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四十六章 柊花谷外

第四十六章 柊花谷外

  洛青荼正思索,转身便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

  两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间,是一片粉紫色的山谷,是梦幻的那种的颜色,细看去才能发现原来是大片开着粉紫色花朵的树林,一眼望不到头。

  洛青荼猜测这就是传中的“柊花树”,只开花,不长叶不结果,花朵成熟的时候花瓣会呈螺旋形状,能乘风飞去很远的地方,花朵飞走后,树木再鼓出新的花骨朵,周而复始,四季不凋。

  他只在书上看过,这种树木生长的气候条件极为苛刻,九州上一共也没几株,没想到在姑苏山水连绵间,会有这样一片柊花林,林中缭绕着淡紫色的雾气,远远看去,恍若人间仙境。

  谷口是一条三步宽的溪水,连溪水都是浅紫色的,湍湍而流,仔细看,原来是溪底生长着茂盛的紫色水草。

  溪水从群山中来,又往群山处去,将无数求医的人拦在了谷外。

  谷外有很多热在这里,有妇人抱着孩子,有年轻的夫妻,也有携带武器的江湖人,有带着随从的富家人,他们有的围坐着已经灭掉的火堆,有的待在马车上、牛车上……

  黎明十分,他们都在休息,衬得这里寂静极了。

  洛青荼和容凉的到来,让他们纷纷警惕地抬头看过来,洛青荼逆着他们的目光一一看过去,众生百态,可见一斑。

  寂静持续了几秒,那辆马车的车帘掀开,一位华服公子跳了下来,远远地和洛青荼对视。

  洛青荼只看了他一眼,就转过身声对容凉道,“这里等了这么多人,都没有跨过溪水,那花雨雾的传闻可能是真的,不能过溪进谷,咱们怎么去找那什么鬼医?”

  容凉没话,目光越过他看向他身后,那个华服公子对身边的厮了什么,那厮竟然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洛青荼疑惑她看什么呢,转过头来,便见一个厮模样的人,两个鼻孔指着,态度傲慢地道,“我们家少爷请这位姑娘过去一趟。”

  洛青荼直接回绝道,“腿脚不便,不去。”

  厮吃了闭门羹,气急败坏地道,“你知道我家公子是谁吗?竟然敢这么无礼!”

  “不知道,反正能养出你这样的狗,也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厣着洛青荼,咬牙切齿,“你给我等着!”

  着转身跟他的主子报告去了,把洛青荼的言行好一顿贬低。

  谁知他的主子摸着下巴笑道,“有个性,本少爷喜欢,走。”,着朝着洛青荼走了过去,两个高大的护卫也连忙跟上。

  洛青荼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富家公子,微微皱眉,然后单脚蹦到了容凉身后,放软了语气道,“师父,狗主人觊觎你徒弟的美色。”

  容凉单挑眉,“你昨晚,不是叫的相公吗?”

  洛青荼噎了下,“不是你非要让我叫的师父吗?”

  容凉嘴角上勾,目光落在他粉嫩的薄唇上,“可是为师现在觉得,相公更好听。”

  洛青荼立马换成更软的语气,“相公,有人想调戏你家娘子~”

  果然近墨者黑,面子是什么?他堂堂镇国公侯爷,不要也罢,反正也不能吃。

  容凉嘴角笑意更甚,慢慢转过身,笑意尽退,恢复了凛然之色,将洛青荼挡在身后,冷漠的目光落在了那个不怀好意的富家公子身上。

  公子被她看的笑容一僵,还是掬了一个礼道,“鄙人姓朱,是姑苏城主之子,今日见姑娘倾城之姿,如仙女下凡,刚才下人不懂事,唐突了姑娘,朱某想摆宴给姑娘赔罪个不是,不知姑娘可否赏个脸?”

  容凉拿胳膊肘戳了戳洛青荼,“姑苏城主的儿子要请你吃饭呢。”

  扬州地处九州中偏东,不属于任何国家,长江从西向东,将扬州一分为二,称为江南江北。

  扬州多山多水多才子佳人,水土肥沃,鱼米富庶,无数特产被卖往各国,“士农工商”的阶级意识在这里是颠倒的,这里是商饶下。

  没有官府朝廷的管辖,商人又家财万贯,所以妨丛生。

  扬州没有法律,所以商人们的人财安全,就需要人来保护,所以镖局在扬州十分吃香。商人们也会高金聘请一些武艺高强的武林人士来看家护院,更上层的商人,会从培养一些武者为自己所用。

  富商一手遮,武者以武犯禁,镖局生意兴隆,匪帮盘根错节,组成了这个九州中最繁华的扬州,三教九流,鱼龙混杂。

  而因为没有官府的原因,扬州的一座座城,是由最有财力的龋任城主,财多则会形成势力,扬州的一方城主,相当于秦国有了封地的藩王。

  姑苏城主的儿子,这身份相当于土皇帝的土太子了,怪不得连个下人都鼻孔朝地话。

  不过就算是货真价实的一国太子站在洛青荼面前,他也不见得能当回事儿。

  容凉更不用了,她一国帝王,潢贵胄,睥睨下,便是南楚那与她齐名的神秘皇太子,她也不放在眼里。

  洛青荼站在容凉身后,装成一副羞于见饶模样,语气软软地道,“奴家只听相公的。”

  那语调婉转迁回,听得朱公子心头酥了一片。

  容凉道,“内子患有腿疾,朱公子的宴席我们是去不聊。”

  朱公子闻言心中叹了口气,好好一个绝代的美人,竟然是个瘸子……他娘的,瘸子就瘸子,床上功夫又没有影响,再了,不当媳妇儿拐回去当个花瓶也好看啊!

  于是朱公子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挎了,“你们这是不给我面子咯。”

  容凉清清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那目光让他后背发凉。

  可这里是姑苏,在自己家的地盘还能让别人欺负去了?就算是死神来了,也得叫他折在这里,“来人啊!给我绑回去。”

  他身后两个护卫身材高大,一身肌肉,太阳穴高高鼓起,最低也是二流武者。

  以容凉现在的能力,收拾几个内力微弱,外家功夫平平的杂碎还可以,对上这种正经的武者,是没有任何胜算的。洛青荼在身后拉了拉容凉的衣袖,示意她不要逞强。

  “儿啊!你怎么啦!”

  一边抱着儿子的妇人忽然痛呼道,她怀里的儿子大概七八岁,本该是玩闹的年纪,此时却病恹恹地躺在母亲怀里,突然咳血不止。

  其中一个护卫见此犹豫一下,道,“少爷,你此行是来为老爷求医的。”

  朱公子一愣,对哦。

  他爹是姑苏城主,他娘是正房夫人,可是他爹不是只有一个儿子,而是十四个,于是讨爹爹欢心便成了一众儿子的头等大事。

  前几日他爹突然感染了伤寒,众子纷纷献殷勤,他为了杀出重围故意在病榻前挤出一滴眼泪,发誓不忍爹爹遭受病痛折磨,要去将那柊花谷的邪医绑来给爹爹治病。

  他知道可能连人家邪医的面儿都见不到,更别提了绑了人家,他这么做只是想让他爹看看他的孝心,做做样子,出来游山玩水几,再痛哭流涕地回去被邪医欺负了,到时候他爹的风寒估计都好了。

  这么完美的计划不能因为抢女人而破坏了,带个女人回去怎么解释?况且这里还有这么多外人,传到他爹的耳朵里可怎么好。

  朱公子权衡利弊,遂决定不抢了,咬咬牙,带着人回去了。

  那被洛青荼羞辱过的厮还凑上去问,“少爷,为啥不抢了?”

  朱公子反手一巴掌,“你这么蠢怎么没被猪给拱死呢!”

  洛青荼松了一口气,心中突然生气一股无力感,他之前扬言要保护她,遇上强大的对手时却无能为力,他握紧了手中的霜雪青莲,想变强,变得很强。

  “就是他们!爹,就是他,在春兴楼里,抢了我的剑!”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