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龙隐凤行 > 第二百二十一章

第二百二十一章

  洛青荼挡在瘦小少年身前,垂眸睇着少女,声音无波,“我替他赔。”

  少女怔了一下,接着厉声道,“我今天可是要见重要的人,弄脏了我的衣服是赔钱就完事了的吗?!让我怎么办,让我怎么见人!”

  洛青荼薄凉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神色平静,愈发衬得少女咄咄逼人,状若疯癫。

  洛青荼道,“那你想怎样?”

  少女眼中闪过一丝狠意,咬牙切齿地道,“我要他的命!”

  此言一出,周围的人都惊了一下,不过是不小心弄脏了她的衣服,竟然张口就要人命,这少女漂亮的外表下,竟然如此恶毒的一颗心。

  瘦小少年震惊地抬头看她,急得口齿不清,“明明是、你翻了泡菜,自己弄的……”

  少年都要急哭了,人们中响起了不愤的声音,人们都会同情弱者,此时都觉得那少女心性恶毒,蛮不讲理。

  人群中不知是谁道了一句,“好恶毒的娘们儿!”

  那位跟着少女进来放东西的家丁立马瞪了过去,怒道,“你们这群低等贱民,我家小姐可是河阳郡主,你们竟然敢对郡主无礼!”

  洛青荼的眼神也冷了下来,“河阳郡主?”

  恭亲王的嫡女,被恭亲王捧在手心里长大,难怪如此骄纵跋扈。

  可能是因为慕容绯的原因,他对除了慕容绯以外的姓慕容的人,打心里的排斥。

  他觉得整个慕容家族内部,都是冰冷的算计与肮脏的人心。

  慕容焉骄傲地扬起了下巴,“没错!就是本郡主!他为本郡主而死是他的荣幸!”

  洛青荼轻笑了一下,讥讽地道,“你配吗?”

  “什么?”慕容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的话,他说我不配???

  洛青荼,“我说,你配吗,脑子不好,耳朵也不好?”

  慕容焉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指着洛青荼半天没说出来话,眼泪都气得在眼眶里打转,长这么大还头一次有人这样说她,一时间根本不能接受,更不知道该怎么回怼。

  “放肆!”那家丁扫过洛青荼的千户腰牌,“一个小小的千户,也敢这般对我们郡主不敬!脑袋是不是也不想要了?!”

  洛青荼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一个奴才,一个郡主,并没有生杀夺命的大权吧。”

  “我……”慕容焉梗着脖子,指着洛青荼身后的少年道,“我是郡主,我要谁死谁就要死!你让开,我今天一定要让他给我赔命!”

  不知道为何,慕容焉对上这个男人的时候会生出一种恐惧的心理,不自觉地就想要避开他。

  洛青荼手腕一抖,手中的霜雪青莲出了鞘,雪亮的剑身一刹间泻出明亮的寒光,从慕容焉的眼中闪过,她下意识地偏头闭上眼睛。

  家丁见他竟然一言不合就拔剑,急道,“小姐!!!你要对我家小姐做什么!”

  洛青荼反手挽了个剑花,反握着剑,将剑柄送到慕容焉面前,声音漠然,“来,亲手杀了他。”

  慕容焉忐忑的睁开眼睛,入眼是古朴的冷黑色剑柄,散发着瘆人的肃杀之气,她嚣张的气焰瞬间被压了下去,她虽然骄纵蛮横,对家中侍人也是动辄打骂,但是却从来没有杀死过人,也不敢亲自杀人。

  洛青荼冷冷的看着她,“有本事就自己杀人,不要仗势欺人,只有狗才仗人势。”

  “你!”慕容焉愤恨地瞪着他,眼睛气得通红,浑身发抖,“......我不会放过你的!”

  一道年轻的声音忽然响起,“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热闹啊?”

  人群纷纷让开一条路,一个身穿军甲的年轻人带着几个侍卫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慕容焉一见他,立即扑了过去,带着哭腔喊道,“渊达哥哥!”

  刘渊达连忙扶住她,关切地问道,“焉儿?你怎么在这里?”

  慕容焉哭哭啼啼,一副委屈得不得了的样子哭道,“焉儿想着中秋了你也不能回家,特地做了一些月饼带来给你,可是焉而刚才却被人欺负了,渊达哥哥你一定要替焉儿做主啊!呜呜呜……”

  刘渊达惊道,“谁敢欺负你,哥哥替你欺负回去!”

  慕容焉回头一指洛青荼,“就是他,他欺负我!他后面那个贱民弄脏了我的裙子,他帮那个贱民出头,合起伙来欺负我……”

  刘渊达顺着慕容焉指的方向看过去,落在了人群中最扎眼的年轻人身上,身量高挑,气质脱俗,站在人群中犹如鹤立鸡群。

  刘渊达趾高气扬地道,“就是你们欺负焉儿,胆子不小啊,看见郡主竟然不行礼跪拜,是不把皇权放在眼里了?”

  洛青荼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慕容绯那样一个不讲礼数,随心所欲的人,为什么这些世家子没有学到,而是时刻将身份尊卑,礼教伦理放在嘴上?

  洛青荼道,“不过是弄脏了你一件衣服,却在这里咄咄逼人,赔你一件便是,若是不够就多赔你点,可你竟然张口便是要人性命,恭亲王就是这样教导女儿的吗?蛮横无礼,嚣张跋扈?”

  刘渊达也没想到这人竟然如此伶牙俐齿,一时间竟然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观这人的身量气度,绝对出身不低,他在东大营待的时间很久,比慕容焉更清楚东大营的水有多深,这里藏龙卧虎,路上随机碰一个人都可能是哪位大人物安插进来的眼线。

  这样一个出众的年轻人,说不定就是哪位世家子弟,不是正支也是旁系,世家势力盘根错节,旁系分支更是数不胜数,叔父让他进军营的时候便对他说,军营中的人能不招惹便不招惹。

  一个侍卫上前,对刘渊达附耳说了什么。

  刘渊达神色变了变,看向洛青荼的目光透着一阵惊讶,“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昨天刚上任的洛千户,顾凉侯是龙床不好爬了,才到军中谋一个营生?”

  一直在一边坐观其变的纪启听见他这句话,脸色沉了一下,不由得看向那泰然自若的年轻人,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这位顾凉侯年纪轻轻,光风霁月一般,不像是能苟全于人身下的样子。

  在场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洛青荼,其中有些人并不清楚顾凉侯这个身份的意义,他们都是想看看传说中的盛京第一美人,到底是个怎样的风采。

  洛青荼泰然自若,盛京暗地中最近兴起一个传言,说洛家幺子洛青荼之所以能够习武,入伍,封爵,是因为他爬了龙床,毕竟生了那样一副皮囊,笑一下便是潋滟芳华,勾魂摄魄,谁能抵挡的了?

  宸帝又是个不贪恋女色的,登基多年无子,早年就有人猜测宸帝偏好龙阳,洛家幺子出卖色相,换自己的前程,家族的荣耀,又有何不可。

  这些风言风语洛青荼都听过,不过他却没往心里去,懦弱无力的人才会用蜚短流长以己度人,只是些小人的龌龊思想而已,还有一点就是,他爬了龙床这件事是真的。

  洛青荼也不清楚慕容绯为什么会让他习武封爵,慕容绯城府极深,她的棋局是整个天下大局,寻常人根本猜不到她想的是什么,聪明如洛青荼也猜不到。

  不过他的前程和家族的荣耀,绝对不是他出卖色相就行的。

  洛青荼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嘴角勾了勾,“有些人怕是连诏霞宫都没进过,更别提爬龙床了,”

  论起顾凉侯现在的脸皮,慕容绯都自叹不如,甘拜下风。

  刘渊达噎了一下,他说洛青荼爬龙床只是想恶心一下他,心中没有真的觉得他是靠爬了龙床才得到的皇帝宠幸,杀伐决断的宸帝可不像是会感情用事的人。

  没想到这人脸皮竟然这么厚!自己一时间竟然无话可说。

  慕容焉却很快反应过来,指着洛青荼道,“呸,臭不要脸!”

  刘渊达看着骄横的少女,心中叹了口气,恭亲王确实是太惯着这个独女了,竟将她养的如此没有脑子,说洛青荼不要脸,不是将宸帝陛下也一起骂了吗?

  果然,此言一出,有些军士的脸色都变了,宸帝是大秦战神,民心所向的惊天一帝,十几岁的年纪扛起了整个帝国大梁,哪个心有热血的男儿不崇敬这样的少年英雄,岂能任人侮辱。

  洛青荼的目光也彻底冷了下来,不等他开口,一直安静站在一边的纪启便道,“郡主是郡主,身份高贵,但是这里是军营,任你再尊贵也要凭实力说话,郡主手无缚鸡之力,还是不要再在这里纠缠了,为了一件裙子将事情闹大了,恭亲王的面子上也不好看。”

  慕容焉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他这话的意思她听明白了,这里是东大营,有的是势力,她只是一个郡主,悄无声息地死在这里,就说成是意外都可以,恭亲王再宠爱她,也只是一个并无实权的王爷。

  她下意识地看向身边的刘渊达,却发现他也紧皱着眉头,面上一份忧色。

  刘渊达确实是不想让这件事再纠缠下去了,纪启虽然和他一样都是千户,但纪启并不是一般的千户,他在军中很有威望,和上面的几位都尉、指挥使等都关系交好,人脉很广,很多军痞头子都在他手下服了软。

  刘渊达进东大营有一个目的就是拉拢纪启,此时纪启已经说了话,他自然不能驳了他的面子。

  当即道,“启哥说的是,就是一件裙子的事,何必闹出人命呢。”

  慕容焉没想到他竟然这样说,当下委屈的不行,满脸的不甘心,还想说什么,却被刘渊达一个眼神瞪了回来。

  “……”她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捂着嘴撞开人群跑开了。

  对于少女来说,世间最委屈的事,大概就是自己受了委屈,喜欢的人不仅不帮着自己,还帮着外人来凶自己。

  洛青荼冷眼看着刘渊达急忙给纪启道歉,然后匆忙去追上少女。

  看热闹的人群很快就在军士的驱散下分开了,继续按照秩序排好队伍,一个一个往架子上放东西。

  洛青荼对纪启道,“多谢启哥。”

  纪启摆了摆手,“举手之劳而已。”说完,他就去指挥军士们了。

  瘦小少年一直站在洛青荼身后不敢去叫他,有两个军士上来,想让他离开,他却僵着身子不肯动。

  听见声音的洛青荼转过身,才发现自己把这个“罪魁祸首”给忘了。

  瘦小少年大约十三四岁,面黄肌瘦,头发宛如枯草,身上穿着的布衣还打了好几个补丁,但是洗得很干净,望向洛青荼的眼睛中透着胆怯,但是眼神非常干净,像是一只稚嫩的小兽的眼睛。

  看他第一眼,洛青荼就觉得他该是苍穹上翱翔的雄鹰,被人栓在笼子里的雏鹰,终有一天,会挣脱束缚在身上的枷锁,张开双翼,拥抱属于自己的天地。

  洛青荼问道,“你来这里是想看望谁?”

  少年似乎是没想到洛青荼会跟他说话,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结巴地道,“我、我小舅舅……”

  洛青荼,“你小舅舅是哪个队的,叫什么名字?”

  少年报了个队伍和人名,洛青荼身后一个军士道,“乙营的第三十小队最近好像是去天阶码头执行任务了,不在军营中。”

  东大营中的军士并不都是常年待在军营中,而是会定期执行一些任务,例如监察码头,巡防河岸,守卫矿山等。

  少年眼睛中闪过一丝失落,洛青荼道,“没关系,等你哥回来了,你再来这里,我让他可以见你。”

  少年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真、真的吗?”

  洛青荼点头,“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少年嘴角上扬,“那我小舅舅……他、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军士道,“三十小队已经执行任务快二十多天了,一般这种任务都是以一个月为期。”

  洛青荼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快回家吧,等半个月后你再来这里,就能见到你小舅舅了。”

  “谢谢你!”少年扔下这句话,就飞块地跑开了。

  洛青荼目送他瘦小的身影,消失在金黄的田野中后,转身往自己的营帐中走。

  :。:

看过《龙隐凤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