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的阁楼通异界 > 046:王欢表演太精彩,太颠覆了!

046:王欢表演太精彩,太颠覆了!

  此时,全场静寂。

  所有人都等着王欢开口,看看你究竟会给我们带来一种什么样的表演?

  给我们带来一段什么相声?

  还是向上一次的《我要吹牛》那也很不错,不过可能会缺乏一点点惊喜。

  所有人心中充满了很高的期待,但又不愿意承认这个期待。

  因为他们觉得,王欢的实力支撑不起这样的期待。

  在所有人看来,王欢昙花一现的可能性太大了。

  毕竟他没有真正练习过相声,更加没有进行过相声创作。

  而且,王欢前面这张桌子是干嘛用的,其他相声演员可没有这桌子啊?

  王欢目视全场,道:哟?人来的不少呀,都说相声凉了,咋还有那么些人涅?”

  这一开口,观众们兴奋起来了。

  因为王欢的气质变了。

  贱贱的,而且还一口纯正的河南腔。

  哪怕不是很用力,但声音浑厚,充满了穿透力。

  总之,非常有辨识度。

  其实这一句不好笑,但这个台风,这个贱样,这个口条,莫名其妙就很想笑。

  这才是一个相声演员最难的。

  这才是更高级别的老天爷赏饭吃。。

  不用听段子,光看到你这样子,听你的腔调,就想要笑。

  一个真正的喜剧大师,最关键要有自己的腔调。

  周星驰如此,金凯瑞如此,卓别林如此,葛尤老师如此。

  郭德云如此,甚至毁誉参半的周立波也是如此。

  鲜明的个人特色,这是当今许多相声名家所不具备的。

  观众们尽管还没有听到段子,却已经有惊喜了,对接下来的段子更加期待了。

  接着,王欢用一种很贱的眼神瞥向陆正涛道:“你,是相声演员?你叫什么来着?陆……

  陆正涛:陆正涛。

  王欢:对,陆正涛。不好意思啊,我不怎么看这《法制进行时》。

  陆正涛:这跟《法治进行时》有什么关系啊?

  王欢:我很喜欢你们这行的,相声好啊。

  陆正涛:好就完了么

  王欢:我作兴你们这行子

  陆正涛:什么词啊您这,什么叫作兴我们这行子

  王欢:因为终归咱们这两者之间是有隔阂的

  陆正涛:哦您不是干这个的

  王欢:不知道啊?

  陆正涛:我哪儿知道啊?

  王欢:嗨,你看我这身军装。

  陆正涛:您这是军装啊这是?

  王欢:我是一个军事家,您不知道。

  陆正涛:我不知道。

  王欢:哎,都知道啊。

  然后,王欢直接爬上了桌子,依旧是一副又呆又贱的模样。

  到目前为止,段子其实并没有特别搞笑,但众人还是忍不住大笑。

  因为这模样,太有意思了。

  没错,王欢这次表演的是郭老师最经典段子之一《西征梦》。

  也是郭老师对老段子改编得最成功的段子之一。

  接下来二人继续表演。

  陆正涛:下去,哪儿啊,上惯了炕了啊怎么着。

  王欢:军事家。

  陆正涛:军事家上桌子干嘛啊?

  王欢:你看(猴样敬礼)

  陆正涛:吗呀。

  王欢:敬礼啊。

  陆正涛:您这是敬礼啊,我扔一块面包您看怎么样?

  王欢:我今儿是没带着我那枪,我要是带着机关枪我早突噜你了我。

  陆正涛:你也得有那玩意啊。

  王欢:手榴弹一块钱6个我先扔你一百块钱的。

  …………

  老实讲,这《西征梦》一开头,并没有向《我要吹牛》那么快进入节奏,也没有讽刺社会现象,更没有层层叠叠的快速节奏感。

  但它就是有一种魔力,想要让人往下听。

  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非常荒诞的故事,充满了悬念。

  甚至有一种魔幻感。

  王欢接着表演,说了好几分钟后,这段相声才进入戏肉。

  ………………

  王欢:现在世界和平啊,用不着我们这老和部队,先解散吧。先找点事干吧,等世界需要你们的时候再找你们。都散了。

  陆正涛:都走吧

  王欢:后来出事啦。美国有一大楼,咵……让人飞机给怼了。

  陆正涛:您这词用的太不文明,世贸大厦。

  王欢:怼烂了,急了,布什总统这才着急。急得啊,一天光去火药吃30来斤。

  陆正涛:不至于啊。

  王欢:找吧,找军事奇才。带兵打仗,消灭这些个恐怖份子。

  陆正涛:哦,找。

  王欢:全世界一片和平,哪找啊,不好找。

  陆正涛:人才少。

  王欢:最后,布什总统有一个秘书叫王富贵

  陆正涛:什么名字啊。

  王欢:跟总统说,中国北京,有一个王欢。

  陆正涛:找着你了。

  王欢:我了不起,军事奇才,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上炕认识娘们,下炕认识鞋。

  陆正涛:嗨,你就这能耐了!

  王欢:找吧,找我难了啊。

  陆正涛:怎么呢?

  王欢:我没有电话,我就一BP机传呼台还停了。

  陆正涛:什么通讯工具啊。

  王欢:就这么难找他们愣找着我了。

  陆正涛:下功夫。

  王欢:那天我正跟街上打电话呢,后边有人拍我:(女声)您是王欢王先生么?

  陆正涛:哦?

  王欢:活,一女的,这漂亮啊,外国人,金发碧眼

  陆正涛:漂亮

  王欢:我说您等会,喂?没打通。多少钱这个,哦,没打通不要钱。

  陆正涛:公用电话啊?

  王欢:啊。我说我是王欢,您怎么着?(闭眼)(女声)王欢先生你好。

  陆正涛:嗳,不是应该金发碧眼哪?

  王欢:废话,不是金发闭着眼呢吗。

  陆正涛:闭眼哪,瞎子啊,那她漂亮什么啊。

  王欢:好看着呢。(女声)布什总统让我找你,谈打仗的事。哦,打仗的事,来,坐,(吹土)坐。

  陆正涛:马路边上坐下了

  王欢:什么意思,打算花多少钱吧。(女声)准备给你一千万美金让你打仗去。我说这事成,干的过儿,起来吧。

  ……………

  段子说到这里,味道真就彻底出来了。

  一种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相声已经揭开了面纱。

  那种荒诞的魔幻感,那种奇特的悬念感,那种让人捧腹大笑的痞贱土感。

  真是之前相声从未有过的体验啊。

  而且接下来的段子,越来越搞笑,越来越离奇,越来越魔幻。

  观众们一开始还鼓掌叫好,但听到精彩的时候,完全连叫好都忘记了。

  那完全是如痴如醉啊?

  甚至鼓掌那都是完全出于本能。

  美国政府找一个土鳖去抓恐怖分子,而且开着直升飞机要飞过太平洋去美国,结果还飞错了方向,往东北去了。

  这故事太扯淡了,太搞笑了。

  ………………

  王欢:直升机开了半年多吧,加了7万多回油

  陆正涛:小油箱

  王欢:终于到美国了,从飞机上往下看,没错--

  陆正涛:怎么?

  王欢:底下横幅写着呢:热烈欢迎王欢师傅。

  陆正涛:王欢师傅?

  王欢:美国人他哪懂这个去。飞机缓缓下降,围着跑道一圈一圈跑,嗡---

  陆正涛:怎么不降落呢?

  王欢:刹车坏了

  陆正涛:好嘛。跑吧那就

  王欢:这不行啊,停不住不行啊,把门开开,咱俩把腿搁外边突噜着

  陆正涛:这当刹车啊?

  王欢:驾驶员他真听话,开开门把腿搁外边了。我算计他,我腿可没搁出去。终于停住了,他都磨到大腿根了

  陆正涛:这位还真实诚。

  王欢:谢谢啊,你这算工伤。我走啦,你就慢慢蹦吧。

  陆正涛:可不是得蹦么。

  王欢:飞机上下来,白宫得工作人员来了。穿着制服,戴着鸭舌帽,拿着皮包。

  陆正涛:这是白宫的。

  王欢:您是王欢先生吗?我说:是我。我不能丢中国人的脸啊。啊,接我来了

  陆正涛:接您来了。

  王欢:等您好些日子了,咱们走吧,总统着急坏了。我说:好,接我那车呢?——咱们打车。

  陆正涛:美国打车啊?

  王欢:也成,这不有车么--不成,这1块6的,不能坐。

  陆正涛:美国出租也1块6啊。

  王欢:总统好算计,这不给报销。哎---1块2的来了。

  ………………

  所有人全神贯注,听得如痴如醉。

  王欢表演的《西征梦》也很快到了尾声。

  王欢:吃,高兴啊--总统说(河南口音)王欢先生,先别忙吃,这个打仗的事情你算是应了?我说:我应了。(河南口音)委任令都给你准备好了。我一看,呵,委任令,39号半,不行,这不行,我穿41的。

  陆正涛:买鞋呢您这

  王欢:正说着呢,听地面咚……,突突突……敌人进攻。

  陆正涛:这就来了?

  王欢:恐怖份子来了,真是欺负人哪,我在这他们都敢来,太明目张胆了,难道说不把军事家咳……咳……

  陆正涛:这军事家什么体格啊?

  王欢:不把军事家当回事么?我去,推开我这龙虾盘子,迈步来都楼上,远处硝烟弥漫,这可不行,我什么都没带啊,万一伤着我怎么办呢。一回头,地上有一钢盔。德国钢盔,帽大沿小白地红花,拿起来扣在脑袋上,呵,这子弹打过来,当当里个当,我高兴啊,杀呀,冲呀,加里得得。

  陆正涛:什么文呢

  王欢:我正高兴呢,我媳妇起来给我一嘴巴,吃饱了撑得不睡觉,你顶个痰桶美什么。

  陆正涛:做梦啊!

  …………………

  至此,王欢表演的《西征梦》正式结束。

  充满了魔幻感,痞贱感,土味一起,五味杂成的新相声,正是端上了餐桌。

  接下来,就把命运交给了全场的观众。

  你们接受不接受?喜欢不喜欢?

  能够上演在另外一个世界的奇迹?

  能不能彻底颠覆观众的感官?

  主持人道:“接下来是投票环节,五个评委拥有五十票,四百个观众每人一票,双方票数加起来是最终成绩。”

  主持人问道:“先请五位评委对王欢和陆正涛的表演进行投票。”

  王欢看着五个评委,在场所有观众也望着五个评委。

  五个评委互相看了一眼,互相交换内心的震撼和惊艳。

  王欢这相声实在是太好,太惊艳,太意外了。

  他们是行内人,知道王欢这种表演方式,真的能来革相声的命的。

  这个表现,他们真的从未想过。

  之前他们还只是把王欢当成一个炒作者,成不了什么大事。

  但是现在看来,这个人的杀伤力太大啊。

  看看这些观众,被征服成什么样子了?段子结束了,现在还在回味着呢。

  那种如痴如醉的表情,五位评委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

  …………………………

  第一评委,第二评委,没有出声,也没有用动弹。

  第五评委张文耀举起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0。

  主持人道:“张文耀老师,您投的是0票?”

  评委一票顶十票,所以某种意义上,这算是一种打分了。

  而张文耀给王欢打了0分?!

  要知道,刚才他们给刘钧的表演打了9分,给大星的表演打了8分。

  16进8的比赛,哪怕最低的分数,也给打了5分。

  前面十几组选手,评委最低也给了25票。

  而现在竟然给王欢打了0分?

  这也欺人太甚了。

  主持人问道:“张文耀老师,我能问为什么吗?”

  张文耀道:“王欢的相声太低俗了,太恶俗了,会给社会风气带来严重影响。我们相声是一门艺术,我们要追求高雅,类似于低俗恶俗的作品,就应该彻底扼杀于萌芽之中。”

  接着,排名第四的评委也举起了牌子,上面也是一个大大的0分。

  全场再一次哗然了。

  主持人道:“祝文同老师,您给0分的理由是什么?”

  评委祝文同道:“同样是因为太低俗了。”

  接下来,排名第三的评委李井也举起了0分的牌子。

  剩下第一评委,第二评委依旧没有说话,也没有举牌。

  第一评委马广,其实心里很纠结,他当然也知道了相声凋零的现状,甚至在心中也蛮认同王欢的表演。

  但他的立场必须和相声界一致,而且他是一个老好人。

  于是,他没有举牌,没有表态。

  但没有举牌,也就意味着不打分。

  他们没有出言批评王欢,但不打分也意味着0分。

  相声界这群人感觉到了危险,所以就如同张文耀所说,要将王欢扼杀于萌芽之中。

  所以,也就不管什么高姿态了,直接强行就要将王欢淘汰出局。

  低俗,庸俗,是一个很好的理由。

  顿时,全场观众哗然,彻底怒了。

  这……太离谱了啊。

  (最后一次描写相声内容,接下来关于相声都会一笔带过,而且因为含有相声段子,所以这章有四千多字)

  ………………

  注:假期结束了,恩公口袋还有推荐票吗?投给我吧!鞠躬鞠躬

看过《我的阁楼通异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