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 第001章 我就是个保姆(一)

第001章 我就是个保姆(一)

  医院。

  “爸,医生都说了什么?我妈要紧吗?”

  王文成匆匆从公司赶来,直奔医生办公室,正好碰到从办公室出来的亲爹王涛。

  王涛四十来岁的模样,一派斯文,颇有几分成熟稳重、中年大叔的味道。

  他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衣服也略显狼狈,与素日的衣光鲜亮有些不太一样。

  不过,王文成惦记着亲妈,根本没有注意这些。

  王涛听到儿子的声音,也没有废话,直接把手上的一张B超报告单子递了过去。

  王文成心里纳闷:妈到底怎么了?您直接告诉我不就成了,让我看这个,我能看得懂?

  他又不是学医的,虽然上了大学,也是最普通的那种三本院校。

  学的专业也是万金油似的工商管理,听着高大上,其实P点用处都没有。

  这不,去年刚毕业,不到一年的功夫,工作就换了好几个。

  他跑过保险,当过售楼,卖过电动车,做过某宝客服……反正吧,只要跟“销售”沾点边儿的,他都做过。

  除了所谓的“工商管理”!

  开什么玩笑啊,什么样的公司会选个刚毕业的毛头小伙子来自家做管理?

  就算有,大多也是回家继承家业的富二代。

  “……™的,这就是个拼爹的时代!”

  在社会上跌跌撞撞的混了几个月,工作经验没混到,王文成却清醒的认清了一个现实。

  羡慕那些能够拼爹的二代们的同时,王文成又开始自怜自艾:“唉,不像我啊,就倒霉了。亲爹虽然不是下苦力的底层,可也就是个不上不下的小中产!”

  至于亲妈,呵,那就更别指望了。

  一个在家做了二十年家庭主妇的女人,除了家就是菜市场,啥新鲜玩意都不懂。

  跟她想说一说职场上的事儿,她都听不明白,就只知道让他多吃、多穿衣服!

  网上总有人把家庭主妇比作保姆,让王文成来说,他亲妈都不如人家保姆。

  人家正规家政公司的保姆,四五十岁了,都能考个什么专业证书。

  可他亲妈呢,哎呀,那顽固、守旧的模样……整个人也才不到五十岁,结果却比七老八十的人还要守旧、顽固、不思进取!

  算了、算了,不能想了,越想越觉得自家亲妈没用。

  别人拼爹拼妈,而他自己呢,只要家里人别给他拖后腿,他就知足了!

  王文成心里这般想着,还是顺手接过了亲爹递过来的报告单。

  他一目十行的扫过——

  呃,又有图、又有文字,只是太专业,他果然看不懂。

  他直接跳过那些,将目光落在最后的诊断结果上。

  “疑似CA?建议做进一步的检查!”

  王文成虽然不是医学生,可好歹也是看网文、看电视的人,一些常识,他还是知道的。

  比如,CA代表的意义——

  王文成心里一哆嗦,他有些不敢置信。

  怎么会是癌?

  他亲妈今年才四十五岁啊。

  那些结婚晚点儿的大龄剩女,这会儿也才刚结婚,兴许孩子还在上幼儿园。他亲妈怎么就!

  王文成心里乱糟糟的,哆嗦着手,掏出手机,习惯性的搜了一下度娘。

  他还心存侥幸:CA什么的,兴许是其他医学术语呢,不、不一定是癌,对吧!

  然而,度娘却清楚的告诉他,CA就是癌症的简称!

  “爸,这、这——”

  王文成还是不敢相信。

  除了不信亲妈年纪轻轻就得了什么癌症外,他更是有种莫名的恐惧:癌啊,绝症!

  偏偏又没有死,家里只能治疗。

  而这样的重大恶疾,做一次手术就要好几十万!

  他们家确实有点存款,可那钱是留着给他买婚房的。

  现在亲妈得了这样的病,他王文成别说结婚了,估计连家里住的房子都要卖掉!

  王文成虽然一直暗搓搓的嫌弃父母不是富豪,不能让他出生在终点线上。

  但他心里也明白,他们家在J市这样的二线城市,还算是家境不错的人家。

  家里住着一百三十多平米的学区房,有车,还有五六十万的存款,亲妈虽然是个不挣钱的家庭主妇,可亲爸工作还不错啊。

  正规事业单位的编制职员,还能偷偷做点儿兼职、赚个外快。医保、退休什么的也都是最高标准。

  得了病,能报销绝大部分。如果操作得好一些,兴许还能弄个工伤,而一旦定性为工伤,不但医疗费全报,就连后续的营养费、工资什么的,都不用操心!

  就算退休了,一个月也有七八千的退休金。

  在平均工资五六千的J市,这样的高薪,别说养活他们老两口了,就是王文成,咳咳,他也能愉快的啃个老!

  所以,别看王文成才刚大学毕业一年,可他已经规划好了以后的生活:有个不上不下的工作,找个条件差不多的老婆。

  小家庭有双方家庭的帮助,肯定能过得特别滋润。

  就跟身边的很多小伙伴一样,或许没有大富大贵,但有车有房能啃老,小日子也不会太差!

  然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在看到CA这两个字母的时候,化作了云烟。

  不管是现实中,还是在新闻上,王文成看多了因为治病而倾家荡产、却还是最后落个人财两失的例子!

  而在这些病例中,癌症患者的比例最大!

  就像他们一个邻居,就是父亲得了肺癌,为了给老人治病,直接把房子都卖了。

  听说虽然把人救了回来,可谁也不能保证老爷子能活多久。

  可家里人却全都被他拖累了,唉,那家的儿子也快结婚了,婚房都看好了,结果——

  谈了好几年的女朋友崩了,一大家子人只能租房子住,那个可怜,想想都觉得凄惨。

  而此刻,被可怜的人即将换成他王文成!

  王文成:……

  他想问亲爹,接下来该怎么办?

  亲妈的病,是治,还是不知!

  治,卖房卖车、倾家荡产;

  不治,那、那到底是他亲妈,他过不了心里那个坎儿!

  最后,王文成只能眼巴巴看着亲爸。

  其实吧,不管治还是不治,都要听他亲爸的意思,毕竟家里的财政大权都掌握在人家手里。

  接收到儿子的目光,王涛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这事儿先瞒着你妈,我怕她受不住。癌症啊,很多都不是病死的,而是活生生被吓死的!”

  这话没错,就是大夫,有时为了让患者安心养病,会配合家属善意的欺瞒病人。

  但,不知为何,王文成看着亲爸的神情,心里有种毛毛的感觉……

  :。:

看过《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的书友还喜欢