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的阁楼通异界 > 078:王欢太狠毒了!了结

078:王欢太狠毒了!了结

  左灵见到了外面的王欢,顿时猛地就要从病床上爬起来,大声喊道:“快跑!”

  此时,坐在长椅上的左灵弟弟这才发现了王欢的存在。

  先是微微一愕。

  一开始没有认出来,因为他整天都迷迷糊糊的,也不记事。

  但王欢始终戴口罩,这倒是让他记起来了。

  “爹,姐夫,这个野男人来了,那个野男人来了,别让他跑了!”左望富直接冲了上来,一拳头就要朝着王欢砸过来。

  王欢二话不说,直接一脚将他踢飞了出去。

  许铁立刻冲上前来,要拦住左望富和左建设,徐卢三人,大喊道:“你快走。”

  他非常明白,王欢是名人,他的名誉不能有损,所以要赶紧离开这个是非。

  王欢想了一会儿,没有跑,反而进入了左灵的病房之内。

  左建设见到王欢后,立刻扑了上来,举起凳子朝着王欢的脸上砸了过去。

  “你敢让警察抓我,我打死你,打死你……”

  左灵猛地从床上爬起来,要过来帮王欢,但还没有站起来,就重新摔倒在病床,朝着王欢道:“你快跑啊……”

  王欢可不会跟这个老头客气,直接一个耳光狠狠扇了过去,一巴掌将他干趴下了。

  那个徐卢一呆,直接抄起了桌上的水果刀,朝着王欢划过来。

  王欢猛地一拳,将他打得鼻血狂喷。

  然后用力一扯,这孙子的手臂直接就脱臼了。

  此时,左灵弟弟拿着板凳要冲过来,王欢猛地回头一瞪。

  结果,这个废物直接往地上一躺,就要高呼大叫。

  许铁上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按在地上。

  地上的徐卢也要大声叫人,王欢上前。

  噼里啪啦,一阵耳光狂扇,直接将他打的头昏眼花。

  然后一把掐住他的脖子,也将这个徐卢按在地上无法动弹。

  徐卢面孔狰狞,目光凶狠,寒声道:“你完了知道吗?你知道我爹是谁吗?我爹是县里的三把手,你这辈子都完了。你就等着进大牢吧,不将你判个几年,老子就不姓徐。”

  这人望向王欢的目光凶残而又怨毒。

  他把左灵视为禁脔,没有想到左灵竟然和王欢有一腿,他本就恨意冲天。

  加上王欢敢打他?

  徐卢在本地作威作福惯了,哪里受过这罪啊?

  心中想着不但要将王欢送进监狱,而且还要在里面将他折磨得半死。

  王欢很冷静,问道:“当初我将左建设父子送进拘留所的时候,你为何不出手?”

  徐卢道:“老子当时不在县里,在别的地方玩。回来之后,才知道他们进拘留所了。这更好,老子把他们捞出来,他们就更加感恩涕零了。我知道,你是走老宁的路子,把左建设父子送进拘留所的。”

  说起官场上的这些,徐卢更加得意。

  “不,你还不认识老宁,你是通过一个派出所长的关系,才搭上老宁的线。”徐卢道:“但老宁只是一个副局长而已,和我家老头比起来算个屁。你一会儿就会看到,老宁会亲自带人逮捕你。”

  “你刚才打我一拳很过瘾是吗?那接下来十年时间,你都要为这一拳还债,希望你不会死在监狱里面,但我一定会将你玩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王欢没有理会这个徐卢的哔哔。

  想了一会儿,他该打电话给谁?

  他这个手机上有很多人的号码,甚至有这个省的高级官员。

  因为王欢也是赣江省人,他得了钻石杯冠军后,就接到家乡父母官的电话,欢迎他回家。

  所以打个电话给某一个高级官员,人家应该会卖他这个面子。

  毕竟王欢是全国性名人,而且还算是全民英雄,大家肯定是怕他在这里出事的。

  但与此同时,这也很容易导致王欢自己名声受损。

  地方领导大概也很不高兴,你在我地盘上打人,还一个电话求援过来了。

  打电话给高级领导救人这没有问题,很高尚。

  但打电话给领导,要求帮忙解决私人矛盾,这就显得很LOW了,会影响王欢的个人形象。

  人家会说你这个人不靠谱,不识相。

  所以王欢没有拨通任何一个官员的号码,而是拨通了他的头号铁粉,吴三思。

  “三思!”

  “老大。”吴三思声音都颤抖了,道:“你找我什么事情?我赴汤蹈火……”

  王欢道:“我记得你说过,在我的核心粉丝组里面,有几个是赣省的官二代是吗?”

  吴三思道:“对,对,她是你的超级粉丝,因为当时您的个人表演秀是在赣江卫视进行的。金可可她特别特别迷您,上次您在法国比赛,她就旷工了十几天,专门去法国支持您,为了您还和法国警方冲突了。他爹是赣江省主管宣传的主领导,还和你吃过饭,向你要过签名照,就是为他女儿要的。”

  王欢道:“那你把她电话给我,我有事情找她帮忙。”

  吴三思道:“老大,您在赣江省吗?遇到麻烦了,我赶紧过去。”

  接下来,吴三思立刻把这个女官二代金可可的号码给了王欢。

  王欢拨通了这个号码。

  “老大,真的是你,真的是你……”这个女官二代声音都在颤抖,她还以为吴三思是在忽悠她呢。

  接下来,王欢用最简单的言语,说了左灵的遭遇,还有他现在的处境。

  顿时,那个女官二代直接气炸了。

  “太嚣张了,太跋扈了,老大你做得对,你还是那么高尚正义,做你的粉丝真幸福。”

  “老大您告诉我地址,您等着,我立刻给人打电话。不就是一个县里地头蛇吗?我随便找个人都能收拾他他了。”

  这个女官二代或许无法直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她能够轻而易举在圈子里面找到可以解决问题的人。

  此时,徐卢见到王欢一直在打电话,顿时冷笑道:“找关系?没有用的,这里是我的地盘,你找谁都没用,你死定了,这个大牢你坐定了。”

  大约几分钟后,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王欢拖着徐卢离开病房,去更偏僻的洗衣房接电话。

  “您好,王先生,我是可可的朋友,请问您现在有危险吗?”这个年轻人问道。

  王欢道:“暂时没有,但是走出这个病房就不一定了,而且可能护士已经报警了。”

  这个年轻人道:“威胁您的人叫徐卢是吗?”

  王欢道:“对!”

  这个年轻人道:“您把电话给他。”

  王欢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谁,但还是把手机给了徐卢。

  “你接给电话。”

  徐卢冷笑道:“装个屁啊,你够得着的也就是一个副局长而已。”

  然后,徐卢冷道:“你谁啊?我徐卢,我爸徐应,你要为我眼前这个傻逼说话,最好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

  电话那边的声音立刻变得冷漠而又傲慢起来,不复和王欢说话的客气。

  “我是张哲。”

  徐卢一愕,冷笑道:“吹毛牛逼啊,你张哲?我还李允呢。”

  因为这个张哲,是市排名第一领导的儿子。

  张哲淡淡道:“你看一下我的手机号。”

  王欢给他看了手机屏幕,上面显示了张哲的手机号。

  这个徐卢千方百计想要巴结张哲,对方可是市里的第一公子,所以当然拼命记住他的手机号,但从来都不敢打的。

  顿时,徐卢完全呆了。

  冷汗直接爆了出来,脸色也瞬间煞白了。

  “哲哥,我有眼不识泰山,我刚才嘴巴吃屎了,胡乱说话,您别生气,您别生气。”徐卢大声道:“我这就去给您办酒赔罪,我这就去。”

  张哲淡淡道:“我没工夫见你,如果你还愿意听我的话。”

  “听,听,听,我肯定听。”徐卢颤抖道。

  张哲道:“见到你面前这个男人了吗?接下来一切都听他的吩咐,不然后果自负。”

  徐卢道:“我懂,我懂。”

  张哲道:“把电话还给他。”

  王欢接过了电话,张哲的声音又变了,道:“王哥,这个方案你还满意吗?”

  王欢道:“谢谢张总。”

  张哲道:“不客气,您有空的时候来我这边,我请您喝酒。”

  王欢道:“应该我请。”

  然后,两个人挂掉了电话。

  徐卢充满了不甘,但还是乖巧道:“你,您想要怎样?”

  他知道张公子和眼前这个人是不认识的,但依旧愿意为他办事,可见眼前这个人权势有多大。

  而且还故意带着面罩,所以徐卢对王欢的身份判断只有一个。

  是省里,甚至更上面领导的公子?

  绝对是这样的。

  顿时,徐卢更加浑身发抖,他真是作死啊。

  在徐卢的世界里,牛逼人都是高级领导的儿子。

  顿时,徐卢赶紧摇头道:“没,没意见,您尽管带走她,我还给您一个大红包。而且我真没有碰过她,您放心。”

  此时病房里面,左建设依旧在里面撒泼哀嚎大骂。

  他对着左灵破口大骂,对着王欢破口大骂。

  “你等着,你那个野男人就要被徐军送进大牢了,我要让徐军将他打个半死。”

  “我要验伤,我要让你那个野男人赔我十几二十万。”

  “这事不算玩,你那个野男人完了,他完了。”

  王欢听着左建设对他的痛骂声。

  内心叹息一声,然后对徐卢道:“第二,把左建设父子送进监狱关一两年,有问题吗?不要用左灵的名义。”

  徐卢内心顿时一颤抖,眼前这个公子要左灵,那左建设就是某种意义上的老丈人了。

  要亲手把老丈人和小舅子送进监狱,还真够狠的啊。

  王欢道:“有问题吗?”

  徐卢道:“没问题,没问题。这父子俩好赌,数额还比较大,而且还拉着我的面子做局,早就可以进去了,随便就能抓进去,判个一两年。”

  王欢道:“那现在就做事吧。”

  徐卢道:“行,我立刻就办,立刻就办。左建设父子本就有罪,证据多得要命,保证今天就把他抓进去,判个两三年。”

  ……………………

  注:恩公大人,口袋还有推荐票吗?洒给我吧,给您作揖拜谢了。

看过《我的阁楼通异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