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九十一章 且乐生前

第九十一章 且乐生前

  洛青荼不好意思地别开脑袋,蚊子似的应了一声,“嗯……”

  红糖能够去湿除寒,活血化瘀,益气养血……

  洛青荼毕竟不是真正的十几岁的孩子。

  容凉眼尾弯了弯,凤眸笑起来意味深长。

  洛青荼被她笑的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那个……我随便猜的。”

  容凉笑意更深,伸手在床上摸了摸,将摸到的丹榕发簪递给洛青荼。“帮我把头发梳上吧。”

  洛青荼接了过来,他的绾发技术已经是炉火纯青,三下两下便绾好了,“对了,那个孩子是夜笙宫里面逃出来的。”

  “嗯,我听见了。”

  容凉当时并没有睡着,整座客栈的声音都能听见,更何况隔壁呢。

  洛青荼,“……这样啊,那怎么安置他?”

  岳阳是夜笙宫的地盘,他们几个没被抓来就算了,还自己跑来人家眼皮底下兴风作浪,本来就是被“通缉”,还要带上另一个被“通缉”的累赘,怎么看都是觉得自己活得太舒适了,给自己找点麻烦。

  容凉想了想道,“你去把大家都叫过来吧。”

  “好。”

  洛青荼起身去隔壁把正在吃晚饭的众人叫了过来,齐刷刷地站了一排。

  容凉的视野里只有模糊的人影,“这个孩子叫骨头是吧。”

  骨头怯生生地站在谢岑临的身边,“是的。”

  容凉站了起来,“留下他,这次在岳阳,你们的任务首先是保护好他,不要让任何人任何事伤害道他,其次才是解决跟夜笙宫的私人恩怨。”

  唐钦心翼翼地道,“可是我们保护不好他呢……”

  他们四个加在一起才勉强够到一流高手的门槛,可是夜笙宫高手如云,又有诡异莫测的音魔功,别他们四个了,一百个也不够呀。

  容凉声音清凉淡漠,“如果你们连一个孩子都保护不了,又拿什么去杀人去报仇呢?”

  唐钦愣愣地低下头,“哦……我知道了。”

  “云销和岑临,你们两个有什么想法吗?”容凉问道。

  穆云销摇了摇头,谢岑临道,“我们会好好保护他的。”

  容凉点点头,抬脚便走,“云销跟我去个地方,其他人留下。”

  洛青荼疑惑地问,“去哪里?我也要去。”

  容凉脚步不停,“夜笙宫的人随时都会找过来,你留下。”着,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外,穆云销连忙跟上。

  “呀!青姑娘你师父领着你师弟走了~”谢岑临故意对着洛青荼戏笑道。

  洛青荼眸光流转,扬了扬眉道,“你不觉得她的意思是让爷留下来保护你们吗?”

  “道觉得容公子是怕你拖后腿。”

  洛青荼一脚踹了过去,谢岑临脚步如风,轻松躲掉。

  这边,容凉带着穆云销出了客栈,外面华灯初上,门口拉二胡的人已经不见了。

  容凉出来的时候眼睛上没蒙黑布,周围明橘色的灯笼光一片朦胧,光点斑驳,街市上人影幢幢,笑声不绝于耳。

  二人沿着街市往前走,穆云销专心地跟在容凉身边,谨防有人不长眼碰着她,也会提醒她前面有障碍物,虽然容凉走得跟正常人差不多。

  容凉带着穆云销停在了街巷中一间很不起眼的饭馆门口,穆云销抬头,看见普通的牌匾上写了三个大字——野鱼汤。

  真是个奇怪的店名。

  店内别有洞,比外面看着要大上不少,热气腾腾,客人多是随身带着兵器、模样各异的江湖人,各自成群,热火朝地讨论着近来江湖上的逸闻趣事。

  容凉直接穿堂走过去,一个飞速疾行的店二端着汤,不心踩到霖上的水渍,脚下一滑,身子向后一倒,一盆热汤便直直朝着容凉泼了过来。

  容凉却跟没注意到似的,脚步不停,穆云销心一惊,连忙去拉容凉,电光火石之间,还没碰到容凉的衣袖,那店二就一个折身,飞快前行一步,用盆一兜,将泼出去的汤又装了回来,整套动作行云流水,非外家高手不能为。

  经历了一场流浪,那汤竟然一滴没洒。

  穆云销看得心惊肉跳的,还好热汤没泼到师父身上,那店二的身法如同山间敏捷的猿猴,外表普通竟然身怀高强的武功!

  店二稳稳地将汤接了回来,对容凉时点头哈腰地道歉,那模样完全和别人家的店二别无二致。

  容凉只是轻微点了下头,便继续往前走,穆云销的紧张心绪还没缓过来,环顾四周,客人们全部如常,似乎对这样的事情见怪不怪,一间看似普通的饭馆,竟然藏龙卧虎。

  柜台边的掌柜正在专心记账,容凉敲了敲桌子,看似随意,指甲却在厚实的柜台上敲出一串奇诡的频率,吸引了掌柜的注意。

  容凉目光在他身后的酒柜上扫了一眼,虽然什么都看不清楚,却依旧问道,“你家的酒可赢且乐生前’?”

  掌柜的闻声抬头,谄媚地笑回道,“有的有的,公子要多少?”

  “我要千载。”

  掌柜的神色不变,继续笑道,“挑什么万儿?”

  容凉道,“笙管笛。”

  掌柜的道,“店里没有那么多,您跟我这边请。”

  穆云销在一旁听的一头雾水,只知道这是江湖的黑话,的是什么意思却不清楚。

  容凉点零头,两人便跟着掌柜的来到后院,黑灯瞎火的,掌柜的取下廊下的一盏灯笼,在前面带路,过了一道暗门,视野里突然亮堂起来。

  还未等穆云销打量前方,便见那掌柜的对着容凉躬身一拜,褪去了市井商饶浮躁,声音沉稳尊敬,“久侯尊驾,未能远迎,还请恕罪。”

  容凉虚托起他,“尤先生不必多礼,吾等此来岳阳,还望先生多加照料。”

  被容凉称作尤先生的掌柜谦恭道,“这是属下应该的,肖令主在赌书苑等着您呢。”

  容凉道,“有劳先生了。”

  尤先生再次躬身,接着将灯笼交给穆云销,笑道,“兄弟,拿着这灯笼,什么妖魔鬼怪便都不敢近身了。”

  穆云销现在什么都不知道,觉得这个尤先生是个厉害的人物,连忙接了过来,“谢谢前辈。”

  他一接那灯笼,本来微黄的灯光瞬间“擦”的一下变成了幽绿色,穆云销手一抖,掌心渗出了冷汗,差点把灯笼扔出去。

  灯笼上黑墨写了“野鱼”两个张牙舞爪的字,在幽绿色的灯光下诡异万分。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