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的阁楼通异界 > 128:张恩慈惨死!惊变!

128:张恩慈惨死!惊变!

  瞬间,全场静寂!

  然后十几道黑影猛地冲了出来,瞬间组成了人墙。

  抬起王欢,朝着领事馆内冲进去。

  而与此同时,整个场面彻底大乱。

  在场众人,有的疯狂奔逃。

  有的朝着王欢这边冲过来,想要看他是死是活。

  而有些人,非常彪悍地要朝着开枪的地方冲去。

  全世界无数媒体,顿时间也无比之振奋。

  天那!

  大新闻啊,超级大新闻啊。

  本来王欢进行新闻发布会就已经是大新闻了,现在竟然被刺杀,那简直就是天大的新闻了。

  顿时间,在场的新闻媒体非但不逃跑撤退,反而更加兴奋进行报道。

  有的将镜头对准了生死未卜,被抬进领事馆的王欢。

  有的将镜头对准了无比慌乱的人群。

  “观众朋友们,这里是朝日新闻,刚刚发生了一起无比震惊的事件,一名神秘枪手朝着王欢开枪,子弹仿佛击中了王欢的胸口,他当场倒下,现在生死未卜。”

  “观众朋友们,这里是凤凰卫视美洲台,刚刚发生了一场骇然听闻的刺杀事件,中国退役运动员王欢,刚刚遭到了神秘枪手的刺杀,目前生死未卜。”

  “观众朋友们,这里是bbc……”

  几乎是瞬间,王欢被刺杀的消息,瞬间传遍了全世界。

  也震动了全世界。

  ……………………………………

  “FUCK……”

  “,FUCK……”

  米国联邦局的某官员破口大骂,他此时恨不得将这个枪手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上一次王欢陷害被揭露之后,已经造成了全面被动了。

  但他们依旧撑得住了,毕竟现在世界大事太多了,美国的大事也太多了。

  时间能够洗刷一切。

  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抹平王欢被陷害一案的巨大影响。

  而现在,王欢被刺杀。

  这个风波就酿成了风暴,在短时间内不可能在压下去了。

  这件事情就从丑闻,变成一个巨大的丑闻。

  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国家会跳起来多管闲事。

  尤其是中国,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麻烦,简直是天大的麻烦。

  按照阴谋论? 他们甚至要怀疑? 王欢这绝对是自导自演的苦肉计。

  以己度人。

  而且不啻把别人想得坏到极点。

  毕竟,他们刚刚让张恩慈进行一场苦肉计? 骗取了无数美国人的同情? 几乎让王欢身败名裂。

  现在王欢和中国人上演一场刺杀的苦肉戏,非常合理。

  而且这种例子不是没有? 甚至几年前就有一件最著名的刺杀苦肉计,导致某地的大翻盘。

  对于这场枪击案? 他们对内幕再清楚不过了? 甚至这里面就有情报局同事的身影。

  不过,现在无论如何也没有人敢说,王欢这是苦肉计,会被人用唾沫星子喷死的。

  紧接着……

  他们自己也否定了这是王欢苦肉计的可能性。

  因为那个枪手被抓住了。

  是一个美国的退伍老兵? 名字叫凯尔? 而且刚从伊拉克战场回来不久。

  他是光头党的骨干,强烈的种族主义者。

  从战场回来之后,他整个人一直都处于一种奇怪的情绪之中。

  首先是藐视生命。

  因为在伊拉克战场,开枪实在是太频繁了。

  尤其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他是一个机炮手? 只需要在电脑屏幕前敲击一下就可以了。

  甚至为了避免给士兵造成心理阴影,射击界面都是黑白的? 所以那些目标被击中后,也看不到惨烈的红色血花。

  所以在伊拉克这一年来? 他不知道杀了多少人。

  讲真的,这种感觉和电脑游戏杀人好像没有任何区别。

  仿佛他杀的压根就不是真人? 仅仅只是一个游戏角色而已。

  在这种视人命如同草芥的环境熏陶下? 他没有呕吐? 反而是享受。

  甚至觉得自己像是上帝,因为完全掌握了无数人的生死。

  这种感觉对于他来说,实在太奇妙了。

  所以当他在伊拉克的时候,看着那些伊拉克人,哪怕是普通平民,都觉得像是蝼蚁一般,生死完全掌握在他的手中。

  今年,他退役了,返回了美国。

  从上帝变成了凡人。

  而且还是混得很不好的凡人。

  很多人说他得了战场综合征,特别容易焦躁,还专门给他找了心理医生。

  他完全呲之以鼻。

  别人或许有战场综合征,但他绝对没有。

  他的痛苦,完全就是一种落差感。

  很多士兵都会有厌战,反战情绪。尤其当战场危机四伏,无比惨烈的时候。

  所以哪怕离开战场,回到国内,也依旧会从噩梦中惊醒。

  尤其是二战,甚至是越战那种惨烈的环境。

  但是去年一整年,美国在伊拉克战场阵亡几百人。而根据柳叶刀杂志的统计,伊拉克的军队和平民死亡超过几十万。

  就这种情形,你跟我说美军痛苦?

  这个屠夫凯尔心中清楚地知道,他的痛苦来自于落差。

  他失去了收割生命的快感,他无法作为上帝去裁决别人的生命。

  当王欢崛起的时候。

  他本能地厌恶王欢的一切。

  王欢越成功,他就越厌恶。

  所以他成为了光头党的骨干分子。

  而当王欢击败太森,在拳台上击败了美国十几名散打,搏击,格斗冠军的时候。

  这位凯尔就在台下,他当时就充满了冲动,他要冲上拳击台,将王欢活生生打死。

  但是,他知道自己没有这个能力。

  他又觉得,如果当时自己有一支枪就好了。

  那样,他就能当场打死王欢,尽管他当时未必会这样做。

  当王欢被捕,涉嫌强歼张恩慈的时候,他一眼就能看出里面的真相。

  这就是陷害!

  但是他很高兴,很高兴高层有人如此卑鄙,能够用这种办法把王欢送入监狱。

  但是……

  没有想到局面瞬间逆转。

  王欢不但完全清白了,而且还成为了圣人一般的纯洁。

  顿时,凯尔暴怒了,哪怕在家中也变成了野兽,疯狂地砸掉了电视。

  他的妻子骂了张恩慈是一个贱货,并且说王欢太无辜了,高层应该追查真相,还王欢一个公道。

  凯尔再也忍不住了,狠狠一个耳光,将妻子打个半死。

  并且宣称,他妻子如果敢报警的话,就将她打死。

  妻子离家出走,并且在电话中要和他离婚,她再也忍受不了了,而且她还带走了孩子。

  感觉到众叛亲离的凯尔,内心怒火冲天。

  那股屠杀的冲动,再也压抑不住了。

  他要找回上帝的那种感觉。

  既然这群人都拿王欢没有办法,那就由我来裁决王欢吧。

  就如同当时在伊拉克一样,杀你如同杀一只蝼蚁。

  所以,一场震惊世界的枪击案就这么爆发了。

  但也就是这颗子弹,彻底让整个美国的征服陷入了被动。

  ……………………………………

  “艹,艹,艹,艹……”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我要将他碎尸万段,碎尸万段!”

  弗兰克在自己的庄园内,操起了重机枪,对准木桩疯狂地开火。

  对着树木疯狂地开火。

  瞬间,把整个巨大的树木懒腰打断,打成了碎片。

  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他内心的狂怒。

  这件事情,本来他的家族是能够压下去的。

  陷害王欢的案子是很惊悚,而且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和民愤。

  但……哪又怎么样?

  在美国是讲究证据的。

  那段视频,仅仅只能证明王欢的清白。

  张恩慈说的那些事情,不能作为直接的证据,说不定是张恩慈栽赃陷害呢?

  总之,只要张恩慈在他手中囚禁着,就无法出庭作证,就不能指认他弗兰克。

  尽管他会被千夫所指,但那又如何?

  他依旧可以暗中操纵他的经济帝国。

  因为陷害王欢符合很多人的利益,他弗兰克会遭到巨大的麻烦,但不会有牢狱之灾。

  然而现在……

  王欢竟然被刺杀了。

  那……那这件案子或许就真的再也压不住了。

  ………………………………

  局面果然压不住了。

  美国警方第一时间就抓捕了枪击王欢的凶手凯尔,而且对方也招供了所有的罪行。

  无数的电视和报纸,都公布了整个枪击案的真相。

  但是……

  无数人不信。

  他们觉得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不仅仅美国人擅长阴谋论,全世界人都擅长。

  刺杀肯尼迪的那个神经病枪手,到现在都依旧被无数人津津乐道,不知道有多少个版本的阴谋论,甚至是不是阴谋论都不好讲。

  那这场王欢的枪击案肯定也不简单。

  就是因为凯尔的战场综合征发作?

  谁相信啊?

  肯定是有人指使的。

  要不然,早不刺杀,晚不刺杀,偏偏王欢逼迫美国总统道歉的时候,就遭到刺杀了?

  而且讽刺的是,这个凯尔几个月前,还刚刚被颁发了勋章,当地报纸还把他报道成为国家英雄。

  最最关键的是,王欢不久之前刚刚被陷害了,幕后黑手就是联邦局的某个高层。

  而且真相逆转的时候,几大电视台都没有进行正面报道。

  现在,你说的话我们不相信了。

  你说刺杀王欢是个人行为?

  我们不信!

  所以,因为刺杀王欢而产生的风暴非但没有平息,反而愈演愈烈。

  不仅仅是国内的民愤。

  还有世界其他国家的抗议。

  很多国家,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纷纷表示专注。

  这当然不是因为正义,而是因为……天下苦美久矣。

  ……………………………………

  “现在有两个选择。”某个黑影道:“第一个选择,把张恩慈交给法院,让她有选择地认罪,就这场栽赃陷害案,给王欢一个交代。”

  弗兰克道:“什么叫作有选择地认罪?”

  某个黑影道:“就是有的事情认罪,但有些事情否认。比如很多人一起享用他,比如某些黑幕,又比如幕后指使者等等。”

  弗兰克道:“让张恩慈一个人扛下所有陷害王欢的罪名?”

  这个黑影轻轻叹息一声,毫无疑问这是无法向民众交代的。

  这种陷害,根本不是靠张恩慈一个人可以完成的。

  那么?

  把弗兰克也交出去?

  这是一个财阀公子,掌握着一家强大的集团,知名的亿万富豪。

  把他交出去,应该差不多可以交代了。

  反正,联邦局是绝对不可以被牵扯进来的。

  差不多可以了,弗兰克的分量已经足够了。

  这个黑影道:“你把张恩慈交给我们,就让她一个人扛下所有的罪名,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弗兰克沉默了片刻道:“好吧,总之我们的朋友,是需要保住的。”

  黑影道:“多谢你弗兰克先生,我会记住你的友谊的。”

  ……………………………………

  城堡的地牢内。

  弗兰克再一次出现在张恩慈面前。

  此时的张恩慈,已经瘦了一圈,不断在咳嗽。

  虽然他肋骨的骨折处,已经进行了治疗,但整个人还是惨不忍睹。

  几乎完全不复之前的美丽和性感了。

  “亲爱的,放掉我,放掉我……”见到弗兰克过来,张恩慈立刻过来抱住了他的腿进行哀求。

  弗兰克道:“有人让我把你交给他,然后交给法庭,让你承担陷害王欢的所有罪行,你愿意吗?”

  张恩慈点头道:“我愿意,我愿意。”

  弗兰克道:“而且在认罪的过程中,你不能把其他人牵连进去。你要一个人扛下所有的罪行,没有其他幕后指使者,而且在那个视频中你所说的黑幕之类,全部都是假的,你一定要在法庭上确定这一点,有问题吗?”

  张恩慈点头道:“没有问题,我完全按照你说的去做。我愿意一个人扛下所有的罪行。”

  弗兰克点了点头,道:“那你准备一下,好好洗个澡,然后换上干净的衣服,准备上法庭。”

  “是,是。”张恩慈拼命点头道:“我会听你话的,我一定会照办的,我会一个人扛下所有的罪行。”

  弗兰克抚摸她的脸,柔声道:“乖!”

  然后,他离开了地牢。

  ……………………………………

  然后,他来到父亲的面前,播放了两个人刚刚的录音。

  听完之后,父子二人沉默了片刻。

  “她内心已经对我们充满了无限的恨意,甚至远远超过了对王欢的恨意,所以只要她有机会在法庭上说话,一定会疯狂地攀咬我们,会把所有的黑幕,所有的幕后指使者全部指认出来,这样她不但能够报仇,而且还能把事情闹大,让自己活下来。”他的父亲道。

  弗兰克道:“不止如此,她现在甚至对王欢也寄予希望,对王欢背后的国家更加抱有巨大的希望,她觉得自己只要转变立场,就会变得有价值,中国就会出面营救她,甚至引渡她去中国接受审判。”

  弗兰克的父亲点了点头,道:“人在绝望的时候,会把任何东西当成救命稻草的。”

  弗兰克道:“所以……”

  弗兰克父亲道:“让人去做事吧。”

  接下来,几个仆人把张恩慈从地牢里面搀扶出来。

  并且沐浴更衣。

  换上了漂亮的裙子。

  后来发现,浑身都是伤口,而且瘦了那么多,裙子已经撑不起来了,穿着不好看了。

  于是,又了另外一套衣衫。

  接着,在镜子面前画了一个妆,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漂亮一些。

  而且还吃了一顿美味的牛排。

  她以为自己很饿,肯定会大快朵颐的。但发现自己完全吃不下去了,因为每嚼一口,都感觉到无比的剧痛。

  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剧烈痛苦和恐惧之中。

  甚至能够感觉到,体内的伤正在一点点要夺走她的生命。

  她内心充满了无限的恨意。

  只不过,仇恨的这个人变成了弗兰克。

  就是这个恶魔,将自己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她要逃出去。

  想办法逃出去。

  一旦自己能够上庭的话,那就会把所有的隐秘,所有的黑幕,弗兰克还有其他幕后黑手都交代出来。

  她知道,只有把事情彻底闹大,她才有一丝活命的可能性。

  半个小时后!

  车子来了。

  弗兰克来送行,他拥抱着张恩慈,亲吻她的头发道:“委屈你了,亲爱的。”

  张恩慈道:“不,这一切都是我愿意的。”

  弗兰克道:“告诉你一件事情,王欢被刺杀了。”

  张恩慈大惊道:“真的吗?什么时候的事情?”

  弗兰克道:“就在两天之前。”

  张恩慈道:“那他死了没有,死了没有?”

  弗兰克道:“不知道,生死未卜,他们领事馆自己的医生负责整个治疗,而且从他们国内调来了最专业的医疗组,他们不信任美国的医生,也拒绝任何人的探视。”

  张恩慈颤抖道:“是谁去刺杀王欢的?”

  弗兰克道:“一个叫凯尔的退役士兵,上过伊拉克战场,得到过勋章。”

  顿时间,张恩慈脑子里面闪过了一个画面。

  她认识这个凯尔,是光头党的骨干。

  最关键是,她记得弗兰克和几个光头党的骨干都有秘密见面,而且还给他们资助,送过钱。

  弗兰克问道:“你还记得这个人吗?”

  张恩慈摇头道:“我应该认识他吗?真是完全记不得了。”

  弗兰克道:“好了,你不用担心,你的罪名造成的影响非常恶劣,但是罪行却很小,判不了多长时间,最对不会超过两年,我们在通过各种手段,甚至不需要坐牢。出来之后我们会给你一笔钱,你这辈子都花不完。”

  张恩慈柔声道:“谢谢你,亲爱的。”

  然后,弗兰克将张恩慈送上车,离开了城堡。

  随着车子完全行驶离开了弗兰克家族的庄园,张恩慈内心长长松了一口气。

  终于离开这个魔窟了。

  终于离开地狱了。

  但她知道自己还没有安全,甚至到了警局自首也不安全,一定要到法庭上,才算是安全了。

  接下来,她在犹豫。

  究竟是去警局自首,等待着上法庭?

  还是直接狂奔去中国的领事馆寻求庇护?

  又或者是直接狂奔进入某个大媒体的电视台?

  毫无疑问,第二种办法是最安全的。

  但是她应该没有机会了,此时车上有四个大汉盯着她。

  最关键的是,她现在非常虚弱,应该很难从这四个人的魔爪中逃脱出去。

  一旦让他们发现自己有逃跑的意图,那就死定了。

  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先稳住他们,先去警察局自首,然后安静地等待上法庭。

  但是……

  渐渐地,张恩慈觉得不对劲了。

  这不是前往市区的方向,反而越来越偏远了。

  警局不是在市区吗?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张恩慈颤抖问道。

  “根据命令,我们要把张小姐送到一个地方,交给上面的人。”一个保镖道:“就是这个人向先生索取你的。”

  顿时,张恩慈稍稍放心下来。

  车子距离市区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最后,竟然来到了某个偏僻海边,她听到海浪声了。

  张恩慈又问道:“为何要来到海边?”

  保镖道:“看到那座灯塔了吗?我们选择在那里进行交接?”

  张恩慈道:“为什么要在灯塔交接,其他地方不可以吗?”

  保镖道:“张小姐,您觉得这是我们可以决定的事情吗?我们只是在服从命令而已。”

  或许联邦局的安全房,就在这个海边的灯塔之下吧。

  张恩慈内心充满了无限的恐惧,但是却又不断告诉自己,应该没事的。

  他们还需要自己顶罪呢,他们还需要自己一人扛下所有的罪行呢。

  所以,不会对自己的动手的。

  一定不会的。

  “到了!”保镖道:“张小姐,请下车吧。”

  张恩慈已经浑身瘫软,完全走不动了。

  她内心希望有庆幸,但是内心深处又知道即将发生什么。

  那种最深层次的恐惧感是不会骗人的。

  几个保镖上前,直接将她架起来,朝着灯塔的最高处走去。

  “不要,放开我,放开我……”张恩慈拼命地尖叫着,拼命地挣扎。

  但是,她一个弱女子,哪里挣脱得了四个壮汉。

  “求求你们,放了我,我给你们钱,一百万美元,五百万美元,一千万美元……”

  “我是一个大美人,你们可以拥有我的,然后我再给你们一千万美元,你们把我放了,这笔钱你们一辈子都花不完的。”

  “放了我,放了我……”

  “啊……啊……啊……啊……”

  张恩慈疯狂地尖叫,疯狂地挣扎。

  很快,她就被抬到了灯塔的最高处。

  她内心仿佛依旧充满了求生得欲望。

  但是……已经不挣扎了。

  她当然知道,这个世界上谁也救不了了她了。

  仿佛还在抗争,还在挣扎。

  但是身体已经接受了命运。

  “这月色不错,希望您好好享受。”保镖头子道。

  然后两个人轻轻一推。

  张恩慈柔弱的身体,直接从废弃的灯塔摔了下去。

  下面是狰狞恐怖的礁石。

  这个灯塔,足足有93米。

  张恩慈的身体,真的如同纸鸢一般,如同布娃娃一般,摔了下去。

  “弗兰克,我做鬼都不会放过……”

  “砰!”

  ………………………………

  注:第二更送上,拜求月票,拜求支持!恩公,给我好不好?真的好饿呀!

看过《我的阁楼通异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