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前往草原

第一百七十五章 前往草原

  慕容枫很满意的来看了眼这个新出炉的“十皇子”。

  温如玉将容凉带进了皇宫,而慕容非则被留在了长公主府。

  慕容非待客房中,想出门,却被侍卫拦了下来,他只能拜托侍女去请来了锦衾。

  锦衾一进屋,慕容非便迫不及待地问道,“衾姨,妹妹去哪里了?”

  锦衾不知道怎么告诉慕容非,她知道这个孩子有多渴望妹妹能留下来陪着他。

  “母亲那不是妹妹,是弟弟。”慕容非试探着道,“所以她……是要被送去草原了吗?”

  锦衾一怔,看着这个只有十岁的孩子,没想到他竟然知道了。

  深宫中长大的孩子,哪里还有什么真可言?

  慕容非从锦衾的反应中知道自己猜对了,“我听宫里的婢女父皇和母亲商量着要把我送去草原,我以为母亲不会同意的,所以母亲是让妹妹顶替我去了对吧。”

  一滴泪从锦衾眼中落了下来,“殿下……”

  这两个孩子,都聪明懂事的让人心疼。

  慕容非带上了一点祈求的语气道,“衾姨,你带我去见母亲好不好?我去求求她,让妹妹留下来做皇子,我去草原好不好。”

  锦衾蹲下来轻轻抱住了慕容非。

  ……

  容凉跟着温公公进了皇宫,恢弘巍峨的紫禁城,一眼望不尽的红墙金顶,连绵起伏的宫殿错落有致。

  路过的宫侍都恭敬的喊他十皇子,对她行礼,温公公走在身边帮她把一切都处理好,她只要沉默着就可以了。

  外面的人都争破了头想进来享受这里道不尽的荣华富贵,可是彼时十岁的容凉站在其中,却觉得这里像一座华美的巨大牢笼,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承光殿的金顶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辉,门前的八十一级汉白玉台阶刻着张牙舞爪的龙形浮雕。

  桌案后的男人穿一身黑色龙袍,冠冕上的珠帘垂下,却挡不住他面容上的憔悴。

  有一个声音在容凉的心底,这个人是你的父亲,容凉面无表情,温公公让她行礼,被她用没什么感情的眼神看了过去。

  后来那个男人也没让她行礼,只是问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问完了满意了,就让温公公带容凉回凌波殿休息了。

  凌波殿是真正的十皇子居住的地方,建在一处湖泊上,湖面铺满了荷叶,樱粉色的荷花点缀其间,充分诠释了盛夏之名。

  走在九曲廊桥上,能看见荷叶下成群游动的红色锦鲤,各个硕大饱满。

  容凉趴在栏杆上看了会儿。

  温如玉道,“这里面的荷花和鲤鱼啊,都是殿下养的,他平时也不能离开这里,就做了这些事。”

  穿过廊桥,便来到了造型精美的凌波殿,爬满葡萄藤的大门上,还挂着一个鸟架,上面蹲着一个五彩斑斓的胖鹦鹉,缩着脑袋在睡觉,听见声音睁了下眼皮,看见容凉一下子惊醒,扑棱着翅膀,叫到,“妹妹来了!妹妹来了!”

  它这样一闹,似乎驱散了容凉身上的阴霾,露出了进宫来的第一个笑容,温如玉见此赶忙解释道,“这是殿下的鹦鹉,名字疆胖花儿’。”

  “妹妹真好看!真好看!”鹦鹉激动地扑棱着。

  “它这是自己会的?”容凉见它竟然的这么好,好奇地道。

  “害,它哪里是自己会的,这是殿下空闲的时候叫它的。”

  “哥哥他……平常都做些什么?”容凉将鸟架上的细绳索解开,拿着它继续往里面走。

  “大部分时间都要读书写字,种花种草养鱼养鸟这些,都是他在书上学的,凌波殿能来的外人也就咱家和锦衾姑姑。”

  “那谁教他读书写字?”

  “是温太傅,本来是太子的教习先生,后来殿下到了读书的年纪,陛下便专门让温太傅从太子那里过来,只教殿下。”

  “哦。”

  吃过了午饭,容凉带着胖花儿在这座精致的院子里溜达,坐上秋千,逗胖花儿话,听着它把会的话都了一遍。

  她拿起侍女准备好的坚果,教它,“哥哥。”

  教了好多遍,胖花儿终于清晰地叫了出来,“哥哥!哥哥!哥哥!”

  容凉眼尾弯起,嘴角上扬,笑容十分灿烂的喂了胖花儿一粒核桃。

  温如玉守在不远处,看见这一幕,也微微红了眼眶。

  第二,侍女给容凉盛装梳洗了一番,在慕容及和蛮族使者一番礼仪之后,容凉被送上了马车。

  车队出城的时候,慕容非由锦衾带着,躲在人群中,目送浩浩荡荡的车队向北而去。

  慕容非摸掉眼泪。

  十皇子被送去了北疆,从此盛京没有了十皇子,而龙隐司中,又多了一个孩子。

  ……

  山风吹来,满山的树叶哗哗作响,凤银站在一处山石上,刚好可以看见城门处远去的队伍,像一条在地面上蜿蜒移动的长龙。

  他再一次,恨自己太弱。

  母亲死在圣地那,他也这样恨,恨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安心她,是被送去草原为质了。”明释站在凤银身边,山风吹拂着他的白色僧袍,“草原蛮族,大都野蛮未开化,环境恶劣,安心去了那里,还能好好的回来吗?”凤银神色沉重,“我要去找他。”

  明释对他微微一拜,念了声古奥的佛号,“佛祖会保佑施主的。”

  他从袖中取出一把长剑,“这是我用外陨铁为安心打造的剑,刚好她那把仗冬碎了,这个就麻烦施主交给她了。”

  凤银接了过来,见剑鞘上刻着四个字——星辰流光。

  凤银和忘念大师辞别后,便骑着千里良驹追去。

  明释目送那少年打马远去的利落身影,眼底流落出一丝丝的羡慕之意,他掠会推算星图,算出安心命中有生死大劫,而那个少年,是她的渡劫之人。

  明释微微垂下眸子,敛去其中的神色,再次抬头,又是无悲无喜和大慈大悲难分的得道高僧模样。

  贪嗔痴是毒,爱别离是苦,都是出家人沾不得的七情六欲,出家人眼中只有平等的下众生。

  明释毫不留恋地转身回寺,身影中无牵无挂,长风拂动了他的衣衫,也吹走了他心中的杂念。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