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的阁楼通异界 > 088:万众痛悔!最后一曲!

088:万众痛悔!最后一曲!

  这一幕!

  瞬间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接下来,是左灵被抬上救护车的画面。

  还有她被推进手术室抢救的画面。

  还有医生的采访画面:“你们幸好拯救得及时,再晚十分钟,这个人就没了。”

  接下来,是医院护士的前几天的采访画面。

  “那个好漂亮的女孩子啊,我记得的,差一点就被他父亲逼死了。”

  “她刚刚救过来的时候,她的那个禽兽爹还在打骂她,逼着她嫁给了一个畜生。”

  然后是左灵周围邻居的采访画面。

  “小灵子啊,好姑娘啊。一个月赚五千块钱,四千块都寄回家。你们看看她家的房子,全村最漂亮的,都是她赚钱盖的,还有她妈妈的病,都是她掏钱的。”

  “左建设就是个畜生,自己老婆病了也不治,还经常打骂。那么乖的女儿,还逼着她嫁给一个男人,有钱有势的。但那个男人经常出去嫖,得了一身病传染给老婆,结果离婚了。第二个老婆也被他打跑了,左建设还逼着女儿嫁给这样的畜生。”

  “左灵不愿意嫁,左建设父子就把她锁起来,关了八天八夜。”

  “这样子,小灵子才会自杀的。”

  “小灵子从小就漂亮聪明,她妈妈也漂亮,唱歌很好的,出身很好的。小灵子从小就跟着她妈妈学习唱歌,还说要赚钱在城里买房子,然后把她娘接到城里享福。结果她娘没有等到,不久前就死了。左建设那个禽兽,拿着女儿的钱,却不愿意给老婆治病,硬是在家里拖了几个月,她老婆就是被他害死的。”

  画面转到了一个凄凉的坟墓上,但也只是飞快而过,很短的一个画面。

  最后,便是较长时间的一段采访画面。

  画面中出现了两个囚犯,分别是左灵的父亲和弟弟。

  左建设勾着头道:“我是她爹,花她的钱咋了?女儿赚钱,不就该给老子花吗?”

  “我让她嫁人咋了?人家有钱有势的,左灵嫁给徐卢还是高攀了。”

  记者问道:“听说那个徐卢离婚两次,染病给他前妻,而且还将他第二个老婆打骨折了。”

  左建设不言,又重复了一句:“人家有钱有势的,嫁给他有什么不好?”

  记者又问道:“听说那个徐卢给你二十万彩礼,你钱收了吗?”

  左建设道:“收了啊,在我们农村,收了彩礼就要把女儿嫁过去,否则要被戳脊梁骨的。”

  记者道:“她不愿意嫁,你就把她锁起来了?而且还用扁担打她?”

  左建设倔强道:“女儿嘛,不听话就是要打的嘛。而且她要是不嫁,我儿子就娶不了媳妇。”

  记者道:“那你可知道,这样会逼死她吗?”

  左建设道:“农村女人不都这样的吗?她就和她娘一样,臭毛病一大堆,就是瞧不起我们乡下人。”

  接着,左建设愤愤不平道:“现在社会变了,人心也变坏了,放在以前,这样不孝的女儿是要被活活打死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社会变了,人心坏啦……”

  这就是左建设的口头禅,不知道说了多少遍。其实他在采访也还说过,如果是在大运动时期,就怎么怎么着。只不过不合适播出来,就给剪掉了。

  记者无言以对,无可奈何望向了镜头。

  然后采访结束。

  ……………………

  所有的画面都播放完了,所有的真相彻底大白。

  而全场观众,许多人都已经泣不成声。

  几个评委,也泪流满面。

  “对不起大家,我要去静一静。”甚至有一个评委,直接离席而去。

  主持人仰头望向天花板,仿佛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

  王欢道:“接下来,我大概还要回应大家另外一个问题,我包养了左灵。”

  “众所周知,在几个月前,我非常的落魄,和前妻离婚,离开她家,一无所有,住在群租房里面。”

  “那一套房子,总共140平米,住了十九个人。”

  “我和左灵,都住在这个群租房里面。”

  “在同一个屋檐下,我们从未说过一句话。那个时候的左灵表现得非常坚强,非常骄傲,一副不屑和我说话的样子。”

  “我们很多人都好奇,她长得这么漂亮,愿意为她花钱的人多的是,为何她会沦落到群租房来?”

  “她每天早上六点钟就出门,去健身房锻炼半个小时,然后去上班。晚上十一点钟才回来。”

  “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几个月,我压根不知道她是做什么工作的。但是我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能听到她的哭声,你们或许不了解这种哭声。”

  “她每天都把自己武装起来,告诉自己要坚强,所以建立了强大的精神防御。但是睡觉之前,人的意志力就薄弱了,无边无际的痛苦和压力汹涌而来,直接击溃了防御。”

  “所以,她每天晚上都会哭。但是第二天又精神抖擞去锻炼,去上班,去奋斗。”

  “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她一个女孩子,要赚钱养活一家五口,她的父亲和弟弟好吃懒做,她的母亲病倒在床。”

  “她白天上班,晚上去酒吧唱歌。而且还是那种生意不太好的清吧,因为那样才能纯粹的唱歌。”

  “她一个月赚五千块,给家里盖了漂亮的房子,但是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仅仅只有五百块。”

  “我和她从未说过话,几个月的合租生涯,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我还记得,她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实在我最黑暗的时候。”

  “当时我在《好好学习》节目上说要夺奥运会冠军,被无数人嘲笑,被无数人谩骂,甚至被人肉出来的时候。就在万夫所指的时候,她鼓励了我,而且还帮助了我。”

  “很快,我崛起了。”

  “成为了脱口秀明星,相声明星。”

  “而且还成为了百米短跑健将。”

  “我脱离了那个泥潭,而左灵依旧在痛苦挣扎,依旧为着她的理想而奋斗,唱歌,并且买房,把母亲接到城里享福。”

  “我成功之后,和她没有见过面,偶尔发个短信。每一次我在低谷的时候,在被无数人质疑的时候,她才会发一条短信过来:唐吉可德,加油!”

  “没错,唐吉可德是她对我的称呼,她从来没有称呼过我名字。”

  “这段时间,她依旧处于艰难的生活之中,但只要她开口,我随时能帮助她,但她从未开口。”

  “钻石杯我夺了冠军,处于辉煌巅峰,她却没有发短信过来,我有点不安。回国之后,我发短信给她,没有回。我打电话给她,没有接。”

  “一直到有一天,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发了一条短信过来:唐吉可德,永别了。”

  说到这里,下面的观众,已经泣不成声。

  电视机前的无数观众,也泪流满面。

  王欢停顿了片刻,道:“她自杀了,我要去救她,却根本找不到她在哪里。因为我发达了之后把那个群租房买下来了,她也搬走了,没有给我新租房的地址。”

  “我报警,并且直接把电话打给了我们杭城的父母官。感谢领导,感谢李所长,感谢几位警察同志,感谢几百名社区的工作人员。”

  “最终很幸运,我们找到了左灵的老家地址,救护车和警察在第一时间赶了过去。”

  “然后,我也赶了过去。”

  “左灵活过来之后,哪怕躺在医院里面,她父亲依旧逼婚,那个徐卢依旧逼婚,而且她也找不到活下去的动力。”

  “于是,我逼着她来参加了《超强女声》,继续她母亲一生都没有完成的理想。”

  “我把她带回了杭城,带回了我家。”

  “你们要问,我是不是包养了她?那我回答,应该算是吧。”

  “这就是我们的包养关系。”

  王欢的话停了下来。

  全场,已经全部是哭泣声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王欢淡淡道:“其实,她一点点都不想贩卖自己的经历。她从来都没有卖惨,她来舞台,只想着唱歌。”

  “她大红大紫的时候,每天都宅在家里,不接受任何采访,也不组织任何粉丝,也不出席任何活动。”

  “她大红大紫的时候,依旧在家中给我做饭,对着菜谱学习做菜。为了给我买衣服和鞋子,还有很贵的牛排,她偷偷写书去投稿,赚了大概两万块钱吧,都给我买东西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王欢又重复了一句。

  “你们或许觉得,我揭露了真相,帮助她挽回了名誉,她应该很高兴吧?”王欢冷笑道:“不,她一点都不高兴,她一点都不想挽回自己的名誉。”

  “因为那样就把她的往事公布于众目睽睽之下。所谓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事物彻底撕碎了,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并且收获无数人怜悯的泪水。”

  “她一点都不想要这种怜悯。当她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的时候,当她被通知不用来参加总决赛,被彻底封杀的时候,她一点都不难过,也完全不在乎。让她唱,她就来唱。不让她唱,她就在家里学习做菜,练习钢琴,自娱自乐。”

  “这个总冠军,或许很多人无比在乎,甚至拼命要去夺,而她真的没有放在眼里。”

  “无数人攻击她,谩骂她,号称要封杀她的时候,你们觉得她害怕了?”

  王欢嘶吼道:“她连死都不怕,还怕被封杀?!还怕被你们痛骂?”

  接着,王欢声音低沉了下来。

  “是我太自私,是我不甘心,所以才来为她澄清。”

  “我的话说完了,我不需要你们去夸奖她,去赞赏她。”

  “更不需要你们说对不起。只是希望接下来所有的媒体,不要再去打扰她安静了生活。”

  “谢谢,再见!”

  …………………………

  王欢的话说完后。

  舞台的灯光彻底熄灭了。

  然后,他就无声无息的离开了,他的亮相完美落幕。

  接着,灯光再一次朦朦胧胧亮起。

  左灵的身影出现在舞台上,但灯光依旧很黯淡,显得她非常朦胧。

  悠扬的伴奏声响起。

  她优美的歌声缓缓唱出:

  “拈朵微笑的花,想一番人世变换,到头来输赢又何妨。

  日与月互消长,富与贵难久长,今早的容颜老于昨晚。

  眉间放一字宽,看一段人世风光,谁不是把悲喜在尝。

  海连天走不完,恩怨难计算。

  昨日非今日该忘,浪滔滔人渺渺。

  青春鸟飞去了,纵然是千古风流浪里摇。

  风潇潇人渺渺,快意刀山中草。

  爱恨的百般滋味随风飘。”

  这首歌叫《两两相忘》,这又是一首经典。

  ……………………

  注:恩公,口袋还有推荐票吗?投给我好吗?谢谢大人,您吉祥!

看过《我的阁楼通异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