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的阁楼通异界 > 077:狠辣王欢!进去了

077:狠辣王欢!进去了

  听到王欢的话后,左灵微微一愕,一下子不知道该作何回应。

  他是不喜欢自己的父亲和弟弟,甚至带着恨意。

  某种程度上,她母亲的死,也和父亲和弟弟脱不了干系。

  但是将他们关进拘留所,她真狠不下心来。

  “行,我知道了。”王欢道。

  这对父子混账而且愚蠢,王欢将他们关进拘留所的心没有变。

  但这种事情,就不需要经过左灵的同意了。

  ………………

  王欢离开病房,立刻去和一起来的李所长商量。

  “非法拘禁,而且超过了一周?”李所长道:“这问题肯定是很严重的,按照法律来说,肯定是要判的了。但左建设毕竟是她的父亲,所以想要判刑估计是难,拘留问题不大。”

  王欢道:“有没有办法不通过左灵,就将这对父子拘留?”

  李所长道:“这其实不太符合法规的,但……也可以。”

  王欢道:“那应该怎么做?”

  李所长道:“找左灵的邻居,或者亲戚,向当地派出所报警,并且作证。然后我再找找人,可以将这对父子拘留15天。”

  王欢道:“您在这里有熟人吗?”

  李所长道:“我们是关系社会,拐弯抹角都能找到熟人的,我去打一圈电话。”

  王欢道:“那谢谢您了。”

  “不客气。”李所长道。

  接下来,李所长接连打了几个电话,找了好几个人。

  有的是战友,有的是党校培训的同学,有的是上级。

  然后……果然找到了一个用得上的关系。

  是本县的一个副局长。

  “行了。”李所长道:“宁副局长说了,这种事情性质非常恶劣,只要左灵的邻居或者亲戚举报,就可以将这对父子送进拘留所,关上半个月。”

  王欢道:“谢谢李所长,我这就去准备。”

  李所长道:“我陪你去。”

  ………………

  接下来,李所长开车陪着王欢去了左灵的老家。

  这也是农村,不过距离乡镇中心不远,大约三四里路。

  隔着老远,就见到了左灵家的房子,盖了三层,而且还贴着瓷砖,比起邻居家的房子好多了,甚至鹤立鸡群的感觉。

  这盖房子的钱,完全是左灵一个人赚出来的。

  左建设父子的日常生活,也都是左灵一个人负担的。

  结果这对父子还将他囚禁,逼迫他嫁给徐卢这个畜生。

  所以,这对父子也是一个畜生。

  农村是没有秘密的。

  王欢随便一打听,几乎家家户户都知道左建设家的那点破事。

  “灵丫头好得很,又漂亮,又有骨气,县里大官的儿子要娶她,她都不嫁。”

  “每个月都寄四千块钱回家,这房子是她盖的,我要是有这样的闺女,可是要得意死了。”

  其实,一开始的传闻并不是这样的。

  周围邻居见到左建设家这个破落户竟然盖漂亮新房了,而且日子也过得好起来了,口中可没有什么好话。

  尤其知道这些钱都是左灵寄回来的之后,那话就更加难听了。

  说什么左灵在城里面做见不得人的勾当,才赚到这些钱的。

  不过,最近这种谣言被彻底粉碎了。

  因为,左灵连县里大官的儿子都不愿意嫁,那肯定是不能在城里干那勾当的。

  王欢一打听左建设父子非法拘禁左灵的事情。

  顿时更是一群人围了上来。

  “作孽啊!”

  “灵丫头不愿意嫁给那个当官的儿子,建设这爷俩就把闺女锁在楼上房间了,这闺女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那个徐卢虽然是大官的儿子,但也是个畜生,天天出去嫖染病了。”

  “建设的儿子也不是好东西,天天好吃懒做,徐卢又是带他出去赌,又是带他去嫖。”

  “左建设收了人家二十万的彩礼,并且要给他儿子介绍城管的工作,所以他就把女儿给卖了。”

  一众人七嘴八舌,把事情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其实灵丫头有喜欢的男人了,在村里还经常给那个男的发短信,被她爹知道了,直接把手机砸了,而且还拿扁担抽她。”

  难怪忽然间王欢就接不到左灵的短信了。

  王欢没有出面,许铁出面。

  “诸位大哥大姐,那你们愿意去派出所报案吗?就说左建设父子非法拘禁左灵,并且作证?”

  许铁的话刚刚说完,顿时鸦雀无声。

  没有人愿意作证。

  农村就是这样的,闲聊时候什么话都敢讲。

  让他去派出所作证,那绝对是不敢的,而且也不会去的。

  搬弄是非没问题,但出头这种事情,绝对不做。

  “开玩笑,我要是作证,左望富那个混球出来之后,还不点我房子?”

  “还有他的那个姐夫徐卢是县里大官的儿子,我们哪里敢惹。”

  众人纷纷摇头,而且直接就要散开,唯恐被许铁拦住,请他们去作证。

  顿时,李所长拉着王欢走开了。

  因为接下来的事情,他不好在场。

  许铁从包里面拿出了一万块,道:“这是一万块钱,谁要是答应去作证,举报左建设父子,这些钱就是他的了。”

  没有任何悬念。

  2003年人,人均年收入只有几千块钱。

  这一万块,已经是一笔大横财了。

  一群人要出来作证。

  许铁挑了一个年纪大的,而且是左灵的远亲,应该称为表姑,而且关键她家里儿子多。

  接下来,许铁带着这个表姑去镇上的派出所报案。

  镇上的派出所早就得到了局领导的吩咐,接到报案后,立刻开车去县里。

  ………………

  左灵的病房里,她爹正在发作。

  “那个野男人究竟和你什么关系?赶紧给我断了,下次他再来,我就叫徐卢找人收拾他,将他打得半死,看他还敢来不。”左建设道:“这次你花了家里的几万块,过几天就出院,然后跟徐卢结婚。”

  “人家徐卢家里有钱有势,还能给你弟弟安排工作,也能给你安排工作,配你有余了,别不识抬举。”

  左灵望着天花板,没有理会她父亲的话,她从内心深处的厌恶。

  “哼,你就跟你死去的娘一样,装啥玩意。会读个书,弹个琴就了不起了?就看不起小地方的人了?呸!”

  “现在人心都坏了,要是在三十年前,你们这群人要被批斗死,我抓你们上台,剔鬼头,看你们还得意不?”

  “还学会装死威胁老子了?你刚生下来的时候,老子就应该直接将你扔到茅厕里淹死。”

  “呸!”左建设骂到恨处,还吐了一口浓痰。

  见到女儿这个样子,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哪怕她躺在病床上,也要一巴掌扇过去。

  此时,外面响起了一个声音。

  “你们谁是左建设?出来一下。”

  左建设立刻起身,麻溜跑出去,还本能弯着腰。

  他在城里见到人,都本能弯腰,谄媚得很。

  “你跟我来一下。”外面那个男人很严肃。

  一直下了住院大楼,来到了外面。

  紧接着,两个警察上前,直接给左建设戴上了手铐。

  “你们干什么?”

  “打死人了,打死人了……”左建设立刻躺在地上哀嚎,准备打滚撒泼。

  但是两个警察轻而易举将他抬起来,扔进警车里面。

  左灵的弟弟,左望富也在车里面了。

  警车驶出了医院,直接带回了派出所。

  任由左建设父子二人怎么撒泼也没用,稍稍一威胁,直接就招供了,直接拘留十五天。

  ………………

  王欢道:“李哥,你看我要不要请县里的宁副局长吃顿饭?”

  李所长摇头道:“兄弟,我说句真话啊,就这件小事,还不值当卖你面子,卖我的面子足够了。”

  他这话是绝对真诚的了。

  若王欢请这个宁副局长吃饭,那就要欠他一个人情了,以后这个宁副局长请王欢帮忙,那王欢帮不帮?

  这是一件小事,犯不着让王欢欠两个人情。

  李所长笑道:“兄弟,你都不知道你现在的面子有多大,可别浪费啊!”

  现在问题解决了,李所长工作繁忙,当然不好一直陪着王欢。

  当天晚上,李所长请县里的宁副局长吃饭,次日他便开车离开。

  临行之前,王欢让许铁塞了五万块钱。

  结果李所长就要了五千块,说:“请宁副局长吃饭的钱,还有烟钱和来回的油费我拿了,剩下就不用了。”

  这表示,他想要和王欢维持君子之交,不谈钱。

  王欢道:“回杭城后,我请李哥吃饭。”

  李所长道:“那我记住了。”

  然后,他便开车走了。

  ………………

  接下来,王欢等着左灵身体恢复,然后带她回杭城。

  他没有一直呆在病房中陪左灵,而是找了一个酒店住下来,带着口罩四处逛,就当是放松了。

  傍晚时候,王欢和许铁二人带着营养餐,前去医院探望左灵。

  结果到了左灵病房门口,顿时呆了。

  因为,他看到了左灵的弟弟左望富,歪歪斜斜坐在过道的长椅上。

  病房里面还传来了左灵父亲左建设的痛骂声。

  王欢惊愕,这对父子不是被抓起来,关进拘留所了吗?

  应该关足十五天的啊,这才两天就出来了?

  紧接着,王欢在病房还看到了一个男人,穿着西服,手拿名牌包。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就是想娶左灵的那个畜生男人徐卢,县里某个领导的儿子。

  病房里面,左建设指着左灵大骂道:“你这个赔钱货,竟然还敢让警察抓老子坐牢?”

  然后他逼问道:“你那个野男人呢?老子饶不了他,老子要打死他。你还想要跟着他跑,做梦!你死也要嫁给徐卢!”

  这个许卢,典型的县城纨绔。

  本来长相还行,但是吃得满脸横肉,肚子也鼓起来了,目光带着一股地头蛇特有的凶狠和傲慢。

  “灵,说吧,你那个相好男人是谁?”徐卢寒声道:“这县里是我的地盘,他也敢放肆,他竟然把岳父和小舅子都关进拘留所?不过,我一个电话就让他们出来了。”

  然后,他伸手去摸向左灵的脸蛋道:“说嘛,你那个相好在哪里?他还想要带走你?完全是做梦!我去会会他,顺便打断他的一只手。”

  左灵避如蛇蝎一般躲开,然后错愕地看着门外。

  ………………

  注:恩公老爷,推荐票不要忘记投哦,拜托大家了!我怎么就这么崇拜仰慕你们呀!

  依旧是一章,轻松解决这个纨绔。

看过《我的阁楼通异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