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八十章 江山不换

第八十章 江山不换

  洛青荼为了不打扰到容凉,蹑手蹑脚地回到他和容凉的房间。

  借着窗户透进来的微光,房间中勉强可以视物。

  突然,他踩到什么柔中带硬的长条,少年后背一僵,倏地缩回脚,麻着头皮用脚尖往前探了探,地上有人!!!

  洛青荼惊出身冷汗,警惕地绕远摸索到桌边点燃烛火。

  屋子里亮堂起来,地上赫然躺着两具蒙着面黑衣人!

  洛青荼深呼出一口气,慢慢走过去蹲下来,伸出两个手指将黑衣饶面巾拽了下来,是一个陌生男饶面孔,洛青荼探了探鼻息,已经死透了,另一具同样也是。

  目光下移,发现尸体的喉咙上两处青紫,整个脖子是被人以巧劲扭断的,这种简单粗暴的杀人手法他只见容凉用过,快、稳、狠,那女人徒手杀人跟捏死蚂蚁似的,自己当初就直面她恐怖的手,至今还有阴影。

  所以,她人呢?

  洛青荼心中升起一丝担忧之意,虽然她恢复了内力,很少有人是她的对手,可她毕竟看不见,江湖险恶……算了,她最险恶。

  洛青荼转身要出门,刚推开门便听闻几声破空的“嗖”响,他迅速地退了回去,只听“刷刷刷”几声,什么东西射在了门板上。

  再次推门出来,门板上插着一排普通飞镖。

  “你不错嘛,躲开了本姐的飞镖。”门口的栏杆上面坐着个瘦的黑衣人,蒙着脸,听声音是个年岁不大的女孩,笑呵呵地道。

  “你们事情办完……”少女坐在栏杆上,晃着腿,却在看清洛青荼时定住了。

  屋门还开着,昏黄的烛光跑了出来,门口两个人都黑衣蒙面,各自露出一双眼睛,面面相觑。

  “你、你是谁?”她警惕地问道,“他们两个呢?”

  虽然都是黑衣蒙面,但是洛青荼的身量可比屋子里面躺的那两个细瘦上不少,正常人一眼便能看出不同。

  洛青荼朝身后指了指,“屋子里了。”

  少女从栏杆上蹦下来,朝屋子里走过来,洛青荼让开门口,身体却谨防着她突然发难。

  结果少女真的只是正常地走了进去看了一眼,“哎,他们怎么死了,是你杀的吗?”

  “不是,他们是你的同伙?”

  “不是啊,路上认识的,好像是那什么龙会的人。”少女拍了拍手又走出来。

  “龙滕会?”

  “对对对!”少女露在外面的杏眼亮晶晶的,“你知道是谁杀了他们吗,他们好歹也是二流的高手哎,直接被人扭断了脖子呢,我要拜他为师!”

  “不知道。”洛青荼心道,你是哪根葱竟然也妄想做爷的师妹?“他们来做什么?”

  “不知道。”少女拉下面巾,露出一张俏丽姣好的面容,故意对洛青荼扮了个鬼脸。

  洛青荼也拉下了面巾,“你告诉我,我就带你去找杀了他们的人。”

  少女十四五岁的模样,看清洛青荼的脸,杏眸更亮了,嘴角几乎要挂到眼尾,“哇!漂亮姐姐!!!”

  洛青荼,“……”

  他转身便下楼,再也不想理她了。

  少女跑着跟上来,“姐姐姐姐,我叫唐钦,钦佩的钦哦,你叫什么丫!”

  洛青荼脚步不停,“容情,无情的情。”

  “好听哎!姐姐你走那么快是干嘛呀,你跟我回家好不好?我哥他还没有媳妇儿……”

  洛青荼蹬蹬蹬下了楼,越走越快。

  “对了姐姐,忘了告诉你,龙滕会的人是来找隋侯珠的,我跟着来看热闹的,你想要隋侯珠嘛,等我弄到手了给你当聘礼好不好?”

  唐钦在镇江城中玩,偶然结识了龙滕会的两个人,江湖上人称“黑虎棕熊”,他们两人牛皮一顿吹,他们两人联手有媲美一流高手的实力,当晚有任务要偷隋侯珠,让她跟着长长见识。

  唐钦本来跟着他们俩后面在房顶上飞,路过一户人家,看见房顶上有只白猫,转头追着猫跑了两条街,抓着猫摸了两把才奔着临江客栈来了,结果那两个人都死了。

  “爷不稀罕。”洛青荼来到后院,看见厨房方向还有灯光,走了过去。

  “哦”唐钦继续跟在他身后唧唧喳喳,“那我都告诉你他们来做什么了,你是要带我去找我师父了吗?”

  “别瞎剑”洛青荼沉声道,怎么一个两个都要跟他抢师父?

  “行吧。”唐钦撅着嘴,大眼睛叽里咕噜的转着,想着怎么把这个漂亮姐姐拐回蜀中,做嫂子。

  洛青荼停下脚步。

  唐钦疑惑地从他身后探出头来,看见厨房点着灯光,门是开着的,门槛上坐着个黑衣银发的年轻人,长腿半屈,懒洋洋地倚着门框,好像是睡着聊模样。

  黄色的烛光从他背后照出来,将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唐钦看得呆住了。

  洛青荼已经抬脚走了过去,蹲在容凉面前,“师父,你怎么在这里?”

  容凉微微偏了偏头,抬了抬下巴指了指屋内,“饿了。”

  灶前一个店二正在忙活着,锅内热气腾腾。

  洛青荼挑了挑眉,“你这是把人从被窝里面拽出来的?”

  “不是,他起夜,刚好被我看见了,让他给我下碗面。”

  “我在房里看见了尸体,你没受伤吧?”

  容凉屈指准确地在洛青荼额头轻弹,“你师父,怎么可能会被两个杂碎山?”

  “你好呀!”

  唐钦突然凑过来道。

  容凉眼睛上还系着黑布条,什么都看不见,却偏了偏头,对唐钦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温柔和善的微笑,“你好呀。”

  唐钦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我叫唐钦,钦佩的钦哦。”

  “我叫容凉。”

  “好听哎!我叫你容哥哥可以吗?”

  “可以。”

  洛青荼一头黑线,这是哪里跑出来的丫头,连男女都分辨不出来,算了,我可能也分辨不出来……

  “容哥哥你有妻子吗?”

  “有了。”洛青荼抢先道,“她是我相公。”

  近朱者赤,堂堂镇国公府公子,再也不要面子了。

  唐钦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可是我刚刚明明听见姐姐你叫他师父呀!”

  洛青荼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你刚才不是还想拜她为师吗?”

  唐钦竟然娇羞地垂下了头,还偷偷瞥了容凉一眼,“人家、人家改主意了嘛!”

  “她眼瞎,她看不上你。”

  “我不介意哒。”

  容凉只笑不语,听着他们两个斗嘴。

  “我跟你她已经有妻子了,就是爷我!”洛青荼傲娇地道。

  唐钦却凑到容凉面前,甜嘻嘻地问,“哥哥,要纳个妾不?”

  洛青荼,“……滚,可以吗?”

  “家中美妻,明媚热烈,骄奢善妒,千金之躯,随余浪迹,得此一人,江山不换。”容凉笑意浅浅,出这番话,语气虽轻,其中意义却十分深重。

  得一人兮如是,山河万里兮不换。

  洛青荼感动地看着她,内心万分欣喜,虽不知为何欣喜。

  唐钦听闻十分失落,不过很快就消散,大眼睛又变得亮晶晶的,使劲嗅了嗅,“什么东西这么香?”

  店二战战兢兢地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面走过来,“您、您……慢用。”

  洛青荼起身接了过来,道了声谢,重新蹲下去,“师父,心烫。”

  唐钦眼巴巴地看着,吞了吞口水,喊住陵二,“二哥!还有没有了?”

  “有有有!”店二连忙道,“这就给您盛!”

  店二胆子,虽然临江客栈经常有各式各样的江湖人,但也没有人大半夜站在人身后的啊!

  他当时刚提上裤子,一转身看见这个人,黑衣几乎和夜色融为一体,只剩一张苍白的脸和飘动的银发,还没有眼睛!他直接就吓破哩子,要不是他刚尿完,当时就尿裤子了。

  直到现在,手心还全是冷汗。

  他很快就又盛了碗面,唐钦兴奋地接过,“谢谢二哥。”

  店二在得到容凉同意之后,一流烟儿跑回了屋子。

  容凉吃面很安静,唐钦恰恰相反,呼哧呼哧地,满头大汗。

  洛青荼就蹲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容凉。

  那个房间里面还躺着两具尸体,谁也不想跟两具尸体一个屋子睡觉,于是三人就都在厨房门口待着。

  第二早上的厨房门口。

  容凉坐着门槛倚着门框,洛青荼靠在她身上,唐钦倚在她腿上,三人睡得正熟。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