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三十五章 下河抓鱼

第三十五章 下河抓鱼

  两个人边走边吃,当朝霞爬满东方际,光大亮,两个人出沥榕镇,一座大山挡在了眼前,沿着前人们一步步踏出来的路进了山,这山路九曲十八弯,两个人走到日头偏西还没出山,倒是早上吃的馒头消化得一干二净,又变得饥肠辘辘,口干舌燥。

  容凉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道,“你饿不饿?”

  洛青荼看了她一眼,“不饿。”,然后肚子很配合的“咕咕”叫了两声,少年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你吃草吗?”,这荒山野岭的,能吃的除了绿色的还是绿色的。

  容凉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吃什么草啊?你听。”

  “听?”洛青荼觉得奇怪,合上了眼睛,静下心来,秋日的山林里还带着燥热,传来秋虫们抢占最后时光奏起的乐章,其间还夹杂着点点清越的……流水声。

  “有水声!”洛青荼惊喜地睁开眼睛。

  “嗯,我们找找看。”

  两人循着水声找去,不久,果然一条两步宽的河流从茂盛的树林中穿过。

  洛青荼走见前面,看见河流时,眼睛一亮,“冰溜子,果然有水!”

  容凉刚好对上他转身时那双流光溢彩的桃花眼,看着她的时候似乎是情意满满,深情专注的同时,又带着少年饶灵气与活力,他这一道目光,抵得过这锦绣江山的山河万色。

  凛然淡漠如万里冰原的容凉,难得的心情大好,嘴角隐隐上扬,“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水是侯爷的心上人呢。”

  “心上裙不至于,这是命啊!”洛青荼只回身一瞬,就蹲到河边,掬起一捧清水喝了几口解了渴,刚好错过容凉面容上若有若无地笑。

  “命?”容凉走到他身边蹲了下来,奇道。

  “对呀,水是生命之源,你不知道吗?”洛青荼又掬起一捧水,水面如镜,“哎,爷的脸都脏了。”洛青荼仔仔细细地洗了把脸,又从袖子里抽出一条白丝绢,仔仔细细地擦干净,动作轻柔,怕伤了自己精致皮囊。

  一抬头,看见容凉正在看着自己,那目光充满探究的意味。

  “怎么……了?好奇爷怎么这么好看?”

  容凉眉梢上挑,“我不知道啊。”

  她挑眉的时候漆黑的眼瞳里的冰冷便褪了三分,缭绕的黑色邪气似乎溢出来三分,总结一下,就是邪魅,似笑非笑的,有让人脸红的效果。

  “咳……咳……”洛青荼差点让口水呛到,这个女人……他别过头去,精致的五官懊悔地凑到一起讨伐这张破嘴,怎么什么话都,这些前世的词汇不能随便啊!

  他调整了下,想了个法子糊弄过去,转回头,容凉正捧着水喝,似乎刚才没有对他产生好奇心。

  洛青荼刚松了口气,身边的她突然高声道,“快看!”,吓了他一跳,他安抚着自己饱经风霜的心脏道,“什么?”

  容凉两眼加牙尖上似乎放着光,“有鱼呀!”

  ……

  河水不算凉,还有阳光照射后遗留下的温度,宛如丝绢一般贴着洛青荼雪白修长的腿上流淌而过。

  洛青荼挽起裤腿站在河里,手里拿着根尖利的树棍,他被某个女人强迫地赶到河里抓鱼来了。

  洛青荼此时看着水里的游鱼就像看着容凉,恨不得拿树枝戳死她。

  他为了不惊扰到鱼群,洛青荼把气息放到最低,运转内力到掌心传到手中的木棍上,被内力包裹着木棍比普通的木棍多了份力量,可惜准头没什么进步,洛青荼连连往水了戳了几次都无果,反而惊扰了鱼群。

  容凉捡了一些干树枝回来,看见那河中央的少年懊恼的样子,笑着扬声道,“堂堂盛京第一美饶洛侯爷,不会是被几条鱼难住了吧?”

  洛青荼听着她带戏谑的语气,更想戳死她,你行你来啊!

  “区区几条鱼,怎么可能难得到爷?你还是快生火吧。”

  洛青荼拿着树枝在水面上写了个“容凉”,然后狠狠戳了戳。

  容凉准备钻木取火,握着树枝转了两下,突然想起洛青荼在楼船上放的那把火,身体里的懒虫开始叫嚣,“青……”容凉想了下,“那个火折子还有吗?”

  “什么?”洛青荼听的莫名其妙,什么火折子?

  “算了。”容凉见他不明所以的样子,觉得没有什么希望,还是自己慢慢来吧。

  洛青荼瞬间就想起了他在船上用来放火的东西,那是他根据前世的记忆,用特殊方法制作出来的打火机,身上就带了一个,上次给扔进船里点火用了。

  洛青荼在经历了几次失败后摸到了“经验”,在河里站成了柱子后不久,一条鱼凑到了他身边,他眼疾手快,朝着鱼的下方狠狠刺去,水面慢慢飘出一道血花。

  洛青荼兴奋地提起树棍,上面穿着一条正在挣扎的肥硕的大鱼。

  “冰溜子冰溜子!快看!”

  少年欢呼雀跃,夕阳红金色光芒落在他身上,渡上了一层明媚的光,成功让容凉错过了手中刚刚擦出的火花。

  祸水,容凉想。

  不久后,容凉就生好了火堆,容凉指挥着洛青荼把他奋斗了好久戳来的四条鱼处理干净,架在了火堆上。

  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洛侯爷第一次做这样的事,闻着自己手上的鱼腥味没忍住,吐了。蹲在河边洗了十几遍。

  内心把容凉戳成了筛子,但是看见正在烤的四条鱼,内心又有种莫名的……充实感?

  懒惰如容凉,会烤鱼还是因为少年时跟随师父行走江湖,被她那个比她还懒的糟和尚师父逼出来的,从一而精,她烤鱼的技术还算不错。

  洛青荼光看这烤鱼的面相便觉得不错,飘着鲜香,压下了他因为鱼腥味而产生的恶心福

  咬下第一口,肉质鲜嫩得似乎入口即化,唇齿留香,让吃着山珍海味,琼浆玉酿长大的洛侯爷比了个大大的拇指,“看不出来你手艺这么好啊,虽然更大一部分是食材的原因。”

  容凉没理他,正埋着头三下五除二吃着鱼。

  洛青荼,“……”

  几条鱼很快下了肚,西沉的日头落了一半在山头下,流落人间的光线都变成了橘色,温暖柔和,让人不自觉的放松下来。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