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囚情梦境

第一百三十九章 囚情梦境

  谢岑临第一眼看见这个人的时候也被惊艳了一下,十六岁时的小青姑娘便被百晓阁的人形容“风华绝代”,若那些以笔杆子为生的人,看见现在的小青姑娘,一定会觉得,这个词用早了。

  谢岑临听过盛京第一美人“白衣倾相,玉人吹箫”的佳话,如今的小侯爷白衣吹箫,获得的名头可就不止是盛京第一美人了。

  南楚的“九天玄女”霸占了天下第一美人的位置多年,也是时候退位让贤了,道士嘴角的笑意更深。

  他在这边开心,而那几十号人可就没那么美好了。

  箫声悠扬,曲意婉转,这些匪贼被白衣人的姿容美得窒息,全部的心神都被他吸引走了,不知不觉得就陷进了一场梦中,呆呆地让到两边,白衣人缓步走到谢岑临身边。

  海仁龙看着如痴如梦的几十个手下,内心蔓延出恐惧,果然,不一会儿,匪贼们接二连三地软倒在地,面上却凝固着陶醉的笑容。

  海仁龙再看那道白衣人如同看着魔鬼,惊恐万分,嗓音颤抖,“你……你做了什么!”

  没有人理他,只有箫声在飘荡。

  一曲吹罢,白衣人放下了手中的蓝玉箫,缓缓睁开了眼眸,浅棕色的眼眸暴露在空气中,便是一片让人沦陷的星辰澜海。

  “你这是什么功夫?怎么有点像音魔功?”谢岑临好奇地问道。

  “囚情梦境,我在音魔功的基础上领悟出来的。”洛青荼道,目光落在满面惊恐的海仁龙身上,“只是还没有完善,对一流武者无效。”

  那双眉眼浓墨重彩,精致得宛如丹青圣手勾勒出的一幅画,海仁龙却只觉得可怕,这人竟然只用一支箫曲就轻松解决了他八十多个手下,还不带一丝血腥,太恐怖了,海仁龙拖着自己碎成浆的胳膊噗通一声,给洛青荼跪了下来,猛烈的磕头。

  “我上有老下有小仙家您放过我这一条贱命好不好,我以后一定积善积德做个好人……”海仁龙一边磕头一边哭求。

  洛青荼看也不看他,道了声,“滚。”

  海仁龙疯狂喊谢谢仙家,一刻也不敢耽误,立刻连滚带爬地跑了,这么怕的原因并不只是那人邪门的乐曲,更是因为他感受不到他身上的内力波动,这种情况多半是……宗师。

  海仁龙走后,洛青荼目光落在谢岑临身上,微微挑起嘴角,“道长要不要解释一下,为什么会有传言说随侯珠在我这里,嗯?”

  谢岑临笑着往后退了两步,“哎呀,江湖人听风就是雨,小青姑娘何必较真呢。”

  三年前他们见过一面,洛青荼将随侯珠还给了谢岑临,至于为什么会有传言说随侯珠在洛神身上,纯粹是谢岑临闲着给洛青荼找点麻烦而放出的消息,想要看看这位妖孽天才成长到什么程度了。

  洛青荼也不想跟他计较,无非是一些掀不起风浪的小鱼小虾,转身往屋中走,“你怎么突然想要来找我了?”

  三年来,两人分开闯荡江湖,从未联系过,不久前,谢岑临却突然借风啼商行的人脉给洛青荼送信,说要来找他。

  “分开太久了,想你了呗。”

  洛青荼瞥了他一眼,看来是不管过多少年,他这张嘴的毛病都是改不了的。

  竹屋中装饰清雅简单,只是看起来更像是女子的住处,谢岑临不请自入,早就把屋子中打量了一番,“这里是你家?”

  “不是。”洛青荼坐到桌边,倒了两杯水,“是我一个朋友的,她本来在这里隐居,有点事情要离开一段时间,我刚好要闭关,就暂时借住一下。”

  谢岑临端起洛青荼亲自倒的水喝了一口,“那你出关了没?”

  “没有,还需要十天左右。”

  “哦。”谢岑临道,“我想去塞外一趟。”

  “怎么,中原浪不开你了?”

  谢岑临认真地道,“我怀疑那个蛊族女子,可能去了青州。”

  夜笙宫已经没了,青螺岛也变成了不夜天城,本来他的入世历练也应该结束了,可是他还要留下来寻找《山海卷》。

  《山海卷》是蛊族圣物,当年苗疆战乱,蛊族少主带着它出逃,最后留给了小谢岑临,他便有义务找回它,有朝一日将它送回蛊族。

  谢岑临从青螺岛上得知,那《山海卷》作为报酬给了蛊族女,就是谢岑临他们当初多次交手的瘦蝎子,还给容凉下过封眠蛊,是蛊族的叛徒。

  谢岑临三年来一直在寻找她的踪迹,却没有什么成果,有了点线索,于是想去青州看看。

  洛青荼慢条斯理地喝了口水,调侃道,“是么,我那小师弟好像也在北疆哦,三年未见了吧。”

  谢岑临闻言脸色闪过一丝尴尬之色,向来利落的舌头打了个结,“那个……小道是真的有线索说明她可能去了青州。”

  “好呀好呀。”洛青荼轻轻一笑,“那你找我是?”

  “请你再帮小道保管它一下。”谢岑临将一个精致的小木匣放在桌子上,笑道,“青州凶险,万一遇见个什么虎豹豺狼的,回不来的话,就请你帮小道把它送回望曦山。”

  洛青荼垂眸看了看那个眼熟的木匣,金刚楠木所制,还是他请神炼山庄的大师打造的,三年前装着隋侯珠还给了谢岑临,“行吧,勉为其难地答应你了。”

  谢岑临放出消息说隋侯珠在洛青荼身上,看来并不是闲的,而是想看看现在的他,能否守护好隋侯珠。

  “多谢。”

  谢岑临拿起门口的一把收好的红色油纸伞,想了想,对洛青荼道,“你也三年未见了吧。”

  洛青荼一顿,谢岑临满意地一笑,提着红伞离去。

  白衣小道士出门撑起红伞,施展轻功,化身为一阵清风,宛如飘游在天地间的精魅。

  这把伞也是洛青荼请神炼山庄的大师打造的,特殊材质,内涵机关,即能挡风雨,也能当做兵器战斗,比普通的油纸伞强了千百倍。

  谢岑临走后,洛青荼一人坐了许久,微微叹了口气,是啊,三年了。

  这三年,他走过三山五岳,大江南北,经历了无数世事,和无数武林人士交过手,连正统的几大门派都去讨教过,武功也从初入一流境不断成长为宗师境,可以说是脱胎换骨,可一想到回盛京,内心便无比忐忑。

  怕什么呢……不是不想,而是不敢,越往高处走越觉得和她的差距太大,总觉自己还不够。

  该回去了……她还好么?

  十天后,洛青荼这一段的修炼达成圆满,成功出关,带上了霜雪青莲和隋侯珠,还有那根偶然得到的蓝玉箫,离开洛水北上。

  途径姑苏时,又去一趟了丹榕林,取了截丹榕木,请樱镜堂打造了一根发簪。

  八月初,小侯爷回到了阔别三年的天下第一城。

  。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