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的阁楼通异界 > 093:这个世界,实力决定一切!

093:这个世界,实力决定一切!

  末世之塔内。

  王欢道:“文明星,其实让我进行第三阶段的地狱训练,本身是不需要积分的对吗?”

  文明星道:“对。”

  王欢道:“这些成就积分,主要是用来购买基因药物,帮助我治疗和恢复身体对吗?”

  文明星道:“对,因为地狱训练非常危险,甚至是生命危险。”

  王欢道:“那我要强行进入第三阶段的高倍重力训练,我不需要用积分购买基因药物和治疗。”

  文明星道:“不可能!高倍重力训练室,比高原缺氧训练室,水底高压训练室更加危险。它对血管和心脏的伤害是不可想象的,如果没有基因药物和仪器的治疗,会给身体带来不可逆的损伤,甚至丧命。”

  王欢道:“但我的身体已经异于常人了不是吗?我的身体素质已经非常强悍了。”

  文明星道:“抱歉,我不能答应你。”

  王欢道:“距离奥运会只有三个多月了,我再不进行第三训练就来不及了。而且这三个月内,已经没有赚取大量积分的办法了。我必须进行第三阶段的训练,否则我就拿不到奥运会冠军了,我就会让全国人民都失望了。”

  文明星道:“非常抱歉,夺取奥运会冠军是您的目标,而不是我们的目标。”

  王欢道:“我是传承者,而你是一个人工智能,我命令你开启第三阶段的地狱训练室。”

  文明星沉默了片刻道:“非常抱歉,传承者。我依旧不能答应你,就算你砸了我,也依旧不可能答应你。就算你摧毁整个末世之塔,也不可能答应你。”

  文明星的态度非常坚决,没有任何一点点商量的余地。

  王欢深深叹息一声,盘坐在地上,道:“难道真的要让我把夺冠的希望寄托于上天,寄托于运气吗?我真的不甘心啊。”

  文明星道:“当你把希望完全寄托于运气的时候,通常是不会如愿的。”

  接着文明星又道:“传承者,赚取积分的方式多种多样。用你们的话来说,就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你只需遵从自己的本心,保持自己的理想,坚持自己的意志,或许某一个时刻,你就会收获到你想要的东西。”

  “甚至,比你想要的还要多得多!”文明星道:“言尽于此,传承者你出去吧!”

  ………………

  王欢再一次离开了末世之塔。

  他从阁楼上下来的时候,左灵依旧在练瑜伽。

  这娘们,身材越来越火辣了。

  而且她知道王欢的阁楼上或许有秘密,因为他经常在上面闭关。

  王欢没有和她说不要上阁楼,但左灵从来不会上去,也不会问。

  见到王欢有些沮丧的表情,左灵没有说什么,而是停止了瑜伽,上前吻了他一口,柔声道:“想吃什么?”

  王欢道:“米粉吧。”

  “好。”然后她就钻进厨房里面,为王欢炒了一盆香喷喷的米粉,然后充满幸福地看着王欢吃完。

  王欢吃完饭后,就坐在沙发上看电影。

  说是看电影,实际上却在思考问题。

  这个时候的左灵,会直接偎依在他的怀里看书。

  大电视上播放着电影,但两人谁也不看。

  但她看到书中感动情节的时候,会将脸蛋往后仰,撅起小嘴求吻,亲吻完毕后,她又自己看书。

  两个人的话不多,但只要王欢在家的时候,不管多晚她都会陪着。

  但如果王欢不在家,她晚上十点钟就会准时睡觉,次日早上六点准时起床。

  王欢的焦虑,她明显感受到了,但她也不会问,只会把自己香软的娇躯挤在她的怀中,偶尔的一个吻,用一种非常依赖式的妩媚和温柔化解王欢的交流。

  …………………

  王欢的焦虑不但左灵感受到了,整个田管中心的人都感受到了。

  顿时整个田径队的气氛,就显得有些压抑。

  甚至最近这段时间,整个田径队都不敢提银牌的事情了。

  甚至连安慰的话都不好说出口了。

  因为有些时候,安慰得多了,也就非常扎心了。

  在田管中心乃至全国人民,都觉得王欢的最好成绩是9秒67。

  罗素跑出了9秒59,牙买加的博加特跑出了9秒63,而美国名将亚历山大大又蠢蠢欲动,随时要超过王欢的成绩。

  在所有人看来,王欢可能连铜牌都拿不到了。

  但王欢焦虑的是,自己突破不了9秒59。

  对于他而言,夺得铜牌和银牌都没有任何意义,他要的是金牌,而且是彻底灭掉罗素。

  他要的是一个近乎奇迹的成绩,要彻底碾压整个西方世界。

  他要的是让罗素等那些混蛋看不到背影,让他们彻底绝望的成绩。

  想要这个成绩,一定要经过末世之塔的第三阶段地狱训练,但是他真的找不到任何办法赚取成就积分了。

  所以他的焦虑在所有人看来,是对奥运会毫无信心的表现,恐怕连铜牌都拿不到了。

  国内的网络对王欢是宽容的。

  尽管现在网络上已经出现一股声音,王欢在奥运会上可能连铜牌都拿不到了,因为美国名将亚历山大的成绩可能突破了9秒67。

  无数人心痛难受,但没有人公开指责王欢。

  而在外网,可就没有那么客气了,口气完全充满了幸灾乐祸。

  “这个滑稽戏演员,已经彻底放弃奥运会了,他又重新回到滑稽戏的舞台了。”

  “中国短跑从高潮到绝望,仅仅只维持了几个月。”

  “王欢的陨落,中国短跑希望的陨落。”

  “王欢的目标从夺取金牌,变成了夺取铜牌,中国人民注定绝望。”

  “王欢去年已经提前享受了冠军的荣誉,透支了无数人的狂欢,接下来他该如何归还这些不属于他的荣誉?”

  随着奥运会的临近,关于王欢的新闻又经常上了外媒。

  已经有许多报纸,把他当成了这次奥运会最快陨落的流星。奥运会还没有开始,就已经陨落了。

  因为王欢的春晚节目,是扮老扮丑的,所以他的这幅形象,也成为了很多外媒报纸醒目照片,用来丑化王欢的形象。

  “你还能看得出来,这是一个运动员吗?”

  “在百米短跑上,黄种人永远也追不上西方世界,去年的王欢,就是中国全体民众的海市蜃楼。”

  ……………………

  田管中心李主任的办公室,他正在大发雷霆。

  “你们什么意思?落井下石吗?”

  “当时是你们求着王欢代言的,现在你们想要违约?”

  王欢夺取钻石杯冠军后,总共有几十个品牌找他代言,最终经过慎重挑选,选择了四五个品牌。

  而现在其中有两个品牌见势不妙,准备过来停止和王欢的合同,甚至宁愿支付违约金。

  而今天来的,就是某著名运动品牌的亚太区副总裁,是一个华裔高管,名字叫黄有仁。

  “李主任,请您也为我们考虑一下。”黄有仁副总裁道:“我们之所以找王欢代言,是因为他可能夺取奥运会的百米金牌,成为真正的民族英雄。而现在呢,冠军没有希望了,亚军也没有希望,甚至连铜牌都拿不到了,我们难道花几百万一年,请一个奥运会的第四名做代言吗?那样对我们的品牌,完全是一种伤害。”

  李主任怒道:“你们不是最重视契约精神吗?你们的契约精神呢?”

  华裔副总裁黄有仁道:“我记得我们在合同的附属条件中也写得清清楚楚,如果乙方在奥运会上的成绩不佳,我们有权力中断合同。”

  李主任道:“那为何不等到奥运会结束后再中断合约?为何现在跑过来中断合约,这不是用刀子往人心里戳吗?我们如果把这件事情公布出去,那你们还要不要中国市场?”

  副总裁道:“我们也是受到了巨大的压力,等奥运会结果出来,那一切都晚了。”

  李主任知道了,这个品牌本就是国外的,他们最大的市场还是在西方。

  他们想要和西方著名体育明星签约代言,而先决条件就是要和王欢解约。

  在权衡之下,这个品牌还是决定选择以罗素为首的西方运动员明星,放弃王欢。

  但还是让人无比气愤。

  都说虎落平阳被犬欺,这也太现实了。

  关键王欢还没有虎落平阳呢,这个世界真是太赤裸裸了。

  没有实力,什么都不是。

  李主任斩钉截铁道:“想要我们中断合约,不可能。你们想要主动毁约,希望你们能承担得起这个后果,你得罪的不是王欢一个人,而是整个中国田径队。”

  华裔副总裁道:“我们可以支付违约金,而且没有人和会金钱利益过不去。”

  甚至他还耸了耸肩膀,心中吐槽着没有说完的话。

  幸好得罪的是中国田径队,而不是羽毛球队,乒乓球队,跳水队,或者是体操队。

  中国田径队那么弱,得罪也就得罪了。

  “砰!”王欢推门进来。

  李主任一愕,然后露出笑脸道:“欢子,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情吗?我们小办公室聊。”

  然后,他就要拥着王欢去旁边的小办公室。

  他不想让王欢知道有品牌方过来中断代言合约,不想让王欢的心境雪上加霜。

  王欢望着前面这个华裔副总裁道:“你是来谈中止代言合约的是吗?”

  对方道:“是的,非常抱歉,王欢先生,我们觉得您的竞技精神可能不符合我们的品牌属性。”

  王欢道:“中止合约可以?但是违约金怎么说?”

  对方道:“关于违约金,我们在合约上写得非常清楚。”

  王欢道:“我不懂广告方面的法律,但我有一个不成熟的看法。”

  这个华裔出身的副总裁道:“愿闻其详。”

  王欢道:“现在这种情形下,我已经没有必要代言贵集团的产品了,所以中止合约是注定的。但我们进行一个对赌协议。”

  “请讲。”

  王欢继续道:“在奥运会上,如果我获得百米冠军,那么违约金是1000万人民币。如果我夺得亚军,那么违约金按照合同上的数字来。如果我仅仅只是夺得了铜牌,或者更差的成绩,违约金为零。”

  这个华裔副总裁想了一会儿道:“看来中国人确实很喜欢赌博,但我想要告诉王欢先生,把希望寄托在运气上,是一种非常不可靠的行为。”

  这个华裔副总裁已经通过足够的渠道了解到,王欢的百米短跑成绩,没有丝毫进步。

  夺取冠军的概率几乎为零,夺取亚军的概率也不足百分之二十。

  而且最近王欢已经处于非常焦虑的状态,竞技精神受到严重影响。他之所以会提出对赌协议,是想把希望寄托在罗素和博加特的发挥双双失常。

  但实际上,最近这两个人的状态非常优秀,甚至有越战越勇的趋势。

  王欢道:“你别管我是不是在赌博,就问你们能不能接受?”

  华裔副总裁道:“我去请示一下。”

  然后,他到了某个角落去打电话。

  大约一刻钟后,他回来了,道:“我们同意。”

  王欢道:“签对赌合同。”

  于是,王欢、田管中心和这个运动品牌签下了一个对赌合同。

  双方解除三年的代言合同。

  如果王欢在奥运会夺得百米短跑的金牌,这个品牌赔付1000万人民币。

  如果王欢获得银牌,这个品牌赔付300万人民币。

  如果王欢获得铜牌,或者更差的成绩,则违约金为零,双方无条件解约。

  这个品牌觉得王欢已经完全没有可能夺冠了,所以这个对赌协议对他们非常有利。

  签约完毕后,这个著名运动品牌集团的副总裁黄有仁和王欢握手道:“上帝保佑你,王欢先生。或许您真的表演喜剧,更加有前途。”

  离开田管中心后,这个黄有仁副总裁立刻和集团上司通电话。

  “总裁先生,我们已经和王欢解约了,可以正式和罗素、博加特谈代言合同了。”华裔副总裁道:“尽管罗素先生的代言费是王欢的许多倍,但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刚刚和王欢谈过,我觉得作为运动员,他已经没有前途了,此时的他就如同一只狂躁的鬣狗,除了愤怒和焦虑,一无所有。”

看过《我的阁楼通异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