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的阁楼通异界 > 056:认输求饶

056:认输求饶

  这边是媒体的狂欢,而在另外一边,对于有些人来说,几乎就是末日了。

  太惨了啊。

  整个相声界,活生生被一个人干翻了。

  而且还连累了整个京城卫视。

  那么多能人,那么多相声名家,加上那么牛逼的一个平台,愣是干不过一个王欢。

  奇耻大辱啊!

  媒体是最能见风使舵的啊,之前踩王欢多么欢快,接下来踩相声界就有多么狠。

  所以晚上节目结束之后,《全国相声大赛》节目组,相声界的诸位名家,彻夜未眠。

  连夜召开会议,解决这一场致命的危机。

  明天一早,保证记者乌央乌央地涌过来,而且会问许多非常难堪的问题。

  应该如何应对,都需要作出对策。

  这群人先在心中疯狂地诅咒王欢,咬牙切齿。

  也真是意念不能杀人,否则这群人早就把王欢杀了千百遍了。

  太丢人了。

  而且王欢这是直接就要砸掉大家的饭碗啊。

  输得这么惨,事先谁敢想象啊?

  而且几方都是利益共同体,此时也顾不得什么体面了,直接在会议上痛骂王欢。

  “王欢这厮,昨天晚上的脱口秀肯定过线了,尤其是第一段,讽刺社会时政的,一定过线了。我们去找关系,我们去找人,把他彻底封杀了。”

  “还有,他讽刺明星的那一段,我们去联系这些明星,让他们去告王欢诽谤罪,不但要封杀他,还要把他送进监狱。”

  “这个人要砸我们的饭碗,断我们的生计,那我们就断他的生路。”

  “大家一起联手,整死他,整死他!”

  “我们这多人,有名有权有势,还整不死王欢这么一个小瘪三吗?”

  这个会议的前半段就是泄愤,就是疯狂诅咒,讨论着该如何弄死王欢。

  想了无数方案,各种陷害王欢,各种弄死王欢。

  但差不多一个小时后,负责《全国相声大赛》的总监幽幽道:“诸位老师,这次时间你们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但好歹是整个行业承受,分担到那么多人头上,伤害也就减轻了,顶多也就是脸面不好看。”

  “但是……我们《全国相声大赛》这档子节目,就要暴死了啊!”

  “这样下去,还会有下一期吗?”

  “我们这档节目,可是在收视率最高的时候,忽然暴死的,这里面损失的利益不是百万,也不是千万,而是上亿。”

  “因为这档节目,原本还能做好几年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吸了一口凉气,无比的心痛。

  是啊,这是摆在面前最严苛的问题,最让人心痛的损失。

  现在这种情形下,《全国相声大赛》已经彻底臭名昭著了,如果没有彻底的逆转,明年不可能有下一期了。

  这个总监道:“假如我们没有这么对待王欢,没有逼迫他说什么歌功颂德的相声,没有想要打压他。那他也不会退赛,如果他不退赛,《全国相声大赛》非但不会暴死,反而会彻底大红大紫,创造前所未有的收视纪录。”

  这话一出,相声界的人就不高兴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当时打压王欢,是我们双方一起办,现在你再反悔有用吗?

  是啊,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但是《全国相声大赛》节目组真的是肠子都要毁断了啊。

  他们同意打压王欢,归根结底是为了接下来几年继续举办《全国相声大赛》,需要相声界的配合和支持。

  但是现在……彻底暴死了,而且还身败名裂。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真是痛悔无比啊。

  但大家都是成年人,而且都是有权有势的成年人,知道后悔没用。

  这个总监继续道:“如果《全国相声大赛》彻底暴死了,那对相声界也没有任何好处,只会加速你们的快速灭亡。我们当务之急,就是挽回局面,挽救《全国相声大赛》,至少让明年还有这个节目。”

  “该怎么办?大家伙说说看?”

  所有人都沉默,尤其是几位相声名家,太阳穴不断跳动,但是却闭口不言。

  总监道:“其实这个答案,大家都知道,就是不愿意说出口。”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今天发生的事情,不但能在历史上找到,还能在一些经典小说里面找到。”

  “高俅剿灭不了梁山泊怎么办?招安!”

  “玉帝奈何不了孙悟空怎么办?还是招安,封他做了所谓的齐天大圣。”

  “所以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和王欢和解。这样既能挽救《全国相声大赛》,又能挽救相声界。”

  “马广老师,你是曲艺主席,德高望重,而且和王欢没有撕破脸,甚至还有一小段香火缘分。”

  这是怎么讲?

  在预赛上,王欢说了《我要吹牛》,几个评委想要淘汰王欢,却又不愿意惹一个妒嫉贤能的名声,所以都望向了马广。

  马广也不愿意背负这名声,于是举牌让王欢通过了预赛。

  “马广老师,您代表相声界招安王欢,亲自收他为徒,并且让他进入曲艺家协会。而我们《全国相声大赛》节目组,再一次邀请王欢,只不过不是选手,而是作为明年的评委。”

  “王欢这么闹是为什么?就是因为名利,现在我们给他名利。一旦招安了他,他还能怎么蹦跶,再也逃不出我们的五指山了。”

  “大家意见怎么样?”这位总监道。

  张文耀咬牙切齿道:“难道从今以后,要看着他在我们面前洋洋得意,张牙舞爪吗?”

  总监道:“张老师,您还有其他法子吗?”

  张文耀道:“就是刚才说的,找关系,找人彻底封杀王欢。找那些明星,让他们告王欢诽谤,整死他啊。”

  总监淡淡道:“首先让明星去告王欢诽谤?这本身就是糊涂官司,没有个一年半载,根本不会有结果。”

  “其次,之前能够封杀王欢,是因为他分量小,能带来的利益小。而现在他能带来多大的利益,有多少电视台想要和他合作?只要能带来足够的利益,自然就会有保他。”

  “最后,就算彻底将王欢封杀了?那又怎么样?民众只会更加痛恨我们,《全国相声大赛》只会更加暴死。我就问问,成年人究竟是利益重要?还是报仇重要?”

  当然是利益重要。

  只要利益足够,仇人可以变亲人。

  所有人都清楚这一点,先是愤愤不平,然后沉默了下来。

  大家都是聪明人,知道想要救《全国相声大赛》,解铃还须系铃人。

  “马广老师,您怎么看?”电视台总监问道。

  马广喝了一口茶,闭上眼睛痛苦挣扎了好一会儿,然后道:“就这么办吧。”

  其他相声界的大师,猛地一捶桌子。

  江一斗道:“行,就这么办?先把他招安,弄到我们地盘来,等稳住了局面后,再整他!”

  张文耀道:“对,他现在火热,所有民众现在都关注这事,但总有一天会淡掉的,他把所有人都得罪了,终究不会有好下场,那就招安他。”

  “马老师,您打电话的时候,态度尽量热情,和蔼一些,姿态也稍稍低一些。”

  策略终于定下来了!

  哪怕有千万般不甘心。

  但为了利益,为了恰饭吗?不寒碜。

  区区和解,又算得了什么?

  ………………

  接下来,王欢一直呼呼大睡,直接睡到了次日下午两点钟。

  他没有打开电视,而是先打开了手机。

  几乎片刻之后。

  电话铃声就响起来了。

  不是那么凑巧,而是对方一直在拨打他的电话。

  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王欢接通了电话道:“喂,请问找谁?”

  “王欢吗?我是马广。”对方声音非常和蔼。

  王欢道:“你好,请问有事吗?”

  马广道:“王欢啊,你在相声界没有根基,按照我们的传统是需要有师门的,否则就像是从石头缝里面蹦出来的一样,名不正言不顺。这样吧,我收你为徒,找个时候办个拜师仪式,你给我磕头奉茶,从今以后就是自己人了。曲艺协会你先挂个常务理事,再过十年就可以挂个副主席了。”

  听到这里,王欢顿时一愕。

  马广继续道:“还有你心心念念的《全国相声大赛》,明年你还来,但不是做选手,而是做评委。”

  王欢沉默了好一会儿,不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而是稍稍有些惊讶,这群人还真愿意唾面自干啊?

  尤其是全国相声大赛,之前斩钉截铁地说封杀他,结果现在又邀请他去做评委?

  马广道:“王欢你看这样如何?其实大家都是很关心你的,之前也是怕你误入歧途,”

  王欢直接了当回答道:“不好意思,不感兴趣。”

  然后,他直接挂断了电话,并且开始收拾东西。

  既然休息好了,他就直接要离开昌都,返回杭城,飞机票都已经订好了。

  如今王欢最最关键的只有一件事情,他这次战胜《全国相声大赛》能有多少成就积分?

  够不够购买B级基因药物?

  对于王欢来说,最最重要的就是百米短跑的成绩。

  很快他就收拾好了行李,和师傅二人离开酒店,赶往机场,乘坐飞机返回杭城。

  ……………………

  注:还有推荐票的恩公呀,赐给我吧,每一张票都为您祝福!谢谢您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我的阁楼通异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