,“你怎么这么矮?”

  “爷才十六,爷还能长,你嫌弃爷矮就别让爷绾头发啊!”

  “那可不校”

  “嘁,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女人。”连绾头发都不会。

  按前世的的长度来算,容凉的身高大概在175厘米左右,女子里面算高的了,腰肩腿的比例又刚好合适,让她男装也没有破绽,反而显得高挑修长,光看背影便觉得这是个翩翩而立的公子哥。

  洛青荼有了给人绾发的经验,很快就给她绾好了。

  容凉对着东方微微亮的空伸了个懒腰,回头对少年道,“走吧。”

  黎明时分正是人们熟睡的时候,这个时候离开丹榕镇可以避开龙滕会的眼线,加上冷玉鲸身上的毒拖一分便严重一分,他们得抓紧时间。

  洛青荼点零头,刚点完就听见容凉的肚子叫了两声。

  容凉四下打量一遍,摸进了郎中家的厨房,拿了两个冷馒头,转身的时候看见了门边竹篮里的地瓜干,拿起一个咬了一口,觉得味道不错,于是叼着地瓜干,抓起一把揣进了怀里,拿出一块碎银放在了篮子旁,又抓了一把。

  洛青荼在门外看得目瞪口呆,这动作熟练得很明显不是第一次干了。

  容凉出来塞给他一个馒头,一把地瓜干,嘴里还叼着个地瓜干,声含糊道,“百姓人家的吃食,你凑合下。”

  洛青荼怔怔的,这个女人真的是千乘之尊吗?

  上官家是盛京的世家名门,上官璃更是嫡出的姐,传闻中扶柔倾国色的绝代佳人,她和传闻中还真是不搭边……

  身怀异蛊,武功诡谲还要杀伐狠厉就算了,怎么似乎还有身偷鸡摸狗的本事?

  洛青荼长前世今生加一起第一次吃冷馒头,第一口咬下去是嚼都不想嚼,可是他家娇气的胃不同意,婉转迁回地叫个不停,当他硬着头皮嚼了几口后发现,这玩意儿竟然还挺有味道的。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