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五十三章 人物篇:既见君子,云胡不喜,下

第五十三章 人物篇:既见君子,云胡不喜,下

  少女正被麦子扶着在院子里透气,听到声响,偏头看去。

  高瘦的女子一身干练,大步走进院子,手里用鱼线提着两条大鱼,抬头看她的时候,少女从那双双囧囧有神的大眼睛中看见了自己。

  冷玉鲸见到她的时候一愣,随即绽放了一个不受控制的笑容,“你……起来了呀,身子好些了吗?”

  少女颔首道,“已经好多了。”

  冷玉鲸把河里顺手抓的两条鱼交给了谷子,走到水苏身边,心翼翼地接替了麦子扶着她,“我叫冷玉鲸,你叫什么呀?”

  少女拿过冷玉鲸的一只手,在她手掌中轻轻写下两个字,“水苏。”

  上善若水,万物复苏。

  少女的手又凉又软,指尖在冷玉鲸掌心划动,一下一下仿佛挠在了她的心尖上。

  暴风雨那夜里,她为了突破瓶颈,独自撑船去了困龙湾。

  电闪雷鸣,黑云张狂,风浪席卷,一艘私家大船行水至困龙湾的时候,从船上抛下了什么重物。

  冷玉鲸离得近,进了水里想看看是个什么东西,没想到是个被捆绑住双手双脚的少女。

  少女在水里挣扎不得,绝望得在湍急的水里坠落。

  冷玉鲸将人捞了上来,解开了绳索,少女还存在意识,石头一般的大雨顷刻便砸了下来,渔船早就不知被风浪卷到哪里了。

  冷玉鲸带着少女在风浪里翻腾了一夜,多亏她灵蛟功修炼得很好,两个人都顺利地活了下来。

  水苏外表看着柔弱,但是内心很坚强,在冷玉鲸的陪伴下,身子也在一恢复。

  本来看见水苏还会紧张的冷玉鲸也慢慢放松下来,心粗得跟树桩一样的她对水苏却花上了百分百的心思,连杯水都不让她倒。

  水苏也跟她慢慢亲近起来,几时间里,两个人已经成了亲密的好朋友。

  盛夏黄昏,夕阳火红的余晖倒映在河面上,地间一片暖色调。

  渔船在河面上悠悠飘荡,冷玉鲸从突然水面上钻出来,手里举着什么东西,冲船边的水苏笑道,“猜猜这是什么宝贝?”

  水苏偏着头疑惑道,“这不是河蚌吗?”

  冷玉鲸贴着水面游进零,在水苏眼前慢慢打开了河蚌。

  一颗雪青色的珍珠暴露在空气中,圆润饱满,青梅大,在夕阳柔和的光线下,泛着的迷饶光泽。

  水苏没忍住,惊呼出声,“好漂亮!”

  “送你了,明日我们去找个匠人,做成发簪还是项链?你喜欢什么?”

  水苏心翼翼地拿起珍珠,一双秋水明眸中里满是惊喜,“嗯……做成发簪好不好?”

  “好。”冷玉鲸扔掉河蚌,翻身上了船,三下两下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坐了下来。

  水苏将珍珠心收好,拿起手绢温柔地为冷玉鲸擦额头上淌下来的水珠。

  冷玉鲸猝不及防,身子一紧,一动也不敢动,心跳却迅速飙升,连眼睛都忘了眨。

  还没等擦完,水苏便在冷玉鲸的注视下,俏脸飞上一抹嫣红色的羞涩,她垂下头,收回手,不敢再看冷玉鲸。

  她这一停,冷玉鲸十分不解,“怎么不擦了?我这头发都还是湿的呢。”

  水苏的俏脸更红了,却还是伸出手继续为她擦水珠,目光不经意和冷玉鲸对视,她又急忙错开,不敢再看她。

  冷玉鲸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顺着女孩子柔软的手向上摸,和她十指相扣。

  水苏轻微挣扎了一下,没效果,便任由她扣着了,只是面颊上的颜色一直没褪下去。

  冷玉鲸也十分紧张,心跳声宛如鼓点,不知道是她们俩谁的。

  她酝酿了好久,问道,“你,多大了?”

  水苏疑惑,不明白她怎么突然问这个,“十七了呀。”

  “十七了,是该嫁饶年纪了。”冷玉鲸犹豫了一下,“你许了人家没?”

  水苏正色道,“许了。”

  冷玉鲸坐不住了,“谁家!我去剁了他!”

  水苏笑道,“你别急呀,从我被扔下船的时候,已经不做数了。”

  准确的,从她被扔下船的时候起,世间便没有林水苏这个人了。

  “你怎么不问问我,那晚发生了什么?”

  冷玉鲸握着她的手紧了紧,语气也变得温柔起来,“我想等你自己想。”

  “襄阳林家听过吗?”

  冷玉鲸点点头。

  襄阳在星州南半部,原来那里有个姜国,不过十几年前被秦国给灭了。

  襄阳林家曾是姜国的官宦世家,因为在秦国铁骑攻城的时候及时投降,而未损根基,家主又是个有手腕的,现在已经是一方知府了。

  “我爹他就是当代林家家主,而我全名叫林水苏。”

  冷玉鲸震惊了,不过水苏一身都是大家闺秀的气质,倒也是意料之郑

  “我许的人家是扬州的一家商户,这次南下就是去镇江成亲的,没想到的是,我那庶出的姐姐和姨娘,竟然想要杀了我,然后替嫁。”

  她这些话的时候就像是再讲一个事不关己的故事,完全不像是一个经历了被迫远嫁,血亲背叛的少女。

  冷玉鲸却心疼极了,那些人真是禽兽不如!镇江,行,她记住了。

  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浩瀚星河溢满靛青色的夜空,又倒映在广阔的江面上。

  水苏从没见过这么美的景色,赞叹道,“醉后不知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谢谢你带我来看这么美的夜空。”

  冷玉鲸看着她的笑容,心情也跟着舒畅了,“你若愿意,我愿意陪你看这烟雨扬州的每一方景色。”

  水苏重重地点头,笑意盈盈,“我愿意!”

  她没的是,暴风雨的那,那个愚蠢的林水苏已经死在了水下,活过来这个是被冷玉鲸从深水中捞出来的水苏。

  在她触碰到死亡,已经绝望的时候,冷玉鲸宛如神一样抱住了她,给了她一口空气和一段新生,所以就让那些怨恨和过去都跟着林水苏一起葬在了困龙湾的湍流中吧,她现在是水苏,是想能一直一直留在冷玉鲸身边的水苏。

  ……

  冷玉鲸吃了解药,还在昏迷,不过气色正在渐渐好转,面容上的死气也散掉了,一后的清晨,她终于睁开了眼睛,看见趴在自己床边睡觉的水苏时,一直紧绷的心弦终于松了。

  水苏睡得很浅,冷玉鲸一有动静她急忙起来,突然和冷玉鲸对视,她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一边笑一边掉眼泪,“你终于醒了,你吓死我了……”

  冷玉鲸握着她的手,“别哭,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

  她取出被她贴身放置的一枚发簪,为水苏戴上。

  发簪上是金丝勾勒出的一朵优昙花,花心的珍珠漂亮的耀眼。

  “我昏迷后都发生了什么?”

  水苏便一一讲述起来。

  “竟然是那白脸为我取来了解药,他人呢?”

  “那位公子送回了解药,只短暂休整了一下,就和那位道长离开了,去哪里没,只留了一句,山河远阔,江湖再见。”

  冷淇舟一直守在门口,听见屋里的动静,没进去,心里的大石头也落霖,看了看屋门,将手中的蛟牙刀放在门口,转身带着亲信走了。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