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的阁楼通异界 > 040:大戏开场!名门

040:大戏开场!名门

  相对舆论界,更加愤怒的是相声界,他们甚至是被记录了。

  几乎整个相声界都在口诛笔伐。

  “让王欢这种人参赛,完全是对相声艺术的玷污。”

  “我不知道节目组是怎么想的,全国相声大赛已经非常火了,没有必要利用这种跳梁小丑炒作啊?”

  而且几个已经参赛的相声演员也纷纷发声。

  “我们是来说相声的,这是一个纯粹的舞台,不应该成为小丑的舞台。”

  “如果节目组将王欢赶出大赛,那我们会退赛。”

  当然,最终节目组没有赶出王欢。

  而那几个相声演员果然退赛了,名望却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他们成为了守卫相声艺术的英雄。

  趁着这个机会,他们去其他电视台走穴演出,大捞其钱,不亦乐乎。

  既然骂王欢能红,那么骂王欢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相声演员。

  渐渐这件事情开始出圈,文艺界的很多人,也纷纷出言攻讦。

  一些明星,作家开始写博客,上报纸痛骂这种丑陋的社会炒作现象。

  而且攻击的对象不仅仅是王欢,还有京城卫视,还有《全国相声大赛》的节目组,他们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最终全国相声大赛的几个评委一致发声。

  他们反对炒作,一定会保护大赛的纯粹性,艺术性。

  所以在第一场预赛中,他们绝对不会姑息,只要相声说得不好,他们绝对不会让王欢和陆正涛呆在台上超过一分钟。

  没错,这个预赛淘汰是非常残酷的。

  只要你说得相声不好,直接就敲钟中断你的演出,将你淘汰出局。

  根本不会听你说完,一两分钟就中止你的演出。

  这四个评委为了名誉,也会对王欢使出残忍敲钟大法,不但不会对他放低要求,反而会要求更高。

  只要稍稍不好笑,直接就敲钟淘汰,一分钟都不会给你。

  ……………………

  田管中心的李主任真后悔了。

  要知道会引起这么大风波,他真不能够答应王欢。

  瞧着架势,无数人是往死里黑王欢啊,这个时候但凡有人敢为王欢说一句话,都会被唾沫淹死。

  这千夫所指,万夫唾骂的架势,实在是太吓人了。

  王欢的那个群租房暂时也不能住了,直接就在乡下找了一栋房子住下来,做最后的训练,准备上场。

  《全国相声大赛》是非常残酷激烈的,采用直播制度,没有任何犯错的机会。当然这种直播其实是延迟了十几分钟的,避免不可挽回的事情发生,但那种紧张的气氛和直播是一样。

  总共三十二组选手,第一场预赛,直接淘汰一半。

  这可不是什么海选,一开始就是高手对决,参赛的都是专业的相声演员,甚至不乏名家明星。

  预赛分两天进行,总共也就是200分钟,这里面还有评委的点评,还有主持人的介绍。

  真正留给选手的时间,不会超过150分钟,平均下来一组选手不到五分钟。

  基本上三分钟不好笑,直接就淘汰走人了。

  所以哪怕觉得已经非常出色了,但两人还是不断地练。

  确保在比赛中,十拿九稳。

  一直到有一天,也就是《全国相声大赛》开始的前三天。

  师傅陆正涛的家里打电话过来,说老爷子住院了。

  王欢赶紧和陆正涛一起去了天津,在医院里面见到了陆三元老爷子。

  老爷子谈不上是什么相声名家,但也有一定名气,辈分也高。

  他今年八十一了,血压不低,这次中风了。

  因为辈分高,所以一些相声演员也纷纷来探望。

  一见到陆正涛和王欢,这些相声演员脸色顿时变得不好看起来了。

  在所有人心中,陆正涛勉强算得上是相声叛徒,绝对算不上相声演员。

  你看不上相声,跑去练体育了,没有问题,但你别回来啊,别糟蹋羞辱相声啊。

  你带着你那个跳梁小丑徒弟上全国相声大赛,这算是怎么回事啊?

  你这是要成为相声界的公敌吗?

  不过一般人还是讲究一个体面,不会出言痛骂。

  但有的人德高望重,地位高,就顾不得这么多了。

  直接指着陆正涛道:“小涛子,你这搁在古代,算是欺师灭祖啊。相声怎么你了啊?你要这样羞辱我们这些人的脸?你父亲就是活活被你气得脑溢血的知道吗?”

  这位就是当今的相声泰斗,曲艺协会的副主席,江一斗。

  这次参加全国相声大赛的,他门下就有三组选手。

  “如今这些师叔,师伯都在,你当着所有人的面,你父亲也躺在这病房里面,你告诉我们,你退赛。”江一斗寒声道。

  “退赛!”

  “退赛!”

  一群相声演员指着陆正涛和王欢,大声喝道。

  旁边的护士有心过来喝止,这是病房啊,这么吵算什么啊?

  但终究认识江一斗等人,她们还是不敢造次。

  江一斗道:“小涛子,我们知道你被你那个孽徒王欢连累,被田管中心开除了,没有公职,也没有饭吃了。我们可以给你机会,可以给你一碗饭吃。但你现在就签字退赛,如果不答应,那你想要吃相声这碗饭,没门。”

  “从今以后,全国相声界,将你彻底封杀。”旁边的一个中年人厉声道。

  然后这个人指着陆正涛道:“你退不退赛?退不退赛?”

  陆正涛淡淡道:“我不退!”

  “你再说一遍。”

  陆正涛道:“不退,坚决不退。”

  江一斗望着陆正涛,淡淡道:“从今以后,中国相声界的名册上,没有你这人了。所有人都听着,所有师徒名册,所有家谱,将陆家这一系彻底抹掉。”

  这就有点狠了,这意思是不仅仅要封杀陆正涛一人,而是连他父亲陆三元这一系的徒弟都要抹掉。

  陆三元老爷子的那些徒弟徒孙想要有一口饭吃,那就必须叛出师门了,改投他门了。

  在旧社会这一行还算是下九流,但到了现在竟然整得跟豪门望族一样,就跟武侠小说里面的那些名门大派一样。

  好大的威风,好大的派头。

  王欢盯着江一斗等人,缓缓道:“装什么名门大派,充其量也就是个丐帮,我呸。”

  江一斗都懒得和王欢说话,他的一个徒孙指着王欢道:“你要炒作出丑随便,但想要在相声界讨饭吃?做梦!什么都不会,还敢参加相声大赛是吗?就等着丑态百出,滚出舞台!”

  另一个徒弟张远道:“孙子,我也参加相声大赛。你能在舞台上呆超过一分钟,小爷我跟你姓,我是你孙子!”

  然后,一群人扬长而去。

  陆正涛面色铁青,走进病房之内。

  ……………………

  老爷子口眼有点歪斜,见到儿子陆正涛非常激动。

  陆正涛赶紧跪了上去,握住了老爷子的手。

  “别……别……听他们……瞎……瞎说……”老爷子说话已经不利索了,中风的后遗症。

  “我中风那……那是因为贪杯,多喝了几……几杯……”

  “你回来说……说……说相声,我……我……高兴得很。”

  “好,好好说,不然我才是死不瞑目。”

  陆正涛磕头道:“是,爹,我一定好好说,不给您丢脸。”

  接下来,陆正涛问姐姐,颤抖道:“姐,咱爹是不是因为我……因为我而被气得中风的?”

  陆正涛大姐道:“没有这事,爹知道你去参加相声大赛还挺高兴的。他中风是被那群人气的,那群人几乎打上门来了,欺人太甚。”

  陆正涛道:“是因为我要参加相声大赛,玷污了相声界的名声,他们才打上门来的吗?”

  陆正涛大姐道:“他们早就欺上我们家了,我们家有一个小剧院,你师叔想要霸占。父亲老了,你又不在这一行,我们势力弱,他们三天两头来找茬,我们培养出来一个弟子,他们就立刻挖走。而且还一直威胁,要将我们陆系从师爷的族谱中驱逐出去,说我们欺师灭祖。”

  顿时,陆正涛几乎要气炸了,恨不得冲去和那群人拼命。

  陆正涛大姐道:“兄弟,姐知道你荒废了这么些年,功底也退了,不指望你在相声大赛夺得名次,但做人不能怂,哪怕最后一名,也不能丢了气势,不能给咱爹丢人。”

  陆正涛再一次在他老父亲面前跪下磕头道:“爹,您看着吧,儿绝不给您丢人。”

  王欢也跟在陆正涛的后面,向老爷子起誓。

  “老爷子您瞧着,我们在台上给您报仇,将那些所谓的相声名门杀得落花流水。”

  ………………

  距离相声大赛越来越短了。

  整个气氛从来没有像这一届这样激烈,甚至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一切都是因为王欢的出现,这个超级大网黑参加了这次大赛。

  所有人破口大骂京城卫视没有节操,竟然借着王欢炒作。

  另外一方面,又渴望看到王欢这个炒作狂徒狼狈地从台上被赶下来。

  没有人相信王欢会说什么狗屁相声,他就是借机炒作,疯狂献丑。

  京城卫视又是欢喜,又是担忧。

  欢喜当然是因为关注度如此之高,所以收视率肯定高。担忧当然是怕出乱子,彻底毁掉了这个节目的招牌。

  在这种激烈而又诡异的气氛中。

  万民期待的《全国相声大赛》正式开始了!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一年一届的全国相声大赛又和大家见面了。”

  ……………………

  注:恩公,推荐票不投会过期哦,赏给我好吗?谢谢您了

看过《我的阁楼通异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