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五十七章 穿花凌叶

第五十七章 穿花凌叶

  越鸣风的剑术十分阴狠,秦景川速度足够快,短刃使得奇巧,只是战斗经验不足,打斗了挺长时间一直处于下风,只要一招没挡住,必然要被那阴毒的剑砍成重伤。

  洛青荼神情严肃地看着,突然从窗口翻了出去,衣袂飞扬,飘到了一楼,手中青光一闪,长剑直接从两人战斗的缝隙插了进去,替秦景川挡下致命的一剑,带着凌厉的剑气直接刺向越鸣风的喉咙。

  一切都发生在一瞬,越鸣风没料到竟然有人会搞偷袭,仓促间只得后退,那个饶速度比他更快,乘胜追击,泻洪一般的剑术劈头盖脸地攻了过来,越鸣风招架不及,让肩头被擦了个一剑,瞬间借机转守为攻。

  洛青荼见他缓过来了,连忙收了剑,脚下踩着浮光掠影的步子,跑回了安全地带。

  越鸣风一剑只看了少年留下来的残影,本人早就闪了老远,他被气得差点咬碎了自己一口牙。

  洛青荼深知自己的斤两,连秦景川都打不过,本就是趁越鸣风不注意偷袭才能将他逼退几步,这样不能击败他,等他反应过来了,还是抓紧时间赶紧跑吧。

  洛青荼心智毕竟不是真的十几岁的少年,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猛他一分没樱

  洛青荼这一露相,秦景川先是微怔,等到了洛青荼转身跑了,他也看出了越鸣风剑术里的破绽,所谓旁观者清,再次交战,秦景川便专挑破绽下手,竟然占了上风。

  谢岑临见洛青荼一往无前地冲了上去,接着又麻溜地跑了回来,他也翻身从二楼窗户里飘了下来,故意打趣道,“青姑娘怎么回来了?道还觉得姑娘是要去揍得他跪下叫奶奶呢。”

  洛青荼将霜雪青莲收回鞘,瞥了他一眼,“你行你上呀。”

  谢岑临轻轻一笑,“道觉得,秦兄马上就会击败他了,就不上去添乱了。”

  他刚完,战局就发生了变化,越鸣风的剑招一变,变得不要命一般的疯狂,那剑气杂乱毫无章法,秦景川没防住,手臂上被划了长长地一道血口,狂暴的剑气势头不减,直冲秦景川面门,这种时刻,以洛青荼和谢岑临的速度和武功,是完全做不到上去搭救的。

  千钧一发的时刻,一枚金钗激射而出,在秦景川的眼前一毫厘处将剑气瞬间击溃,金钗势头不减,直接射进了一旁的柱子上,没入根部,实木的柱子被金钗上强劲的内力崩开了一道大裂口。

  这满楼的人都被震惊了,纷纷朝金钗射来的方向看去。

  洛青荼和谢岑临两人抬头看向二楼他们待过的那个窗口,本来待在那里的红衣女子已经没了踪影,竟然在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越鸣风面前。

  这轻功,还在秦景川之上。

  有人上门找事儿,主人终于露了面。

  徐尽欢将秦景川拉回了安全地带,挡在了身后,不慌不忙地理了理衣袖。

  越鸣风被她那一枚金钗压得气势都弱了一半,“你是何人?”

  徐尽欢慢条斯理地从头上拔下一根金钗,“你们来我的地方闹事,还问我是谁?”。

  她的语气宛如在问你这根发钗多少钱,却让越鸣风将警惕性提到最高。

  觊觎霜雪青莲和隋侯珠的势力有好多股,晚一步可能就被别人捷足先登了,他自恃实力强横,葬剑山的人又向来在江湖上横行霸道,所以也没浪费时间派人暗中查探,便带着人直接闯了进来。

  这里没有什么成名的高手,不然在多方势力的监视下,不可能一点风声都不走漏,直到这个红衣女子出现之前,他的猜想都是正确的。

  从她刚才的出手来看,这是个高手,而且远在他之上,他甚至感受不到他们之间的差距。

  越鸣风退后一步,示意他带来的那群人一起上,这些饶武功只比他低一点,双拳难敌四手,他倒要看看她的实力。

  面对群攻,徐尽欢看都没看他们,眨了下眼睛的时间,她已经出现在了包围圈之外,手中虚握着金钗被深厚的内力包裹着,由她携着冲向了越鸣风,速度快过了肉眼。

  越鸣风完全没看见她已经从群攻中出来,反应过来时已经汹涌的杀机包围,抬剑格挡,金钗擦着剑锋,射穿了越鸣风的喉咙,血肉崩射,在他喉咙上留了个拳头大的血洞。

  那群人攻了个空,连人家的影子都没碰到,一齐扭头看去的时候,只看见了自家大师兄圆瞪着双眼,一身鲜血,直直地倒了下去。

  徐尽欢在射出那枚金钗的时候,就变换了身形,眨眼便站到了远处,身上没沾上一滴血。

  “大师兄!!!”一群人跑到越鸣风的身边哭喊,不敢置信,自家大师兄就这么死了。

  其中有个弟子惊恐地看着徐尽欢,颤着声音道,“穿花夺命手,凌叶追魂步。红衣行千里,侠义盗金樽……你是金樽侠盗!!!”

  此言一处,满楼寂静那么一秒。

  徐尽欢有点意外地道,“哟,竟然有人能认出我来。”

  金樽侠盗,当年无数话本因她而写,至今还在民间话本里面活跃的人物,即便她已经退隐江湖多年,茶楼酒肆的书先生在讲最新的一段江湖事的时候还会编排一下她的戏份。

  她最出名的事件是从长陵宫,那位传奇的北宸帝手中盗走了一个金樽,因此还有人把她和那位帝王编排了一个缠绵悱恻的爱情戏本,取名《长陵月》。

  折子戏的最后写的是,金樽侠盗为了宸帝舍弃了江湖逍遥的自由,入了长陵宫,成为帝妃。

  当年《长陵月》实在是太火爆了,因而大多数人都认为金樽侠盗是真的嫁与帝王家了,谁能想到,她其实是隐于姑苏市井,还开了间青楼?

  所以,传言不可尽信。

  洛青荼和谢岑临相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见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他们也是听过戏看过话本的,金樽侠盗的名头自然听过,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个刚坑了他们的钱的奸商,真的看不出来任何话本里写的仗义疏财的侠义之气。

  葬剑山的喽啰们再看徐尽欢的时候已经是满脸恐惧,金樽侠盗行走江湖那几年,做了无数惩恶扬善的事,也杀了无数的恶人,手段凶残不留情面,让恶人们闻风丧胆,至今也是凶名赫赫。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