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一百四十章 花楼初见

第一百四十章 花楼初见

  自三年前睿王谋反,盛京血洗之后,权力倾轧和争夺稍稍平静了一些,宸帝改年号为“永安”,盛京城达到空前的繁华昌盛,万国来朝。所有暗流都归于繁荣之后,静待时机。

  入了夜,白日的嘈杂都隐入了万家灯火温馨之中,沉壁湖畔却传来靡靡歌舞声,湖上画舫如织,花灯成海,一片声色犬马不夜天。

  跃金楼灯火通明,喧嚣嬉闹声不绝于耳,楼中一片宽阔的池水,水上飘着金莲,莲心放着耀眼的明珠,池水中心在镶金砌玉的华丽舞台,此时台上一位红衣舞姬随着乐曲翩翩起舞,艳丽的容颜,纤细的腰肢,一颦一笑,一伸一展,生生地勾人魂魄。

  周围的看客们不由得痴了,纷纷向一边的侍者打听这舞姬是谁,准备一掷千金让美人作陪。

  刘子祁也在看客其中,他在二楼雅间中,身边坐着的是好友段为森。

  “这舞姬跳得真得不错,你看这小腰,啧啧啧,最近的新来的尤物是越来越多了。”段公子端着酒杯,眯着眼睛点评道。

  “你感兴趣?我估计今晚的叫价不能低了。”刘子祁朝对面扫了一眼,已经有小厮开始成箱成箱地抬金子了。

  段为森戏谑道,“你以为我是你?娶了那沈家大小姐之后,出来逛花楼就只能喝喝酒,吃吃菜,可怜了咱们风流的刘大公子呀。”

  刘子祁年初在家中安排下娶了忠武侯府的嫡小姐,沈温好。忠武侯府也是将门世家,嫡子沈温辞文武双全,永安初年的状元郎,取得功名后却进了北大营,成为一名军士。

  沈温好虽然名字娴静温婉,性格却截然相反,刚烈要强,一过门便掌管了财政大权,立下数条家规,连刘子祁那位强势的继母都对她退避三舍。

  在这位悍妻的管束下,刘子祁逛花楼也只能吃吃喝喝,因为根本没钱让他沾花惹草,当年脂粉堆里打滚的刘大公子被迫洁身自好。

  “咳,还行吧,不敢兴趣了。”刘子祁摸了摸鼻子,“我跟你讲,娶个媳妇儿还是不错的。”

  “哪里不错?一棵树能和外面一片森林比吗?”

  刘子祁端起酒杯不再说话,等他娶妻了就知道了。

  段为森的目光又落在舞台上那道窈窕的身影上,挥手叫来了小厮,“今天带了多少钱来?”

  “回少爷,一千两白银和五百两黄金,不够咱们再派人回去取,您放心完就是了。”

  段为森满意地点了点头,突然,眼睛一眯,猛地站了起来,“那是什么人?”

  刘子祁疑惑地看向舞台,只见一道黑色身影从三楼飞掠而下,身形灵敏如燕,轻轻落在舞台上,是一个身形纤长的黑衣男子。

  舞姬足尖踮起,正在伸展腰肢,突然被一支冰凉的手揽住敏感的腰部,怔了一下,抬眸看见一双风流写意的丹凤眸,眸色漆黑,面容俊美。

  舞姬娇羞一笑,“不知公子这是?”

  黑衣人勾唇道,“小娘子生得貌美,可否邀请与在下共度良宵?”

  被这样一个俊美的男人赤裸裸的调戏,舞姬的美艳的面容不受控制的红了。

  舞姬春心萌动,周围的看客们可就没这个好心情了,这么美的舞姬,竟然被一个登徒子抢先占了便宜!

  楼中很快便嘈杂起来,三楼一间房间中,孟桁泽手中拿着个空酒杯,探出身子看着底下这一幕,悔不当初地扶额,“怎么就没看住呢……”

  这人喝酒后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竟然直接飞到人家舞池上去调戏人家舞姬了!

  孟桁泽静了静心,飞速转身,带着护卫下楼,一定要把她抓回来,不然跃金楼又要遭殃了。

  楼中的嘈杂声不断变大,侍女匆忙去请示老鸨宛姨。

  体态丰盈,风韵犹存的老鸨看着台上的那道黑衣身影,犹豫了一下,没动。

  那人她脸熟,虽然不清楚具体身份,但也知道是她惹不起的人物,她想了想,带着侍女来到四楼,恭敬地轻叩房门,里面传来一道极好听的男子声音,“进。”

  房间中,一道白衣身影正临窗望月。

  ……

  孟桁泽带着侍卫匆匆来到一楼,隔着宽阔的池水,想要过去只能用特殊的金莲桥,现在机关没启动,轻功不好的人们只能站在这边恼怒叫骂。

  当然也有几个轻功不错的年轻公子飞身上舞台,都毫不例外地被那黑衣人踹进了池水中。

  孟桁泽毫不怀疑自己现在上去也会被她踹下去,某人喝酒后一概六亲不认,眼中只能看见自己想调戏的人。

  段为森看不过自己想要的女人被别人抢先占了便宜,当即也要施展轻功飞上去,刘子祁使劲拉住了他,“哎哎哎老段你冷静一下!那人武功那么高,你也想去进池子里游一圈吗?”

  “刚才陈九旭两下就被踹下去了,你冷静一下!”

  陈九旭是盛京纨绔圈子中公认的武功高强,要是连他都不行,那自己更不行,段为森深呼一口气,冷静了下来。

  好不容易拉住段为森的刘子祁松了一口气,目光重新落回舞台上,瞬间呆住了,“那人……是谁?”

  段为森闻言看去,也呆住了,不仅是他们,刚才还嘈杂吵闹的跃金楼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道白衣身影上。

  白衣缥缈,墨发如缎,他缓步走在水上,金莲明珠映衬得白衣生光,渺渺风华宛如神邸。

  悠然的一步踏出,人已经在一丈开外,短短两个呼吸,他已经走到了舞台上。

  慕容绯扭断了一人的胳膊,一脚将他揣入水中,“噗通”一声溅起水花万千,转过身来,入目是一袭缥缈的白衣,一张颠倒众生的面容。

  遥遥若高山之独立,巍峨若玉山之将崩。

  慕容绯看了看红衣舞姬,又看了看这位白衣美人,当下立断,走到白衣美人面前,抬头看对他勾唇一笑,“小娘子模样甚是俊俏,本公子很喜欢。”

  哪怕这位白衣美人比她高了一个头,咱们陛下调戏人的气势也丝毫不弱。

  小侯爷没想到回京初见竟然是在她喝醉的情况下,听见她夸自己,心情十分美好,扬起唇角,俯身在她耳边低声道,“今夜无事,可以于公子共度良宵。”

  ()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