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一百零四章 雷霆骤雨

第一百零四章 雷霆骤雨

  洛青荼已经将《怀璧心经》的第三层“生生不息”修炼至大成,内力已经可以媲美二流高手了,只是在剑道上,一直没有明确自己的剑心,有些停滞不前。

  虽然腿伤已经好了不少,但是洛青荼武功的根基便是这一双腿,有伤终究是影响了灵活性,因此和这个人交战始终处于下风。

  这饶钢鞭舞得密不透风,劲风四起,迅猛无比,若是挨上一鞭子,定是要肉开见骨,洛青荼觉得像是被一片黑云压制住了,剑招所向皆是铜墙铁壁。

  就在这时,不知是哪个渣男又发誓了,晴空万里的清晨竟然响起一个震响的霹雳,一道扭曲狰狞的闪电打际劈过。

  洛青荼在一瞬间想起《怀璧心经》第四层的内容,那个他一直没有摸到的门槛此时清晰无比,于是就在和人交战的危险时刻,赋妖孽的洛侯爷,顿悟了!

  前三层的内容主要是从入门到打下根基,疏通了全身所有经脉,让内力可以畅通无阻,而第四层,就上升到了攻击的层面,名为——雷霆骤雨。

  洛青荼的剑招变了,刚开始顿悟的时候用的还不熟练,结果越打越强,悟得也越来越多。

  剑招最开始如同几滴细雨,接着雨丝变成了雨滴,雨势不断增加,最后竟变成了狂风暴雨,交杂着电闪雷鸣,狂风怒号,雨势如灌。

  内力在体内疯狂运转,剑招中的力量也在成倍数的增长,洛青荼体内的热血在沸腾,比起他的兴奋,他的对手可就郁闷了,哪有人越打越强的,该是什么样的妖孽啊!

  终于,钢鞭被霜雪青莲上的内劲震碎,而他的对手也成了暴雨中的枯叶,倒飞出去,洛青荼的剑紧随其后,欲将其毙命。

  在剑尖即将碰到他的咽喉时,几道弦声悠悠地飘了过来,空旷悠远,其中平和的内力竟然一下子就让洛青荼的剑气散了,霎时间,风静雨停,洛青荼一口气没提上来,落了下去。

  那是直接影响内力运转的音魔功,洛青荼的内力顿时就不停使唤了,无力地下坠,一双手拦腰接住了他,容凉精致的下巴出现在视野里,她的一缕银发落下,轻柔的从他的脸颊上划过,洛青荼觉得自己拿错剧本了,他不就是长得美零么,至于每次英雄救美,他都是被救的吗?

  容凉轻飘飘地落地,将洛青荼放下来后,扬声道,“龙隐司容凉,前来拜访。”

  洛青荼轻轻挑了下眉毛,在一本正经地瞎话方面,他是真服容凉。

  静了一会儿,从远处飘来一道被内力包裹着传来的声音,如弦声一般悠然动听,“滟滟,将他们带过来。”

  名为滟滟的属下对着身后恭敬地道,“是。”,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瞪了洛青荼一眼,才道,“你们两个,还不快跟上!”

  洛青荼和容凉跟着那个人走了以后,树后的三人一狼仔细瞧着没有人以后,才松了一口气,唐钦逃似的离树老远,“咱们现在怎么办?”

  骨头道,“凡是被抓来的俊美男子都会被关进思言阁,在那里经过调教后再被送去给大宫主练功,道士哥哥生得那般,一定会被送去思言阁的。”

  穆云销点点头,唐钦道,“那我们快去吧,解救道士,走上人生巅峰!”

  骨头带路,他们穿过一条长满草的荒凉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往生神木灵气过于充裕的原因,已经是深秋时节,岛上的草木还是十分茂盛。

  骨头四下观察了一下,低声道,“这边走,往生阁这边比较偏僻,有花之护法镇守,没有什么人会过来的。”

  穆云销道,“还是要心一些。”

  唐钦问道,“那个什么花护法很厉害吗?”

  “四大护法都很厉害,他们的音魔功便是宗师境的高手都要受到影响的,只不过花护法比较特别,他喜欢安静。”

  螺岛的大和一座岳阳城差不多大,夜笙宫在螺岛中心,四面对称分布着四座阁楼,有不同的作用,分别由四位护法看管负责,而北边思言阁的负责人就是风之护法柳成荫。

  前面一对巡逻的喽啰路过,骨头连忙停下脚步,慢慢蹲下了身子,身后两人也照着他这样做,借着前方的围栏掩去身形。

  三个人心翼翼的前行,一路躲避行人和巡逻的人,在横穿一个巷子的时候,唐钦慢了一步,被两个送早饭的喽啰发现了身形,喽啰厉喝一声,“谁!”

  唐钦本就是心神紧绷,矮身前行,被这一吓,一脚踩中了自己的裙摆,摔了个狗吃屎,两个喽啰听闻声响,连忙要走过来查看。

  死了死了死了,唐钦一身冷汗,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来,突然听见两声恭敬的“参见护法大人。”

  视野里突然多出了一片紫色的衣摆,唐钦的脑瓜呜一声炸了。

  紫衣人影修长,不是雨听澜又是谁,唐钦当下立断,负手对藏在她身后不远处的建筑后的同伙比量手势,你们先走不用管我。

  雨听澜依旧肤白貌美,只是脸色看起来不太好,他挥退了两个喽啰,才低头看向唐钦。

  唐钦后背冷汗直冒,僵硬地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嗨……好久不见呀!”

  雨听澜唇色苍白,掩唇咳嗽了两声,才勾起一个堪称温柔的笑容,“我们昨晚才见过。”

  “……”唐钦硬哈哈了两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

  雨听澜道,“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咱们今日才是第二次见面吧,难道妹妹对在下一见钟情,然后情根深种了?”

  唐钦立刻想掏毒针戳死他,本姐对你情根深种个大头鬼啊!什么人啊这么不要脸,不过她现在身兼重任……于是唐钦猛烈的点头道,“对对对!所以本姐今日迫不及待地溜上岛来找你了!”

  这么拙劣的演技和谎言,任谁看了都知道是假的,雨听澜却带着笑容,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专注地看着唐钦。

  唐钦被他看得头皮发紧,终于,雨听澜不轻不重地了一句,“跟我来吧。”

  唐钦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跟你去哪儿?不能去,我昨还拿暗器扔他了……

  雨听澜见她没跟上来,回头看了眼,“还不快跟上?”

  唐钦心一横,去就去,反正她是唐门大姐。

  骨头看着唐钦跟着月之护法走了,有些着急,穆云销却很平静,“咱们继续找吧,她不会有事的。”

  唐门的暗器和毒独步下,虽然很少在江湖上走动,但是江湖上关于唐门的传只增不减,没有人敢无视唐门的存在,夜笙宫总得给唐门几分面子。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