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五十四章 一往情深

第五十四章 一往情深

  姑苏城的街市上依旧热热闹闹,街边贩正卖力吆喝着,摊前突然走来个身姿挺拔的少年人,戴着斗笠,看不清面容,怀里抱着把剑柄古朴特别的长剑。

  “客官你想要点什么?我家这枇杷……”

  少年声音清朗,直接打断他的宣传,“穹山剑派怎么走?”

  贩闻言不悦,接着看见少年扔过来一枚银锭,他瞬间讨好地着该怎么走。

  贩还没完,一个人影从少年身边走过,他还在继续,少年却突然走了,身形一闪便没了踪影,贩只觉得莫名其妙,看见银锭的时候又傻呵呵地笑了起来。

  另一个少年正跟一个卖胭脂的大娘打听穹山剑派怎么走,转眼就看见他的同伴脚步飞快地走了过来,神色凝重。

  他奇道,“怎么了?”

  少年脚步不停,“有人偷了我的钱袋。”

  他连忙跟上,“看清是什么人了吗?”

  “没樱”

  这两个少年正是离开丹榕镇的洛青荼和谢岑临。

  偷钱袋的贼脚底抹了油一般,拐进了街边的巷子,巷子口倚着个人,没有引起他丝毫的注意。

  洛青荼和谢岑临追了一段路,失去了目标,站在闹市里,人海潮起,哪里能知道谁是贼呢?

  这时突然响起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在喧闹中成功吸引了他们两个的注意。

  两人齐齐看去,一边的巷口有着个粗布衣衫的年轻人,倚在墙壁上,大概十八九岁的模样,身量修长,抬眼看他们的时候,明明嘴角的线条还是直的,一双眼睛却将玩世不恭的张扬给诠释了一遍,粗看一眼并不觉有多惊艳,多看几眼却觉得那张脸每一分都恰到好处,不刚不柔,不俗不艳。

  谢岑临问道,“足下何人?”

  洛青荼握着剑的手紧了紧,他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了,柊花谷外,这个人救走了柳成荫,还让容凉吐了血。

  谢岑临察觉到身边突然出现一阵杀意,洛青荼已经单手将霜雪青莲弹出鞘一截。

  那人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眉宇间的明烈的张扬之意却是笑容盖不住的,他抛了个东西过来,“在下秦景川,不知二位怎么称呼?”,

  谢岑临伸手接住,是个绣工精美的钱袋,正是洛青荼刚才被人偷走的。

  洛青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我当是什么人,原来是个贼。”

  秦景川道,“公子生得如此美丽,怎么能不是好人心呢?明明是我从贼人手里帮你拿回来的。”

  洛青荼明显不信,谢岑临看了看两人,盛满笑意的眼睛里带上了好奇,“你们认识?”

  洛青荼道,“不认识。”

  秦景川眉头上扬,语气里带上了几分戏谑,“算来这已经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了,怎么能不认识呢?”

  “三次?”

  秦景川笑道,“春兴楼那次你还是个女子装扮,白衣红缎,顾盼生姿,有美人兮,一见不忘。”

  这话勾起了谢岑临的兴趣,凑近他声道,“道也想见见青姑娘女子装扮的模样~”

  这个道士的气质看着出尘,实则又妖又媚,也只有在容凉面前能一派正色,其他时候眼睛里的笑跟成了精的妖精似的能勾人心魄。

  洛青荼却不吃这一套,瞥了他一眼,“滚。”

  谢岑临直起身子,朝秦景川行了个道士的礼仪,眼尾的弧度弯起,笑道,“道谢岑临,很高兴认识秦兄。”

  这就称兄道弟了?洛青荼转身便走。

  “公子留步,在下知道怎么去穹山剑派,可以为你们带路。”秦景川高声道。

  洛青荼脚步不停,“我不跟夜笙宫的走狗打交道。”

  听见“夜笙宫的走狗”,谢岑临的笑容也冷了那么一瞬。

  下一瞬,秦景川一闪身就出现在洛青荼面前,速度之快竟然还在谢岑临之上。

  洛青荼被他突然这么一拦,猝不及防,差点一头撞到他身上。

  秦景川比他还要高半个头,洛青荼不耐地抬起头,霜雪青莲直接出窍,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锋刃上透着霜寒冷意,秦景川摊开双手,并不想反抗,也一点不担心洛青荼手抖一下,收了他的命。

  “在下不是夜笙宫的走狗,和他们没有一点关系,这里不是话的地方。”

  洛青荼微微皱起眉头,收了剑。

  刚才的一番动作,周围已经聚了不少围观的百姓了。

  三人一起,拐进了巷子。

  “呐,你的钱袋。”谢岑临将钱袋还给洛青荼,侯爷看都没看,道,“送你了。”

  秦景川带着他们七拐八拐,奔着南边走,边走边跟他们解释道。

  他是在姑苏赌场里面输光了所有的钱,要被剁手赔偿的时候,是柳成荫帮他还了钱,并邀请他加入夜笙宫,他拒绝了,但是答应可以为他做一件事,于是跟着他们一路追到了柊花谷外。

  洛青荼信了他的辞,握剑的手松了松,警惕心却没收,柊花谷外这个人也确实没有出手,只在最后救了柳成荫。

  “还不知公子如何称呼呢。”秦景川看向洛青荼,问道。

  谢岑临也看向他,认识他也挺长时间了,还不知道他叫什么,正经时候也不能戏称他青姑娘。

  “我叫,容情。”

  盛京第一美人“洛青荼”,这个名字在中秋花神宴上,便名传下,出来自然暴露身份,于是他给自己想了个化名,容是容凉的容,情是……一往情深的情。

  谢岑临问道,“雨过晴的晴吗?”

  秦景川接道,“是一见终情的情吧。”

  洛青荼只顾着走路,没有回答他们,前面又是一个十字路口,身为路痴的他方向感几乎等于零,“往哪边走?”

  秦景川,“这边走。”

  洛青荼问道,“你为什么要来帮我们?”

  “实不相瞒,我也是最近才离开师门,出来闯荡江湖,我生爱管闲事的性子,不可以吗?”

  “随你。”,洛青荼走得飞快。

  秦景川落后两步,和谢岑临声讨论,“他为什么心情不好呀?”

  “大概是因为,他相公现在在别的男人那里吧。”

  秦景川是知道柊花谷发生的事情的,大概知道了这话背后的原因,意味深长的点零头。

  洛青荼的耳力自然把他俩的对话听得一清二处,脸色青了青,谁是谁的相公?那是个女人好不好?!

  于是下一个路口的时候,他停也没停地走了直线。

  秦景川吹了个口哨,“走错了。”

  洛青荼脚步一顿,面无表情的转了回来。

  姑苏白墙黑瓦的巷子错综复杂,走了半终于走了出来,前方是一个渡口。

  河水宽阔,清澈明静。

  三人上了一艘船,船夫撑起长篙,船儿悠悠地离了岸。

  刚走了不久,色阴了下来,竟然下起了雨。

  一城秋雨豆花凉,闲倚平山望。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