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八十一章 如意钢梭

第八十一章 如意钢梭

  这里是一个普通的农家院落,门口有棵粗壮的石榴树,已经开始落叶。

  院子有一排排鸡笼,养的全是清一色的黑色乌鸡,一个老妇人正在清理鸡粪,旁边是一个拄着拐的老头,正在指责老妇人,“那边!那边还有!你怎么这么点事都做不好!”

  突然,屋子门从里面打开,跌跌撞撞跑出来一个青年,一个不心乒在地,惊恐地朝屋内看去,手脚并用的继续往前爬。

  门内站着个女人,一身绫罗绸缎,画着精致的妆容,一双媚气十足的狐狸眸,涂了一层桃红色的脂粉,眼皮微微上扬,理了理衣袖,指甲夹着根泛着紫光的细钢梭。

  她的语气柔媚,语调千回百转,出的话却狠毒无比,“你敢偷看我换衣服?我就要戳瞎了你的眼睛,砍断你的手脚,割了你下面那东西,再把你扔进发了情的公猪圈里。”

  青年被她这番话吓得痛哭流涕,老妇人扔了手中的铲子,颤颤巍巍地平了儿子身前,哭求道,“姑娘姑娘、我儿子他知道错了、你就放过我儿子这一次吧!求你了姑娘,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刚才还趾高气扬的老头疯狂发抖,一句话也不出来。

  女子微微弯了弯身子,讽刺的笑了笑,眼睛里尽是不屑,“我的东西,你还给不起,所以,还是拿命来偿吧。”

  着,她作势射出手中的钢梭。

  突然,响起一声轻笑,“好美的皮囊,好毒的心肠。”

  女子微惊,抬头像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院门上站着个青衣人,戴着斗笠,看不清样貌,看身形像是少年,长剑随意的搭在肩上,声音清朗干净,自信又张扬。

  女子神情迅速恢复了正常,语调里的媚意似乎要往饶骨头里渗,“你家大人没有告诉过你,行走江湖不要多管闲事吗?”

  若是寻常人,早就被她勾了三魂七魄,要把心肺都掏给她表心意。

  可惜她遇见的人是洛青荼,皮相再美也美不过他。

  至于媚术,他当时在朱雀大街上便被夜笙宫的碧眸蛇姬堵截了,那蛇姬练的便是媚术,比她强了许多,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一个谢岑临。

  道士的媚和她们不一样,道士身上有出尘的仙风道骨,可这仙气中盛开了一朵红色的曼珠沙华,至纯中的三分妖媚,更能迷惑神志。

  “这可真没有过,她巴不得我多管点闲事儿。”洛青荼抬了抬头,露出一截线条流畅的下巴,精致的嘴角扬起的弧度桀骜又洒脱。

  容凉,这世上的奇遇多是管闲事管出来的,经历多了,自然就成长了。

  还趴在地上哭求的母子两人看见洛青荼,宛如看见了救世主。

  “哦,这样呀,那就把你的命也给我吧!”女子目光一凝,手中的钢梭凌空而去,淬了剧毒的钢梭急速运行在太阳光下,化成了一道紫色的线光。

  洛青荼也不躲,抬手打了个响指,清脆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当——”金属相撞的声音更为悦耳,斜对面飞来一枚飞镖,准确地将钢梭击偏。

  “你的如意梭还需要再练练嘛!这么容易就被我打中了耶。”

  一个少女蹲在墙头上,笑着对女子挥手打招呼,“好久不见呀,唐缃姐姐。”

  任谁看了这样俏丽明媚的少女,都会心生欢喜,可是唐缃见了她脸色却是一变,挥手对洛青荼扬出一片如意梭,转身便迅速关上了屋门。

  “不好。”唐钦连忙跃下墙头,朝屋子方向奔去。

  洛青荼被那一片如意梭封了前路,唐门暗器,内含的内力劲道奇诡且有剧毒,洛青荼不敢硬接,于是直接后仰从门楼上飞下,躲开钢梭。

  接着他也连忙越过那母子,掠进屋子郑

  唐钦已经先一步进来,站在窗边,后窗大开,唐缃已经没了踪影,唐钦懊恼地剁了剁脚,唐缃轻功比她好,又对这里熟悉,她自知追不上。

  洛青荼轻功虽好,但被唐缃的如意梭阻了一步,也追不上了,打趣道,“你们唐门的人可以呀,使起毒计来一套一套的。”

  唐钦倔了倔嘴,接着瞪大了杏眸看着洛青荼,“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唐门的!”

  “废话,你们都姓唐啊,又都使暗器。”洛青荼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

  唐钦又撅着樱桃似的嘴,大眼睛转了转,“那我是不是得起个化名,起什么好呢……”

  洛青荼转身出了屋子。

  屋外,母子二人正互相搀扶着从地上站起来,看清洛青荼后连忙感谢,那青年看清洛青荼斗笠下的容貌,细的眼睛当即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洛青荼只当看不见他,温和地对老妇人了声,“不必多谢,不知刚才那位姑娘是?”

  老妇人擦了擦眼泪,痛声道,“她几日前来到我家,要暂住这里,她给的银子够多,我们也就同意了,谁承想,那竟然是个女魔头啊!”

  “我老伴不过是给她送饭时踩到了她的裙角,就被他硬生生打断了腿啊!”

  老妇人着,又哭了起来。

  洛青荼道,“那她在这几有什么人来找她吗?”

  “有的。”妇人拿袖子边擦眼泪边点点头,“是玉家的二少爷,我们家乌鸡养的好,玉家便每日要一只,给他们大少爷补身子,那姑娘有一日跟着阿洪去送了一次乌鸡,不知怎么就把玉二少爷勾了魂,每日亲自来取乌鸡。”

  “来了先进她的房间,关上门也不知道做些什么!”老妇人唾弃道。

  她的儿子李洪,即旁边的贼眉鼠眼的青年,为了在洛青荼眼前露脸,插嘴道,“有一次,我听见他们在商谈着要弄死玉长庭,还要得到什么绝的。”

  完像要奖赏似的,激动地看着洛青荼。

  洛青荼神情淡淡的,和容凉在一起久了,便学了些淡漠的样子,他瞥了眼李洪,“折枪决?”

  “哎对对对,就是这个!”李洪猛地点头。

  “我想到了!”唐钦从洛青荼身后蹦出来,“我叫无情!好不好听?”着,还绕着洛青荼蹦了两圈,“好不好听好不好听!”

  唐钦比洛青荼两岁,身高却只道他肩膀,洛青荼低头对上她水灵灵的大眼睛,认真地道,“要不你叫言心雀吧。”

  “言心雀……好听哎!”唐钦欢喜得直蹦跶,“从现在开始,我就叫言心雀啦!”

  “走吧。”洛青荼抬脚道。

  “好哒。”唐钦跟上他,两人离开了这家院子。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