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前尘往事(二)

第一百三十七章 前尘往事(二)

  五年后。

  一声巨大的虎啸在层层山林中回荡,光是听声音便能让胆的人屁滚尿流。

  就算盗墓贼们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见了这头一人高的白毛巨虎即便还没吓破胆子,却也是个个抖如筛糠,山大王凶神恶煞,白色的眼瞳盯着猎物没有什么感情,却布满杀机,缓步而来,每走一步,盗墓贼便是心惊肉跳。

  终于有一个盗墓贼吓破哩子,屁滚尿流地往反方向跑去。

  “蠢货!”领头人大骂一声,为时已晚,白虎低吼一声,已经一步跃了出去,宛如一阵雷霆,只一步,便将那跑走的人扑打在地,张开血盆大口,在那人“啊啊啊啊”地疯狂哭叫声中,一口将他懒腰咬断,场面极度血腥,将其他几个盗墓贼震慑在原地。

  白虎转过头来,凶煞的目光盯着他们,盗墓贼们虽然个个都带着武器,但是不管事速度和力量,他们绝对不是这头白虎的对手。

  紧张的气氛中杀机弥漫,宛如凝结块儿一般沉重,突然一声清脆的笑声出现,将气氛中的杀机一搅而散。

  老虎的威压在那笑声出现后竟然温柔下来,盗墓贼们闻声一惊,警惕地朝四下看去。

  清脆的童声不知从何方传来,“你们是盗墓贼吗?”

  领头人头皮一阵阵发麻,传中山里的精怪多会化为孩童和女人来迷惑行人,他们不会是遇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见这群人久久没有回复,白虎似是不耐,重新盯上他们,低吼一声。

  盗墓贼们连忙道,“是是是!我们是盗墓贼!不知仙是?”

  从他们正上方枝繁叶茂的树顶跃下一道身影,落地无声。

  众人定睛一看,那竟然是个和尚,大约七八岁的模样,皮肤被盛夏的日头晒得偏深,却掩饰不住精致的眉眼,漆黑如点墨的眼眸中光芒闪烁,似一颗深夜寒星,穿着一身灰色僧袍,普通没有特色的僧袍上面却被绣满了各种颜色的花鸟鱼虫。

  和尚将他们打量了一圈,漂亮的眼睛一眨便是扑面而来的灵气,灵动又狡黠,声音清脆,口齿清晰,“你们进山是要盗哪个墓啊?”

  秦岭山脉中有一处乃风水中的阴地,是皇族陵墓所在,几百年来大部分慕容氏皇族都在葬在那里。

  领头人对和尚恭敬地一拱手,“不敢不敢,我们就是进山……溜达溜达……”

  西郊有清梵寺,距离皇陵也就一个山头的距离,寺庙多少有守护逝者的意思,这个和尚看着年岁,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连点声音都没有,定然是个不好惹的,他们要是来盗墓的,不定就被他给揍了,更何况他身后还有一头凶神恶煞的白虎。

  和尚一听不乐意了,语炮连珠,“盗墓贼你不盗墓你溜达个球啊,这山你家的呀?溜达溜达你能捡着灵芝还是人参?好东西那不是都在墓里面么!”

  白虎似乎能感受到他的情绪,不耐烦地低吼一声。

  领头人被他的伶牙俐齿吓得一身冷汗,忙道,“是是是!我们是上来盗墓的……”

  和尚这才满意,“宣帝陵,敢去吗?”

  宣帝,谋今炀帝的父亲,刚埋进去没几年,尸体在棺材里还不知道烂没烂透呢……

  领头人也是个人精,试探着问,“仙是想要那墓里什么东西吗?”

  历代皇帝死后都会带着各种各样的陪葬品,基本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而这,也养活了无数的盗墓贼。

  和尚掐着腰,大眼珠转了一圈,“你们要是不帮我拿出来怎么办?”

  领头人惶恐道,“一切都听仙的,不敢有其他想法。”

  和尚拿出一个药瓶,数了数一共有七个盗墓贼,则往手中倒了七粒药丸,“来,你们每人吃一颗。”

  盗墓贼们面面相觑,都不想吃,和尚轻咳一声,白虎瞬间散发出一阵煞气,盗墓贼们吓坏了,一个个哆嗦着上前,从和尚手中拿过药丸,在和尚锐利的目光下,吞了下去。

  等七个人都吃完了,和尚拍了拍手道,得意地道,“你们吃的这是百曲断肠丹,三以后要是不吃下解药,就会肝肠寸断而死,解药现在不在我身上,你们要是想抓住我找解药也没用。”

  和尚狡黠地一笑,“只要你们乖乖听我的,帮我把宣帝陵中的《兰亭集序》拿出来,我就给你们解药。”

  盗墓贼们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得不按照他的去做。

  皇陵群在深山老林中,还常年有驻军镇守,想要偷偷溜进去需要废些功夫,好在这些盗墓贼都是有真本事的,带着和尚轻松躲过了驻军的防守。

  和尚并不知道宣帝陵在哪里,虽然他总在山里野跑,但糟和尚明确告诉过他,有军队把守的皇陵附近千万不要靠近,这次要不是为了《兰亭集序》,他也不会过来。

  盗墓贼们分工合作,很快便确定了陵墓所在,拿出各种工具,进了墓中,和尚权子大,也跟着进去了。

  墓里机关重重,各种险境,和尚年纪虽,但是轻功卓绝,内功比他们这些江湖人还要高上不少,终于闯进主墓室的时候,七个盗墓贼还剩下三个,而和尚完好无伤。

  盗墓贼们看见成堆金银珠宝陪葬品的时候,眼睛都亮了,他们按照自己的规矩拿多少,和尚则自己在墓室中翻找起来。

  《兰亭集序》是由书圣王羲之所作,深受宣帝喜爱,死后作为陪葬品下葬。

  墓中宫室制度宏伟华丽丝毫不逊于人间,东西厢排列着石床,床上的石函中有铁匣,其中都藏着珍贵的笔墨书画。

  和尚挨个翻了一遍,最终在正室棺椁前的一列瓷玉匣中找到了一幅卷轴,打开纸墨如新,正是被下文人奉为至宝的《兰亭集序》,和尚也不懂书法,找了块丝绸包裹好,系在腰间。

  那三个盗墓贼已经挑捡完毕,四个人原路返回,从挖开的洞中钻了出来。

  这一处没有林木遮挡,皓月当空,月华如水,照得四个人灰头土脸,但好在各自都是满载而归,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盗墓贼三人跟和尚要解药,和尚笑嘻嘻地道,“那是香灰加朱砂揉的泥团子,有什么解药?”

  三人一副如释重担的模样,态度恭敬的跟和尚道别,却在和尚转身后对视一眼,同时无声地慢慢拔出了身上的兵器!

  冷铁在月华下反射出闪亮的光,三人一齐阴狠地朝着和尚的后背攻去。

  他们被这奶气还没褪的和尚捉弄利用凉是事,主要是他身上还有珍贵无比的《兰亭集序》真迹,市面上价值连城!

  这和尚已经没有能够威胁他们的东西了,为什么不杀人越货呢?!

  和尚还是太了,生长于寺庙见得多是人间悲苦和善良,对人心的险恶了解的太少了,完全没想到,刚才还对他恭敬有礼的三人转眼就在背后偷袭他!

  三道杀气从背后袭来,和尚反应十分灵敏,脚下轻功步伐如影似幻,折了下腰身,堪堪躲了过去,转身便和他们打斗起来,

  单论内功,和尚比他们任何一人都强,奈何人家人多势众,混迹江湖打斗经验比他强了太多,还有各种阴招损招层出不穷,和尚处于下下风。

  这时,他们的打斗声音引来了驻军的注意,一队脚步声正在飞速靠近,盗墓贼三人一惊,领头人狠狠一刀劈在了和尚身上,接着三人落荒而逃。

  和尚细嫩的胳膊被劈了一刀,正涔涔地往外流血,和尚从来没受过这么重的伤,疼得直抽冷气,轻功也忘了怎么用了,很快,一队驻军赶到,将他包围起来。

  驻军首领看见他,朗声道,“你是清梵寺的和尚?在这里做什么?”

  和尚转过身来,脸色因为失血而苍白,锐气却不减,“关你什么事?”

  禁军首领看清他的脸,很明显的怔了一下,“十皇子,您怎么在这里?”

  和尚心道十个屁的皇子,因为受了伤心情都不好了,直接道,“我是你爷爷。”

  首领不仅没有因为他不逊的言语生气,反而神色严肃地将他仔细打量了一遍,其他人也都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

  这时,首领身边的一个军士对首领道,“十皇子还在营地中休息,那这个孩子?”

  首领思索了一下,他刚才只是一打眼将他认成了十皇子,不过仔细看便知道定然不是,装扮上就不同,于是道,“抓起来,带回去。”

  慕容皇族世代双生,并不是秘密,这个孩子和十皇子一模一样,十皇子又没有同胞的兄弟姐妹,这个孩子不定就是和十皇子的孪生兄弟,还是先带回去再。

  军士们闻声而动,和尚被包围了却丝毫不慌,将指放在嘴边,吹了一声悠长响亮的口哨。

  军士们顾及这和尚可能和十皇子有什么关联,并不敢真的特别粗鲁,和尚即便带着伤,也轻松撂倒两个军士,其他人见他这么强,也要认真起来的时候,一声剧烈的虎啸声突然从山林中传了过来,震得大地都在颤抖,众军士闻此一惊,接着一大白色巨大人影出现。

  西郊的山大王那可是凶名在外,军士被那白虎一震,分了一下神,和尚见机施展轻功,踏着几个军士的脑袋飞过,半空中翻了个身,白虎则轻轻一跃,让他准确地落在了自己的背上,夜色中泛着冷幽光的虎瞳冷冷地扫了军士们一眼,转头驮着和尚,钻进了茂密的树林中,在夜色中没了踪影。

  留在原地的众军士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幕震惊了,一个军士反应过来想要去追,被首领拦了下来,先不能不能在漆黑的森林中跟上野兽的步伐,就算追上了,他们能打得过那山大王吗?

  白虎通灵,吸收山林的地灵气长大,不定都修炼了内力出来,是他们这些普通武者能打得过的吗?不被人家一个虎掌一下拍死都算上辈子修来的洪福了。

  首领看着白虎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那个孩子穿着很明显是清梵寺的和森…又为何与十皇子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容?

  这时,一个军士喊道,“这有个洞!”

  众人瞬间宛如炸开聊锅般纷扰起来,这里可是宣帝陵啊,当今皇帝的亲爹,哪个皇帝的墓被掘了都行,就这个,等于直接在炀帝脸上甩了一巴掌,还很响的那种。

  若是抓不到凶手,那遭殃的就是他们这些人了,还迎…十皇子。

  那皇子才七岁,按照帝国的规矩,皇子们满十岁以后就要轮番来守一段时间的皇陵,放在深山老林中体验生活,本来不该十皇子的,结果九皇子突然生了重病,十皇子主动提出顶替他来守陵。

  没想到,刚来不久,竟然就发生了宣帝陵被盗的事……

  首领还未细想,便已经是一身冷汗,他是长公主的心腹,这次也是特派来保护十皇子的,长公主对十皇子给予了那么高的期望,若是因为他监管不利……

  ……

  和尚绝对没想到,自己掘的竟然是自己家的祖坟,更没想到的是,这件事直接成了后来一系列事情的导火索。

  白虎驮着和尚在林中飞跃,虽然体型巨大,但是运动起来越如同一阵轻盈的风,很快便将她送到了清梵寺后山。

  和尚和师父独居在一个山头,几根稀疏的篱笆,两间普通的木板屋,东边那间还亮着灯。

  和尚本想轻手轻脚地溜回自己屋,将《兰亭集序》放下再去见师父,结果屋门却一下被推开了,忘念大师逆着光站着,脸色阴沉。

  和尚被忘念大师拎回屋,忘念大师帮他给胳膊上药包扎好后,拿着《兰亭集序》质问今溜出去都干了什么。

  和尚虽然顽皮,时常将寺中闹得鸡飞狗跳,闯祸闯得一圈又一圈,但是他从来不骗师父,一五一十地将今的事情了一遍。

  忘念大师听闻后皱起了眉头,“那些驻军看清你的脸了?”

  和尚一直不知道为何师父要让他远离那些和皇族有关的人,“嗯,看见了,他们还叫我什么……十皇子?”

  忘念大师眉头皱得更深了,而后叹了口气,摸了摸和尚光秃秃的脑瓜,“去睡觉吧,明日一早就跟我下山去。”

  和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一听见下山就十分开心,连忙跑去自己房间睡觉。

  翌日黎明。

  和尚早早便爬了起来,拿着《兰亭集序》溜进了明释师兄的屋子郑

  清梵寺的和尚是住统一的僧舍,但是长老的亲传弟子不同,他们可以单独住在一间屋子郑

  明释师兄还在睡觉,和尚轻手轻脚地将《兰亭集序》放在桌子上,又没弄出一点声响的离开。

  接着来到山寺门口,高心和师父下了山。

  彼时她还不知道,这一次,不是跟着师父下山玩几,而是去游历九州,闯荡四海江湖。

  这一走再回来,已经是十几年之后。下山那一刻,她,便再也不是和尚了。

  亮以后,住持宣布了忘念长老带着安心下山游历的消息,整座山寺都在欢呼,那个祖宗终于走了,不然再大一些,这大雄宝殿都能让她拆了!去祸害外面的人,总比留在寺里祸害这些一心修禅的和尚们好。

  欢呼的人中没有明释,他看着桌上的《兰亭集序》,呆坐了许久,前几他“当世书法魁首,当属《兰亭集序》,可惜已经不在世间了。”

  没想到安心竟然给他弄来了……那个他一手带大的孩子,不知道再见是什么时候……

  关于安心的身世,明释隐约猜到一些,可他根本无力改变什么,只是每日多诵读一份经书,希望她可以平安喜乐。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